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21章 伞下亡魂(三十六)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巨大的冲击力让地面摇晃不止, 无数废石被掀到半空之中,还不等地下城恢复平静, 就又坠落回地面,砸向地上的人群。众人惊慌失措的躲避石块,却发现脚步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就好像有推力在迫使着他们往前走。

    地上阵法图腾一遭毁坏,黑魂们就极其痛苦的嘶吼出声,身体化为黑色粉末消散在空中。这些黑色粉末导致地下城昏蒙蒙一片,即便如此,也能清晰的看见遗灵们被推往往生池。

    “快爬楼!”

    不知是谁喊出了这样一句,玩家们很快就反应过来, 一个接一个的从甬道深处冒头。他们庆幸刚刚自己没有走太远。刚穿过桥梁,一股推力促使他们几乎是飞到了楼梯下端,用不着爬楼,他们几乎是滚上楼梯,又滚进楼梯后的黑洞。

    盛钰离得楼梯更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 他和傅里邺都已经被掀上楼梯。

    周遭是一片混乱。

    他刚稳住身形, 就感觉有人紧紧抓住他的手,将他带到了楼梯最上端。

    抬眸一看, 这个人是傅里邺。

    盛钰喊道:“我不会和你分手的!”

    巨石打在地下城岩壁上, 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声。这句话他自己都听不清, 更别提其他人。

    傅里邺微微偏头, 似乎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盛钰正要再说话,就感觉楼梯下端的风力再次拔高,他被人拥在怀中, 齐齐翻入黑洞。

    意识陷入黑暗之前的最后一秒钟, 还能听见唐豆子宛如回光返照一般, 撕心裂肺大吼出声。

    “娘亲!!!”

    应该是隐娘也被送进了往生池。

    紧接着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再次醒过来,是在家中卧室。

    进入游戏前没有开灯,现在已经是深夜,屋子里黑乎乎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屋外时不时响起低声哀嚎。

    盛钰爬起来,懊恼的将被子掀起。

    ——那句话傅里邺没有听到。

    等屋外的哀嚎声逐渐变大,隐隐约约都压过窗外的细雨滴滴答答声时,盛钰才勉强摒弃掉懊恼的情绪,赶忙站起身往外走。

    一打开房门,就看见经纪人躺在沙发上,手上还拿着个毛巾,一直捂着头。

    盛钰无奈说:“你该不会是出游戏的时候滚下沙发,把头给磕到了吧?”

    经纪人瞥他一眼,抖着嘴唇将毛巾拿下。

    “你看我这是磕到的伤痕吗?”

    盛钰一看,惊道:“刀伤?”

    经纪人点头,这个时候一点儿开玩笑的心思也没有了,直道:“我在铜领域遇见了对家,那个副本鬼怪一直保护玩家,神明数量稀少,安全性还蛮高。只是我和那人结梁子太大了,副本里他一直害我,当然我也害回去了。头上的刀伤和他打架的时候,他给划出来的。”

    要论起娱乐圈中经纪人的对家,那数个三天三夜都数不完。盛钰疑惑:“哪个对家?”

    经纪人说了个名字,盛钰茫然几秒钟,表示不知,最后经纪人说:“徐茶的经纪人。”

    于是盛钰就知道了。

    徐茶是歌手之中的王者,和他这个本质为演员的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冲突,两人关系一般,甚至都算不上点头之交。但徐茶的经纪人和他结的梁子就大了,毕竟身为经纪人,手底下不止徐茶这一个艺人,他手中还有女明星松芙。

    几年前,松芙只是个娱乐圈二三线女明星。某次颁奖典礼结束以后,她的助理跨越了几十间休息室,专门找到盛钰这一间,说松芙换下礼服后,发现替换常服被人剪破。希望能找盛钰的助理借一件女士外套,助理秉着娱乐圈内尽量少结恶的理念,将自己的外套借给了松芙。

