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14章 伞下亡魂(二十九)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有时候左子橙觉得愤怒王翁不顺和神明之间的关系很奇怪, 就比如现在。

    翁不顺找不到盛钰,发现自己被驴了,他自然是生气了。并且这些怒火还直接倾泻到在场的另两个鬼王身上——左子橙和盛冬离。

    鉴于翁不顺有叛离神明阵营的黑历史,以及布施阵法导致所有副本内外来神明不能见光的有毒操作。外来神明们大多希望翁不顺被虐的死死的, 最好是被左子橙往死里打。

    但是他们一边希望翁不顺惨败, 又一边希望他能赢,这样神明们就可以借着大树乘凉, 无所顾忌的谋杀在场玩家, 自己才可以掠夺卡牌。

    这种情况下,场面很是混乱。

    在翁不顺逼近左子橙之时,玩家们齐齐后退, 努力与左子橙划清界限。

    而桥梁上的神明也不甘寂寞, 开始迈步踏上桥梁,虎视眈眈的逼近玩家。

    翁不顺左顾右盼, 最后看向左子橙, 说:“他人呢?”

    问的自然是盛钰。

    左子橙扛着压力掏出烟盒, 深吸一口气挤上满脸的笑容:“我来对付你,不行吗?”

    翁不顺皱眉:“我们之间没有仇怨。”

    左子橙惊了:“你昨天还在追杀我!”

    翁不顺说:“那是因为你不愿意说他的下落,你要是说出口,我也就不追杀你。”

    左子橙心里紧张, 面上还是挑衅的笑笑说:“我现在也不愿意说, 你待如何?”

    翁不顺顿了一下, 缓缓抬起手。掌心有一团浓郁到赤黑的火焰不断摇曳。即便是隔着十几米的距离, 也能感觉到火焰的恐怖高温。

    他说:“那我们现在就有仇怨了。”

    “……”

    左子橙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想要像之前无数次一样, 打不过还能跑得过。然而这时身后却起了数声尖叫, 男男女女声音交错在一处, 显得杂乱无章,回头一看,才发现不知道哪儿起了一阵邪风,将他们手中所提油灯尽数吹灭。

    有人恐慌的拿火折子点火,慌乱之下两只手还不停发抖,结果火还没点着呢,油灯就被逼近的外来神明们一一砍掉在地,而后摔碎。

    “快到日光底下避难!”

    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人们这才反应过来,齐齐扭身向后跑。又十分恐惧的看着桥梁上正逐渐逼近的外来神明,纷纷挤在光亮之下。

    黑水晶柱上方开了一道约百米的口子,日光从中倾泻而下,照亮幽暗的地下城。一道百米的口子之下挤了上百人,日光之外的地方外来神明们皆身批黑袍,像是黑夜里孤狼的视线一般,一双双瞳孔在黑暗中反出光芒。

    这下子左子橙知道了:他不能退。

    这一退,受难的将会是所有的玩家。

    左子橙手臂也有些发抖,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点上火。

    火星子明明灭灭,最后长亮。

    鬼怪们传递完消息回到这边的时候,左子橙和翁不顺已经打了好半晌了。

    虽说之前逃难过程中左子橙就使了不少保命底牌,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展示过攻击意向。

    这一次他明显想要抗争,身形不断变换之间,手中烟所飘散出的烟雾也不断迷惑着翁不顺的神智,致使他的攻击都胡乱往地下城岩洞上打,几乎是次次落空。

    鬼怪们都看傻了,比他们更傻的是玩家。

    大家面面相觑,都能从附近人眼中看见一丝惊慌失措的神态。有人惴惴不安说:“现在怎么办啊,神明们避光不能伤害我们,但鬼怪可以啊。他们万一跑过来驱赶我们,我们岂不是完蛋了。”

    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

    众人心思被那人的话语挑的焦灼,原本就很紧张,这下子变得更加紧张了。

    即便翁不顺数次攻击落空,然而总是能打中几次的。就是这数量稀少的几次,使得左子橙几乎是在地狱边缘来回蹦哒,身上几处都染上焦黑,身形狼狈的简直不像话。

    有鬼怪大声喊:“王,我们来助您!”

    话音刚落,左子橙和翁不顺同时偏头。

    鬼怪们一看,全都犯了难。

    这下可如何是好,两个人都是鬼王呀。

    一个是神明抢夺了愤怒王的卡牌,从根源上来说,翁不顺还是一个神明。然而从血脉压制来说,就算他是神明,拥有愤怒鬼王这个头衔,鬼怪们也不得不臣服于他。

    抛去翁不顺,左子橙这边也很让人纠结,虽然从始至终左子橙都是色沉鬼王,血脉上没有任何可以让鬼怪质疑的点,但是这个人……在鼓点桥副本中抛弃过鬼怪,大家心里都有疙瘩。

    这不是一个手心手背都是肉的选择题,而是左边右边都不想帮的世纪难题。

    好在左子橙没有让鬼怪们为难。

    火球从天而降,几乎是擦着左子橙的后背滑过,在地上炸出一个大坑。他就地一滚,背部焦黑的皮肤沾了大片尘土,看上去狼狈不堪。

    百忙之中,左子橙回头高声大喊:“去拦神明,保护玩家!”

