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8章 肥厨怪客(六)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小脑子精??!

    盛钰感觉自己被无情嘲讽了,但这种情况他完全没有心思回怼,满脑子只剩下了到底要不要合作,决定了之后的后果自己能否承担。

    很显然傅里邺没有给他犹豫的机会,嗓音沙哑又低沉:“他的技能是什么?”

    凝神一看,赶在神明第二次竖起刀叉之前,盛钰大声说:“他把自己半个身体变成了行走的餐车,攻击手段是使用餐车刀叉。是物理攻击。”

    至今为止,在副本里头遇见的神明鲜少有物理攻击的,大部分都是呼风唤雨电闪雷鸣,和金木水火土五大元素有很大关系。但这也并不是绝对,上一个副本里四角女鬼是鬼怪,但她们是偏向于非自然的攻击手法。并且在这个副本里,盛钰也不是没有见过同样使用物理攻击的神明。

    肥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想来要从攻击手法区分神明和鬼怪,这是非常不现实的。

    在他思考这些的时候,餐车神明已经第二次举起了刀叉。那些刀叉甚至还可以变大变小。

    挥舞之间就变得比原先大上数倍,再戳下来的时候带起的烈烈响风刮的盛钰脸庞都痛。接连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每一次都是险而又险的和锋利刀叉擦肩而过,而他已经逐渐体力不支。

    再折腾下去,早晚会被捅个对穿。

    盛钰在心里痛骂了一声,大喊道:“你光拉弓不射箭纯摆姿势的吗。合作,我合作行了吧!”

    话音刚落,早已蓄势待发的箭破空而出,黑骨箭狠狠扎在神明的餐车部位。‘咚’的一声,半数箭弦直接没入餐车,箭尾不停小幅度颤动。

    神明的动作一下子静止。

    等那箭消失以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神明不仅身上没有出现伤痕,这次好像连精神都无损。他依旧好端端的站在原地,只是稍显混沌的样子,一直在左顾右盼。

    每每森冷视线从自己身上略过,盛钰都感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差原地跳起来拔腿就跑了。但他强硬的按住自己的腿,硬着头皮等那视线划过去,略过他。

    明明看见了他,神明却没有一丝反应。

    盛钰扭头,指了指神明又茫然的做出口型:“他瞎啦?”

    傅里邺单手拎弓,皱眉看着神明。

    大概也就一根烟的时间,神明艰难的挪动餐车,神色有些迷茫。像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

    啪——

    这扇门已经开启关闭数次了,但这次的关门声依然犹如天籁,让盛钰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神明终于走了。

    他立即回头说:“你那把弓还挺会搞双标的,为什么都射到身上了,那只神明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起先那只装鬼怪的神明倒是死掉了。”

    “这就是我来找你合作的原因。”

    傅里邺从水中抽身,朝门方向走过来。他随手将弓箭隐匿掉,说:“它只有射到敌方致命点才会起到精神攻击的作用。人类的致命点在心脏和眉心,神明与鬼怪的致命点往往和技能有关。”

    盛钰马上就反应过来:“那只神明的技能和餐车有关,所以你以为他的致命点在餐车?”

    傅里邺点头:“打到致命点可以一击毙命。就算打不到,精神力弱小的对手也会被精神迷惑,这是一种自保手段。”

    “你这把‘透心凉’太酷了。”盛钰丝毫不吝啬夸赞,又叹气说:“我到现在还没开出武器。”

    “……这把弓叫审判日。”

    聊了几句的时间,傅里邺已经上岸。

    他攥住盛钰的手腕,动作迅速的将黑水晶怼到贪婪卡牌中:“这是答应你的定金。”

    卡牌猛的发热,盛钰一下子惊呼出声。

    他挣扎的想要收手,然而手腕上那只手掌就像被焊住了一样。无论他怎么用劲,手掌一点儿都动不了。正想用另外一只手去掰,面前的男人忽然正色,表情变得十分严肃。

    他本来是冷白皮高眉骨深眼窝,眼尾还有点上挑。好看之余全是类似精灵的贵气与不可接近感。现在忽然认真起来,这种不可侵犯感变得愈加强烈,冷漠的目光几乎要凝成实质。

    “拿到这张鬼牌并不意味着你就是贪婪,而是说,为了守住这张卡牌,你要变成贪婪。不是你抽到了鬼王卡牌,而是卡牌选中了你。”

    盛钰一愣:“什么意思?”

    手腕终于被松开,但盛钰丝毫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他只觉得心脏好像又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无法反抗,只能一点点感受着窒息的怆然。

    【获取武器:恶诅守护。】

    一只精巧的匕首从卡牌中掉出,同一时刻,电子音也从卡牌传出。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两人都听到。

    【对准敌人的心脏扎下,您将直接掠夺对方所有的信仰,让敌方对您陷入狂热崇拜状态。此武器仅能使用一次,使用效用为永久。】

    讲实在的,要是胖子在这里,他估计会捧着小胖脸大叫:我的个娘嘞,你这武器基本上等于收了一个活生生的小弟啊!要是走运刺到了神明,那么这个小弟不仅能做神明阵营的内奸,还可以带到各个副本转悠!太牛批了吧!

