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17章 伞下亡魂(三十二)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话音落下, 所有人惊讶到静默。

    很可能整个副本堆积起来的惊悚程度都不及盛冬离的这一句‘我是懒惰王’。如果二十一层楼可以将数值具现化,想必众人的san值已经跌到了谷底,拎都拎不起来的那种。

    还有比盛钰的弟弟是鬼王更加惊悚的事情吗——在场玩家觉得不可能再有了。

    盛冬离说完那句话, 心跳也如同擂鼓一般。他甚至不敢抬头看众人的视线,四方天地没有一个人开口, 这种情形让他更加忐忑。

    是他做错了吗?

    难道暴露鬼王身份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遗灵给了他答案。

    某一瞬间, 遗灵们忽然齐齐迈动脚步, 向着湛蓝色水池走去。他们一动,不少玩家立即惊喜叫道:“成功了!遗灵可以往生了!”

    盛冬离猛的抬头。

    和他料想的不一样,原本以为说出身份,面对的将会是一双又一双仇视的眼神。甚至可能会有神明气不过, 前来杀他。然而并没有,大多数神明都专心致志的看着遗灵们的背影, 少数神明在看他, 也是用一种释然的感激眼神。

    玩家们的视线更多的是好奇,鬼怪们知晓在场还有一位鬼王, 就差哭天抢地表达衷心了。

    这比料想中简直要好了太多。

    盛冬离下意识跑到盛钰身边, 激动的脸上通红,说:“哥,这一次我有没有让你失望?”

    盛钰失笑,摇头道:“没有。”

    盛冬离脸上更红了,眼神都迸发出闪亮的小星星,眼眶也跟着变红变热。

    他哽咽说:“那就好。”

    有了盛钰的这一声肯定, 再抬眸看向遗灵时, 盛冬离心中观感已经与先前全然不同。

    万年前那些事, 他其实一丁点印象也没有。就好像战役的始作俑者被套上了他的名字, 听那些过往事迹, 也好似在听一个个传说一般,让人感觉十分不真实。但这些并不是推卸责任的理由,做错了的事情,本就应该承担。

    这一次,盛冬离选择了承担。

    左子橙跛着腿过来,勾搭上盛钰的肩膀,触及到傅里邺的杀人视线,他又心梗的把手放下。顿了顿,他小声说:“等这波遗灵进到往生池里,我们的鬼王任务也就完成了。到时候楼梯估计也就能出现,准备好爬楼。”

    盛钰点头:“嗯。”

    左子橙犹豫一下,又说:“出去后还得想一下怎么应对,你弟是懒惰王这件事,瞒是不可能再瞒住的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盛钰说:“我如果有好办法,你也不至于落难至此。早在你被唾弃的时候可能就已经用了。”

    左子橙一边感动,一边冲盛冬离说:“那完蛋了,小帅哥,上个星期我一直睡天桥底下。我看旁边还有空位,你要不要一起来?”

    盛冬离:“……”

    左子橙说:“你看傅佬也没用。傅佬家网线都被掐了,出副本就是失联状态。但他和咱们可不一样,他住高档别墅区,那片区域外人进不了。”

    盛冬离皱眉,看向盛钰:“我……我会不会影响到你?”

    盛钰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叹气说:“别想这么多,你要是不站出来,遗灵这事儿没完。到时候鬼王任务也没办法完成,大家只会一起死。”

    左子橙拍掌:“对,差点忘记这茬。”

    盛冬离没说话,还是忧心忡忡。

    几人交谈时,前方也发生了变化。

    已经有遗灵步入了往生池,很快化为光点消失不见。而那些亲眼看着他们往生的驿站神明均泪如雨下,此时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大约走进十几位遗灵后,正如左子橙所预料的,爬楼的楼梯出现了。

    然而众多玩家脸色并没有明朗,不少人脸色甚至变得更差。因为在楼梯出现的那一瞬间,地面也忽起大片亮光。那些亮光皆是由地上损毁法阵的图腾所映射出,法阵图腾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迅速恢复,残缺地方一一补足。

    “发生什么了?!”

    有玩家惊慌失措的抓紧小老头,后者脸色青紫,大喊道:“这是万年前战争残留下来的阵法,快,保护遗灵,先让遗灵进往生池!”

    话音刚落,驿站神明们已经自发而动,牢牢围在遗灵周围,护着他们前行。鬼怪们也瞬间警觉,下意识缩拢在几名鬼王侧手边,一个两个都如临大敌,死死瞪着地面上的阵法。

    这两方的阵势浩大,神情严肃,弄得玩家们茫然又慌张,也跟着一起紧张了起来。

    唐豆子护住隐娘,猛的扭头看向小老头,说:“这阵法干什么用的?”

    小老头说:“你不是神明么,你不知道?”

    唐豆子说:“我年幼时就离开了这个副本。临走的时候战役还没结束,地下城也没这个鬼东西。我印象中也没有这个阵法。”

    他口中所说‘鬼东西’,指的是地下城最中心的黑水晶柱。此时此刻不仅地上的法阵图腾在发光,黑水晶柱也轰隆隆嗡鸣,不断有稀碎的黑水晶掉落在地面上,融入法阵当中。

    小老头面如土色:“这阵法是万年以前御敌用的,与其说是御敌阵法,倒不如说是一个与敌人同归于尽的邪恶法子。当阵法图腾被灌溉以足够数量的鲜血,这阵法就会启动。”

    盛钰说:“做什么用?”

