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22章 肥厨怪客(十)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看胖子那么着急, 盛钰一点儿也不敢马虎,当即顺着管道滑下去, 长腿一跨——

    极速奔跑的人压根就来不及躲避, 跑在最前头的那人面上一滞,焦急的想要刹住脚步。哪曾想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几乎是刚瞅到横空伸出的那只长腿,他人就飞出去了。

    字面意义上的飞。

    摔在地面上甚至还往前滑了一两米。连累到两名队友也跟着摔成一团,哀嚎声不止。

    这些打斗的动静其实不小, 不过也许是因为没有人流大片鲜血, 所以也没有吸引怪物。

    拍了拍手掌, 盛钰站起身, 扭头就看见胖子屁颠颠的跑过来,瞪圆了的眼睛说:“损还是您损!”

    盛钰心说还不是因为他催, 要是不催的话,不至于连偶像包袱都给丢掉了。

    他想把这些说出口,但胖子脸色实在难看, 想了想只得闭嘴,默默在一旁围观。

    只见胖子一把揪起男领队的衣领口, 作凶神恶煞状问:“小美呢?!”

    领队歪着嘴巴, 茫然问:“什么小美?”

    “操,你他娘的就不能联想一下吗!”胖子焦急的扯着他的领口来回晃悠, 语气里的急切听着就让人感同身受:“小美就是廖以玫啊!你们刚刚不是讲她被神明抓走了么?她被抓到哪里去了?”

    这个档口, 傅里邺等人也从通风管道里下来。余光见到傅里邺手中的审判日, 领队像是忽然一下子就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 混沌的大脑也在一瞬间就清晰起来。

    他又惊恐的看了一眼审判日,想必被刚刚疯狂躲箭的经历吓得不轻,回想起来都害怕。

    用了大概几秒钟时间组织语言,他缩着脖子说:“那个女人被神明抓到了肉食厂。那边就是异次元食堂专门用来养肉鹅肉牛的地方,或者还有其他动物,反正肉食厂外圈只有鹅和牛。”

    胖子又虎着脸问:“肉食厂在哪里?”

    领队终于把注意力从审判日上挪开,他惊讶的看了一眼胖子,下意识连连摇头说:“整个肉食厂都是神明的地盘,看守的守卫、还有饲养员之类的,全部都是神明,没有一只鬼怪。现在玩家都绕着肉食厂走,就连她的同伴也放弃了她。进了神明的老巢,怎么可能还活到现在。你要是去那个地方救她,我看你多半是疯了!”

    胖子一拳揍上领队的脸:“我问你肉食厂在哪里,你跟我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别打了!别打我们队长!”

    旁边一位玩家见领队被打的鼻青脸肿,连话都说不出来。他焦急双手抱头作投降的姿态,语速极快说:“你顺着这个方向走。一直往外,金字塔内部环绕的是牢笼,牢笼外头就是走廊厨房房间等地,再往外走是进入金字塔的门。那里连了一条粗大的浮空桥梁,看不见尽头,但两侧都是数不胜数的**食材,那个女人说不定也变成了神明豢/养的食材之一。”

    “我们也就知道这么多,现在可以放了我们吧?”

    刚一松手,那三人就满脸的晦气与倒霉,连忙互相搀扶着跑掉了。

    原先被打的寸头同事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脸上发青,但还是点了点头:“谢谢。”

    胖子没理他。

    他脸色很不好的在原地站了几秒钟,忽然看向盛钰说:“盛哥,你和你的朋友先去交食材吧。这事太危险了,我不好意思麻烦你们跟我一起冒险,而且我一个人行动也方便些。”

    说着,他是一分一秒也不愿意耽搁,立即转身往那几人所指的方向冲。

    盛钰连忙喊:“天亮之前你能回来吗?”

