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20章 伞下亡魂(三十五)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那剑看起来光华耀眼, 表面像是被罩上了一层微光,老远的就能看见剑芒寒气。这种耀眼甚至要超越地面上的法阵,隐隐约约有一种要与黑魂们争芒夺势之感。

    盛钰以自己的鲜血填满玫瑰武器的最后一丝血线,化玫瑰为利刃。待做完了这一步, 他咬咬牙, 掩下左手上一片鲜血淋漓。

    上前几步, 黑魂们就后退几步。

    一直快要退到鬼怪们的身前, 他们才颤颤巍巍停住脚步,胆怯的看着盛钰手中的剑。

    盛钰却迟迟没有动作。黑魂们不记打,很快就又往前靠近,虎视眈眈看着盛钰。

    傅里邺垂下审判日,“怎么了?”

    “只有九十多万。”盛钰拿着手中的罗盘,脸色实在算不上好看:“唐豆子给的这个罗盘能检测魂力, 他说地上这阵法是远古大阵, 魂力至少得达到百万,才能摧毁法阵。但我只有九十万。”

    说着, 他回头看了眼楼梯。

    这一次副本阶梯存留时长非常短暂,印象中最下一层阶梯临接地面好像还没几分钟, 就又迫不及待的土崩瓦解, 与地面悬空。

    现在,楼梯低端距离地面已有两米。

    楼梯快要消失,遗灵却还没有送去往生。想要将后者送走,那就必须先解决面前的黑魂, 使得任务从‘中止’状态转变, 继续进行。

    只是……这剑的攻击力竟然还是不够。

    盛钰咬牙举刃, 剑指黑魂。

    场上陷入了一种绝对的静止状态, 黑魂、玩家、鬼怪神明全都是一动不动, 他们连声音都不发出,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像是都在不约而同的等一件事——等待盛钰挥下手中的剑。

    唯一所剩声响,就是遗灵们的啜泣声。

    是的,啜泣声。

    他们一改麻木不堪的僵硬模样,各个眼眶通红,视线看向自己的亲人爱人。虽还是口不能言,但到底还是恢复了一部分的神智。

    其中就有隐娘。

    唐豆子可能比隐娘哭的还要惨,身旁的红裙身影蹲下来,替他掩住腹部血肉模糊的伤口。这只是一个极度微小的动作,对于唐豆子来说,这个动作的力度却不次于黑魂掏向他副本的那一击。只不过一个是身痛,一个是心痛罢了。

    各种错综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内心,最后呈现在眼眸中的,只剩下了愧疚与悔意。

    他开口,说出了浑浑噩噩积压了万年的一句话:“是我不孝,害了你余生。”

    隐娘愣愣看向他,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眼眶里的泪水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接着一滴的往下落。几息之间已是泪流满面。

    唐豆子说:“我好像快死了。”

    他终于坚持不住,缓缓将脖颈向后仰,后脑勺磕在冰凉的地面上,眼神不经意间跨越了隐娘,看见了盛钰持剑的背影。

    光芒倾泻而下,给他的背影度了一层柔和的亮线。仰躺着去看,能看见他身前有无数黑魂,明明是看不清五官的,但从身形来看,这些黑魂都在害怕,都在忌惮眼前的贪婪王。

    真漂亮——他心想,盛钰活的好漂亮,而他多活了一万年,为什么只剩下满身疮痍呢。算起来,他其实也有这么威风的时刻,那时候父母还未去世,他在战场上可神气啦。

    要是打赢了,别的神明都争相来奉承他,要是打输了,父亲会帮他找回场子。还有源源不断的高阶伤药为他医治,别人都羡慕的不行。

    对了,伤药是怎么来的?

    唐豆子眼神混沌,目光明明是看着隐娘的,视线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定焦。某一时刻,他看着隐娘,忽然笑了:“那些药……是你送的?”

    隐娘目光闪动,张了张嘴,没能出声。

    唐豆子也没介意,拼着生命的最后一丝力气,哑着嗓子开口说:“寄给你的休书是祝十五仿的,信件内夹了一枚相思子,那是你给我的那枚。最后杀你,也是一场误会,他为此痛苦了万年。爹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也只有你啊。”

    “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初不……罢了。娘亲,你此番转世,一定要寻个好家庭,不要再遇见像我一样恶毒的人。”

    语毕,唐豆子已经一丁点力气也不剩了。

    他缓缓抬手,触及到隐娘垂落的乌发,指尖仅仅是触碰了一瞬,就无力的掉下去。

    险而又险间,是盛钰拽住了那只手。

    他又把唐豆子给掐醒了。

    唐豆子:“……”

    盛钰:“……”

    唐豆子:“……干嘛。”

    盛钰看了眼隐娘,快速开口道:“你醒了?”

