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11章 伞下亡魂(二十六)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不管怎么说, 盛钰的话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安抚了驿站神明,然而就连左子橙都以为他只是在拖延。因此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忧心忡忡的找到盛钰, 说话的语气很是疲惫。

    “你还是别管我了, 我现在就是招了众怒,你替我撒谎,说不定也会卷进来。”

    盛钰正在洗漱, 闻言转头:“我什么时候替你撒谎了啊?”

    左子橙一愣:“你说有办法夺回遗灵,难道不是随便说说的吗?我现在都准备跑路了!”

    盛钰说:“你跑得了一时,跑得过整个副本吗?遗灵要是夺不回来, 到时候玩家和鬼王,所有人都要一起完蛋。”

    左子橙说:“也是。”

    盛钰继续说:“而且你本身就是被误解的。这个误解不澄清, 大众对鬼王的误会只会越来越深。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翻下去了, 其余鬼王也讨不到好,唇亡齿寒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左子橙惊异的看了一眼盛钰, 最后长叹道:“我总算知道傅佬为什么喜欢你了。”

    “……”盛钰被漱口水呛了一声, “为什么?”

    左子橙说:“你这个人, 实在是太特别了。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会想要趋利避害。你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唇亡齿寒,佩服。”

    盛钰洗漱完毕,穿外套。

    “你去找过盛冬离了吗?”

    左子橙尴尬说:“找过了。他安慰我说没关系, 叫我不要在意这种陈年旧事。我、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大开空门, 让胖子去杀你弟, 我觉得我当时脑子可能被门给夹了。”

    盛钰说:“别担心, 他说没关系, 那就是真的没关系。不用想着这个事情。”

    左子橙好奇问:“那他要是觉得有关系,会是怎么样的表现啊?”

    盛钰说:“可能当场杀了你吧。”

    左子橙:“……”

    盛钰好笑说:“啊,我开玩笑的。你表情那么严肃干什么,我和傅佬万年前那么多恩怨情仇,你看我们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嘛。”

    左子橙还是没笑,眉头紧皱说:“我只是在思考。万年前很多事情都和现如今能对的上,有些人骨子里就犯冲,我担心迟早有一天你弟弟和胖子还是会对立。而我,可能也……”

    盛钰一口打断他,表情十分认真的说:“可能会再一次选择帮胖子,去杀死盛冬离。你自己都说可能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做出这种事情,门夹脑子一次,还会夹第二次吗?”

    左子橙说:“大概不会吧。”

    他又问:“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会怎么自处。一边是朋友,一边是亲弟弟,你会站在哪一边?”

    盛钰笑道:“我站中间。”

    “真要有那么一天,我看你能不能安安稳稳的站中间。”吐槽了一声之后,左子橙面容转向认真,说:“不过你放心,我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吧,但也不会毒到恩将仇报。”

    昨晚盛钰替他解围,傅里邺给他带了饭菜,这些左子橙全都会牢记于心。他想着,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不论是什么不可抗力挡在面前,他也会站在盛钰所选择的那一边。

    也许是左子橙表情太严肃,盛钰也跟着认真了许多,说:“别想太多,不会有那一天的。”

    左子橙点头:“希望如此。”

    交谈之时,齐微雨忽然推门而入,紧张兮兮说:“不好了,充梅姐姐不见了!”

    左子橙一愣:“你说什么?!”

    傅里邺走进门,抱着手臂靠在门边,说:“准备好了吗?”

    盛钰点头:“鱼已经咬饵,就算没有准备好,咱们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两人神色如常,淡定步下楼梯。所有驿站神明早就急不可耐的等在那里。

    左子橙和齐微雨茫然的对视一眼,前者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他比齐微雨要淡定一些,毕竟也是和盛钰共患难许多副本的人了,看见盛钰那个样子,左子橙就知道这人心里头肯定早已经有计划,要不然充梅消失不见,怎么不见盛钰一丁点的惊讶呢?