    玩家们齐齐一震,心下动容。

    这句话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和现在众人头顶的那一束光芒一样,不经意间就驱散了内心原有的阴霾。想想看,原本大家还以为鬼怪要来攻击自己,那敌方就有神明也有鬼怪,这是何等的天崩地裂的恐怖场景。然而左子橙的这一句话,直接打消了这个让人万分惊恐的假设。

    对于鬼怪来说,左子橙的话也是神祇。

    ——太好了,总算不用左右为难了!

    鬼怪们齐齐包围玩家,拿正面对峙神明,背后交付给玩家。这当然不是信任玩家,而是从本质上来讲,他们还是不自觉衷心于左子橙。

    只是现在被他们衷心的人十分惨淡。

    左子橙根本就打不过翁不顺,他也从来没有期盼自己能打过。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在拖时间而已,身上已经满是疮痍,但他还是数次艰难的爬起来,立于玩家身前。

    翁不顺都打累了,左子橙挨揍还没挨累。

    几次交锋后,翁不顺主动停了下来,又是不解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左子橙,说:“上次鼓点桥副本,你不是得罪了所有人类吗?”

    左子橙起身,拿手背擦了唇角的鲜血,气喘吁吁说:“这难道不是拜你所赐。”

    一听两人的对话,玩家们禁不住竖起耳朵。

    翁不顺也懒得顾忌那些人,直说:“被人类憎恨,甚至抛弃。即使这样你还是要选择人类?”

    左子橙:“……”

    不止玩家,鬼怪们同样竖起耳朵。

    左子橙忍不住哀叹一声:“你还真是恶劣。”

    这个问题简直是送命题啊。

    本身左子橙在玩家,亦或是人类心中就是一个叛徒。身为鬼王,名声极差,甚至还连累了傅里邺,连累了所有的鬼王。这个问题要是回答‘不是’,到时候岂不是给本就寒霜的鬼王名声再添加重重一笔罪孽,洗都洗不干净的那种。

    要是说‘是’,代表他选择玩家。这的确能让左子橙在玩家心中的形象稍稍改变,但身后那么多鬼怪又该如何想呢?

    ——我们保护你,我们忠诚你,但我们也是有感情的。在我们为你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你心心念念的永远不是我们,遇见了需要选择的情况,最先开始抛弃的也永远是我们。

    ——那我们为什么要忠诚于你?

    这样一来,左子橙身上简直可以说是凝聚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玩家们忐忑不安,鬼怪们心中难挨。

    只有翁不顺一个人兴致盎然。

    左子橙想了想,说:“这个问题问我,不如问问你自己。你是不是想说你叛离神明阵营的事情?被所有神明憎恶,你就要报复所有神明?”

    翁不顺暴戾的笑意一僵,整个顿足在原地,脸上的神情开始逐渐沉下。

    良久后,他说:“你真没意思。”

    左子橙烦躁说:“之前觉得我有意思,鼓点桥副本给我埋坑,这个副本又觉得我有意思,刚刚的问题也给我埋坑。我就奇了怪,你是不是自己叛离了神明阵营,觉得好孤单,也想拉一个人给你垫背?”

    翁不顺缓缓勾唇。

    俊俏的脸庞使他这个笑容看上去像是不经世事的小少爷一样,然而眉间一竖血线,使得这份闲适笑意又增添一种无端暴戾之感。

    他说:“你猜对了。”

    左子橙说:“那我得庆幸你觉得我没有意思了。这种情况再多来几次,我迟早被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神明仇视我,人类憎恶我,鬼怪背弃我,反正里里外外都讨不了好。”

    两人的对话虽然省略了很多重点,像是沉寂在一个大众所不知道的世界之外交谈。然而追本逐末,很多聪明人还是猜到了一点矛头。

    当即有人心中震动:“难道鼓点桥副本还有反转?桥梁左端是人类,右端是玩家,左子橙最后按了按钮,不是选择抹杀人类了吗?”

    有鬼怪茫然转头:“你们在说什么?王选择救你们了啊。”

    “啊?可是最后不是全部玩家沉到桥底下了吗?最后还是翁不顺救了我们。”

    玩家们同样一脸茫然。双方都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一边,然而现在一对峙,玩家们发现事实的真相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他们纷纷看向左子橙背影,心中满是复杂。

    如果所有人都误解了左子橙,那他们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受到了左子橙的保护,背地里还憎恶左子橙,希望他赶紧输掉这场争斗?

    ……这也太不是人了一点。

    僵持之际,翁不顺说:“我之前觉得你有意思,所以想逗你,看你是什么选择。现在觉得你没有意思了,你觉得我会怎么样?”

    左子橙脸色一白:“杀我?”

    “猜对了。”

    翁不顺笑了一声,轻抬手掌。

    之前每次攻击都只打出一个火球,每个火球直径也不过一分米左右。然而这一次,他的周身凝聚起数十个火球,个个半径都有半米。乍一眼看过去,地下城中端宛如一个活生生的人间炼狱,又像一个蒸汽笼将人困在其中。

    毫无疑问,这一击……左子橙生还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玩家们立即慌了。

    一个问题困扰着所有人——现在该帮他,还是不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