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19章 伞下亡魂(三十四)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恶诅匕首还是一如从前, 稳稳的扎在傅里邺的胸膛之上,衣物附近渗出不少鲜血。

    盛钰愣愣抬手,去触碰那匕首。指尖刚碰到匕首柄,卡牌就是微微一热。偏头去看, 武器一栏恶诅匕首后面带有的‘已使用’字样正微微波动。

    “你……”

    盛钰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视线对视, 他读不懂傅里邺眼眸里的情绪, 只是觉着那视线看起来比以往要复杂, 似乎夹杂着难以窥见的不舍与不甘。为什么不舍?又为什么不甘?这些都是盛钰所读不懂的。

    他只剩下一个念头:阴差阳错, 恶诅匕首竟然也出现了, 这是一个机会!

    盛钰当即伸手,咬牙说:“你忍一忍。”

    手掌附到匕首柄上时,他却罕见的有些迟疑。就像末日方舟副本他被巨石卡上大腿之时,伤口处鲜血淋漓,只是稍稍碰一下就如同剜心般疼痛,当时盛冬离不敢取出巨石,于是他推开盛冬离,准备自己来。等自己真要下手之时,又开始发怯, 浑身上下突然开始冒汗。

    巨石是巨石, 匕首是匕首,甚至这两件东西扎在不同的人身上,盛钰的心境却是一样。

    忐忑、并且不安。

    取下匕首会怎样?

    就和当初约定好的一般,直接取下匕首, 傅里邺就可以再也不用受到匕首的困扰,自己也可以不用行事之前顾念匕首, 总是去怀疑傅里邺一颗赤诚到不能再赤诚的真心。

    这恶诅匕首, 应该要被取下。

    “我现在替你拔出匕首, 不过我们先后退一些距离,好让盛冬离为你治疗。”

    盛钰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犹豫的时间不过一两秒钟,这几秒钟时间却足够发生太多的转折。傅里邺说:“不用。”

    黑魂在附近张狂,他们不敢靠近傅里邺,对于盛钰同样也无计可施。两人站在地下城中心,就好像实足的两个异类,与周围格格不入。

    盛钰说:“不用什么?”

    傅里邺说:“不用取出匕首。”

    盛钰眼现急色:“为什么,这对于你我来说不都是一件好事么?取了匕首,你的身体情况也会好转,铁石心肠技能与匕首相冲,技能总不可能去掉,那就只能去匕首了。而且你以后就可以正视自己的心,不用再被匕首影响,做出违心的事。这样不好吗?”

    “不好。”

    傅里邺缓缓垂眸,忽然偏头:“我从来没有被匕首影响过内心,做出的事也从来不是违心之时。我想对你好,这些都是发自内心。”

    绕是盛钰,也有点承受不住这种突如其来的直球告白,特别是周遭的环境实在是不堪入目。抬眼看过去皆是一片形容恐怖的黑魂,一个两个全在虎视眈眈,时不时还鬼哭狼嚎几声。

    这种情况不仅不适合告白,还不适合讲话。

    眼见着两人在中间行进速度暂缓,左子橙在后方着急喊道:“你们怎么还聊起来了?!”

    众玩家与鬼怪也同左子橙一样焦急,身体在抵御黑魂,艰难逃脱,视线却牢牢盯着两人的背影,又是紧张又是担忧。

    傅里邺现在身上还插着匕首,没准刚刚这些话都是他被匕首蒙蔽内心后才说出口的。盛钰心里有这个怀疑,同一个道理,身处传/销组织的人被洗脑,他自己是不知道的,他只会认为自己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康庄大道,这匕首功效,与传/销没有两样。

    既然如此,一昧否定只会起反作用。

    盛钰不得不软下声音,用接近于哄的语调道:“好,好,我知道你的意思。咱们不提这一点,单论你的身体状况,你现在敢不敢将军事半指手套脱下来,给我看看你的手掌卡牌?”

    傅里邺:“……”

    技能的存在需要傲慢王恪守本心,不对任何人臣服。匕首却强制性的让傅里邺对盛钰臣服,这两者之间是存在绝对冲突的。

    “不敢是吧。咱们就这一点来说,去掉匕首,你的身体状况才能好转。我不想看着你鬼王失格,逐渐死去。一想到这也许是我导致的,我只会更恐慌,你……难道不愿意陪我更久吗?”

