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18章 伞下亡魂(三十三)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黑魂占据了整个地下城最中间的部分, 前有遗灵后有玩家,一前一后分拨攻击,对于他们来说, 这也许是一次十分豪华的午宴时间。

    遗灵齐齐顿住脚步,停滞不前。

    左子橙挤开盛冬离,冲着盛钰急促说:“你快看看手掌心的卡牌。”

    盛钰低头一看, 眼神闪过一丝惊异。

    右手掌心卡牌还是老样子, 大大的‘贪婪鬼王’四个字极其扎眼。只不过现在有更扎眼的一行字:【鬼王任务:中止状态】。

    左子橙问:“中止状态是啥子意思啊?”

    盛钰回:“不知道。”

    左子橙惊讶:“你怎么也不知道?”

    盛钰看他一眼:“我是二十一层楼的AI吗?还是技术测试员,为什么我会知道?”

    左子橙说:“你有没有什么推测?”

    前面几句话两人都有意压低声线,这句话左子橙倒是没有故意低音。于是话音刚落,附近几人视线齐刷刷的就看了过来。

    “……”

    盛钰无语几秒钟, 说:“黑魂一出现,遗灵们就停止动作。说不定就是因为黑魂的出现,才导致任务中止,建议大家思考下先解决黑魂。”

    话音刚落, 众人脸上犯愁。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地下阵法与黑水晶融合, 一个又一个的黑魂像是不要钱一般从地底冒头。刚一出现就自动分成两波, 一波朝着往生池的方向冲,那边有许多遗灵。还有一波原地调转方向, 朝着玩家们的方向冲。

    这个场面看上去极其恐怖。

    盛钰不知道遗灵那边是什么状况,反正从他这边视野来看,眼前就像是一个鱼眼镜头之下的扭曲世界, 邪肆狂风卷起一片喧嚣。

    无数黑色魂魄状不明生物疯狂涌动,原本还在百米开外的地方, 腿脚一迈, 眨眼间距离就缩进了十几米。再眨眼, 竟然已经到了眼前。

    耳畔皆是嘶吼呐喊声,还掺杂着玩家们恐慌到极点的崩溃尖叫,大家都被吓着了。

    这些时候不必要的默契总会增加。

    鬼怪、玩家还有鬼王们都一致哒哒哒后退,黑魂前进多少,众人就后退多少。有些玩家比较珍惜生命,一声不吭立即掉头,朝着甬道与暗室跑。等反应过来楼梯在另一边,他们才纠结的停下脚步,从甬道里悄悄伸头往外看。

    稍远处。

    黑魂张牙舞爪的朝着玩家方向扑去,众人吓得连忙掏出当家家伙,拼死抗衡。只是技不如人,几息之间就被打的节节败退。很快就看见黑魂踩上那玩家的身体,体型像是软骨动物一般,附着上玩家,沿着嘴巴和眼睛往里钻。

    那玩家满心绝望,几乎以为自己就要了结在这里了。危机时刻,有鬼怪扑向黑魂,两者向一旁滚去,互相撕扯狠咬。

    ——活过来了!

    玩家抖着腿站起身,急忙前去救鬼怪。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鬼怪被黑魂附着,摇摇晃晃的起身,瞳孔漆黑,五指翻飞间向附近盟友攻击。

    “不要被黑魂沾染上!”

    小老头大喊一声,瑟缩的挤到遗灵中间。他比较惜命,只敢躲在驿站神明后方。

    左子橙朝那边吼道:“这些黑魂都是什么鬼东西啊?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距离甚远,且中间还有不少嘶吼的黑魂与尖叫的玩家,就连驿站神明也骂声连连。左子橙的声音只有这边人能听到到,小老头那边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在说什么。

    左子橙一咬牙,就要加大声音。嘴巴刚张开,唐豆子就狠狠拉住小老头,语气森寒:“这些黑魂是什么,为什么我以前没有看到过?”

    小老头一急,爬到黑水晶柱残留的那一截之上,高声说:“大家注意不要碰到黑魂。这些都是万年前战役死去的神明,地下阵法是用来还原此地当时情况,一切事物都可以还原成原本的模样。只不过阵法本残缺,修补起来也没有完全修补成功,所以黑魂是没有神智的。”

    他的声音很大,但盛钰这边依旧只能断断续续听见某些词语。

    众人茫然,不过从小老头严峻的神色也可以判断出,眼前这些黑魂必定不好对付。

    盛钰被左子橙拽的连连后退好多步,盛冬离急匆匆的在人群中穿插,救治倒地伤员。傅里邺脚步横跨,稳稳的站在盛钰身前。

    几个鬼王都没有投身战斗。

    左子橙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勉强自己冷静下来,他叼着一根烟,烟的末端还在不停抖:“我觉得我是彻底戒不了烟了。现在怎么办,驿站神明撑不了多久,他们万一死光了,到时候就会轮到遗灵,咱们的任务也得搞砸……卧槽!”