    胖子那边没传来回应的声音,兴许是没有听见问话,也有可能是他自己也不确定。

    不确定天亮之前能不能回来,更不去确定这一趟过去还有没有命回来,一切都是未知数。

    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

    其余几人只能面面相觑,决定按照原先的计划继续走。

    少了一个胖子,多了一个寸头。

    这两人性格天差地别。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拿发消息聊天来说。

    胖子绝对是那种就算你不理会他,他也能一个人自娱自乐发上几十条上百条信息的人。典型的我不管你看没看,反正我发出来我心里就舒服了,大不了我就当你看了。

    而寸头就是他的对照面,很有可能你给这人发一条消息,隔了十几二十天,你自己都快要忘记这件事了,寸头忽然慢悠悠的回复一个‘1’。

    看着就和‘朕已阅’一个道理。

    想到这里,盛钰忽然看了一眼傅里邺的背影,心里寻思着这人生活中会怎么发消息。

    思考了几秒钟,他猛然间反应过来:可能发出去的消息会收到一个鲜红色感叹号吧。

    “噗。”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察觉到傅里邺偏头往回看了一眼,盛钰连忙收敛脸上的笑容,一脸严肃且茫然的盯回去。

    越临近后半夜,附近也就越寂静。玩家鬼怪与神明就好像一齐消失不见,走了整整半个小时,他们竟然连一个人影都没有遇见。

    兴许是行走的过程太过于寂静恐怖,卢兰受不了这种气氛,主动开口说:“原来老胡口中的‘小美’是真实存在的。我还以为是电视剧里的角色。”

    这话激起了不少共鸣。

    盛钰面上没有什么表示,心里却在疯狂点头赞同。他比卢兰想的还要极端,他以为‘小美’是胖子按照自己的理想型,瞎编乱造出来的人。

    聊了几句,渐渐就扯到了胖子和小美的关系上,卢兰忽然感叹说:“听老胡形容,廖小姐似乎事业有成,又很优秀。果然优秀的女人不乏追求者,老胡为了她,连神明窝点都敢闯。”

    “优秀?”

    寸头同事忽然苦笑了一声,说:“她以前是很优秀的女人。公司里有不少人都是她的爱慕者,可是后来……算了,她现在已经变了一个人。”

    这他妈,还带说话说一半的?

    彭岩皱眉,刚准备就寸头的话发表一番见解,他前面的人忽然全部停下脚步。

    “这里似乎刚刚才经历了一场屠杀。”徐庆安蹲下来,用手指轻轻碰了下地上的血液,说:“还没凝固起来,血是新鲜的。”

    卢兰同情说:“这个人应该已经出事了,希望他是被鬼怪杀死的吧。血的味道会引来鬼怪与神明,老公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徐庆安没动,目光严峻。

    “不对,受伤的人没有死。他是从楼梯下往上跑的,我们现在在三楼,血迹一直拖到了四楼往上的地方。他原本和我们是一个目的地,应该都想去金字塔大厅交食材卡片。”

    彭岩叫道:“还等什么,那赶紧去啊!”

    盛钰看了彭岩一眼,心里满是疑惑。

    他都怀疑这个人是怎么坐上联合国TOP100公司的高层位置的,有的时候这人的智商简直是让人汗颜。

    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想吗?

    “受伤玩家的原本目的地是金字塔大厅,他想上交食材卡片。但不知道遇见了什么,他又拼命的往回跑,并且鲜血整整淌了一路。血迹上的脚印迈的很大,这说明他跑的很急。”

    “他在逃命。”盛钰开口。

    彭岩一下子就慌了,他尴尬的咳嗽两声,看了傅里邺一眼,到底是没有敢造次。反而扭头选了相较而言更软的柿子。

    手指冲着盛钰方向戳,就差怼到鼻子上了,彭岩假作苦口婆心状,脸上的真诚怎么看怎么让人不舒服,就连笑容也虚假的很:

    “我看你不是很厉害么。那什么,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要不你把食材卡片交给我保管,然后下去看看情况,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是一定可以全身而退的。有危险大不了再回来,徐庆安和卢兰留下来保护我、呃,保护食材卡片,放心,一定给你们保管好咯。”

    说着,他冲徐庆安和卢兰使眼色。看着估计是想要少数服从多数,先踢个人出去探路,要是这个探路的死了,正好接管食材卡片。

    卢兰张了张嘴巴,没好意思讲话。倒是徐庆安反应很快的点头,捧场一般说:“老板讲的对。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话讲的,盛钰差点都听笑了。他压着心里的火气说:“虽然不知道您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厉害的。但您这不是道德绑架吗?为什么我厉害点,就要去当那个替死鬼?”

