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31章 决裂天空城(八)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走了一段距离, 盛钰目光凝在附近玩家的脸上,还在继续往前走。唐豆子忽然拉住他的胳膊,有些无奈说:“你在想什么呢, 注意脚下。”

    盛钰低头一看,脸色一白。

    脚下云层本厚实无比,层层堆积, 除了脚底接触面有点松软之外,走在上边就感觉走在实地一样。然而现在,前方就是个宽约一分米左右的窟窿,窟窿下也是云层, 只是那云层要稀薄很多。不难想象,要是无意之间一步踏上去, 说不定人也就直接跟着掉下去了。

    他凝神, 说:“我在听附近人说话,没有注意到脚下。这里怎么会有一个窟窿?”

    唐豆子说:“不止一个窟窿。云层上边类似这种的窟窿还有无数个, 其中有大有小。我们眼前这个还算比较小的,我第一天脱离天空城的时候,就注意到这种颇为阴险的‘陷阱’了。”

    盛钰:“……”

    唐豆子继续说:“所以娘亲, 你要是想重新进天空城救人, 这一次我可不能与你一起。我得在外面看着你,防止你不小心掉下去。”

    盛钰问:“那你之前进天空城找我……”

    岂不是冒着会掉下去的生命危险?

    唐豆子笑了笑,没有接这话,转言道:“随便在旁边找一个人,看着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看。就会再次进入天空城。”

    顿了顿, 他慎重说:“万事小心。”

    盛钰点头, 依照他所说的办法照做。

    身边人流太大, 有些人影看上去都是重叠的,就像游戏穿模一样。

    很多人都在绕圈,有少数人站在原地不动,盛钰找的就是一个站在原地不动的小姑娘。

    巧了,这小姑娘他认识,正是副本第二天无数飞了十米摔进他怀里的奶茶小妹。

    记得在天空城看见她,眼神清澈脸庞通红,像受惊的小鹿一般可可爱爱的,但脱离了天空城,这姑娘双眼空洞,眼神也虚无的凝视前方。

    与她对视十秒钟,那双空洞的瞳孔就像两个巨大的沼泽,一步步拉人步入深渊。

    身子一沉,再抬眼时他已经不在云端。

    【欢迎玩家来到天空城。】

    【这里是您梦想,以及遗憾的摇篮。】

    盛钰现在身处一个宾馆房间内,电视机还是开着的,里面在重播几小时前颁奖典礼的画面。镜头拍摄下,他满是笑容的接下奖杯,随即顺利的步下楼梯,回到原本的坐席。

    看来世界意识已经自动修正了。

    自己摔奖杯这件事,是清醒以后的挣扎,是超出天空城所能容纳的一个举动。天空城不能容忍这类举动,便直接抹平了他所做过的事情。

    这个是次要的,也算是解决了一些麻烦。

    还有更加主要的事情:盛钰是看着奶茶小妹的眼睛重新进入天空城,回到这边的时候,却不是直接降落在奶茶小妹身边,而是回到了旅馆——拿奖以后的他应该在的地方。

    这就很不方便找人。

    想这些的时候,正如唐豆子之前所说,电子音会播放注意事项,盛钰歪着头认真倾听。

    ①每副本逗留一天,扣命运点数10

    ②触碰一次命运物品,扣10

    ③脱离状态下言语透露世界本质,扣1—100

    ④脱离状态下阻拦其他玩家完成梦想扣20

    ⑤大幅度清醒后,依旧沉溺梦想扣20

    “好多扣分项……命运物品和脱离状态又是什么东西?”

    这些条目讲的不清不楚,他又不可能找人去问,盛钰只得皱着眉戴上帽子与口罩,心中默念着这些注意事项出门。

    这些遮挡脸庞的物品就和没戴一样,短短一个走廊的时间,他又遇见了许多偶像剧情节,被认出来无数次。这些女孩头顶都有一行鲜红数字,每次碰到了他,那些数字都会像水中波纹摇曳一般,摇着摇着那个数字就减少了10。

    早先盛钰心态平稳,还习惯了这些触碰,但自从发现触碰他会让女孩们的命运点数减少以后,他就跟避瘟神一样避着人了。

    “盛钰?”右侧方传来一声惊讶的呼声,扭头一看,左子橙满脸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他此时的动作是推门而出,盛钰眼神朝他身后的门瞄了一眼,意味深长说:“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讲,你又怎么会从这个房间出来?”

