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7章 肥厨怪客(五)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这一箭简直是透心凉,心飞扬。

    虽然看上去并没有给神明造成什么实际伤害。然而他却仿佛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污染,忽然抱头痛苦嚎叫,伸出手掌重击自己的头颅。

    血渍飞溅,头骨都被他拍掉了一半。

    只不过几秒钟时间,神明就倒塌在水洼中,悄无声息的闭上眼睛,身体再无起伏。

    一颗莹莹光闪的黑水晶从他体内蹦出。

    傅里邺捡起黑水晶塞到袋里,回头看了一眼盛钰。后者依然眸中亮晶晶,笑起来又甜又好看,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

    “……”他最不擅长应付这种人了。

    手掌莫名一僵,黑骨弓瞬间化为光芒消散。傅里邺神色冷凝:“我是来和你谈……”

    我的老天爷,谈什么谈。

    就算是谈恋爱也不能这个时候谈啊。

    “你先跟我来。”

    盛钰当机立断的上前,一把握住傅里邺的手,拉着他就往水里冲。

    深一脚浅一脚的踏在水洼里。

    就和预料之中的一样,这水果然很深,刚走到一小半,水平线已经漫到了腰肢处。

    有好几次盛钰都脚底打滑,险些一头栽下去。然而每次要摔倒的时候,身后某位大佬可能实在看不过去,都会顺手把他从水里提起来。

    一来二往水声哗啦啦响,终于走到墙边圆扇处。这里侧对着小拱门,是一个天然死角。

    鬼神总不会长着一双透视眼,隔着圆扇能看见他——这是盛钰原本的想法。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丰满。

    刚走到这边,他忍不住心里骂了声脏话。

    这里实在是太窄了!

    怎么会这么窄?明明大老远看着感觉能塞下两个人,走近一看,塞一个人都实属勉强。

    换地方是不可能再换的。

    门外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有些鬼神甚至直接在外头厮杀起来。不时有怒吼与撞击墙面的声音响起,门扉被拍的咚咚巨响。

    地面在震动,水面也不平静。

    黑夜里一切都是模糊的,这个时候五感就被疯狂放大。以往可能察觉不到的声音,此时此刻就好像响在耳边,响在心尖。

    就像那个推门声,斯斯——

    宛如指甲最尖利的部位划在漆黑的黑板壁上,动作还一顿一顿的。时而给耳膜带来刺耳的折磨,时而让人感受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对不住了!

    盛钰用力一推,将傅里邺抵在墙面上。

    “……?!”

    不仅仅如此。为了缩小暴露出来的面积,他甚至双手按在傅里邺背后的墙面上,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超出了社交的礼貌距离,近到几乎能感觉到对方呼吸扑在自己颈窝上。

    暖暖的,还带着潮气。

    一直以来漫不经心的神态终于被打破。傅里邺整个人都僵在原地,耳廓和脖子瞬间起了一片火烧云般的薄红色。

    他下意识就要推开盛钰。

    然而这个反应最终还是太迟,大门被人一下子推开,走廊里那场神明与鬼怪之间的争斗终于落下帷幕,胜利者走了进来。

    亮光照射进来,傅里邺总算能看清怀里人……的眼睫。跟小排扇一样,又黑又亮,还很长,眨眼间的动态感极强,让人忍不住一直盯着看。

    “嘘……”盛钰做出这个口型。

    眼神在对方唇瓣上停留了几秒钟。傅里邺默默移开视线,头疼的闭上眼。

    进来的不知是鬼是神。

    单从声音判断,他似乎还推了一个小推车。行走间只能听见轮子咕噜噜转悠的声音,下楼梯的时候,那轮子在台阶上撞了好几下,一直撞到推车铁皮哗啦啦响,淹没在水声里面。

    也许是因为这儿的环境太过于空旷,推车滚在地上的声音、下水声。即便是距离半百米都能清晰的听见,时不时还带着点回声。

    终于,那声音消失,紧接着就是一片寂静。

    怪物走了吗?