    隐娘没答复。他也不在意,低头又看向唐豆子,语速极快说:“罗盘检测我手中的剑有九十万魂力,这剑我只能使用一次,再使用就要重新积蓄血线。”

    唐豆子说:“所以?”

    盛钰说:“所以你有没有增幅攻击力的法阵。”

    唐豆子说:“没有。”

    盛钰说:“毁坏远古阵法所用魂力,你确定必须要达到百万?”

    唐豆子咳了声,说:“确定以及肯定,不是百万,是要达到百万以上。”

    盛钰:“……”

    楼梯最低端距离地面已有五米,从往生池方向看过去,已经是无法攀登上的距离。除非玩家们搭建人梯,一个踩一个上去。然而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允许,中间有这么多的黑魂拦路,不仅鬼王碍于遗灵走不了,玩家碍于黑魂也走不掉。

    纠结之时,前方传来低声呼唤。

    盛钰只来得及和唐豆子说了声‘坚持住’,就起身跑到傅里邺身边,道:“怎么了?”

    傅里邺微微偏头:“来攻击我。”

    盛钰一愣:“啊?”

    傅里邺抬臂点了点自己的胸膛,也就是扎着匕首的地方。他重申:“朝着这儿攻击。”

    盛钰眼眸一转,立即反应过来:“你是想卸掉匕首,好让自己的实力恢复?”不等傅里邺回答,他就颇不认同说:“那我直接拔就可以了。”

    说着,他就要动手。

    这一次傅里邺总算没有顾左右而言他,就这么冷静的站在原地,眼神复杂的看着盛钰,眸中仿佛堆积了万年的风雪。

    尝试施力,匕首未动。

    又尝试,匕首还是一动不动。

    盛钰惊道:“怎么回事?”

    傅里邺敛下眼睫,说:“果然。”

    盛钰不解其意,疑惑说:“你早就知道我拔不出来?为什么会这样?”

    傅里邺说:“因为我不愿。”

    “……”盛钰哑然。

    虽然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会不愿意,但他知道傅里邺做一件事,必然有他自己的理由。盛钰也不想强行多问,想了想,他开口说:“你怎样才能心甘情愿?”

    “永远不会心甘情愿。”

    说完,傅里邺忽然抬眸,说:“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强行取匕首。”

    顺着他的视线,盛钰看向手中的剑。

    指尖像是忽然卸力一般,甚至都有些拿不稳手中的剑。他是想解决匕首这个难题,但他不想以这种方式来解决匕首啊!

    两人交谈之时,外人并不能听见他们的声音,只能从远方看见他们的动作。

    当傅里邺紧握盛钰的手臂,迫使后者抬剑指向他心脏方向时,无数惊呼声响起。

    盛冬离下意识要上前,左子橙一把拉住了他,茫然说:“你疯了?中间有这么多黑魂,你一个人跑过去,到时候骨头渣子都不剩。”

    “你没看见我哥很抗拒吗?”

    “剑尖又不是指向盛钰的,他就算抗拒,那剑也伤不了他,你在这瞎担心什么。”

    “可是我哥很抗拒啊。”

    “他还抗拒你呢,难不成你收拾收拾就要原地去世啊。别担心了,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我们如果去干涉,那不叫朋友帮忙,叫外人插手。”

    盛冬离思考几秒,最终还是停下步伐。

    还有玩家惊讶道:“那人是傅里邺吧?二十一层楼第一人,我绝对不会认错!”

    待看见傅里邺左手握住剑身,牵引着盛钰将剑刺入自己的胸膛,众人心中的惊讶很快就转化为惊悚,茫然道:“他们在干什么?”

    盛钰不知道其他人看见这种情形会作何感想,反正他现在无法保持镇定。

    眼睁睁的看着剑尖逐渐漫入傅里邺的胸膛,直直插在匕首之上,又微微撬开匕首,导致更多的鲜血流淌而出。他下意识的松开手,免得剑身没入更多。意志纷乱之时,身前人又牵着他的右手,将他拽到匕首之前,距离也就几厘米。

    “你……你这是干什么!”

