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26章 决裂天空城(三)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记者招待会中途暂停, 潦草收场。

    徐茶昏厥的消息很快就上了热搜,这跟盛钰没什么关系,他也没有跟上去看热闹, 而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连妆都没来得及卸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家中。

    家里有两个人形炸/药,他不放心。

    开门一看,盛钰松了一口气。

    翁不顺睡在沙发边缘, 左子橙长腿架在沙发上, 将其挤到了小角落。他眼下青黑,和早上的姿势一模一样,依然在刷微博。

    见盛钰回家,左子橙惊了一下。

    “我第一次在现实里看见你这么隆重。”

    盛钰茫然说:“什么?”

    左子橙起身, 走到盛钰面前, 两只手又是揉又是搓后者的脸, 直到他都有点不耐烦的时候, 左子橙这才松手,惊叹说:“我要是长了你这张脸, 那我的人生得顺遂多少啊。”

    盛钰说:“我的人生也并没有很顺遂。”

    “大明星,你这话真的是伤透了我的心, 再惨也没我和姓翁的惨吧。”左子橙笑着调侃了一句,转而正色说:“徐茶怎么样了?”

    盛钰说:“你关心他做什么?”

    左子橙说:“松芙是他小师妹啊。徐茶要是死了,松芙肯定可伤心了。咱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好像就和你提过, 松芙是我女神, 她伤心了我也难受, 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

    “徐茶死不了。没有热搜上说的那么严重, 经纪人了解了一下告诉我, 说徐茶受得伤不是特别重, 只是看着吓人,都是皮外伤。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愿意去医院,头两天都硬扛着,今天终于扛不住,在镜头前直接栽了下去。”

    盛钰憋气,懒得和他说松芙真实人品。

    “你有这个追星的功夫,不如想想下次副本应该怎么办。咱们的楼层只怕会更高。”

    左子橙幽怨说:“你以为我这几天为什么不睡觉。我是熬夜吗,啊?我是睡不着啊!就和上高考考场一样,一想到离进副本时间越来越近,我就忍不住心慌乱想,天天晚上想些有的没的。”

    “别想太多,你不会出事。”

    盛钰跑到厕所卸妆。左子橙在一旁靠着门框看手机屏幕,忽然惊讶说:“到现在,网上竟然都没有人怀疑你是鬼王。”

    盛钰说:“猜到了。”

    左子橙说:“你这波还是挺稳的。外头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我和盛冬离要向遗灵道歉,但他们知道我和他是鬼王,并且道歉遗灵接受了。你当时也道歉了,你的道歉却没有被接受,在大众的眼里,这足以说明你不是鬼王。”

    “如果忽略战争立场,这个逻辑确实不错。”

    洗完脸后,盛钰看着镜子里的左子橙,说:“你打算在我家住多久。”

    左子橙说:“住到我死可以吗?”

    盛钰说:“那你会死在我家,房子会变成凶宅,不太好。”

    左子橙宛如胸口中箭,捂着心脏佯装悲伤道:“淌过这么多次副本的浑水,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凶宅’,谁还没看过几具尸体啊。兄弟一场,行行好,给我收个尸呗。你如果死了,我会哭着喊着给你收尸的。”

    这话明显在开玩笑。

    盛钰就笑了:“我们都不会死。”

    左子橙一顿,红着眼眶点点头,这次的回答正经了不少:“前几次副本走过来,唯一的感觉就是后面的难度会越来越高。伞下亡魂副本里我差点就死在外来神明的手上,后来又被翁不熟追杀,当时也是感觉人马上就快不行了。说起来,我还欠你一句谢谢,谢谢你赶来救我。”

    盛钰擦完脸,撑着洗手台沉默了一会。

    他扭头说:“你是不是觉得这次副本难度已经有点超出你的能力了。下次难度要是再提高,没准你会挺不过去,要是睡在宾馆里悄无声息的死掉,都没人给你收尸,所以才赖在我家不走。你该不会是真的想要我给你收尸吧?”

    左子橙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你还记不记得曾经我和你说过,在我的葬礼上要干嘛。”

    盛钰答:“哭。”

    左子橙笑着拍了拍盛钰的头,道:“记得就好。”

    说完左子橙就离开了,盛钰的表情渐渐沉了下来。已经有太多的离别,而这场游戏就连翁不顺也不知道何时会停下来。

    后续几天过得还算顺遂。

    盛钰有尝试过联系盛冬离,他的手机一直显示关机,估计已经有不少记者和路人拿到了手机号,日夜骚扰他。徐茶也已经被送往了医院,据说他很抗拒治疗,旁人也不知道缘由。

    进楼前倒数最后一个小时,盛钰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这时候经纪人急匆匆从外面赶回来,一打开门就惊慌说:“你们看热搜了吗?”

