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23章 伞下亡魂(三十八)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一路开车回家, 经纪人欣慰说:“你好像对雷声没有那么的抵触了。”

    盛钰说:“在副本听多了,练出来的。”

    经纪人心疼说:“要是我能陪在你身边就好了。”顿了顿,他又改口:“算了, 儿大不中留, 反正你有其他人陪。也不缺我一个。”

    盛钰双手扒在车座后, 探头笑道:“吃醋啦。缺啊,谁说我不缺的。最缺你了!”

    经纪人冷哼一声:“嘴上永远这么甜。”

    盛钰说:“那是, 也不看看谁教出来的。”

    经纪人气呼呼:“我教你嘴甜了吗?”

    他将车停在-楼栋之下,现在这个时间点已经临近天明, 许多人都驾车外出前往医院。往日拥堵的停车位现在空空落落,随便一找就能找到一大排停车位,经纪人顺手停进了最近的那个。

    盛钰说:“明天就能传出新闻,说某S姓艺人的经纪人胡乱停车到别人的车位,特别没脸皮。”

    经纪人:“…………”

    重新将车停到原本该停的位置,经纪人仔细观察了周围,说:“应该没有偷/拍的狗仔。就算有,到时候直接说我开车带你去医院了, 一路都没找到。你要不要在车里坐半小时?”

    盛钰说:“坐着干嘛?”

    经纪人说:“等人啊。”

    盛钰说:“傅里邺受那么重的伤,这几天都得在医院修养, 他来不了的。”

    经纪人翻了个白眼:“谁说他啊, 我说的是你弟弟,今晚雷雨闹的这么严重,以前这个时候他可能都在你家楼底等几小时了。”

    盛钰说:“他不会来。”

    经纪人一愣,回头看盛钰,迟疑说:“你们是不是在副本发生了什么, 对你有损害吗?”

    盛钰说:“不知道。”

    经纪人眼皮一抽, 拍脑门说:“差点忘了, 出来一直急匆匆的,到现在都没看微博热搜。”

    掏出一看,经纪人脸色霎时变了,一瞬间简直是姹紫嫣红,半晌说不出话来。等人回到客厅与房间,他还是懵逼的望着手机屏幕。

    盛钰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倒了杯水喝。

    手机没电了,所以刚刚买花的时候他让经纪人去付款。不过他对热搜也不是很好奇,想来也就是傅里邺暴露傲慢王身份、左子橙鼓点桥副本事件有反转、盛冬离暴露懒惰王身份,以及伤势从二十一层楼里顺延至现实世界。

    等充了点电重新开机,一打开热搜,盛钰猜的果然大差不差,这些词条都在热搜上。并且评论区讨论度十分热烈,转发量瞬间超几十万。

    盛钰挨个打开评论,仔细看高赞评。

    “我就猜到傅大佬原罪傲慢!某瓣扒贴都看了吗?我的个乖乖,那个身价那个身家,那个身材那张脸,他要不是傲慢我能把自己头给卸下来吃掉!”

    “姐妹大可不必……”

    “最新消息:大佬受了伤,现在在某高级私人诊所救治,听警卫说流了很多血,也许撑不过这一夜了。操,他是家族唯一继承人啊。”

    “我的重点是他是怎么受伤的,我以为这种大佬在二十一层楼都是畅通无阻的。”

    “说话可以自信点,把‘我以为’去掉。傅大佬在副本里就是畅通无阻,他和个副本推土机一样,走到哪推到哪,连神明好像都怕他。”

    “诶,那他是到底怎么受伤的啊??”

    “憋不住了!微博上怎么没有人说啊,伞下亡魂副本的人应该都看见了吧,绝对都看见了啊。副本快要结束之前,盛钰捅了傅里邺一剑!”

    “……哈?盛钰?我知道的那个盛钰吗?!”

    “就是那个盛钰,长得特别好看的那个!”