    小老头说:“还能做什么用。自然是想要所有人一起同归于尽呀!”

    左子橙急了:“那刚刚驿站神明杀外来神明的时候,鲜血流淌满地,你为什么不出声?”

    小老头说:“我哪里知道外来神明能人将士有那么多,一万年前的破损阵法都能被修复。难怪愤怒王跑那么快,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左子橙沉下脸说:“愤怒这个梁子结的可太深了。先不管他,我们赶紧爬楼!”

    所有人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能够成功爬楼,那很快就能回到现实世界,到时候管他这法阵怎么翻天覆地,都和他们无关了。然而说是这么说,实施起来极其困难。

    抬眼看过去。

    楼梯靠近岩壁,是由一座座土堆堆积而成,从下到上大概五十阶梯。速度快点能赶在阵法完全发挥效用前爬完,只是鬼王们现在还不能走。

    遗灵尚未往生,任务还未完成。

    至少也要等遗灵们成功往生。

    不仅鬼王们走不了,在场的所有人类玩家也走不了。楼梯在最前方,中间是遗灵、神明和往生池,他们与鬼怪恰恰好站了个最远的距离。

    某一个瞬间地上的阵法忽然大亮,刺的人眼睛几乎睁不开。

    再度睁开眼睛时,众人彻底绝望。

    “那些玩意儿是什么鬼啊?!”

    在众人的视线当中,最先开始是黑水晶柱忽然崩塌。它矗立了少说千年时间,像是所有的重负都在这一时刻瓦崩土解,崩塌的让人措手不及。慌忙后退几步,地上已经满是黑水晶。

    黑水晶‘唰’的一下子融入阵法,促使所有图腾被弥补完全,一个诡异的巨大图案映入眼帘。

    耳侧翻腾起无数道鬼哭狼嚎的声响,吵的人耳膜嗡涨。充梅捂着耳朵痛苦的惨叫一声,无助的跪倒在地,几欲昏厥。

    左子橙皱眉,正想上去扶她,却忽然愣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他看见祝三十偏了一下头!

    遗灵不是已经毫无知觉,只剩下空壳子了吗?为什么祝三十动了?!

    左子橙下意识抬起手臂,揉了一下眼睛。再睁眼看时,只觉一道冷风呼啸袭来,眨眼之间就袭向他的面门。可想而知,如果这东西真的砸到他的脸上,说不定会直接穿头颅而过。

    来不及反应,后腰处被人猛的一踹,左子橙一个踉跄翻倒在地。

    盛钰骂道:“你愣着干嘛,想死啊!”

    左子橙呆滞说:“我刚刚看见……”

    盛钰说:“先站起来。”

    左子橙便晕乎乎的站起身,眼睛余光还看见傅里邺站在一旁,面色冷淡。他苦着脸揉了下后腰,小声冲盛钰吐槽:“你要是遇见了危险,傅佬肯定不会踹你,他这绝对是在双标。”

    盛钰安慰说:“往好处想。换个人他连踹都不踹,说不定直接看着你死。”

    左子橙认同点头:“这样一说,我感觉心里好像好受了一点。我谢谢你了啊。”

    遗灵有驿站神明保护,暂时应该遇不到危险。人类玩家就苦了,他们萧瑟的站在冷风之中,四面八方都传来莫名的鬼哭狼嚎之声,眼睛闭起来倒真像是无边地狱。

    冷倒是其次,重点是楼梯就在往生池前面一点点,虽说现在貌似还在搭建,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真正搭建完成,但他们总得过去啊。

    有这些冷风,站立都困难,更别说前进。

    这时候,有鬼怪喊:“你们过来啊!”

    玩家们感动的几乎热泪盈眶,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到鬼怪身边,倾诉衷肠。

    “刚进副本的时候我还觉得鬼怪丑。虽然丑,但是你们的心灵是善良的!”

    “现在想想,你们杀我们原来是想要救我们啊。”

    “以后我再也不会针对鬼怪了呜呜呜……”

    鬼怪们:“……您们还是别说话了吧。”

    盛钰没在意身后,他看向左子橙,好奇得是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这人形容失色,连危机都忘记躲避了。

    想了想,他问道:“你刚刚说看见了什么?”

    左子橙抬手一指:“祝三十……”

    只说出三个字,剩下的话语自动消声。不仅他震惊到失语,身后诸多玩家与鬼怪也齐齐发出惊呼之声,一个比一个更慌张。

    难怪一直有鬼哭狼嚎的声音。

    凭借肉眼就可以看见,从阵法下方飘出不少黑色灵魂形态生物,心脏内核是黑水晶。这些黑魂与遗灵看上去很是相似,只不过浑身都是幽暗的,甚至有些五官都已经模糊不清。

    方才袭击左子橙的正是黑魂之一。

    此时这些黑魂像是数量上永无止境一般,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眨眼便凶恶扑来,气势汹汹,十分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