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12章 伞下亡魂(二十七)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另一边, 盛钰等人正摸黑前行。

    众多神明手中的油灯只能照亮一小片区域,齐微雨攥着小手帕,走到某处还会闭上眼睛去感知充梅的方向。待十分靠近充梅时, 她松了一口气, 说:“还好遗灵没有被带着移动,你们的身上为什么会有充梅的手帕呀?”

    嘴上说着‘你们’,其实齐微雨视线只看向了盛钰。后者说:“提前留着的。”

    齐微雨:“……”

    道理她当然懂, 所以说为什么会想到提前留下充梅的手帕呀!

    又走了一段距离。

    顺着甬道进入一间巨大的暗室,此处暗室与其他地方有些许不一样。别处的暗室大,且空, 而眼前的暗室横七竖八立了不少铁栅栏,牢牢困住一群撑伞的遗灵们。

    充梅赫然在列。

    她撑着油纸伞, 脸上神情麻木且空白,站在这个地方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有外来神明在此处守着, 时不时还会大声谈笑,交谈声让充梅身形摇摇欲坠。即便如此她还是顽强的站在原地, 憋的脸色惨白。

    ‘嗖嗖’两阵风从盛钰身边刮过。

    根本不用他多说, 驿站神明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 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看守神明。到底是多活了几千年,那些看守的神明都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人强硬的塞了一团抹布在嘴中,头顶上方还挨个的挂上油灯, 即便是痛苦的想要惨叫出声,迫于嘴里塞的抹布, 也无法出声。

    一见到盛钰, 充梅终于撑不住, 油纸伞飘飘忽忽的落到地面之上。她整个人也向一旁倾倒, 齐微雨赶忙跑上去扶住她,惊讶道:“充梅姐姐,你该不会在这里站了一整个晚上吧!”

    充梅深深闭眼,又睁眼。

    “只要能找到他,只是站一晚上又如何。”

    齐微雨闻言,神色动容,下意识扭头在一圈遗灵当中寻找祝三十。

    唐豆子也跟着这一队,也许是前夜损耗过重,下到地下城之后他就一直没有说过话。此时看见充梅的样子,叹口气,说:“久闻其名不如今日一见,你就是红门姑娘?祝三十、他心里是一直有你的,还和祝十五说过,想娶你回家。”

    充梅:“……”

    唐豆子说:“当时他祝十五来助我爹行唤灵术之法,被祝十五拉去填了法阵。身死当下。我记得他以前说过,等提升到金领域之后,就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将你轰轰烈烈的娶回家。”

    充梅:“……”

    齐微雨紧张说:“你不要再说了。”

    回头看了看充梅,只见这个漂亮的小姐姐眼圈通红,隐忍着未哭。即便如此也足够叫人心疼了,齐微雨强调:“我们还是先找到祝三十吧!”

    唐豆子摇头,说:“她想听。”

    充梅嗓音沙哑说:“对,我想听。”

    齐微雨只得原地捶胸顿足,又是心疼又是焦急的到处找祝三十,跟蒙头苍蝇一样乱飞。

    等她走后,四下只剩两个人。

    唐豆子说:“你知道为什么祝三十要随祝十五助我爹行法阵吗?”

    充梅浑身一震,猛的抬头:“你知道?!”

    因为音调忽然拔高的原因,她又出现耳鸣的迹象,只得难受的揉着额角。要不是这个原因,充梅肯定已经哭出声来了。

    她真的想不通。

    明明是一个那么想提升到金领域的男人,明明是那样一个有抱负的青年。为什么擂台临场之时却不赴战呢?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比提升到金领域还要重要,为什么又不来赴她的约?

    既然想娶她回家,为何又如此不重视她。

    充梅想不通,只能无声的流眼泪。

    唐豆子看了一眼她,又看了看一旁静默的盛钰,最后还是狠下心,说:“他一直揪心于你味觉与听力有损的事情。我的母亲隐娘实力受损之后就一直醉心研究药理,她的医术在小世界闻名。如果能唤她回来,该是有办法医治你的。”

    充梅一愣,恍惚抬眼:“你说……什么?”

    唐豆子说:“他想用自己的性命,换我母亲回来,替你医治味觉。他知道这是你的梦想,失去味觉无法完成梦想,失去听力只能困在家中寸步难行,他叫你红门姑娘,是因为知道你恨透了那红门,他、他想带你离开那扇红门。”

    充梅整个人都愣住了。

    一旁的盛钰也听愣了,心里空落落的。

    这叫什么事啊。

    想想看,充梅为了祝三十,行换血之术,就此放弃自己的梦想,也要提升实力陪他前往金领域。而祝三十更是放弃了自己生命,也想要心中的红梅姑娘完成自己的梦想,不再困于红门中。

    两个人都是互相成就,却只能遗憾错过。

    这时,唐豆子叹了一声气:“只可惜我的母亲没有唤回来,他也死在了阵法运行之时。”

    充梅闭上眼睛,死死咬住唇瓣。

    血腥味充斥整个口鼻之间,她却恍若未闻,只感觉这一瞬间天地都好像在旋转。

    这个时候神明们都格外激动,提着油灯在偌大的暗室之中艰难辨认。不出几分钟,暗室内就传来了多道低低的啜泣声音。

    驿站神明将遗灵拥入怀中,很多遗灵只是刚碰到,就化为一缕光,转到他们手中所持的油纸伞之中。

    神明们自然不能接受得而复失的巨大打击,一个两个都凄然坐在地上,宛如失去了全世界。

    盛钰退了好几步,拉着傅里邺小声说:“我原本以为隐娘和唐曲承是最惨的。现在一听,祝三十和充梅也好不到哪里去,这间暗室里的所有神明,似乎都等到了自己想要等到人,但等到的也只不过是一个更加痛心的事实。”