    盛钰:“……”

    虽然知道这件事不可能瞒得住,不过传的这么快,这还真超出了他的预料。由此也可以看出大家对游戏的关注度多高,就这一个月内他就上过无数次热搜,其中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二十一层楼,还有百分之十九因为鬼王。

    可能仅剩下的百分之一,与工作有关。

    这段时间他都不像一个从事娱乐圈工作的艺人,倒像是某个竞技游戏的高玩。

    点开另外一个热搜词条:鼓点桥事件反转。

    比起有关傅里邺的那个热搜词条,左子橙这边的评论区明显要暴躁许多,各种祖安问候满屏幕都是,两边各持立场,吵的爹妈不认。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我可去你/妈的非我族类,学会了一句话就在这里瞎用?他救了玩家啊,在伞下亡魂也救了玩家,已经两次了,你们这叫恩将仇报。”

    “既然事情有反转,就要还他一个清白啊。明明就是我们当初搞错了,为什么现在一个个还是和他有仇一样。左子橙选择了救玩家,只是阴差阳错搞混了,才会救鬼怪。这是事实。”

    “滚,狗屁事实,谁知道是不是水军下场。”

    “左子橙那张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还是色沉鬼王,女孩子注意了,不要被狗骗。”

    “不是,左子橙照片暴露到网上,这难道不算是人/肉吗?被侵害还要被骂,他连一点人权都没有吗?”

    “神经病,鬼王要什么人权!”

    虽然骂的是左子橙,但盛钰总感觉自己也被地图炮了……好在现在鬼王已经不是单纯一面倒的骂,更好在他的身份还没有暴露。

    二十一层楼伤势带到现实世界,这个微博词条位置排第二,评论区大多一片茫然加恐慌。盛钰并没有多关注这个词条,一来大家可能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能瞎猜测,这样还不如盛钰自己推测来的准确。二来,微博热搜第一名实在是太吸睛,盛冬离的名字高高悬挂在之上。

    【盛冬离懒惰王】

    “哦豁,又一个鬼王暴露身份。现在只剩下贪婪、嫉妒和暴食了。这些人可真他/妈能藏。”

    “我是伞下亡魂副本出来的。其实我感觉这个小哥哥人很好的,当时一种奇怪的黑色魂魄要来杀玩家,要不是这个小哥哥不惧危险四处救治伤患,很多人可能挺不过这次副本。”

    “雾草我高中同学啊,这兄弟是我们学校的校草级别人物,风评超级好。在校期间成绩名列前茅,从来不闹事,还乐于助人,最重要的是他从来不仗着很多人喜欢搞得自己很神气。反正人真的挺好的……怎么会是鬼王,真不敢相信。”

    “人家也不一定是自愿当鬼王的,卡牌的选择不是随机的吗?他肯定也很难过吧,唉。”

    “有一说一,他长得好好看啊……”

    “靠!你们太真实了吧??左子橙那边吵的要死要活,网络暴/民把他祖坟都快刨出来了。盛冬离这边,还有傅大佬那边,清一色的辩解和心疼,你们都是看脸说话的吗?!”

    “因为他们没有做过错事啊,左子橙鼓点桥副本到现在还掰扯不清楚。最主要的是傅大佬长了一张让人很想嫁的脸,然后盛冬离长了一张人畜无害貌似很有礼貌的脸,还有点神似盛钰。”

    “对对,我们不是看脸说这些的。主要是他们太会长了,正好长了张我不好意思骂的脸。”

    “你们这还不是看脸吗?!”

