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21章 肥厨怪客(九)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见傅里邺视线扫过来, 盛钰立即想起了自己演员的身份。他满脸困惑的摇头:“胖子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没和你讨论过那人啊。”

    胖子茫然:“在第一个副本, 就是有鬼娃的副本。咱俩还说的怪起劲的, 而且这句话明明就是你说出口的啊——以后一定要绕着他走。”

    盛钰脸上的茫然更甚:“什么鬼娃?什么第一个副本,上一个副本咱俩是在一起吗?”

    “……???”

    这次轮到胖子满脸迷惑了。

    傅里邺终于收回对盛钰的凝视,后者弯起眼角笑了笑,依旧是满脸的置身事外。

    ‘啪’的一声。

    厨房门被怪物打开,越来越多的鬼神涌进来。这个地方显然已经不安全了, 众人停止闲谈, 沿着通风管口往下走。

    一路上, 众人心情各自复杂。

    胖子被盛钰鬼扯的一番话扰乱了思绪, 直到现在还在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至于彭岩,他可能觉得自己在厨房蹲了许久, 最后收获与付出不成正比,一直都在小声骂骂咧咧的。

    找不了盛钰和傅里邺的麻烦,他把目光对准了徐庆安, 奚落说:“你怎么这么没用。”

    徐庆安走在最前头,闻言只是身形稍微顿了一下, 过了两秒钟才回头笑着:“对对对, 老板您说的对。我要是有用,也不至于至今还只是个部门小员工, 就算年纪再长个几十岁, 也不一定能坐到像您那么高的位置上去。”

    徐庆安不知道有傅里邺这个财阀少爷下场, 导致他以为的奉承言语, 听到彭岩耳朵里,那可就是活生生的嘲讽。

    后者脸色一青,更加没好气说:“卢秘书在公司里也有不少人追,真不知道是怎么看上你这么个窝囊废。你娶她就是耽搁她,明明可以在家相夫教子过上好女人的生活,现在非得为了你出累死累活的,你都不感觉亏欠吗?”

    卢兰委屈巴巴说:“我不觉得累。好女人也是可以开创事业的,而且老公其实对我很好,和他并肩作战我很开心。老板您就不要老是说他啦。”

    “你这都是妇人之仁,我是把你当成我的好妹妹才说这些的,一般人我才懒得多说。你老公估计也觉得你在家好好呆着比什么都强,他不需要你和他并肩作战,他只需要你多生几个男孩,给他传宗接代,在家乖乖带着,不要老出来抛头露面。”

    彭岩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继续说:“拖我的福,你老公马上要升迁了。这次给他提完职,你就乖乖回家生孩子去吧,做个好女人。”

    卢兰眼圈又红了。

    盛钰一直低垂眼帘的看路,这些话语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精神污染,听多了三观都要被带偏。不过他也懒得上去一通辩驳,精神层面都不在同一个等级,那就让青蛙永远的坐井观天吧。

    倒是胖子翻个白眼开了口:“小美也是事业型女强人,在什么领域都是最出色、最美的。我就从来都没有觉得她不好过,要是娶到了她,我巴不得替她生孩子,一点痛苦都不想让她受。”

    说完,他一拍脑袋看向盛钰:“盛哥,你呢。我记得和你传过绯闻的也有不少,虽然娱乐圈的事情都是真真假假参半吧,但概率学来讲,这群人里怎么地也得出一个女朋友吧?”

    盛钰也不知道话题怎么就扯到自己这儿了,而他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视线焦点,就连傅里邺也有意无意投来轻飘飘的视线。

    讲真的,明明后头卢兰、徐庆安等人视线一直盯在他身上,仿佛要把他盯出来一个洞。但盛钰莫名就觉得相较而言,傅里邺仅仅几秒钟的扫视都比那些视线更让人有压力。

    或许这就是大佬的气场吧。

    盛钰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又满是谨慎的开口说:“真没有,都是同事。”

    胖子不可置信的说了几个正当红的女星,又道:“这么正的妹你都不喜欢?!”

    性别就不对。

    盛钰心里头默默吐槽,搬出经纪人给自己的模板回答:“目前还是专心事业,暂时没有其他想法。如果有恋情,我会告诉大家并且……”

    “等等,你拉倒吧。”胖子连忙摆手,明显是不想听这些套话。他又好奇看向傅里邺,想要开口问又有点纠结,他天生就有点怕这人。

    想了想,他冲盛钰招手,又指了指傅里邺,做了一个口型:“你敢不敢问他啊?”