    傅里邺说:“还好。”

    盛钰一愣:“还好什么?这个场景有什么好的,我看的都快哭出来了。”

    傅里邺看了一眼盛钰,眼眸在明明暗暗的昏黄光晕下格外深切。

    他重申道:“还好,你还记得我。”

    盛钰含笑说:“那是因为我死的时候没有什么执念,要是我也变成了遗灵,贪婪王的位置说不定也要给别人去做,那我可不干。”

    说着,他走到被捆绑起来的看守神明面前。傅里邺紧随其后,两人动作如出一辙,皆抱着手臂冷冷的低眼看,视线还极其凶煞。

    看守神明们瑟瑟发抖:“……”

    盛钰蹲下,将其中高个子神明嘴里的抹布抽出来,嫌弃的甩甩手后说:“你们对自己倒还挺自信,这么多遗灵,居然只派了两个神明看守。”

    高个子神明一边抖,一边冷哼:“对付你们,两个就已经足够了!”

    盛钰顿了下,十分神奇的偏头去看傅里邺,说:“是我刚才在梦游还是什么,我明明记得这两个神明很轻松的就被解决掉了啊。还两个就已经足够了,我的天啊,两个就已经足够,那现在被捆成毛毛虫一样倒在地上的又是什么?”

    傅里邺轻笑一声。

    盛钰继续说:“我还当神明有多大的能耐,为什么只放了两个神明看守遗灵。现在看来,在实力上可能是我高估了,在盲目自信这一点上,我可能又低估了你们。”

    没说一句话,高个子神明脸色就青紫一分。迫于近在咫尺的油灯,他愣是憋住一口气,再次冷哼一声:“堂堂鬼王,竟然也要借助神明的力量来残害神明,传闻中的贪婪也不过如此。”

    盛钰点头说:“你讲的简直太对啦。”

    高个子神明:“……???”

    盛钰眼角弯弯,笑道:“正是‘不过如此的贪婪’,将你给捆在了这里。借助神明的力量来残害神明,请问我现在有残害你们吗?不过只是把你们捆住不能动吧?你倒是提醒我了这一点,都捆住不能动了,怎么折磨你们还不是顺手就来。”

    “……”

    高个子神明脸色更难看了。

    一旁的矮个子神明不断挣扎,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视线还十分急迫。她扎着羊角辫,年龄看上去不大,当然了,只是看上去。

    盛钰耐下心将矮个子神明口中的抹布去掉,斜眼看她:“你有话想要说?”

    矮个子神明:“有!我有!”

    盛钰说:“什么话。”

    矮个子神明急道:“我身边这个神明是锋芒的,他们组织下令追杀你。”

    盛钰说:“这个我知道。”

    矮个子神明一愣,又道:“派我们俩守在这里,是因为人手不够。其余的神明都去研究黑水晶柱下面的阵法了,他们想要恢复阵法。”

    盛钰说:“这个我也猜到了。”

    矮个子神明:“……”

    盛钰说:“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不说我身边这位就要动手了。放心,傲慢的箭赫赫有名,出其不意又极快,你死之前一定很安详。”

    矮个子神明高喊:“不!”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傅里邺,特别是瞥到这位特别配合盛钰,翻手掏出那把比傅里邺本人还要有辨识度的审判日,她就忍不住腿抖。

    这下次有什么藏着的话,也根本藏不住了,矮个子神明当即说:“我知道神明恢复法阵是要做什么,你们不要杀我,我全都告诉你们。”

    高个子神明怒骂:“你这个该死的叛徒!”

    矮个子神明委屈巴巴说:“你才该死呢,现在都要死了,还在乎什么嘴巴紧不紧。”

    高个子神明怒斥:“你就算说了,鬼王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是会照样杀了你。”

    矮个子神明道:“这就不劳你们锋芒费心了,毕竟我是拾荒神的人。”

    “拾荒神?”不远处传来一声疑惑询问。

    唐豆子撒着脚丫跑过来,笑嘻嘻的看了眼矮个子神明,说:“哟呵,小矮子,又见面了。”

    盛钰说:“你们认识?”

    “认识认识,一个组织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小矮子连忙点头,见到糖豆子宛如见到了希望一般,那是一种披着金光,名为‘生’的希望。还没有来得及感叹自己运气好,唐豆子就十分不留情面的给了她致命一击:

    “不要相信这个小矮子说的任何话,她也是一个破乳名叫了几千年,至今还没正式的名字,在组织里地位比我还要低。我好歹在阵法上还有天赋,她啥也没有,就一张嘴能坑蒙拐骗。”

    顿了顿,唐豆子说:“她说知道黑水晶柱下面的法阵是干什么的,那就代表,她绝对不知道。她说不要杀她,简单,现在可以杀她了。”

    小矮子心头一闷,一口凌霄血差点当场喷到唐豆子的脸上,气到羊角辫倒竖。

    “唐豆子,你这个叛徒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个子神明冷眼看着这两个神明,十分高贵冷艳的又哼了一声:“狗咬狗,一嘴毛。”

    盛钰:“……”

    吵死了,要不都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