    盛钰再次被cue,心情很复杂。

    凝神一直盯着热搜,果然不出几分钟,就有牛逼人士挖出了盛冬离和他之间的关系。然后‘盛钰盛冬离异母兄弟’的词条就被送上了热搜。

    每一次出二十一层楼,微博热搜都会爆好几轮,也许是幸存下来的玩家精力无处发泄,必须找些地方发表言论,证明自己尚且存活。所以每一次出副本打开热搜,都能看见大众的‘狂欢’。

    经纪人说:“你到底是什么体质。亲弟是懒惰王,对象是傲慢王,前几周我还看见你和色沉王左子橙玩到了一起。微博上到处有人说,愤怒王翁不顺在副本里疯狂追杀你。”

    盛钰眉心一动,这才想起来经纪人并不知道他的楼层身份。

    以往瞒下这件事是不想看见经纪人在公司和自己之间做出选择,现在倒是看开了。公司提前知道,也可以提前做出防御手段,免得到时候铺天盖地的谩骂打的人无法翻身。

    他正准备张嘴说这件事,就看见经纪人话锋一转:“算了,我有件事没和你说。过两天,也就是周二有个记者直播招待会,算是给你新剧预热。别的工作都能推,这个实在是推不了。到时候肯定有记者问你盛冬离的事,甚至还会有傻逼逼你在弟弟和人类之间做出选择,咱们先想一想怎么解决这个棘手的事情吧。”

    顿了顿,他痛苦的挠头:“要是一个回答不好,指不定你就被当成靶子遭骂了。”

    盛钰说:“我没办法选择。因为我本身就是……”鬼王阵营之一。

    经纪人说:“我知道你是他哥,没办法选择。唉,折腾半天我快饿死了,你不饿啊?我先出去一趟,楼底下便利店买点吃的,待会上来。”

    盛钰:“……有点饿。”

    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和经纪人说,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犹豫几秒便只能目送经纪人出门。大约五分钟后,就传来了敲门声。

    盛钰打开门缝:“没带钱吗?”

    外面楼道黑灯瞎火的,只能看见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盛钰反应很快,立即准备关门,大的那个身影眼疾手快将手卡在门缝里,被门夹的痛嚎一声,说:“你这是谋杀!”

    盛钰惊道:“左子橙?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左子橙压低帽檐,指了指身边的大约六七岁的小孩,“他告诉我的。”

    盛钰眼睛瞄过去,就看见一张圆嘟嘟的脸,五官看上去十分眼熟,就连暴戾的笑容都一模一样,与记忆里的某个人一个模子刻出。

    小孩阴恻恻笑着开口:“又见面了。”

    盛钰沉默几秒,“翁不顺私生子?”

    “…………”

    小孩脸上的笑容猛的僵住。左子橙在一旁‘哈哈哈’爆笑出声,不断捶身旁小孩的肩膀,含糊不清说:“我第一反应也是这个哈哈哈哈!”

    说着他就自来熟的要进屋,盛钰赶紧拦在了门口,警惕看向那小孩。

    “这是谁?”

    左子橙说:“不认识么,老熟人了啊。”

    盛钰一惊,说:“该不会就是翁不顺吧。”

    这次回答的是翁不顺,他冷笑着开口,出声的音调却奶声奶气:“请叫我愤怒王。”

    竟然真的是翁不顺。

    盛钰只是随便开口诈一下,没想到翁不顺这么傻白甜,直接承认了。本来他应该是要震惊的,但已经有了伤势带到现实世界这个先例,再加上一晚上没有睡觉的缘故,导致他现在看翁不顺,大脑神经总有一种后知后觉的麻木感。

    想了想,盛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翁不顺说:“如你所见,我来到了你们的世界。几个星期前我就发现自己可以自由穿梭。”

    盛钰探身在门后摸索,一边摸一边说:“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模样。”

    翁不顺说:“不必在意。”

    左子橙翻了个白眼,说:“好像就他可以来回穿梭,也许是鬼王的特权吧。来这边之前我已经逼问过。他在现实世界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回去,而且他也毫无武力,几个小时前我差点失手把他摁死。我还奇怪他为什么都不还手,原来根本打不过我,还不肯开口求饶。”

    翁不顺:“别说了。”

    左子橙继续道:“眼巴巴的让我带他来见你,说有重要的事情和我们俩说。不说就拽着我往大街跑,故意往人多的地方钻。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名声,我哪里敢见人啊。”

    翁不顺说:“闭嘴。”