    第二天,热搜上铺天盖地的营销号发布消息,猜测盛钰和松芙在谈地下恋爱。有记者拍到松芙出入盛钰家中楼层,并身着盛钰助理的外套,疑似已在盛钰家中过夜。

    这之间的逻辑让盛钰听的一脸懵,他迅速反应过来,自己在不知道的时候被人给坑了。经纪人火速开掉助理,又准备了几十种处理方式,律师函都差点发出去时,松芙自己站了出来。

    她讲明当天是去那栋楼层找编剧聊剧本,衣服是自己‘不懂事的助理’和盛钰助理借的,同盛钰本人没什么关系。

    解释归解释,还顺便宣传了一下她的新剧。

    有了这个东风,自此松芙一炮而红。不仅如此,她还被人夸是直性子,赏罚严明,个性刚直。就连有些闹不清楚情况的粉丝都纷纷去松芙微博底下感谢,说谢谢姐姐及时解释。

    这个套下的成熟又让人措手不及,事后还不能多说什么,绕是经纪人这么身经百战的人,在当时都懵神许久,最后无奈吃下这个哑巴亏。

    “这事你别太发善心,把人想的太好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巧合,她就刚刚好借了那件衣服,当天晚上还跨越半个城市,跑到你所在的楼层?然后第二天所有和她公司通过气的营销号不约而同发通告,让绯闻上热搜?”

    当时经纪人是这样说的:“这群人就是吃定咱们会咽下这个哑巴亏。反正热度都被蹭了,他们自己也先一步做出了石锤解释,咱们再去多说,倒显得咱们阴谋论,说不定人家背地里还说咱要谢谢他们,拖他们的福气免费上了次热搜。”

    这些话盛钰一直记到了现在,足以见得当时那个哑巴亏,他吃的有多憋屈。

    脑中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经纪人忽然握住盛钰的手腕,惊讶道:“你手怎么回事?”

    盛钰低头一看,也有些惊讶。

    左手掌心有一道长又深的划痕,此时还在源源不断往外渗血。因为痛觉从醒来的时候就一直在,导致他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处理了手上的伤势与经纪人头上的划痕后,两人沉默对视,都从对方眼睛里看见了一丝震惊到极致的寂静,他们都意识到一件恐怖的事。

    副本里所受的伤……被带到了现实世界!

    盛钰腿软的坐到沙发上,说:“完了。”

    经纪人说:“怎么了?”

    盛钰说:“我在游戏快要结束的时候,捅了别人一剑,还捅到了心脏附近。”

    经纪人一懵:“你先别急。”

    嘴上这样说,他自己比盛钰还要急。

    捅了一剑,还捅到心脏上!这伤势要是被带到现实世界,那人还有命活吗?!

    经纪人深吸一口气,说:“你和那人在争斗过程中,失手捅的吗?可以报个正当防卫。”

    盛钰说:“不是。”

    经纪人脸色一白,不过很快盛钰就继续说:“他握着我的手,攥住剑捅的。”

    这句话所涵盖的信息量过大,经纪人反应了好一会,见盛钰面色苍白好像随时会晕倒,决定先搁置下这事儿,“进副本前你说可能要谈恋爱了,估摸着表个心意这事差不多就能成。”

    顿了顿,他好奇问:“成了吗?”

    不问还好,问了这个问题,盛钰的脸色已经不是苍白,而是惨白:“我捅的就是他啊!”

    “……”

    经纪人:“啥??!”

    沉默良久,他又‘靠’了一声。

    这下子,信息量好像变得更大了。

    盛钰起身穿外套:“我去看看他。”

    经纪人一下子站起来,说:“不行。”

    盛钰转身:“我要去。”

    经纪人说:“你想想你的身份。要是被人拍到你这个时候出去,网上还不知道怎么编排。”

    盛钰说:“哥,你说过的,你关心我的事业,但更希望我在生活上有不同的发展。我的人生并不是只有娱乐圈,我迟早要退圈。”

    经纪人捂脸说:“你别叫我哥,一叫准没好事。这话我的确说过,但你不能现在退圈啊。”

    盛钰刚要开口说话,窗外雨声忽然增大,其中还夹杂着细微的雷鸣。他熟练的掏出耳机戴上,播放音乐,又继续往外走。

    经纪人扯住盛钰,取下一只耳机。

    “外面在打雷!你戴耳机怎么开车?!”

    盛钰说:“做出租车过去。”

    经纪人简直不相信这话是盛钰说出口的,沉默几秒钟,他也明白盛钰现在是真的急了:“算了吧,你坐什么出租,这不是等着人拍你嘛。坐我的车,我带你过去。”

    说着,他跟个老妈子一样靠近盛钰,给他戴口罩,戴围巾,最后戴帽子。一边整理着装还一边心酸的抹眼泪,盛钰无语道:“你哭什么?”