    这个提议盛钰说的轻缓,练了十几年的表演台词功底,竟然在这个时候展现的淋漓尽致。随便换一个人,可能早已经缴械投降,顺着他的话去做任何事,但傅里邺显然不是这群人之一。

    他略略抬眸,伸掌摸了摸盛钰的头,有些好笑说:“哪学的口才,差点被你说动心。”

    盛钰赶紧趁热打铁:“初一不如十五,十五不如现在,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既然已经动心了,赶快开始实践,我这就帮你拔匕首。”

    说着,他就相应的有了动作。谁知道傅里邺忽然错开半步,随手打向盛钰的侧边,那里有一只蓄势待发的黑魂,早早盯上了盛钰,却苦于防护罩无法靠近。后者并没有在意这个小插曲,他又要靠近匕首,却次次被傅里邺躲开。

    并且每一次还是帮他清理附近恶意满满的黑魂,出发点是好的,叫人根本找不到缘由苛责。

    一来两去,次数多了,盛钰也泄气了。

    他是真的不解:“我一直觉得我反应快,脑子灵活,以前在网上做智商测试也都能得到很高的分数,参加访谈回答益智问题,别的演员都僵硬的愣在原地,就我反应最快能回答出来。但这一次我实在是搞不懂,你为什么抗拒去掉匕首?”

    感觉到盛钰话语里的泄气,傅里邺神色有些复杂,又有些忐忑的轻轻勾起他的小拇指,几度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要出声安慰。

    还不待他开口说话,往生池那边就传来数声愤怒到极点的嘶吼声。

    方才两人虽然在交谈,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此时已经十分靠近往生池的方向。左子橙等人皆已变成他们身后一个又一个的小黑点,隐隐约约都有些难以分辨五官的位置。

    许是中间领地被两个鬼王‘入侵’,黑魂们格外狂躁,加大火力攻击玩家与遗灵。玩家们本就身处甬道之中,要想杀死玩家,就不得不先过鬼怪这一关,于是黑魂们首先攻击鬼怪。时间长了,终于有玩家忍不住从甬道中跳出,热血一下子涌现到头顶:“躲在鬼怪后面算个什么事,躲得了一时,躲的了一辈子吗?鬼怪出了事,下一个受难的就是我们,不如大家齐心协力,并肩作战!”

    审时度势,合作的提议好的不能再好。

    所以玩家这边还稍稍可以与黑魂抗衡,不至于被打的一面倒。然而驿站神明这边可就惨了,说他们惨已经是很委婉的说法,更严格一点说,那就是十分惨烈,惨到不能再惨。

    不少神明都凄然倒在血泊中,不甘心的朝着遗灵伸手。更远处,隐娘也遇见了危机。

    黑魂像是一道闪电,上一秒还在盛钰身前,下一秒钟又无限逼近隐娘。唐豆子嘶吼奋起,一连向黑魂群体甩出无数个弹丸形状的阵法,将地面炸出无数个深坑,也毁坏了部分地面图腾。

    黑魂们的行动迟迟顿了一瞬。

    小老头立即反应过来,站在黑水晶残柱上大喊:“攻击地面!毁去阵法,黑魂也会被影响!”

    话音刚落,他就被无数黑魂包围,撕咬掠夺,大睁眼睛倒在一地残垣中。

    小老头死了。

    这件事对于驿站神明们来说,是一个十分大的打击,他们愤恨却无能为力。遗灵还在自己的身后,爱人亲人尚未转世,他们就算是死,也得站着死,生命的最后一秒钟也得护住心爱的人。

    就像唐豆子,弹丸的确是拦住了部分黑魂,然而总归是有漏网之鱼的。有黑魂穿过弥漫的黑烟,扬爪击向隐娘。唐豆子目眦欲裂,当即上前几步,挡在隐娘身前,他的腹部被黑魂直接穿过,留下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

    隐娘身形一顿,忽然低头看向唐豆子。

    一直以来麻木的双眸渐渐唤醒神采,视线凝在唐豆子腹部巨大创伤之上。

    盛钰赶到的时候,唐豆子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你怎么样?”

