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22章 伞下亡魂(三十七)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还没走出几步路, 盛钰就被经纪人狂奔过来拉住,后者面色焦急:“你进不去啊。”

    盛钰说:“总得试试。”

    经纪人说:“门口警/卫肯定要拦你,你要和警/卫拉扯赖皮吗?被拍下来你就完了。”

    盛钰无奈说:“我没那么容易完蛋。”

    两人交谈是在大雨中进行, 都没有撑伞, 许多记者都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最后经纪人强行将盛钰按回了车里,自己跑了上去。

    得庆幸这边的记者基本上都不是娱乐记者, 鲜少有人能一眼认出经纪人。过了一会儿,经纪人又小步跑了回来, 示意盛钰按下车窗:“真进不去,他这片区域安保做的太强了。你有没有那人联系方式,要不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盛钰掏出手机:“这边没有网。”

    经纪人说:“电话号码呢?”

    盛钰沉默了下,说:“我不知道他的号码。”

    经纪人说:“你真行。”

    嘴上这样奚落,行动上还是暴露了经纪人刀子嘴豆腐心的实质。他又钻回车里,举着手机翻通讯录,想着看看有没有熟人住在这边。

    这过程中盛钰一言不发,一直看向窗外。

    因为本职工作的缘故, 他经常与记者打交道,也有很多次被记者堵在各种地方。所以眼前的情形还是蛮熟悉的。这些人熙熙攘攘的聚集在一处, 所关心的问题无非就是傲慢鬼王的身份, 即便傅里邺受了重伤,他们也只想知道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人是死是活,与他们无关。

    但盛钰不一样,他很着急。

    脑子里好像想了很多事, 将进入二十一层楼之后的一切走马观花过了一遍。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 有记忆点的却只有捅出的那一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经纪人还没能联系上熟人,前方记者忽然一哄而散。

    为首的黑色车辆优先闯出别墅区,大雨倾泻下看不清车标,只能看见那量车后面有许多车辆紧紧跟随。它们围绕成一个圈,将中间的车包围,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已经开出了几百米。

    经纪人抬头,惊讶道:“诶,那里面有辆车我认识。二十一层楼不是导致咱们新剧无限期延期嘛,好多投资商都撤资了,公司差点以为这个项目要黄,谁知道两个星期前忽然有大佬来公司签合同,说要加资,愣是把这个影视项目给重新救起来了。当时大佬开的就是那辆车。”

    盛钰身子都快探出窗外了,也没能看清车牌号。

    经纪人继续说:“也没说为什么要加资,总不能是觉得这个片子必火,稳赚不赔吧。”

    盛钰说:“跟上。”

    经纪人茫然:“啊?”

    盛钰重申:“跟上那些车!”

    见到盛钰急匆匆的表情,经纪人便没有出声问太多,当即调转方向盘跟了上去。中间误差也就两分钟左右,后方的媒体直播车与记者们很快就追了上来,把经纪人给吓了一跳。

    “他们认出我们来了?”

    盛钰说:“不是,他们也在追那些车。”

    经纪人沉默了几秒钟,忽然大惊道:“你对象到底是谁啊!不是,我现在特别茫然,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媒体都在蹲你对象吗?你对象不是素人?不对啊,住这么好的地方,身份地位肯定不低,脑子正常的就不会来娱乐圈遭罪。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这些媒体都是来蹲……”

    盛钰打断:“蹲傅里邺的。”

    经纪人说:“对对,就是那个二十一层楼第一人。有钱有颜值有家产还有实力,果然优秀的人在哪里都能混的开,后面不止有媒体,估计还有不少其他家族产业派来打听消息的。也不知道这位公子哥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结婚,连绯闻都没。”

    “……”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长。

    经纪人后知后觉的扭头,满眼满脸全身都写满了‘震惊’二字,几乎是不可置信的骂了句脏话,“是我想的那样吗??你他娘的这是要捅破天吧?!我靠,你直接退圈吧,不要努力了!”

    盛钰凉凉开口:“开车看前面。”

    于是经纪人就不说话了,头也不回。只是时不时的还透过后视镜向盛钰投向敬佩的眼神。

    和来路一模一样的行为,他脸上的表情却截然不同。

    来时觉得自家小白菜被人家的猪给拱了。

    返回时,又觉得,明明是人家无数资源与心血培养出的人才,被自家的大白菜给坑了呀!

    城市街道已经拥堵的不成样子,主要交通干道上几乎是水泄不通。

    有些人甚至已经下车,在拥堵的车流中行走,哭着找在场车辆的人借绷带和退烧药。

    傅里邺好像也知道这一点,他所在的车辆没有往交通主干道上开,而是抄小路走。他的目标地好像也不是医院,而是朝着不知哪儿前去。

    他周围绕着一圈车,再加上盛钰所乘坐的车,还有无数记者们跟车。一行人就像是礼队前行一样,引来了无数人的茫然侧目。

    最后车又开回了盛钰家附近。

    经纪人停车,看着前方几百米处的一家私人诊所,道:“他是认真的吗?”