    “也不一定是替死鬼……”

    彭岩满脸尴尬,恐惧的往徐庆安后头躲了躲,小声说:“那不然还能怎么办?总得有个人要先去探路,不然到时候岂不是一起死。”

    这都默认去了就会死,还没皮没脸的推别人上前,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不是闹嘛,爱谁去谁去,反正盛钰不去。

    心中刚出现这个念头,就听见傅里邺开口:“我去。你们有人想跟就跟上来,我可以搭把手保护,等上交了食材一起走。”

    这话一出来,众人反应大相径庭。

    那把名为审判日的黑骨弓在众人心中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而且还都是带着血腥气味的屠杀印象。旁人都是一脸的兴奋与激动,反正早晚都要到肥厨那边上交食材,现在受到大佬的保护,生存几率肯定会直线上升的。

    想着,他们连忙点头:“去去去!”

    这个姿态,看着都不像是去与鬼神交锋,而是去奔赴一场豪华典礼,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倒是盛钰满腹疑虑的看了傅里邺一眼。

    虽然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在他的印象里,这人绝对没有这么好心。

    ‘没那么好心’的某人扭头,说:“一起?”

    盛钰没有犹豫,直接点头。

    他的想法很明确,反正两人现在是捆绑关系。傅里邺需要他,那就不会在坑人的时候顺道带上他,等这种捆绑关系解除以后再去担心这些有的没的吧,反正现在应该不至于被坑。

    要是傅里邺真是个疯子,直接无视合作关系坑他一把,盛钰也会毫不犹豫坑回去。

    大不了崩合作,抢傲慢的技能呗。

    谁还不是个鬼王啦!

    **

    众人小心翼翼的沿着楼梯走下去,一路上风平浪静,就是满地的血液看上去有点渗人。

    那股刺鼻的血腥气味直冲鼻腔,简直能直接由气体化为液体,弄得嘴巴里也是咸腥味。

    墙上甚至还有血手印,一个巴掌拍在上头。倒霉的血手印主人像是被什么东西拖拽着离开一样。那血手印一路向后划出一道蜿蜒的赤红色痕迹,使得平平无奇的楼梯道变得有些气氛诡异。

    特别是现在压根没有人有心思张口讲话,这份诡异气息就一直弥漫在周身,久久无法散去。

    到门边一看。

    众人只觉得体内的血液倏然间直往脑门疯狂窜,这一下子就头脑充血,眼前一阵眩晕。

    终于知道为什么走廊没有鬼神食客了,他们大部分都集中在金字塔中心!

    再壮着胆子往那边瞄一眼,就连盛钰都觉得有点儿头皮发麻。

    这可怪不了他,视觉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了。

    整个大厅一楼游荡着无数只怪物,白天上菜的时候他们是分两波走,看上去数目已经很可观,让人兴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现在更刺激了,两波合并,怪物们都聚一起了。

    这是成倍打击,也是成倍恐慌。

    有玩家脸色铁青的穿越怪物群体,仓皇的往四周甩技能。他的初始牢房应该在一层,只是十几米的距离,这玩家却跑出了山高水远的感觉。

    一直在各种攻击的缝隙中乱窜,好不容易逃回了牢笼,铁门自动合上。门口还徘徊者不少不甘心的怪物,正龇牙咧嘴的冲牢笼另一头咆哮,黏腻的口水丝都喷到铁杠上头去了。

    那玩家一下子瘫软在地,半步也无法挪动。

    “给老子滚!!!”他发泄般的大吼出声。

    这声音在金字塔中心久久盘旋,震动了无数同样在牢笼中的玩家。不少人担惊受怕的抬头,下意识的又往牢笼更深的角落里蜷缩。

    他们满心绝望,有些人根本就没拿几张食材卡片。在发现牢笼作为本副本初始地点,可以屏蔽鬼神伤害之后,他们连想都没有想就潜入了牢笼里,一开始还都在庆幸,幸亏鬼神聚齐的不多,众人分散的跑一跑,战火也能被分散掉。