    盛钰呵斥一句,心慌意乱的去堵他的伤口。

    傅里邺认真专注的看着他的脸,忽然卸力,直直往地上栽倒。好险的被盛钰搂在怀中,半跪在地面之上,这种时候他竟然还能笑的出来:“原本想着靠蛮力取不出来,还能再拖延一阵时日,至少能晚点让你知道。现在看来,没有蛮力取不出来的东西,包括恶诅匕首。”

    盛钰听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取出匕首你就不会鬼王失格了,这样不是更好吗?”

    说完这句话,一种恐怖的危机感从脚底一直蔓延到背部,最后掀上头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盛钰觉得自己整个人在发抖。

    他可能忽略了什么事情,要不然傅里邺不可能会这样异常,这样抗拒取出匕首。

    盛钰想问,傅里邺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右手被紧紧攥住,皮肤接触的地方有鲜血的滑腻感,还有一股让人心中发慌的潮湿感。傅里邺握住盛钰的手,就着他的手再握上匕首,以一种不容抗拒的姿态,缓缓将那匕首抽出。

    鲜血潺潺流出,溅到了盛钰的脸上。

    等匕首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玫瑰武器所幻化出的剑也重新变回玫瑰,掉落在傅里邺的身下。

    半指手套已经被尖利的剑身滑破,稍有动作就掉落在血泊当中。他捻起玫瑰,轻轻放置到盛钰的手中。后者愣愣的接住玫瑰,视线却一直跟随着他的手掌,半分不挪移。

    准确来说,是他手掌心的那张傲慢王卡牌。

    ——这张卡牌,已经全黑。

    直到傅里邺起身,挽弓,盛钰才回过神来。

    全黑代表着什么?

    廖以玫的惨痛先例已经摆在眼前,卡牌全黑,就等同于鬼王失格。

    怎么会这样?!

    恶诅匕首让傲慢臣服,这违背了铁石心肠技能的本意。取掉匕首,再也没有东西能和铁石心肠技能相抗衡,无论是从什么角度来分析,傅里邺的身体状况只会更好,不会更差。

    除非……除非让傅里邺鬼王失格的事物,根本就不是匕首。

    那会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盛钰猛的抬眸,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正在他的脑海中成型。

    错了,他之前全想错了!

    从一开始,盛钰就将他和傅里邺之间的情感纽带绑定在恶诅匕首之上,他从来没有思考过,也许傅里邺喜欢他,与这柄匕首完全无关。

    喜欢他这种情绪,本身就违背了傲慢王的本性——这才是鬼王失格的真正缘由!

    盛钰站起身,一时之间也弄不清自己现在是怎样的情绪。愧疚与爱意交织之下,他缓缓开口:“你不想让我取出匕首,是因为不想让我知道,这并不是你鬼王失格的真正理由。”

    傅里邺身形微滞,将审判日弓弦拉到最满。

    他好像根本没有听见盛钰的话,毫无反应,只不过手臂隐隐约约迸出青筋,彰显着他并不是如同表面上看起来这番平静。

    盛钰说:“所以在我第一次提出拔出匕首的时候,你沉默了很久,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你决定瞒下这件事,对不对?”

    ——与其说是在思考要不要隐瞒,更不如说是在思考,在生命和盛钰之间,他选择哪一个。

    最终他选择了盛钰。

    傅里邺眼眸微闪,并未回答。

    只有审判日的弓弦在发出细微的嗡鸣,好像死线之前不甘的哀声般。

    盛钰心中悲切,语调也不再平静,整个人的身形控制不住的摇摇欲坠。

    有匕首在,就会有盼头,他就能一边和傅里邺在一起,一边商议如何解决匕首,好让这张傲慢卡牌不失格。现在一切都被推翻了,事情的起源根本就不在匕首,而是在他们自身。

    盛钰终于明白傅里邺为何那么抗拒,换做了他,他也会十分抵触,万分抗拒:

    “你怕我因为这件事,选择与你分手。”

    “……”

    弓已拉满,蓄势待发。

    黑魂们这一次终于察觉到十足的威胁,立即转身,朝着玩家的方向疯狂逃窜而去。见这群妖魔怪物蜂拥而至,玩家们瞬间慌乱,一下子从‘盛钰刺了傅里邺一剑’的震惊中抽身,下意识往桥梁方向跑,很快没入甬道。

    再探头时,只看见一箭破天光。

    ‘砰’的一声闷响,唐豆子所给罗盘掉落在地,指针颤动嗡鸣不止,唰的一下子向右掠去,到了百万的数值还不满足,直接戳破了指针外壁。

    这一击,所携魂能绝对超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