    左子橙从睡梦中惊醒:“什么热搜?”

    盛钰也出了房间。经纪人的脸色很差,有一种似解脱似纠结的痛感,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顾及盛钰,说:“所有人的卡牌都变成黑色了!”

    此话一出,盛钰和左子橙惊讶的对视一眼。

    也许经纪人不知道‘卡牌变黑’具有怎样的意义,但他们俩人不可能不知道:鬼王的卡牌变黑,就代表着这位鬼王已经失去了王位资格,随时随地都可以被他人取代。

    但玩家卡牌变黑是什么意思?

    经纪人伸出手掌,掌心处的卡牌一片漆黑,但还有几行小字顽强的镶嵌于之上。

    【您已暂时失去游戏资格。】

    【请在以下七王中挑选一位鬼王,成为其附庸。在接下来游戏当中,鬼王生,附庸生,鬼王死,附庸死。请谨慎挑选所要效忠的王。】

    【傲慢、贪婪、暴食、愤怒、色沉、懒惰、嫉妒。】

    【倒计时一小时。一小时后若您没有做出选择,二十一层楼将会将您就地抹杀。】

    “……”左子橙缓缓吐出两个字:“我靠。”

    经纪人崩溃的抱头:“这个意思是不是说我不用参加游戏了,直接买鬼王股。买到优胜股,那我也能跟着大佬混生存。但要是买到跌停股,那我就莫名其妙的跟着死掉了?”

    “恐怕是的。”盛钰安慰了一番经纪人,心情糟糕的打开热搜。

    距离游戏开始只剩下最后一小时,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外出,只能捧着手机在家中怨声载道。与经纪人一样,网民们大多庆幸,其次才是惶恐与纠结,庆幸于自己不用再面对楼内诸多恐怖,惶恐的是往后命运自己无法掌控。纠结的,则是所剩最后一次掌控命运的机会。

    到底应该选择谁——

    点开热搜第一,评论区叫的凄惨。

    “不是所有人的卡牌都变成黑色了,只有铜领域的玩家,我们铜领域没有人权吗?!”

    “你们这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我就是银领域,羡慕的快要哭出声来了。我也不想努力了,想要鬼王大佬带我躺赢。”

    “想的倒是轻松,二十一层楼能出这个规则,不就是说明接下来的游戏中,就连鬼王那样的大佬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生存。要是我们选择了错误的人选,那就要为别人的死亡而陪葬!”

    “所以都在吵什么啊,这个时候难道不是一起商量到底选谁么。银领域的玩家请不要跟着掺和了好吗,谁看不出来你们嘴上哀嚎,心里却感觉自己优人一等,不用做这种没有人权的选择。到了游戏里苟一苟,说不定存活几率能大一点。”

    “银领域没有人这样想吧,大家都是真情实感在羡慕,难道不是你们铜领域的人过于自卑?”

    盛钰滑过这些吵架的言论,这些对于他来说毫无营养。又往下看了几条评论,退出这条热搜时,又有一个新的词条翻了上来。

    【怎么选择鬼王】

    【此分析贴由二十一层楼逃生论坛转载而来,以获得原贴楼主许可。还有不剩一小时就要进入楼层,大家一定要看这个帖子,千万不要做出让家人朋友痛苦一生的错误选择!】

    经纪人和左子橙都埋头看这条转载贴。

    前者还惶恐的问:“你们要选择谁?”

    盛钰和左子橙异口同声:“我们不用选择。”

    他们是被选择的那一个。

    经纪人理解错了,恍然大悟冲盛钰说:“对,你现在在银领域,根本不用选择。”

    说完他就继续看帖了。

    一旁翁不顺从橱柜取下牛奶罐,说:“你最好不要选择愤怒王。”

    经纪人看他一眼,道:“小孩子不要掺和这些事,都几点了,快去睡觉。”

    翁不顺轻嗤一口气:“……”

    经纪人又说:“帖子上讲,目前最推荐的就是选傲慢和愤怒。前面这位是二十一层楼第一人,生存几率比其他鬼王都要高。后面这位是神明,按照常理来说,神明生存几率肯定比人类高。”

    左子橙问:“那你要选谁?”