    可是后来,他们逐渐发现不对劲。

    随着钟表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走下去,金字塔中心聚齐的鬼神越来越多。有些甚至都不是食客,像是外头看守肉食厂的神明。

    越来越多的玩家回归牢笼,也有的死在了金字塔中心。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至少也积攒了两三张食材卡片。

    那些一开始进牢笼的玩家简直是欲哭无泪。

    很多人手上空空如也,想要出去再偷食材又都来不及了,进来容易出去难啊!

    鬼神就在外头虎视眈眈着呢。

    彭岩满头大汗的搓搓手掌心,把两边手掌都搓热了,他才谄媚着开口:“您要现在去吗?”

    这话是对着傅里邺讲的。后者点点头,说:“都跟紧。”

    在这个档口,这两个字的意思那可就深了,挖空心思的想想,这不就是变相的在说:你们跟的越紧,受到的保护就越多。

    彭岩当即一把冒头上前,恨不得整个人都贴上傅里邺。原本在傅里邺身边的盛钰被挤的一个踉跄,猛的扶住墙才稳住脚步,手上还沾到墙上化黑的血液,满手的稠腻感。

    脏兮兮倒还是其次的,主要是碰到了血,心里头多多少少也有点异样感觉。等手指离开墙面,那种缠绕在指尖的腥味还散不了,盛钰把手指放到楼梯上蹭了蹭,闭口不言。

    他感觉心里的火气已经到了脑顶,仿佛就要冲破那层天灵盖喷涌而出。

    妈的,生气还不能表现出来,好气。

    盛钰在心底默念好几声‘我是个一点错误就会被放大无数倍的明星,我是个面无表情都会被猜测是不是心情不好的大明星,我不能生气’。

    生气就输了形象。

    他深吸一口气,强行按住火气。

    反正都有傅里邺开道,他还是个远程弓箭手。彭岩对这个人似乎一直抱着莫大的信心,他上前一步,压根没等其他人准备好,就猛的将只是虚掩着的门一把推开。

    吱吱——

    所有微小的声响都在这一刻被放到最大,盛钰连恶诅守护匕首都没有来得及掏出来,抬眼就看见金字塔中心几百只游荡的鬼神猛的静止。

    在同一时刻,他们齐刷刷的回头,看向大门,眼中爆发惊人的垂涎神色。

    或许还有鬼怪只是激动吧,但盛钰准备不及,太过仓促。他压根就分辨不出那些怪物的情绪到底是激动还是垂涎,反正一样的兴奋。

    “跑啊!快跑!!!”

    牢笼里数名玩家看见大门口杵着的几人,有好心人大声提醒,急的不行。

    几乎就在他出声的下一秒钟,门外的几人闻风而动,跑出了丧尸来袭的气势。

    不!

    丧尸来袭的时候是身后有怪物在追,他们现在完完全全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从上层视角来看,简直就像是给鬼神送菜的,一个个就像迫不及待想要送死,闭眼就扎进怪物堆。

    “呼哧……呼哧……”

    盛钰是第一次跑的这么没形象,即将丧命的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

    他大声喘气,抬头就见着一个庞大的肉山怪物高高举起拳头,一拳——就砸烂一只人形怪物,那怪物瞬间就变成了一摊饼状肉酱。

    即便是这个糟糕的局面,还是有不少人关注着这场重复上演的追击战。当即就有人‘卧槽’了一声,满是崩溃与羡慕的说:“我就说他是个锦鲤吧!说了你们还不信,这他妈,运气绝了!”