    盛钰很光棍做口型:“不敢。”

    胖子眉毛一竖,忽然笑的贱兮兮。

    先是左手圆圈右手食指对捅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傅里邺,双手握拳到两腮边动了动,做出了一个极度夸张的哭泣表情。

    盛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懂胖子手语的——他肯定没有女朋友。

    不,或许他把胖子想的太纯洁了。

    这货说的也有可能是‘他肯定没有性/生活’。

    盛钰差点笑出声,心想这死胖子怎么这么逗。好笑归好笑,但他完全不认同胖子的想法,人家大佬又有钱又帅气,长的还高,完全就是社交场合里最吃香的那波人。

    想到这些,他都有点替傅里邺鸣冤了,笑道:“他一看就是个英年早婚的。”

    这句声音是放出来的,压根就没有做掩饰。前方的傅里邺忽然停下脚步,胖子一看就怂了,还以为这人发现盛钰和自己在后头编排他了。

    傅里邺翻手握住黑骨弓,全身肌肉绷紧,甚至还幻化出一支黑箭搭在弦上。

    见状,胖子先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不对。

    他娘的,这明显就是有敌情啊!

    所有人在瞬间就戒备起来。

    因为规则有说过上交食材,倒数两千名玩家第二天全天上菜。所以他们原本的计划是先到肥厨那边看看情况。如果危险性小,那么先把手中的食材交上去再说,以免夜长梦多。

    现在一看,这个计划果然没有错。

    夜晚长了,总有人会扛不住黑暗的恐慌与诱惑,开始想一些歪路子。

    通风管仿佛走到了尽头,前方道路闭塞,唯有地面上有个大圆孔。微弱的光芒从圆孔里照射出来,让久不见光的瞳孔有些火辣辣的疼。

    争斗声就是从圆孔下方传来的。

    众人靠近,小心翼翼的伸头往下看。刚看清底下的人脸,胖子就小声骂了句,操。

    不等人发问,他就抹了把脸,说:“底下那男的是我同事,怎么会这么巧!”

    盛钰又往下看了一眼,底下全是男的。

    大致应该分为两波人。

    第一波是三人为伍,各个手里拿着锐器,有人看上去精明能干,还有人长的就是一幅急功近利的模样,看着就不像好人。

    第二波人其实不算‘波’,他只有单独一个人。

    那一个人被其余三人围住,怀里护着什么东西,无论旁人怎么拉扯踢拽,他都不愿撒手,有时候能从缝隙看出小方卡片模样的东西。

    因为害怕引来鬼神,他甚至都不敢放声大叫,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威胁:“要是我不落单,要是她还在我旁边,你们敢这样吗?!”

    回应他的是重重一脚。

    拳头就像是雨点一样打在那人的身上,那人死不撒手,一直骂骂咧咧的,说什么‘要是她在’、‘你们都怕她’什么的。

    通风管内。

    几人看了有十几秒钟,吃了许久的瓜,卢兰才想起来好奇:“哪个是你同事呀?”

    胖子现在就差哈哈大笑了。

    他几乎要把幸灾乐祸这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那个被打的是我同事!”

    发现卢兰目光诡异,他赶紧补了一句:“也是我情敌,老是在小美面前讲我坏话,搞得小美都不乐意搭理我。我他娘的又不是圣人,吃撑了没事情做才会下去救他。再说了,我看那几个玩家就是想抢食材卡片,真要拿刀砍下去,他们自己也活不了。”

    说完,胖子抱臂,准备看完这场让他浑身每个细胞散发舒爽气息的争斗。

    趁着这个空档,盛钰将傅里邺拉到一边。

    后者面上满满的不愿意,但行动上还是很配合。一直跟着盛钰走了快十米,他才停下脚步,拽都拽不动,就跟整个人都长在管道里一样。

    “这么远,他们听不见。”

    盛钰一看也是,他指了指卢兰等人,直接开口说:“你打算陪这群人玩多久?”

    “我不是在陪你玩吗?”傅里邺勾唇,说:“有些人讲要绕着我走,我还不赶紧表达一下诚意。你想玩,我就陪你玩。”

    “你少赖我。”盛钰被激的开始同样阴阳怪气:“尊贵的傲慢大人心细如尘啊,谋略出众啊。哪里能放下身段和我这个小小的贪婪玩。指不定心里在盘算什么折腾人的东西,分享一下呗?”