    这是松芙的房间。

    一般艺人入驻同一家旅馆,特别是同等咖位的艺人,为了防止莫名其妙的绯闻出现,经纪人都会提前打听好其他艺人所居住的房间号,三令五申警告盛钰不要靠近。

    现实世界中盛钰当然会听经纪人的话,但这里是天空城,绯闻传的再厉害也和他没关系。

    左子橙一愣,好笑说:“你想到哪里去了啊,我在打牌,里面好几个人呢。”

    盛钰点了点头,看向左子橙的头顶,这人的命运点数还剩54,不急,还能再苟一下。

    他又扭头看向松芙隔壁的这个房间。轻轻敲了敲门,盛冬离很快就来开门了。

    “哥,你找我有事吗?”

    盛钰眼神凝在他头顶上方,瞳孔微缩:盛冬离的命运点数只剩下30了。

    怎么会掉的这样厉害?!

    绕是做了再多的心里建设,盛钰这个时候也是十足十的惊讶。原本他想着,盛冬离在天空城拿到的剧本应该是类似于重生,合理规避掉了那些他不想发生的事情后,他的命运点数一定会大落,但照理来说不会落的这样厉害。

    估计他是栽在了其他扣分项之上。

    盛钰挤进了他的房间,一进去就往床上一躺,帽子盖脸。盛冬离无奈的关上房门,说:“你不是不舒服吗?”

    “我不舒服?”

    “对啊,你拿了奖以后就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在旅馆休息一下。因为这个原因,庆功宴都推迟了,你不记得了吗?”

    “……就当我不舒服吧。”盛钰一个激灵坐起身,面色严肃说:“你觉得天空城怎么样?”

    原谅他实在找不到更加合适的切入点。

    就在刚刚,盛钰忽然福至心灵想通了一点关键之处,‘脱离状态’,指的很有可能就是他现在的状态。这种状态之下言语透露世界本质会扣除命运点数,阻拦其他玩家完成梦想,也会扣除命运点数,那给他发挥的机会太少了呀。

    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

    在他想这些的时候,盛冬离也好生冥思苦想了一会,笑着说:“天空城很美好,我很喜欢这里。有时候我觉得这个城市像伊甸园一样。”

    盛钰说:“那你有想过离开这里么?”

    盛冬离毫不犹豫说:“没想过。”

    “……”

    看来靠言语来引导是行不通的了。如果说陷入天空城的玩家症状分轻重,左子橙是轻症患者,那么盛冬离一定是重症患者。

    盛钰决定换一种思路。

    他轻咳两声,正色说:“你的梦想是什么?”

    盛冬离愣了好几秒钟,忧心忡忡的开口:“哥,你是不是拿个奖,人都给拿傻了。”说着他还来摸盛钰的额头,看他有没有发烧。

    后者拍掉额头上的爪子,说:“我说真的。如果遗憾已经完成,你却依然逗留在……那么一定是有什么还没有完成的梦想。”

    盛冬离听不懂这话,但还是开口。

    “我没有梦想。”

    “骗人。”

    “我真的没有梦想。”

    “你个混吃等死的咸鱼。”

    听到盛钰怨念满满的骂声,盛冬离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抿唇笑了:“难道这年头没有梦想也是罪了吗?我就想过得开心,幸福。”

    盛钰被这话给难住了。

    他其实准备了三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靠言语来让盛冬离自己脱离天空城,但副本规则限制,这种方法太过于冒进,盛冬离不可能自行清醒,说不定盛钰还要把自己给搭进去。

    这第二个方案,就是打听一下他的梦想。

    必要时候直接断绝他完成梦想的途径,虽然自己的命运点数可能会扣除,虽然这对于盛冬离来说也有些残忍,但本质来说,强行打破他的美梦,总好过让他浑浑噩噩的死在二十一层楼。

    现在看来也行不通,梦想是肯定有的,只是盛冬离可能不愿意说,他又不好逼问。

    一二方案都失败,只能选择第三个方案了。

    盛钰从床上起身,状似不经意说:“你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我有送给你一个东西。后来在你离开家时好像把它给揣在包里了,现在那个东西还在这里吗?”

    “当然在,我只带了那个出门。”盛冬离理所应当的回答完,又迷惑的说:“怎么了?”

    “给我看看。”

    说着,盛钰心跳开始加速。

    现在这个副本展露出来的规则实在是太少了,所有的东西只能靠一点点线索来胡乱猜测。比方说自己脱离天空城之时,是摔掉奖杯阴差阳错才脱离了这个鬼地方。

    那么合理猜想一下,也许奖杯就是规则中所说的命运物品——属于他的命运物品。

    那么盛冬离的命运物品是否是生日礼物?

