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章 鬼堡来信(三)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鬼王任务:杀死丹尼尔。】

    又来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

    不提那个莫名其妙的短信。

    就拿进游戏之后发生的来讲,鬼王身份、贪婪王是什么意思?这个和所有玩家截然相反的任务又是一个什么鬼?

    如果抱着杀死丹尼尔的目的去玩游戏,那岂不是和其余玩家的目的完全相冲吗?

    操……这特么有点刺激啊!

    演技在必要时候还是蛮有用处的,没有人注意到盛钰的异样。胖子说:“既然大家都是同一个任务,那接下来咱们说话也就不用避讳啥了。”

    “……”

    盛钰在心里替胖子感叹了一下人世险恶。

    原本在客厅的两人小步跑了过来。经纪人是直奔盛钰方向跑的,一开始盛钰觉得,这位老哥肯定吓坏了,才会一脸吃了屎的神色。

    可是当另一个玩家也靠近过来的时候,他这才明白,经纪人是真的吃到了‘屎’。

    “别和他撕破脸。”经纪人小声提醒。

    盛钰不着痕迹点头,看向来人——裴简。

    难怪刚刚在楼梯上看这人背影眼熟,感情还真的是一个熟人,熟到不能再熟。

    这是一位娱乐圈的年轻前辈,十年前给盛钰当过选秀节目的导师,当时裴简一票否决将他刷了下去,并且断言盛钰绝不可能红。

    结果刚退出选秀节目,盛钰就被选做《情书》的男二。电影一上映,他一夜爆红,迅速飙升至娱乐圈的一线,乃至现在的顶流。

    打脸那叫一个啪啪响。

    反观裴简,自此销声匿迹,过气了。

    到这里,两人还不算交恶。可是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盛钰至今耿耿于怀。

    裴简虽然过气,但后台却不容小觑。

    十年以来,他的团队一直拿这件事炒作,疯狂蹭热度。发通稿拉踩盛钰,自称导师,还扬言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盛钰。

    最绝的是前段时间的密室逃脱,明明是娱乐圈人人哄抢的大资源,盛钰却毫不费力的拿到了手。还没来得及高兴呢,转头恶意剪辑的片段播出,随之而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恶评带节奏。

    这时候要还是意识不到被人下套了,那盛钰这么多年娱乐圈白混了。

    追根溯源,最后查到了裴简的头上。

    娱乐圈是一个你心里恨不得对方赶紧死掉,表面上还是得笑眯眯寒暄的地方。

    握手,拥抱,微笑着问候家人。

    一串动作下来,外人愣是没有看出这两人有过节,甚至还以为他们关系不错。

    阿三急着想在肖梦面前表现。他提议说:“七个人,其中四个去玩四角游戏。我们抽签决定谁去,怎么样?”

    见没有人反驳,他掏出身上的邀请函。将其撕成七份,写上所有人的名字。手刚探上被打乱的纸条,最边缘处的刘雁忽然尖叫。

    “等一下!等等,我有话要说!”

    女人的叫声无比锐利,像是要刺穿耳膜一般。她惊恐的连连摇头:“可不可以把我名字去掉?”

    众人沉默的看着她。

    盛钰皱眉说:“你总得说一个理由。”

    刘雁怨怼的看向盛钰,音量再次拔高:“要什么理由,不想玩还需要理由吗?我不要绩点了,我就要回房间。你们一群男人,总不能在这里强迫我一个孕妇吧,说出去丢不丢人!”

    这话一出,反响万千。

    肖梦首先不乐意了:“什么叫一群男人,我也是女人啊。而且盛钰说的没错,你必须给理由。副本游戏是团队作战,这一次让你躲过去了,那以后次次危险都我们上了呗?危险有人抗,捡漏你来,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经纪人也满脸不喜:“没人要强迫孕妇。我们还什么都没说,道德高帽就盖了下来。”

    阿三这边已经开始找武器了,骂骂咧咧的:“一点用都没有,没准之后还要拖我后腿,我干脆先把你杀了。”

    刘雁瞬间就慌了,求助看向胖子和裴简。在场就这两个人没有说话。

    胖子‘啊’了一声,“我其实无所谓的。主要看他们的意见。”

    话音刚落,裴简上前一步:“我同意去掉你的名字。我觉得我们应该体谅一下别人,尽量帮扶弱势群体。不过根据我的了解,盛钰应该不太喜欢这种做法,刚刚他也是第一个提出质疑的。”

    说着,裴简请求般看向盛钰:“小钰,我知道你对刘雁可能有点意见,你的想法也在很大程度影响了别人。这次就看着我的面子,让着刘雁一点,毕竟人家是孕妇。好不好?”

