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29章 决裂天空城(六)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盛钰穿好上衣, 磨磨蹭蹭从沙发后出来,尴尬说:“你们继续,我先走一步。”

    走的人是松芙, 盛钰被左子橙拽住了, 后者语气严肃:“你怎么在这里?”

    盛钰说:“我来休息室换衣服。”

    左子橙说:“不是, 我是问你怎么在颁奖典礼。”

    盛钰茫然说:“我来拿奖啊。”

    左子橙说:“你哪部电影拿奖啦?”

    “……”

    盛钰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可能临时忘记电影名字了吧, 也可以理解的。

    他皱眉说:“你又怎么在这里?”

    左子橙说:“我来资助颁奖。”

    盛钰更迷茫了:“哪来的钱,你不是社畜么?微博网暴我的时候,还是你来维护网上基本运营的。我记得你好像还和我抱怨过这个。”

    “对哦, 我哪来这么多钱。”左子橙也很茫然,顿了顿, 说:“你觉不觉得现在有点奇怪,具体哪里奇怪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不对劲。”

    盛钰心底没由来的一阵惊慌,下意识不想去深究这个问题。他含含糊糊说:“我得去拿奖了, 有时间咱们再聊。”

    左子橙拽的更紧,眼神在恍惚与清明之间来回摇摆, 脱口说:“假的!你拿的奖是假的, 盛钰,你不应该拿这个奖!”

    也许他原本的意思并没有这样尖锐, 但这话听着, 盛钰总感觉自己的业务能力被质疑,他挣脱开左子橙的手,冷声说:“我不该拿, 难道你该拿?你还是去关注松芙吧, 别来打扰我。”

    说完, 盛钰逃似的跑了。

    留下左子橙一人在休息室,他捂着头,神情无比痛苦,似乎脑海中在经历天人交战。眼神也只清明了几瞬,就又罩上一层迷幻的雾。

    “遭了。”

    左子橙一拍自己的头,懊恼说:“我他妈是不是有病,为什么要跟盛钰说那种话。他肯定生气了。左子橙啊左子橙,你怎么会这样没情商,兄弟的业务能力都敢跑去质疑。”

    抓紧松芙留下的那张小纸条,他又亲了亲纸上的电话号码,高高兴兴离开休息室。

    窗外,飞鸟从天际线边划过,扎堆云层之间,凭空消失不见。路边的标示牌在日光下闪烁——天空城,您的梦想,与遗憾的摇篮。

    ***

    颁奖典礼流程盛钰可太熟悉不过了,但这一次的奖项对于他而言,有非同一般的影响。他愿意跟着场控再去熟悉一遍流程。

    等确定好路线之后,颁奖典礼正式开始。

    先是明星走红毯环节,这个环节盛钰毫无记忆,一路都是挂着营业笑容,看着闪光灯努力保持不眨眼。入场以后,厅内有专门的影视从业人席位,这片席位就在台侧,前后大约有十排长沙发座椅,按照咖位来排布坐席顺序。

    盛钰当然坐在第一排,他身边就是娱乐圈几个不太熟的男明星,见到面自然寒暄一番。抬眼一看,松芙就坐在同列长沙发上。

    此时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台上,眸色被耀眼的场灯冲刷的破碎。那里头的兴奋与野望就算百般遮掩,也能看的清清楚楚。情绪这个东西是会感染人的,盛钰很快也被带起了兴奋。

    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大奖啊!

    只是想到能将那奖杯捧在手心里,周身血液好像都能沸腾起来。这一天盛钰已经等了太久,足足十年,他都在为了这座奖杯而奋斗。

    勉强平复下急促的呼吸,心脏却尤其不听话,如同擂鼓般咚咚咚跳个不停。

    前面颁发的都是和盛钰无关奖项,例如最佳外语片、最佳美术片等。等待的过程十分煎熬,他心中的期待也愈加浓郁。颁发到最佳女演员的时候,松芙果真上去领奖了。

    下一个奖项就是最佳男演员奖。

    这时候,经纪人忽然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伏在盛钰耳边说:“有个人找你,被警卫拦住了。他说你认识他,会见他的。”

    顺着经纪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唐豆子被几名警卫拦的严严实实,面色焦急。盛钰说:“我是认识他,让警卫放他过来吧。”

    经纪人说:“不行,你们交谈的画面会被拍下来。你得自己过去。”

    盛钰准备起身,经纪人又将他按回座位,说:“等拿完奖再过去,别耽误了正事。”

    于是盛钰只能坐着不动。

    松芙的获奖感言十分模式化,不出格也不亮眼,而且特别短。短到盛钰都没有来得及想好要不要直接过去见唐豆子,她就说完了。

    有了这个插曲,盛钰内心很乱,这时候也不紧张了,他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怎么认识唐豆子的。深想下去就会感觉头脑一阵又一阵的晕眩,看远方的唐豆子都能看见好几个重影。

    “最佳男演员——盛钰。”

    镜头猛的调转方向,盛钰挂上营业微笑,和附近恭贺他的男演员们击掌拥抱。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寂寥的世界一下子就被喧闹声填充满,整个人浮在云端一般,轻飘飘的恍若一场梦境。

    他迈出步伐。

    登上颁奖台的斜梯和唐豆子所在方位恰好对立,盛钰朝着那边走,不时用余光瞥向唐豆子。肉眼可见,这个大男孩脸上血色正一点点的失去,眼神比之前更加焦急。尝试几次都无法突破警卫的阻拦,唐豆子索性直接调转方向。

    他从另一边斜梯冲上了颁奖台,面色狠厉的要抢夺奖杯。这个行为引起了无数惊呼声,人们茫然又无措,很快意识到一件事:

    出直播事故了!