    句末,他忽然语调上扬。

    顺着左子橙的视线看过去,盛钰的瞳孔同样是微缩,心中哑然。就连他也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以前楼梯出现时间长,留存时间也长。这次怎么回事,它好像就停留了几分钟?”

    盛冬离挤过来:“楼梯要消失了。”

    几人对面,那个由黑土所垒成的阶梯从下到上大约五十米,早在黑魂出现之时楼梯雏形已成。这才几分钟过去,首端的第一阶梯就已经隐约有了溃散的意思,粉末落了满地。

    左子橙僵持几秒钟,冷声说:“不要管楼梯了,现在爬楼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遗灵,楼梯消失时就是副本结束时,得在这个时间点前将遗灵送入轮回,不然我们肯定要完蛋。”

    盛钰看了眼前方。

    别说将遗灵送入轮回,他们现在连过都过不去。地下城中间拦了无数黑魂,要想靠近遗灵,必须先穿过宛如无间地狱的黑魂群体。

    这个还不是最让他头疼的。

    最难办的是……遗灵现在有危险。

    等楼梯最下端阶梯已经粉碎三阶之时,地上的诡异图腾忽然大亮,沿着那些纹路,有无数道光晕照射出来。整个地下城中部都被笼罩在一片刺眼光泽之中,这些光芒使得在场众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一瞬,就连黑魂动作也微顿。

    趁着这个难得的空档,小老头大声喊:“同一个地方不能有两个强大阵法。往生咒与唤魂咒现在相冲,注意不要走进这些光芒里。”

    有神明问:“走进去会怎么样?!”

    小老头怒骂道:“我怎么知道。让你不要进去就不要进去,瞎问什么,反正会有不好的后果。”

    众玩家面面相觑,最后无奈叹气。

    看来爬楼是不指望了,现在赶紧往甬道里跑,说不定还能苟到副本结束。

    更多的人转身,向后方快速行进。

    在场玩家有人认识盛钰这张脸,本来已经跑到了桥梁之上,纠结几秒又跑了回来,喊:“男神,不要想着爬楼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把命保住才是最重要的呀!”

    盛钰回头,勾唇笑了笑,冲她摇头。

    那姑娘见盛钰不听劝,无奈咬牙,转身逃命。逃命的时候他还在想:男神为什么要留在原地啊啊啊啊!和我们一起逃命不香吗?!要是男神出了事,外面舆论岂不是要翻天……操!

    虽然意念中很是关心盛钰,但她就是阻止不住自己瞎想,老觉得盛钰可能会出事。

    等跑到甬道,还能听见众人惴惴不安交谈。

    “为什么还有人留在原地,我的天。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吧,这个时候还想着爬楼,小老头都说了中心光芒区不能进,黑魂也不能碰。”

    “盛钰竟然也在,我感觉我要晕过去了,他为什么也在,卧槽,千万别出事呜呜呜……”

    如果要让左子橙知道玩家们窃窃私语的内容,他必定口吐芳香骂个小论文出来。

    ——难道他们就不想走么,躲到甬道里很大几率能够保住性命,正常人谁不躲?

    现在留下来的,要么就是对自身实力很有信心,要么就是不好意思让鬼怪拦在前面,说什么也要并肩作战。除了以上两种人,还有一种就是和他一样的:被迫留下,被迫作战。

    左子橙摸了摸自己烧秃半边头发的脑壳,此时此刻感觉自己是真的要头秃了。

    他扯了下盛钰的衣袖,小声说:“中间全是光,进不去。咱们总不能绕到地下城外面,再从上面开个洞到遗灵旁边吧,这么一趟下来,楼梯绝对已经消失。”

    盛钰说:“光芒区为什么进不去?”

    左子橙一愣:“小老头刚刚还说了啊,两个法阵相冲,进去指不定会有什么后果。”

    盛钰‘噢’了一声:“也不一定出事。”

    左子橙急了:“你别乱来。就算光芒不会带来影响,中间还有那么多黑魂呢,你能保证你不被黑魂碰到么?”

    盛钰说:“我能。”

    左子橙不信:“你怎么保证?”

    话音刚落,侧面有交锋间砸下一块乱石,左子橙下意识的抬起手臂要挡,就瞧见盛钰头也不回的侧迈一步,冷静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那乱石‘碰’的一声,砸上盛钰的防护罩。

    再抬头时,就看见盛钰冲他挑了挑眉,意思是:“我就说我能吧。”

    左子橙妥协了:“好吧。”

    他又说:“你到遗灵那边的时候注意些。我刚刚看见祝三十动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就,反正你记得也注意遗灵,别被反手插刀。”

    盛钰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祝三十动了?”