    可惜胖子不在。

    傅里邺只是瞥了一眼匕首,敷衍点头:“勉强还可以。先离开这里。”

    他率先走出了小拱门。

    想要安安生生出副本是不可能的,谁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神明装成鬼怪呢?要是莫名其妙被反装忠的神明杀死,那他哭都没地方去哭。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周侥幸能出去,下周说不定还要进来。没准还会遇见第一个副本鬼娃的银领域妈妈,到时候光凭借着三次贪得无厌技能,使用完后不就只能束手待擒啦?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尽快找一个神明小弟。

    一味想着逃脱是没有用的,只有不断加强自身能力,才能在乱局中活的更久。

    想到这里,盛钰心里好像有点明白傅里邺那段话的意思:他现在,不就逐渐变得贪婪吗?

    只不过是想要得更多而已。

    **

    走廊静悄悄,还一片黑暗。

    餐车神明走的不快,依稀可以听见右边拐角的滚轮声,正在渐行渐远。傅里邺没有急着追上去,反倒走到墙边沿的地方。

    走廊每隔十几米距离都会有一个长长的白管道,从下往上看,只能看见管道末尾静悄悄的隐没进黑暗,跟个无底洞似的。具体有多长盛钰也目测不出来,但宽度着实震惊了他。

    三人合抱估计都抱不拢这条管道。

    傅里邺在上头摸索了一阵,终于摸到管道契合缝位置,那里是管道光滑平面里唯一可以抓住的地方。他扭头说:“你想办法自己上来。”

    说完,他几步就蹬了上去,爬到了黑暗之处。没一会儿,一块铁板被扔了下来。

    ‘哐当’一声砸在地面上,在幽深的长廊里几乎砸出震震回声。几乎是前脚后脚的事情,远处立即传来怪物的高声吼叫,地面微震。

    是铁板落地的声音引来怪物了!

    “回来,我他妈的上不去。”

    盛钰急到一点形象也不顾,直接飙了句脏话出来。说完后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崩男神人设了。

    想他一个联合国好公民,平时除了拍戏就是走红毯上节目。除了那档子恶剪的密室逃脱综艺,就再也没有上过其他室外综艺。

    就算是密室逃脱节目,也没强硬的让嘉宾无防护措施的爬十几米甚至几十米啊!

    见上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盛钰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他作势往后走:“我先走了,告辞。”

    这次轮到傅里邺高喊‘回来’了。

    声音刚从头顶上传下来,盛钰就感觉眼前一花,腰间有一双手环绕上来,整个将他横拎起。

    天旋地转只在一瞬间,眨眼他就处于管道上的通风口里。下方立即有怪物冲进长廊,四处都没有见到人,怪物很快离开。

    傅里邺拍了拍手掌就要站起来,忽然感受到黑暗中,一双温热的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好几次都差点摸到让人尴尬的部位。

    短短两小时不到,这是他第二次被红晕爬满眼尾了,罪魁祸首还都是同一个人。他猛的皱眉,攥住盛钰的一只手:“你在干什么?!”

    话音刚落,有尖锐的东西抵上喉结部位。

    匕首的刀尖染着寒芒,一点儿都不玩虚的,似乎只需要再加一点点力气,他的脖子就会被鲜血染红。

    所有的动作在一瞬间就停止了。

    傅里邺抬眼,说:“生气了?”

    “只有小孩子才会生气,成年人都忙着讲道理。”盛钰笑的眼角弯弯,眸中满是蜜糖般的甜意。只不过他的语气却没有那么客气:“在合作的前提下,我有必要以这种方法让你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并不是雇佣关系。”

    他继续说:“你有你的长处,你爬管道窜的跟猴子一样,这个我没话说。但我也有我的长处,我也有你做不到的地方,我可以帮助你。只有互帮互助才能共赢,单打独斗不如早点散伙。”

    说完这一长段话,盛钰心底也有些惴惴不安。

    他感觉自己说的话狠了点,但要是轻飘飘的揭过去。可想而知,以后类似这种情况会发生无数次,他也会被抛下无数次,甚至无数次陷入莫名危机。

    只有摆明态度,对方才会正视起来。

    那就无所谓再加一把火了,盛钰狠下心说:“要是拿不出你的诚意,不如我们现在就一拍两散?”

    说完,他猛的抬眸,看向傅里邺。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漏水声,一声快过一声,最后同化了心跳。

    砰砰、砰砰。

    四目相对之间,通风口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