    盛钰心中刚松下一口气,很快他就耳尖一颤,面上神情比之前还要严肃数倍。

    怪物不仅没有离开,听声辨位,他好像还在逐渐往这个角落靠近。

    哗啦啦水声一下子扰乱人的心弦。

    他靠近了,他马上就要绕过来了!

    盛钰深吸一口气,迅速潜入水中。

    等人都到了水底,他才发现面前大佬还直挺挺的杵在水面外,看上去莫名倔强。盛钰心里急,顺手拉了一下大佬的袖口。

    见没反应,他又拉了一下。

    一直拉了有三四下,最后盛钰都急眼了。

    手掌悄悄破水而出,顺着对方的胸膛爬爬爬,爬到领口处。等摸到衣领,指尖猛然攥紧衣料,他一把把傅里邺拽到了水面下。

    面前水波搅浑几秒钟,很快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借着门外微弱的亮光,能看见水面下有个餐车模样的东西,正徐徐往这边靠近。

    怪物走的慢,连带着盛钰也很痛苦。

    原本他还在纠结,要是面前这人憋气功底实在不行,那到底要不要给对方渡气呢?

    渡气吧,两人又不熟,忽然嘴对嘴零距离接触,那心里得多膈应。不渡气吧,总不能让对方活生生在水里憋死啊。

    后来盛钰发现,这个纠结是多余的。

    快憋死的人是他才对。

    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一样渴望过氧气。久久潜在水底,那些水流简直是无孔不入。鼻腔、耳蜗、就连嘴巴里也呛进了两口水。

    求生意志跟坐了火箭一般‘嗖嗖嗖’的往上窜,盛钰压根没有考虑过对方会发慈悲给他渡气。原罪傲慢的男人不可能做出这种行为。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都是绝境,那还是选择让自己更舒服的那一刀吧。

    想着,盛钰挣扎的就要往上浮。

    操,他没有力气上去了!

    脚底虚浮的踏了几次水,盛钰努力的想要往上扒拉,可惜手臂在水中乱挥,什么也抓不牢。越来越无力之际,有人在混乱中用力搂住他的腰,轻轻松松一带就将他带出了水面。

    “呼哧……”

    盛钰张大嘴巴喘气。

    刚缓过神,他立即左右察看。

    水面平静,门也是关的。不管推着餐车的家伙是神明还是鬼怪,他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

    傅里邺伸手将额间碎发往后一抓,又抹掉脸上的水:“你不会潜水?”

    盛钰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强调说:“你管水底憋气叫潜水的吗?我憋了起码有四分钟,正常人都只能憋一两分钟。”

    他浑身都湿透了,衣料紧紧贴在身上。傅里邺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转开视线:“其实我可以一箭射死他。没必要搞这么复杂。”

    “……”你刚刚为什么不说?!

    盛钰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大写的问号,很快就回想起来,貌似人也是他硬生生拽下水的。当时这人杵在原地,说不定弓箭已经蓄势待发。

    这个问题没办法讨论了,一切都应该归罪于他把对方武力值和胖子划了等号。一方面是低估了傲慢,另一方面大大高估了暴食。

    盛钰转而朝门方向走:“你为什么救我?”

    “我看你快憋死了。”

    “不是,我是说一开始进门的时候。”

    “……”

    水声忽然静止。

    盛钰又往前走了两步,等反应过来后头好像没有声音了,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回头看。

    傅里邺半个身子出水,水滴几乎连成了一条垂直的线,沿着消瘦冷漠的下颚滴滴答答往下流。身后的门已经合上,现在周身一点儿强光也没有,只能从圆扇透出的光亮勉强看一个轮廓。

    然而仅仅只是轮廓,盛钰都觉得这个男人看起来帅爆了,一眼看过去都有点不像普通人类。

    硬要说的话,就好像CG动画里的暗夜精灵走了出来,一举一动都带着摒弃光明的堕落感。就连手中握着的黑骨弓,都闪烁着骨子里的尊贵气息……等等,他怎么又把弓箭给掏出来了啊?!