    脑中刚飘过这个念头,就看见盛冬离小心翼翼的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方盒子,紧接着又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水晶球。

    下一秒钟,他的头顶飘过一个大大的‘-10’,命运点数立即由35变成了25。

    原本已经不富裕的命运点数顿时雪上加霜。

    盛钰:“……”

    触碰命运物品会减10点命运点数,看来没有错了,盛冬离的命运物品大概率是生日礼物。

    那么毁掉这个生日礼物,就能救盛冬离了!

    这种时候就是格外考验演技的时候,盛钰保持面部平静,尽量控制住自己对水晶球的‘杀气’。他开口说:“我可以看看吗?”

    盛冬离好笑说:“当然可以,这是你送给我的啊,哪有不给你看的道理。话说,你今天是真的有点儿奇怪啊,我总感觉你话里有话。”

    他递上水晶球。

    盛钰接过,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

    他的命运点数并没有变少,这也就是说,规则所说的第②点扣分项‘触碰一次命运物品,扣20’,单指玩家触碰自己的命运物品。

    心中在想这些,手上的动作一点儿也没有停。盛钰不由分说的高高举起手,将水晶球举过头顶,用力的朝地面一摔。

    水晶球一下子脱手。盛冬离愣了一瞬,忽然表情惊愕且急切,连忙伸手去拦。

    明明那水晶球已经快要摔碎在地面上,按照他对于盛冬离的了解,这孩子傻傻的,绝对不可能反应过来。但天空城惯会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盛冬离险而又险的,接住了水晶球。

    抱紧怀中之物,他立即后退了好几大步,又是茫然又是胆怯,小声问:“你为什么摔它呀,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

    “……”

    盛钰一言难尽的看向他的头顶。

    鲜红的25后,又闪过一个‘-10’。好极了,这下子盛冬离的命运点数从25变成了15。

    比他心情更加复杂的是现实世界中,选择了懒惰鬼王的附庸人群们。

    几分钟之内,懒惰的命运点数接连狂掉20,此时此刻大几十亿人面露绝望——

    到底为什么会掉的这么快啊啊啊!

    您真的是鬼王?难道不是神明派过来清剿人类的间/谍吗?

    命运点数只剩15了,大家都必死无疑了吧!

    盛钰可不知道,他现在随便一个举动就能变相的牵动几十亿人民的心情。

    说实在的,他怕自己会害死盛冬离。

    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能表现的越冷静。定了定神,盛钰沉声说:“你先别激动。”

    “……”盛冬离满脸‘不是你在激动吗’。

    盛钰说:“我不会再去抢那个水晶球。”

    他算是看明白了。

    只要盛冬离主观意识上不能毁掉水晶球,那么天空城就会按照他的意愿来。那么就算抢到了水晶球也毫无作用。况且要是一个不小心又被抢了回去,盛冬离的命运点数就要扣光了。

    另一边,盛冬离刚松下一口气,就听见盛钰说:“我希望,你可以自己毁掉那个东西。”

    “……为什么??”

    盛冬离眼神净是不理解,摇着头退后了好多步,说:“可是我不想毁掉它啊。”

    盛钰说:“我可以给你买新的。”

    盛冬离犹豫了一下,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总感觉这个水晶球对我很重要。其他的、新的不能替代。”

    盛钰叹气说:“你连自己为什么那样看中这个东西都不知道,却还是要拼命守护着。”

    盛冬离摇头:“我知道的……我能想起来。”

    这段对话要是外人来听,估计会听的云里雾里,但盛钰却听懂了。

    在盛冬离十六岁那年,车祸早已经发生,他们关系已经非常生疏,但他还是叫人帮忙拖送了水晶球。自此以后就再也没有送过生日礼物。

    因此在盛冬离潜意识里,这个水晶球就是‘唯一’,并且是‘最后一个’。不会再有新的生日礼物,所以他也就格外看重水晶球,不想将其毁去。

    他现在沉溺在天空城之中,想不通其中关卡,但盛钰想的通。也正是因为想的通,才更不忍心下手,去逼迫他毁掉命运物品。

    僵持之时,左子橙推门而入。

    “门没锁……”解释了一句,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屋内对峙的两人,说:“你们吵架的声音隔壁都能听见。不是我说,一个水晶球,至于么?”

    两双带有杀气的视线猛的一转,齐齐看向他,将左子橙看的喉头一梗,下意识后退半步。

    “别把火往我这里发啊,我就是个来拉架的,不是来加入你们的争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