    唐豆子嗓音像是破旧老电风扇刮着,呼哧呼哧的喘气:“我快死了。”

    盛钰抿唇:“坚持住。”

    唐豆子明明已经濒死,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出来。他看了一眼盛钰,又迟钝的移开视线,看向身前站着的隐娘,道:“不坚持啦,本来我的寿命就所剩不多,不过就是早死几十年而已。趁着我娘意识还没恢复,早早送她入轮回吧,她醒来,看见我这个样子,会哭的。”

    盛钰焦急抬眸,环视四周。

    遗灵们这次格外坚定。直接拖拽又拖不走,想要抱着他们放入往生池,手臂却直接穿过他们的身体,根本碰不到实体。

    距离盛钰一两米的地方,有一眼熟的驿站神明几乎要跪倒在遗灵面前,声泪俱下的恳求她转身,步入往生池。遗灵看着那神明,直愣愣的眼眶忽然凝聚起泪珠,无声的砸落在地。

    离别已让人悲戚,生死离别更让人动容。

    盛钰咬牙说:“只要毁掉地上的法阵,遗灵就会恢复成无知无觉的模样,安静步入往生池?”

    唐豆子眼下已一片青黑,面庞隐隐有了油尽灯枯之向,愣道:“你要做什么?”

    盛钰说:“你就说能不能。”

    唐豆子瞳孔无意识扩大,嗓音嘶哑说:“这么大的一个阵法,想要毁去,以你,甚至以傲慢王现在的实力都不可能。你明白吗,不可能。”

    “……”盛钰无声的回视。

    唐豆子终于妥协般松口:“好吧,算我服了你。只要毁去阵法,就可以送走遗灵。”说着,他动了动身体,示意盛钰从他怀中取物。

    取出来的是一个指南针形状物件,上面的表盘一一标有数字,末尾数字是百万。正疑惑之时,唐豆子拼命让自己打起精神,刚开口就控制不住呕出一口血,还未将唇边鲜血擦净,他就急忙说:“这个是我这一生最成功的作品之一。”

    顿了顿,他惨笑着改口:“没有之一。”

    他都快死了,还有什么之一不之一的。

    “做什么用的?”

    盛钰将表盘对准傅里邺的方向,他正站在遗灵前方,举弓射箭。表盘一对上他,上面的指针就宛如受到传召,猛的向右偏离,最后卡在七十万这个数字上。这时候,唐豆子也开了口。

    “表盘用来测魂力。地上法阵是远古大阵,想毁去大阵,你攻击的魂力底线至少也得百万,不然伤不了本。傲慢王似乎身有限制,这点我前几天就发现了,他的实力本不该如此。可惜了。”

    盛钰惊异的看了眼傅里邺的背影。

    也就是说傅里邺若是没匕首限制,实力只会比现在更强……明明现在已经很强了!

    肉眼可见的,傅里邺就像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护身符,有他挡着,黑魂根本无法靠近遗灵。

    就这样,还是限制后的实力??

    盛钰晃头,连忙摇掉内心深处的惊愕。

    他左看右看,最后瞅上了附近驿站神明留下的断剑。右手握住断剑,盛钰毫不犹豫的猛划向左手,掌心立即皮开肉绽惨不忍睹,血液很快顺着手臂流淌下来,在地上积起暗红色小洼。

    唐豆子被他的动作惊的又吐了口血,哀叹道:“我都快死了,临死前还要被你吓一下。”

    说着,他就要缓缓闭眼。

    这一闭,说不定日后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盛钰狠狠咬牙,愣是把唐豆子又给掐醒了,对上那双无奈又挫败的眼神,他认真说:“坚持住,至少坚持到我把隐娘送走。”

    唐豆子愣愣点头:“我尽量。”

    说完,他又是一惊:“你能送走她?”

    盛钰没有回答,而是沉静的站起身。

    暗红色的血液沿着他的手掌侧面滑落,这一次没有砸落地面混入泥土,它掉在了鲜艳欲滴的透红花瓣上,缓慢的融入花/蕊。

    在唐豆子惊异的注视下,盛钰手掌中的玫瑰花忽然以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速度迅速抽长,凝聚成一道兵不血刃的剑意寒光。乍一眼看上去,剑滑丝下,光过风匿,仿佛地下城中一直莫名而来的邪风与喧嚣声都陷入了绝对静止。

    黑魂们本扎堆冲向傅里邺,一个接着一个的送人头,看上去丝毫没有畏惧心理。

    然而见到这剑,就算意识已经完全消失,但本能还在,他们全都停住攻势,沉默几秒,最后竟不约而同的后退数米。

    “…………”

    喧嚣停止,全场静默。

    “怎么了怎么了??”

    不少玩家小心翼翼的从甬道内探头出来,好奇的朝着外边看,其中不乏有先前劝盛钰退到甬道的玩家。待见到往生池前的一幕,她们纷纷讶异捂住嘴唇,以掩饰口中几乎抑不住的惊呼。

    有人又是惊悚又是惶恐的说出了众人心□□同的那两个字:“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