    左子橙正要开口说话,忽然面色一紧,急忙拍打盛钰的肩膀,叫他去看身后。

    盛钰下意识转身,同样也是一惊。

    往生池附近,光芒映照此处。

    不少驿站神明伤势惨重,蓝金色的血液都快蔓延到遗灵脚底。同一瞬间,所有遗灵忽然抬头,神色不再麻木,眼神也像是有了光彩。

    左子橙大声:“我就说我看见祝三十动了吧!你刚刚还不相信我!诶等等,遗灵们这是清醒了吗?他们怎么忽然就清醒了。”

    盛钰来不及讲话,猛的推开他,迈步向前。左子橙被推的一愣,抬眸之时明白了盛钰为何这样着急。不止盛钰急,他看了,他也急。

    这种情况下不得不感叹一声:

    傅里邺是真的闷不吭声干大事儿啊!

    在他们二人交谈之时,傅里邺已经冲到了中心光芒最强盛的区域。他整个人都沐浴在明亮刺眼的光中,四面八方都是如凶煞般的黑魂。

    黑魂像是饿了八百年的恶鬼,疯狂朝着傅里邺的方向涌动而去。然而一触碰到傅里邺的身体,那些黑魂就浑身僵硬倒在地面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一座座铁雕塑。

    脚步踏上去,铁雕塑立即碎成渣子。不消一会,阵法图腾上就堆积无数黑魂残渣。

    这是傅里邺的技能【铁石心肠】——见到这一幕,盛钰总算是放下心来。

    他撑开防护罩,在甬道内众多玩家的惊呼声中冲入黑魂齐聚的地方。几步跑到傅里邺身边,盛钰目视遗灵方向,张嘴说:“打个商量,下次你做什么事情之前,不求商量,你能不能先知会一声。不然我到处找你人。”

    傅里邺没说话。

    盛钰正专心致志的看着遗灵方向,确实如同左子橙所说,遗灵们在动。

    只不过动作幅度不是很大,像是沉睡了许久之后初醒,懵懂之时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般。绕是如此,也足够使得在场的驿站神明们激动到热泪盈眶,几乎要拿不稳手中的武器。

    遗灵们为什么忽然清醒了?

    盛钰思索着这个问题,忽而眉头一动,看向地面上的阵法。

    黑魂出现时,遗灵停住脚步。所以当时的盛钰认为,也许任务中止与黑魂有关。现在看来却不是那样,更相关的也许是地面的法阵。

    这些光芒,才是一切异变的起源。

    刚想到这里,就看见小老头扭头询问唐豆子,这人对于阵法的研究让众多神明望尘莫及。遇到有关阵法的问题,问他准没有错。而唐豆子也没有让众人失望,早已有了一番推测。

    “往生咒在于让死者残魂往生,唤灵咒在于让已往生的死者回归。这两个阵法搭建在一起,相互之间效用有冲突。也许是这个原因,才阴差阳错的导致遗灵们有了清醒趋势。”

    一听这话,驿站神明们就像是久久处于绝望的深谷当中,忽然看见了希望的光束。

    他们震惊,他们激动。

    就连远在甬道之中的玩家都为他们高兴。

    只不过好景不长,唐豆子又偏头看向隐娘与唐曲承,眼眶一下子通红,嗓音也变得沙哑起来:“这并不是一件好事。阵法效用一过,遗灵马上会变成原样,错过了时机,他们永远都会以一幅没有神智的模样生存,永远没有来世。”

    不等神明们反应过来话语中的意思,唐豆子又道:“光芒的效用是让人回归最开始的模样,你们想让遗灵短暂的清醒十分钟,之后永远坠入黑暗吗?想就不要动,不想就要快送他们入轮回!”

    这个问题对于驿站神明来说用不着思考。

    他们立即拥向自己的恋人、亲人,看着那些熟悉的脸庞逐渐唤醒神智,神明们心仿佛也要跟着碎掉,惨然苦苦哀求,求遗灵前去往生。

    只不过无论他们如何哀求,又是如何的声泪俱下,遗灵们都半分不动,牢牢扎根原地。

    “回归人最开始的模样……”盛钰重复了一遍唐豆子的话,有些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一切如常。又看了眼手掌心的卡牌,还是老样子。

    正茫然之时,身边忽然起了一声闷哼。

    似是十分痛苦,又夹杂着万分的复杂,最后这些情绪都被隐忍的吞咽到喉间。

    偏头一看,盛钰愣了。

    周围光芒太刺眼,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

    ——傅里邺的胸膛处,竟然又出现了那柄恶诅匕首。

    那柄他当初亲手插进去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