    经纪人说:“我不知道啊,我还在看分析贴。反正不会选你,色沉王在帖子里最不被推崇。”

    左子橙:“……”

    这个档口,盛钰也翻出了那条帖子。

    不得不说能登上热搜第二,这条帖子分析的还是蛮有水准的。它先是列出了几位已知鬼王在副本当中所做过的事迹,其中就有左子橙在鼓点桥副本中凭借一己之力找到绝对安全的地方。还有傅里邺在伞下亡魂副本一箭破残阵。就连翁不顺几次闹事的壮举也原原本本写上去了。

    在列举完事迹之后,帖子又对这些事迹逐条分析,最后总结出一些言论:

    【最优选:傲慢、愤怒。选这两个主要是他们武力值很高,就算玩不过副本规则,至少也都能保住性命,推荐大家选这两人。】

    【第二选:贪婪、嫉妒、暴食。选他们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三位到现在还没有暴露身份,我私心觉得最强的不一定就要展示出来,到现在还能隐藏在人下,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强悍。不过大家选择要谨慎,你并不知道这三人是因为太强所以才能轻轻松松隐藏身份,还是因为太能苟。要是前者还好,要是后者,很大几率苟不过难度更高的副本。】

    【这三人之中排名无先后,不过要是我的话,根据神明鬼怪的态度,我会选贪婪王。他在非人类中呼声很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高。】

    【第三选:色沉、懒惰。也就是左子橙和盛冬离,这两人身份已经暴露。左子橙的强悍在于他的心足够狠,不会犯一些低级错误,比如救不相关的人导致自己死亡。盛冬离的技能已经被广大网友扒了出来,自愈和治愈。选他可以求稳,只要治的快,那就死不了。】

    【以上选项不分先后,只是就事论事说了下现在的局势与情况。大家一定要谨慎选择,这次的选择并不是早上纠结吃什么,吃什么都无所谓,选错了可能会导致自己遗憾死亡!】

    看完帖子,盛钰久久未出声。

    虽说这人分析的很完全,但到底只是一个普通玩家,很多鬼王才知道的内部消息,外界的人并不清楚,盛钰也不可能跑出去说。

    比如傅里邺的傲慢卡牌已经全黑,要是外人知道这件事,他必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最受推崇。再比如暴食王胖子已经有被其他鬼王架到对立面的趋势,他的处境很危险,外人也不知道这一点。

    再比如说,选择色沉王的人们绝不可能知道,色沉王本人都对自己没有信心。就在刚刚,左子橙还朝着盛钰大倒苦水,眼眶通红差点没在厕所里哭出来。

    这必定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越临近进楼时间,网上氛围就越恐慌。已经做出选择的玩家们惴惴不安,还未做出选择的玩家们茫然无措,十分犹疑。

    经纪人说:“我选色沉王,我相信你!”

    左子橙惊恐说:“不不不,你别选我。我可不想负担那么多人的性命。”

    经纪人也就是华国式客套了一下,很快说:“那我选傲慢王。”

    左子橙干咳一声:“你要不换一个人?”

    经纪人看他一眼:“懒惰?”

    左子橙说:“再换。”

    “暴食?愤怒?”

    “再换。”

    经纪人无语说:“你直接说你推荐谁。”

    左子橙说:“我觉得贪婪王挺好的。”

    盛钰:“…………”

    经纪人说:“贪婪王是谁,你认识?”

    左子橙纠结的没有说话。正要再劝,忽然见经纪人一鼓作气点了下手心黑色卡牌,脸色惨白说:“不用再说,我已经做好了选择。”

    盛钰说:“你选了谁?”

    “愤怒王。”经纪人一通分析猛如虎:“我觉得这种情况要么选最强的傲慢王,要么选最能苟的懒惰王。还有一种选择就是身份最特殊的愤怒王 虽然我觉得这人有点疯批,但……”

    话还没说完,担心他说出更多的错话,盛钰连哄带骗的把经纪人推出了家门。

    “你朋友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翁不顺说着,又开始安安静静的嘬牛奶。

    他的身形逐渐变得模糊、透明,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快要抽离现实世界,翁不顺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默默加快了嘬牛奶的速度。

    陷入黑暗之前,盛钰又听见了熟悉的电子音,冷漠的叫人起鸡皮疙瘩:

    【欢迎来到二十一层楼。】

    【玩家所在楼层:第十三层楼】

    【副本:决裂天空城。】

    睁开眼时,盛钰脑海中还在思考翁不顺所说的那句话:你朋友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什么叫错误的选择?

    难不成翁不顺和左子橙一样,其实也没有什么信心?不、不可能,他不是这样的人。

    也许翁不顺知道旁人不知道的一些事。

    手心卡牌忽的一阵刺痛,抬手一看,盛钰脸上一下子失去了血色。上面的字体宛如能直接脱离卡牌,化为一把锋利的剑,直咧咧刺穿人的瞳孔与头颅,叫人浑身血液一瞬转凉。

    【贪婪王】

    【您将为七亿人民的死,而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