    经纪人骂道:“我不能感性一下吗?我带你的时候你还没我肩膀高,现在已经比我高一个头了。之前总担心你找不到对象,担心你没有人陪,还担心你孤独。现在你终于有了喜欢的人,我他/妈就跟嫁女儿一样,这水一泼就没了!”

    盛钰严肃修正:“是嫁儿子。”

    经纪人怒骂:“滚!”

    两人一起滚到了车上,市内街道已经堵的水泄不通,大多数都是自驾前往医院的人。这些人都是在副本内受了伤,并且伤势没有痊愈的。盛钰调出导航放在一边,就戴着耳机开始发呆。

    车外电闪雷鸣,经纪人的心情也是电闪雷鸣。

    他数次从后视镜看盛钰的脸,瞅着对方戴耳机听不见,经纪人就放出声音骂骂咧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头猪拱了我家的白菜。白菜养这么大我容易吗,工作的时候好吃好喝的供着,不工作的时候,让关灯就关灯,让拉窗帘就拉窗帘,让跑腿我就去跑腿,养这么多年……”

    盛钰说:“我听得见。”

    经纪人一下子噤声,悻悻然道:“外面打雷,你不是戴了耳机吗?”

    盛钰说:“你骂的声音都能盖过雷声和音乐了。我全部都听见了。”

    经纪人:“……他被捅了一剑,会死吗?”

    盛钰坚定说:“不可能。”

    “那他有钱吗?”

    “有。”

    “长的帅吗?”

    “帅。”

    “足够疼爱你吗?”

    “足够。”

    “你也喜欢他?”

    “嗯。”

    经纪人顿了下,更加坚定说:“你这不是被猪拱了,是被小妖精迷惑了神智。以前也有不少这样的人追你,也没见你动过心。”

    盛钰说:“有些东西一万年以前就已经注定,时间都割裂不了的命中注定。”

    经纪人没听懂,还是摇头说:“我看你就是被小妖精迷惑了心智。”

    盛钰耸肩,没有再说话。

    跟着导航一路前行,越临近目的地,附近街道景区就越繁华,随便一栋别墅都占地颇广。一开始经纪人还不知道盛钰口中的‘有钱’是什么概念,他以为只是有几栋房子,亦或者有几处产业这样的‘普通有钱’,等开到这一片区域,见盛钰还是没有出声,经纪人越来越心惊。

    再往前开,那片别墅区光用钱,是买不到的。住在这里的人,几乎就象征着身份与地位的双重认可,不能单单用‘有钱’两个字衡量。

    等开到别墅区门口,前方一百米处围拢了许多记者车,还有媒体直播车。

    经纪人愣愣转头:“我觉得之前说的没错,猪拱了白菜,小妖精迷惑了人的神智。”

    盛钰挑眉:“什么意思?”

    经纪人感叹道:“不过这个主体要换一下,现在我觉得你是那只拱了白菜的猪,你才是那个迷惑了巨佬神智的小妖精啊!”

    夜色掩盖之下,盛钰额头已经跳出青筋来,经纪人却看不见,他还在作死的忧心忡忡:“我最后问个问题,他年龄大吗?该不会都能当你爸了吧?你们是忘年恋?”

    盛钰梗道:“我和他差不多大。”

    经纪人报以佩服的视线,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我也想找个富婆包/养!”

    盛钰懒得理他,矮下身子从车窗看向那辆媒体直播车。

    这些记者应该都是来堵傅里邺的,准确来说应该都是来堵傲慢鬼王。

    翁不顺在副本里有提过傅里邺的身份,现在网络时代信息传播迅速,想来应该有不少人已经知道傅里邺原罪为傲慢。

    绝对不能让记者看见他在这里,要不然一万张嘴巴都解释不清。但傅里邺现在情况很危险,要是他身边没有人的话,就完蛋了。

    盛钰狠狠咬牙,没有犹豫太久。

    人命重要,人命才是最重要的。

    何况这还是傅里邺的命,这是重中之重。

    不管了,下车!

    盛钰压低帽檐,拉高黑色口罩,打开车门的时候,外头一片电闪雷鸣。

    这种声音连耳机里的音乐都压不过去,他索性直接摘掉耳机,腿软的在大雨中行走。

    当有足够的信念支撑时,往常避之唯恐不及的雷电仿若无物,无法牵动起任何波澜。

    这个信念无时不刻的督促盛钰:

    ——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