    放映在大屏幕与直播的镜头,本是正对着为他颁奖的老艺术家,唐豆子一上台,场控就立即把对着盛钰的镜头调成主视镜头。

    现在盛钰任何微表情,都暴露在所有人的视野当中。

    他立即小幅度喘气,保持微笑。

    慢吞吞的走上台时,唐豆子已经被台下警卫们合力拽了下去。站在颁奖台还能看见唐豆子剧烈挣扎的模样,还有一众慌张的台下人。

    为他颁奖是个虽年华老去,但雍容仍在的女人。盛钰出道时有幸见过这位女士,她在他低谷期给予鼓励,也许只是随口的一句话,但那句话盛钰记了很久——不顺利才有机会书写传奇。

    也正是因为她的鼓励,当时的盛钰咬牙坚持了下去。所以即便是十年以后,盛钰内心深处都十分敬仰这位女士,此时站在她的身边,盛钰只感觉眼眶微热,激动很快压下了异样感。

    “恭喜,你成功了。”迟暮女人冲他轻轻眨眼,调皮的笑了笑,就让出了立麦话筒。

    这是要盛钰发表获奖感言的意思。

    一切都太美好了!

    眼前是耀眼的场灯,这些暖色光芒将盛钰包裹,像是一个暖洋洋的摇篮,让人精神无比安逸。身边是多年前曾经雪中送炭的精神导师,此时正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

    手上——手上是他梦寐以求的奖杯。

    如果人可以随着心情起伏,那么盛钰现在已经飘起来了,腿脚发软宛如站在美好的云端。

    他感谢了公司,感谢了摄制团队,感谢了弟弟,还感谢了经纪人……感谢一圈后,盛钰已经接近于哽咽,手心被奖杯灼的发热。

    “如果只是一个梦,我不愿意醒过来。”

    亲吻奖杯赢得一片欢呼声,盛钰总算是憋下眼泪。他转过身子,与身旁的迟暮女人轻轻拥抱。他控制不住说:“我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您了。十年了,我一直想要和您说声谢谢。”

    女人微愣,温柔笑道:“傻孩子,都在一个圈子里,怎么会见不到我呢?快下楼梯吧,最后这个流程走完,你才算真正的拿到这座奖杯。”

    ——都在一个圈子里,怎么会见不到我呢?

    其实在发表完获奖感言以后,盛钰的心情就稍稍冷静了一些。激动就像是漂浮在汤面上的油脂,被眼前女人的一句话去的干干净净。

    对,自己为什么会见不到她呢?明明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为什么会冒出这种想法?

    迷惑的捧着奖杯走了几步,很快来到了台前正方的阶梯。就像女人所说的,颁奖是一个完整的流程,从走上台,到发表感言,再到下台,这个流程走完了,他才算真正拿到了这项奖。

    只要走下台,以后他就是国际影帝了。

    如此殊荣,让大部分人甘愿沉溺不醒。

    但盛钰明显不是这‘大部分人’之一。

    他在恐慌,他在质疑,他觉得很不对劲。

    唐豆子像是危机之下爆发潜能,挥手甩开警卫们,大吼:“不要下去!!!”

    盛钰恍惚,脚步悬空阶梯之上,前后左右都是期盼的目光。明明脚下几寸处就是实地,他却没由来的感觉到一种剧烈的危机感。

    就好像这一步踏下去,就会迎来某种不可预计、凄惨至极的后果。

    也许是迟疑的时间太久了,迟暮女人缓缓上前,微笑鼓励道:“这是你人生最荣耀的时刻,可不要在最后一步出了差错,快下去吧。”

    盛钰转眸看她,“差错?”

    为什么他感觉,这从头至尾都是一场错误,就像左子橙说的,他好像不该拿这个奖。

    女人催促道:“有七亿粉丝在等着你拿奖。”

    “……”

    七亿……粉丝吗?

    比起催促,这句话更像是潜意识层不甘挣扎,向他发出一个微弱的提示。这个提示猛然破局,盛钰眼神一瞬间清明。

    以往她鼓励他,是在催他生。现在她鼓励他,是在催他死。

    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盛钰终于不再犹豫,眼眶微红的看向迟暮女人:“十年前您在我低谷时安慰我,鼓励我。我想着,等我成功的时候一定要找到您,当面感谢您愿意认真开解一个一事无成的新人。”

    女人耐心倾听,疑惑发声:“嗯?”

    盛钰缓缓吸了一口气,轻声说:“等我真的有了成绩,站稳脚步,却再也无法当面感谢您了。您在十年前就已经病逝,如何出现在这里?”

    女人笑容不动,宛如一个提前设置好的精密仪器。盛钰看了她半晌,忽然笑道:

    “感谢这场梦境,让我重新遇见了您。不过我觉得,有些东西还是得通过自己的努力拿到手,才更有成就感。您应该也是这样以为的,毕竟您说过——不顺利才有机会书写传奇。”

    话音刚落,盛钰高高举起奖杯。

    在台下众人惊异的眼神当中,以及唐豆子劫后余生般的庆幸中,狠狠将那奖杯掷下。就好像一个沉重的负担跟着摔下,盛钰终于解脱。

    震惊的呼喊声明明还在耳边,眼前场景却一下子抽离。等盛钰看清眼前场景之时,额头的冷汗一下子就顺着脸颊流下,浑身几乎是凉透。

    他在云端,真实的云端。

    身后是无数行色混乱的人群,各个沉溺在梦境当中,癫狂着去喜悦。而他已经走到了云朵边缘,再向前踏一步,就是跌落云层,粉身碎骨。

    完成梦想的同时……也死在这场梦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