    盛钰也有些无奈,扶额说:“也许是医院人满为患,只能找这种私人诊所了吧。”

    经纪人窒息说:“开三个小时的车跑到这里来,不是说被捅了一下吗?”

    “他车上应该有医生,十有八/九伤口已经处理了。”

    这个时候盛钰也恢复冷静了,眯眼看向窗外。虽说是私人诊所,但自己所住本身也是地价颇高的区域,能在这边开一家私人诊所,背地里应该是有背景的。看见那家诊所从院长到护士全部出来迎接,盛钰更加肯定。

    “这个诊所可能就是他家族产业之一。”

    经纪人看向连绵半个商业区的私人诊所,目光逐渐痴呆。

    他愣愣道:“那我们要进去吗?”

    盛钰说:“不用,走吧。”

    经纪人说:“来都来了,你手上还有伤,正好进去重新包扎一下。”

    盛钰说:“进去一趟说不定就是几十万块。媒体拍到了我,对他也不好。本来就已经处在风口浪尖,再加一个和我有关的绯闻,他得麻烦死。”

    经纪人毫不犹豫:“那我们还是走吧。”

    正要调转车头,有一撑伞男童从远方极速跑近,‘邦邦邦’的用力敲打车窗。经纪人将盛钰按到座位之下,打开车窗说:“怎么了?”

    那男童解开外套,从怀里掏出一大束黄玫瑰,稚声稚气说:“花!”

    经纪人说:“我不买花。”

    男童鄙视道:“又不是给你的。”

    经纪人:“啥?”

    “有个大哥哥叫我把花送给后座的小哥哥。”说着,男童好奇的往后座看了一眼,只能看见一双露在口罩之上的清亮双眸,男童眼睛一亮,语调也拔高:“大哥哥叫你别下来了,要是被拍到,指不定能传出你重伤濒死,明天下葬。”

    盛钰被逗笑了,伸手接过花,说:“是哪个大哥哥叫你送花的呀?”

    男童抬手一指,说:“车上的帅气大哥哥,就是胸口上全是血,可吓人啦。”

    盛钰说:“他怎么样?”

    男童说:“车上的医生叔叔说死不了。”

    交谈之时,经纪人也反应过来了,怀疑说:“重伤濒死明天下葬,你确定他是真的喜欢你?而且为啥送黄玫瑰,送红玫瑰不好吗?”

    盛钰还没来得及讲话,男童就一脸鄙视看向经纪人:“肤浅啊,叔叔你真的是太肤浅了!”

    他开口说:“黄玫瑰代表至死不渝的热情与真爱,还有深深的歉意。我卖花好多年,人人都送红玫瑰,一看就是在敷衍。”

    男童年纪不大,张口闭口就是‘我卖花好多年’,脸上的稚嫩与话语的正经形成一种反差,叫人啼笑皆非。

    经纪人被怼的哑口无言,又被这种奇特的秀恩爱方式扑了满脸的狗粮。最后他转头看向盛钰,说:“他为什么要向你道歉啊?”

    “……”盛钰沉默了几秒钟。

    手中的黄玫瑰娇艳欲滴,在漆黑的车内呈现出唯一的饱和色亮度。也许是外面刚刚下了一场大雨的缘故,花瓣上停留了不少圆溜溜的水滴,轻轻一动,就湿了满手的水渍。

    这种与刺下那一剑以后,满手鲜血的感觉一模一样,闭上眼睛好像就重回了那一刻。

    经纪人问的问题也是盛钰疑惑的。

    傅里邺为什么要道歉,他根本不需要向自己道歉。甚至他才是需要被道歉的那一个。

    从始至终,纠结于恶诅匕首的只有自己,中间很多次都将两人的感情联系在匕首之上。这是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是对傅里邺的不尊重。

    想了想,盛钰问:“有没有星辰花?”

    男童眼睛一亮,一方面是又来生意了,另一方面是惊喜:“小哥哥也是个懂行的人!”

    说着,他又鄙视的看了经纪人一眼,把经纪人看的一脸茫然,又不知道啥意思。

    盛钰买了一大捧,戳了戳经纪人的背:“快给钱,从我工资扣。”

    经纪人一脸麻木:“没带现金。”

    小男孩掏出二维码小卡,眼神锃亮说:“没事,我这里支持二维码付款。”

    经纪人:“……”

    给完钱以后,小男孩又忍不住伸头看了眼盛钰,说:“感觉小哥哥有点眼熟。”这句话把经纪人说的毛骨悚然,连忙把他的头推出窗户,说:“快走,别瞎看,小心老虎吃掉你的眼睛!”

    “多大的人了还吓唬小孩,老不正经。”小男孩‘哧’了一声,转头看向盛钰的时候又是满脸欢喜,脸上的笑容被诊所外墙的霓虹灯照的十分暖心,他笑说:“大哥哥和小哥哥要幸福呀。”

    说完像是怕经纪人骂,一溜烟跑了。

    经纪人纠结几秒钟,最终还是开口询问:“星辰花是个啥,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盛钰说:“星辰花语,永不变心。”

    经纪人被塞了满嘴狗粮:“…………”

    妈的!他到底为什么要开口问?!!

    这个冷酷无情,愚蠢的粉红色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