    这两个字由翁不顺说出口,理应有足够的威慑力才对,但由现在的翁不顺说出口,不仅没有威慑力,还显得像左子橙欺负小孩。

    可能自己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翁不顺恨恨的看了一眼左子橙,毫不留情骂道:“秃子。”

    左子橙怒了:“你骂谁秃头?我头发没了不是你烧的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炖了。”

    翁不顺冷漠说:“你要是炖了我,就永远也别想知道手机和铸剑池的事情。”

    铸剑池左子橙知道,水镜记忆中,七个鬼王与大批神明争先恐后跳进了铸剑池中。但另一件事他就不太清楚了,左子橙愤怒转为茫然:

    “什么手机?”

    他茫然,但盛钰可一点儿也不茫然。

    毕竟最初进二十一层楼,就是与手机上的消息息息相关,陈敬、火葬场、海报,以及‘不要进楼’这四个大字,以上种种都给盛钰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就是想忘,他都忘不了。

    虽说后来已经破案,那则让他不要进楼的消息就是左子橙发的。他是看见了水镜内的记忆,猜测到盛钰的身份,决定提前告知危机。只可惜当时的盛钰没有看见消息,依然进入了游戏。

    摊牌以后,左子橙还留下一个疑问:手机消息虽然是他发的,但手机被抛到荒野无人区,这事绝对不是他所做,他也无法做。

    那是谁做的呢,答案貌似已经昭然若揭。

    盛钰抿唇,缓缓看向翁不顺。

    翁不顺还在冲左子橙冷笑,哼一声开口。

    “你们人类古人说‘绝顶聪明’,聪明的人才会秃头。我看你也不聪明,看来古人都是瞎说的。”

    “这个词语不是这样理解的!”左子橙又说车轱辘的话,“而且我秃头不是你害的吗?”

    翁不顺说:“是你自己往火上撞,我明明已经手下留情,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左子橙几欲窒息,最后不经意间瞥到盛钰,忽然眼珠一转说:“听说傅佬所在医疗所就在附近,不如我们送姓翁的去见傅佬?”

    “……!”

    翁不顺身形一僵,弱化了不少气势的五官整个纠结起来,眉心就要皱成一团。

    他毫不犹豫妥协:“我错了。”

    左子橙冷笑:“哪里错了?”

    翁不顺说:“当时就应该直接把你烧死。”

    左子橙:“…………”

    楼道外还有稀稀拉拉的雨声,雷声已经渐小,几人之间的对话声还会有回响。

    左子橙梗了一瞬,就要伸手去掐翁不顺,嘴里念念有词:“我谢谢你提醒我,现在我就把你弄死,免得在二十一层楼里找我麻烦。”

    翁不顺被掐的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看着盛钰,说:“我是当年铸剑池边唯一的幸存者,我也是最知晓鬼王关系的人。外人的传说终究只是传说,总有偏差,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亲眼所见即为事实。贪婪,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他语气十分真挚,眉尾轻轻一挑,又露出一个邪肆的微笑。只是五官太奶了,这种邪肆的气质在他身上看起来格格不入。

    左子橙冷声:“你站盛钰这边?拉倒吧你,睁眼说瞎话也要有点底线,副本里你百般害我,搞得我名声臭到不能看,这个你怎么解释?”

    翁不顺说:“我害你,跟我站在贪婪王一边,这之间有冲突吗?”

    左子橙:“……”

    “疯子!”

    “秃子!”

    两人话不投机,又要打起来。

    这两个人性格都比较外放,左子橙还要好些,能保持少许理智。但翁不顺没有理智,他可能是想嘶吼加大威慑力,但一开嗓,就能让整栋楼层都听见小孩的叫声,逃生楼梯口当即传来脚步声,还有不少开门后的窃窃私语。

    再不拦着,估计得有人怀疑这边在虐/童。

    盛钰叹了一口气,左手提住翁不顺的后领,右手拽住左子橙用来挡秃头的棒球帽檐。两只手一起用力,一把将他们拉入室内。

    “两位王,先进来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