    盛钰突然一个激灵,警惕说:“你先把武器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我只是想看起来有诚意一点。”傅里邺翻手间将黑骨弓箭散去,面上神情犹如凝结了一层厚霜:“我是来和你谈合作的。上菜的时候我看见有鬼怪给你提示,所以我猜测……”

    讲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词藻。等盛钰终于忍不住即将出声发问之时,他慢悠悠的想好了措辞:“我们应该是同类人。”

    说完,他肯定重复:“我们就是同类人。”

    盛钰心底复杂的很。

    一方面有点小激动,觉得大佬把自己看成同类人,那说明他也跻身大佬的行阵里头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

    要是哪天他、胖子,还有面前的这位大佬走在一起,在别人眼中岂不就是三个鬼王跑出来炸街啦。傲慢、贪婪、暴食,光从名字来看,看起来一个比一个邪恶,反正和好人阵营没法沾边。

    要是盛钰只是个普通人,那这些都是小问题。但他是个明星,以后要是再有粉丝真情实感流泪‘哥哥哥哥你就是上天派下来的天使’,那他可怎么回。

    你家哥哥不仅不是天使,还非常和谐的混入了全员恶人的阵营里???

    别介,太恐怖了。

    盛钰有被自己的脑补笑到。

    缓了几秒钟,他抬眼看了下对方头顶上‘精神控制’四个大字,开口说:“那你觉得我是什么罪?猜中了我们再来谈谈合作。”

    他同样半个身子都潜在水中,身子半侧着,弯弯的眼眸里全是挑衅的笑意。

    乍一看就和勾引人沉沦的妖孽一般,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引诱人的气息。

    有那么一个瞬间,傅里邺差点说出‘色沉’两个字,可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七宗罪里的色沉是最低级的诱惑,是引人共沉沦的野望。

    盛钰不是这样,他骨子里还带着股傲气。

    就是这么点傲气,让傅里邺始终能耐心的同其废话连篇,离题千里。

    想了想,他说:“你应该是贪婪。贪婪可以窥视他人技能与身份,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神鬼阵营。而你一开始就点出了我的身份。”

    “好吧。”盛钰愿赌服输:“你要谈什么合作?又是为什么来找我,我记得副本里还有个鬼王。”

    “不行,只能是你。”

    傅里邺掏出怀里的黑水晶,说:“这颗可以作为定金。往后所有所得黑水晶,我们都可以五五分成。你所要做的只有一点,就是一直跟在我的身边,告诉我鬼神和人类的技能。”

    为什么要他这么做?

    盛钰用眼神表达困惑。

    明明已经察觉到了他的疑惑,傅里邺却懒得开口解释,只是问:“要合作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拿到这张贪婪鬼牌。但请你不要误会,我其实并没有那么贪婪。”

    盛钰现在满脑子的出副本,一点儿打拼的冲劲都没有。他立即折身往门外走,等上了台阶,见傅里邺还站在原地,他无可奈何开口说:“我不可能为了游戏里的黑水晶,就去冒在现实世界里死掉的风险。我没那么贪,而且我有脑子。”

    这一番话说完,盛钰自己都觉得自己太酷了,礼貌且有主见,和讲台词一样的表演。

    真想录下来给粉丝看。

    手指搭上拱门把手,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心中的淡定就被一股恶风打的七零八落。

    哒啦啦——滚轮声骤然响起。

    那只怪物根本就没有离开!

    他的上半身是一个瘦脱相的苍白男人,下半/身是白色的小餐车。他好像已经在门口等待良久,早早的举起手中的刀叉,只等着门开启的这一瞬间,猛然举起刀叉,落下。

    这是一个神明,他眼中的垂涎无法掩饰。

    盛钰就着楼梯一滚,险而又险的躲过神明的攻击,心中顿时又惊又慌。

    但凡他有一把武器,但凡他的技能使用次数能多一些……他都不可能陷入这么被动的局面!

    “合作吗?”

    不远处传来一声慢悠悠的询问,还带着几不可闻的笑意,强调了声:“小脑子精。”

    盛钰:“……”

    妈的,这个冷酷绝情不可理喻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