    傅里邺看了他一眼,黑暗中的眼神让人琢磨不清。盛钰感觉自己又被审视了,他作势叹气转身:“得了,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合作了吧。”

    “我算是明白了。”

    后领子被人拽住,回头一看,傅里邺眼尾挑的老高,“你就是上天派下来治我的。”

    盛钰笑出声:“过奖了。”

    看到他笑的这么开心,傅里邺表情更臭了。他松开手,冲圆孔方向抬了抬下巴:“我在等。”

    “等什么?”

    “等有人下杀手。”

    听了这话,盛钰也冲那边看。停顿了几秒钟,他问:“你是说彭岩什么时候杀徐庆安?我感觉不会,他没道理杀一个对自己有帮助的人。”

    傅里邺摇头说:“错了,我在等徐庆安杀彭岩。”

    盛钰脸上的表情空白一瞬,再次回头看。

    彭岩厌烦皱眉,好像在训斥着什么,徐庆安点头哈腰的,脸上一点儿被训斥的不满都没。全然是欢欣鼓舞,像是受到心中敬佩长辈的提点。

    这是一个极度自卑的人,他就像是广大社畜的缩影。明明受尽了心酸与委屈,甚至在心爱女人的面前丢掉脸面,他还是只能嬉皮笑脸迎合猛踩自己的人。就算是被踩到了泥潭里,他可能还会捧起臭脚,虔诚的去舔上几口。

    “有杀人动机。”盛钰摇头,不赞同说:“但这个猜想比彭岩杀徐庆安还要荒唐。他马上就要升迁,说不定都忍了几年,甚至十几年。”

    “打赌吗?”

    傅里邺一句废话都不和盛钰多说,而是饶有兴趣的扬眉,“我输了送你20个高奢代言,你输了去把那胖子打一顿。怎么样?”

    记仇!这人肯定还记着刚刚胖子骂他的仇,要是让傅里邺知道胖子还在背后编排过他的性/生活,那赌注还不直接改成杀了胖子呀。

    “这个赌注没意思。”

    盛钰故意说,忽然坏脑筋一笑:“输了的人要在众目睽睽下撒娇,还得叫对方‘好哥哥’。”

    “……”傅里邺眼神变得有些奇怪。

    见状,盛钰心头一凛。

    他这才发觉这个赌注gay里gay气的,听着就不太像直男之间会开的玩笑。

    糟了,他在娱乐圈操的可是单身笔直男神,要是让经纪人知道他露出马脚,那还不得哭死。

    正想打个马虎眼将这件事圆过去,就见到面前的男人缓缓点头,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好。”

    几乎是傅里邺话音刚落的下一秒钟,身后就传来卢兰惊讶的呼叫:“老胡!”

    两人同时一顿,齐齐扭头看。

    “你刚刚说什么?小美被神明抓走了?!”

    说着,胖子眼睛里瞬间充斥着红血丝,整个人陷入惊慌与暴怒的无理智状态。他一把推开卢兰和徐庆安,不管不顾的往圆孔底下一跳,瞬间就搅进那两波人的战局中。

    又是茫然又是困惑的凑上去一看,混乱中只听见底下在兴奋大喊:“通风管里有人,还不止一个!我们杀上去,抢食材!”

    喊话的那人也没闲着,五指一张,一窜小火苗直直的冲通风口扑去,直窜盛钰的面门。

    “……!”

    腰肢被人搂住,眼前一花,那小火苗最终窜到了彭岩衣领上。那名玩家的技能目前还很弱,只是烧掉后者一些衣服与半数头发。

    即便如此也让人受了不少罪,被火烫过的地方灼热无比。彭岩气到直接甩了徐庆安一个巴掌,破口大骂刚刚为什么不救他。

    徐庆安松开保护卢兰的手臂。歉意十足的连连鞠躬,看上去内疚到就差磕头认错。

    在彭岩大骂的跳脚声中,盛钰只觉得腰肢一松,搭在腰上的温度眨眼间消失不见。偏过头一看,傅里邺握着审判日的弓背,搭箭上弦,猛的松弦,侧脸的弧度透着一股肃杀的冷冽。

    嗖——射中了!

    待管道下方的玩家发出痛苦的惨嚎声,他忽然略微偏头,肃杀的气息一下子褪的干干净净。

    拿弓轻敲了下盛钰的额头,他缓缓勾唇:“怎么办,有只小脑子精马上要叫我好哥哥了。”

    “……”

    盛钰刚要回话,底下传来一声焦急的大吼声:“盛哥,那个瘪三往你们的方向跑了!快帮我逮住小瘪三,只有他知道小美被抓到哪里!”

    讲到最后,胖子嘶吼到破音:“来不及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