    “……”

    这波仇恨拉的,明明刚刚盛钰也没太反对,到裴简嘴巴里,就好像他才是意见最大的那一个。

    不同意就是不体谅别人,他几乎已经感受到刘雁那边射来宛如激光的视线,满满的埋怨。

    经纪人在旁边急的不行,就差代替盛钰说话了。但盛钰也不是吃素的。

    他佯装吃惊说:“前辈不愧是学霸,之前我还听说你第一次玩21层楼被吓哭了,看来都是谣言,你明明这么无私。宁可自己被抽中的几率变大,也要坚持帮助别人。你都这样说了,我当然没有意见啦,毕竟宝宝最重要。”

    听见最后一句话,刘雁原本对盛钰的埋怨瞬间削减了不少。只不过其他人看着裴简的眼神可就不那么友善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众人。

    刘雁一走,他们被抽中几率立即拔高。

    裴简自己可能都没有想到,他这边刚把刘雁的好感度拉高一点点,盛钰分分钟就让他在其他几人心中形象跌到谷底。

    但事已至此,裴简也只能在心里暗恨了。

    致命一击还在后头。

    去掉刘雁名字以后,阿三在里头掏出四张纸条,依次摊开。参与四角游戏的分别是他自己、肖梦、胖子,还有经纪人。

    唯二轮空的是盛钰……以及裴简。

    将所有人推向更危险的境地,他自己却独善其身。众人原本看裴简的视线还只是有些不高兴,结果名单一出,现在大家就差把恶意摆脸上了。

    裴简不敢多待,连忙招呼着刘雁要上楼。

    一路上,刘雁都在向裴简感谢,一直夸赞他的无私奉献,为了她甚至不惜得罪所有人。这些话句句都在戳裴简的心窝子,搞得盛钰差点笑出了声音,不得不加快脚步回房。

    这房间门被阿三踹过,门锁摇摇欲坠的,但好在用点力还能关上,只不过会留道不大不小的缝隙,隔音比之前差了许多。

    还能听见刘雁茫然的询问:“盛钰怎么走那么快?”

    裴简被说烦了,没好气说:“没看过他的密室逃脱综艺吗,他抗压能力差,一定吓的不行了!”

    “没看过。不过我觉得你抗压能力肯定比他好。”刘雁再一次将马屁拍到了马脚上:“宁可自己危险也要保护别人。好在你没有被抽中,现在楼底下人才是最危险的,他们现在说不定都在心里骂你哈哈哈……”

    回应的是一声重重的摔门声,然后走廊里没有声音了,刘雁也轻轻关上了门。

    屋内,盛钰终于控制不住,闷笑出声。

    收拾了一下床铺,又躺了一会,想起这件事他只觉得大快人心,嘴角笑意止都止不住。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他笑不出来了。

    屋内有个挂钟,上面时针已经对准了12,分针也在逼近12。很快就要到零点了,足足四十分钟过去,一楼却没有任何动静。

    更恐怖的是,他没有听见奔跑声,也没有听见关门的声音。

    这就预示着,四角游戏还没有结束。

    规则说零点之前必须完成游戏,玩家也要立即回房间。耽误到零点之后,第二天会受到神明的追杀。直到现在还没有人回房间,那就只剩下两个可能性。

    一,四角游戏本身就是灵异游戏,可能玩家们遇到了‘脏东西’,被拖延住。这就会导致明天玩家直接进大逃杀模式。

    第二个是更糟糕的可能:他们要是已经死掉了,自然不能回房。

    越想越觉得瘆的慌,盛钰索性贴近房门,扒着门缝朝外看了一眼。

    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就在这时!

    一片寂静中,耳旁忽然响起电话铃声。

    “铃铃铃~铃铃铃~”

    人在紧张的时候,就特别容易一惊一乍。

    这铃声明明十分稀松平常,但听在盛钰的耳朵里,就好像索命铃声一样。

    每响一声,他的心跳都要加快几分,心脏就好像要冲破胸膛,整个跳出来。

    盛钰迅速回头,看向桌上的座机电话。

    打电话的人格外有毅力,盛钰不接,那电话就一直在响,并且声音还越来越大,到后来几乎到了刺耳的地步,隔着门也许都能听见。

    盛钰也不是犹豫怕事的人,他快步走到电话旁边,心一狠,接了起来。

    “沙沙……沙沙沙……”

    让人毛骨悚然的磁带电流声过后,是一个木讷、断断续续的声音。她发言含糊,咬字痛苦,但还是坚持说完了一整句话:

    “为……贪婪大人……铲除忤逆者……”

    “什么意思?你是谁?!”

    问话得不到答复,重复了几遍那句意味不明的话语,电话就被挂断了。

    盛钰抬眼,眼珠忽然一动不动的盯紧一处。

    就像是临头被人泼了一盆冰水,他整个人汗毛直立,惊到胃都有些抽搐疼痛。

    电话线是断的。

    秃秃的线头孤零零摆在地面上,漆黑的颜色与雪白的墙壁形成鲜明对比,看着触目惊心。

    没有电话线连接,那刚刚和他讲话的人是谁……不,也许刚刚他不是在和人讲话。

    是鬼,鬼来电!

    心中刚泛起这个念头,突然,门外响起数声歇斯底里的尖叫,还有疯狂逃命的声音。

    ‘啪’的一声。

    灯灭了,整个房间瞬间陷入黑暗。

    走廊壁画齐声高啸,门扉在哐哐哐响动,墙壁也在微微震动,天花板的墙灰唰唰掉落。有什么东西从门外呼啸而过,门都险些被刮开。

    各种噪音的夹缝中,只听见了三声巨大无比、急不可耐的关门声。紧接着,有鲜血从门底缝隙渗入,缓慢又稠腻,逐渐染红地毯。

    这一刻,盛钰清晰无比的意识一件事。

    ——有人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