    “……”

    什么鬼运气,有的只不过是鬼怪的拥护。

    盛钰心知自己不可能次次都运气这么好,他奔跑过程中回头瞄了一眼,心中顿时大骂。

    苟,实在是太苟了。

    你他娘堂堂傲慢,苟成这样真的好吗?!

    说好的跟紧他,傅里邺进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回牢笼。他连看都没看彭岩一眼,反正鬼怪敬畏他,神明也不敢上来硬碰硬,他倒成了场内最悠哉的一个人,看上去简直跟闲步后花园一样。

    他甚至都没跑,他是用走的!

    盛钰也没太失望,他一开始就没想着指望这个内里闷骚又坏的坦荡荡的家伙。

    他现在自身难保,也不去注意彭岩等人。

    在一片‘卧槽’声中,他次次险而又险的避让过攻击,某一个瞬间那些‘卧槽’声忽然拔至最高,似乎身后发生了什么异常的事情,他也没心思回头看,只知道怼着牢笼就是一阵猛冲。

    近了,操,终于近了!

    三米两米……只剩下一米了!

    快,再快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的一声钝响,铁门合上。

    这他妈简直和丧尸潮里跑过来没什么两样,盛钰自己都搞不清他是怎么跑过来的。一进来后,他就顺着墙滑下地面,心中大骂脏话。

    干!这些神明是真的把他当软柿子了啊!

    明明场内有两个鬼王,吃了都跟飞升一样的,但傅里邺却一丝战火都没有分走。所有神明跟中了邪一样,全部齐刷刷跟着他跑。

    他现在都已经回到了牢笼,那些神明就跟错失一百亿一样,在外头徘徊,不肯离去。

    隔着铁笼的视线像是热油,浇淋在皮肤上头都火辣辣疼,如果视线可以杀人,想必他已经被杀了千百次,瓦解成一块一块的了。

    拖了他的福,战火被大大的分散。寸头、徐庆安、卢兰,彭岩等人都只是挂了彩,有重有轻,但好歹都在乱局中保住了一条命。

    其中‘重’,指的就是彭岩。

    他腿上被怪物直接撕咬开一道大口子,几乎是跛着脚回到牢笼的。此时正躺在牢笼的小床铺上,脸色铁青,气到几乎螺旋升天。

    食材卡片只集齐了几张,以他目前这个状况要是真的当选末尾两千送菜人,那跟直接去死压根就没有什么差别啊!

    他一瘸一拐的走到铁杠前,愤怒的冲一楼喊:“你这个人怎么说话不算话?!不是已经说好了会保护我们吗!!!”

    金字塔中心一片静谧,所有人保持安静。

    几秒钟后,一楼某个牢笼传来轻蔑的声音,说话的人状态很悠哉,还满满的坦荡与理所当然。

    “说话算话,不信你自己看。”

    彭岩还真的就歪着头往外看了一眼,随之而来的是比之前更大的气愤。

    如果说之前还是十分愤怒,那现在就是一百分愤怒,不,是一万分。

    彭岩对自己意识一直很清晰,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有时候有些过分,但现在遇见了更过分的人。做人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够!

    从一楼拐角开始,无数黑色箭支牢牢扎在地上,还有墙面上。一路蜿蜒向金字塔的高层走,形成了一条动态曲线,让人都可以脑补出这个人在什么时候受到攻击绕了个圈子,又是在什么时候忽然加快速度,奔赴希望的彼岸。

    那些箭支一个接一个的化成空中闪亮的小光点,欢欣雀跃的在空中舞动,又逐渐消失碾灭。

    无声的守护留不下片缕痕迹。

    但依然很直观,又像是星海璀璨一般壮观。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什么浪漫的求婚现场,而不是充斥着绝望与困苦的血腥屠戮场。

    所有牢笼里的人都下意识走到铁杠面前,摊开手掌接住这夺目是星点光芒。不时口中发出赞叹,又是羡慕的往盛钰所在方向看。

    只有一个人怒不可遏,崩溃大喊:

    “说好了的保护。感情您的意思是只保护盛钰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