    一定是有古怪。

    一楼的驿站神明们全部面色焦灼,谈论着同一个话题:今天天一亮,他们就出去寻找进入地下城的入口,最为惊恐的是,趁着昨夜满城瘴气,外来神明将那些入口全部毁掉了。

    不过这难不倒盛钰。

    很快他就带领所有驿站神明,以及副本内所有的玩家,来到了黑水晶柱所在的地表。上次进入地下城的时候,就发现这上面有一个巨大的裂口,听说是翁不顺活生生劈出来的,现在倒是变成了他们入城的捷径。

    从黑水晶柱一路往下,沿着裂口进入地下城之中,这里还是形同昨日,一片漆黑。

    地下城的神明们仿佛忽然消失不见,从中心柱往各方桥梁看,全都是一片空。外来神明们也许全都龟缩于甬道与暗室之中,伺机而动。

    左子橙说:“也许我们离开以后,外来神明借助遗灵,又把控光装置给关上了。”

    盛钰说:“这可不仅是‘关上’。”

    左子橙又看了一眼控光装置,罕见的沉默了几秒钟,说:“神明真毒。”

    闻言,驿站神明们纷纷凝视他。

    左子橙连忙补救道:“我是说外来神明真毒。没有讲你们啊,不要对号入座。”

    神明们冷哼,并未理会他,心中应该还是积攒满满的怨气。玩家们也做壁上观,并未帮衬着左子橙,倒是鬼怪们有意无意的包围着左子橙,做出防备姿态,以免左子橙被神明谋杀。

    “一群衷心的狗。”有玩家骂小声道。

    控光设备已经被劈的稀烂,拉闸明显已经没有了作用。众人只得在漆黑的地下城之中提着油灯,惴惴不安的待在原地。

    小老头也在其中,他其实不相信盛钰有办法夺回遗灵。但现在除了相信盛钰,也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因此疑惑问:“为什么你要我们都披上黑袍,我们明明不怕光亮啊。”

    “当然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有玩家回答:“我们直接进地下城,不做任何掩饰,那跟没穿衣服有什么区别。这不是明摆着对外来神明说,异族入侵,快来打我们嘛。”

    小老头说:“可是真正打起来的时候,穿着这一身黑袍,不仅他们分不清我们,我们自己也认不出自己人啊,到时候岂不是乱打。”

    先前回话的玩家一愣,黑袍下的脸涨的通红,嘴巴蠕动两下,最后同样是一脸茫然看向盛钰:“对啊,到时候会不会自己人打自己人?”

    盛钰说:“黑袍不是为了掩人耳目。”

    “嗯?”不少人发出疑惑的声音。

    盛钰也没解释,直接开口说:“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我们现在要兵分两路,傅里邺、我,还有齐微雨,以及神明一路,前往寻找遗灵。左子橙、鬼怪,玩家一路,在此留守。”

    有玩家茫然道:“留守等什么?”

    这也是左子橙困惑的地方,他不仅困惑,还有些着急。天杀的,他现在最怕遇见的就是玩家,比起神明们毫不掩饰的仇恨,玩家们表面上笑容满面,背地里却暗自提防,这种才更烦人。

    只不过就算他们心里疑惑,也没有什么发言权就是了。现如今鬼怪、神明都听盛钰的指挥,就连不少玩家也被明星的号召力影响,毫不犹豫的听了盛钰的话。就算还有一小部分人不想服从指挥,也抵不过大多数人的想法。

    很快傅里邺一行人带着神明离开了。

    走之前,盛钰还悄悄对左子橙说了句话。

    不少人都好奇看着这两人,他们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话,非要悄悄将左子橙拉到一边去说。当然了,距离过远,这话他们肯定是没有办法听到的,只不过大家都长了眼睛,能看见。

    在盛钰走后,左子橙走回黑水晶柱旁边。

    他的脸色很差,很差。

    比昨天晚上犯了胃病的时候还要更差。

    玩家们自然不可能多此一举跑去关心他这个‘人类中的叛徒’。只有鬼怪小心翼翼的围了上来,小声询问道:“王,怎么了?”

    左子橙面如菜色,压低声音说:“贪婪王嘱托我,说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保证完成!”

    鬼怪们眼露兴奋的光:左子橙这个色沉王,他们其实多多少少有些芥蒂。但贪婪王就不一样啦,盛钰在鬼怪中的人气,不比在玩家中差。

    只不过左子橙一开口,鬼怪们都傻了眼。

    他说:“你们穿着黑袍,现在沿着桥梁走入甬道,寻找散落在地下城的外来神明。不需要和外来神明打起来,你们只需要传达一个消息。”

    顿了顿,左子橙无奈且心酸的说:“这个消息是:贪婪王在黑水晶柱边,待愤怒王一战。”

    鬼怪们惊讶:“王,我们走了,那您怎么办啊?!”

    左子橙说:“不用管我,快去。”

    鬼怪们只得四散而去。没过多久黑水晶柱边就只剩下左子橙以及诸位身着黑袍的玩家。

    一来,盛钰不在这里。

    万一愤怒王翁不顺真的听了传话,跑到这里来,也只会看见左子橙。而到时候玩家们说不定还以为左子橙故意派鬼怪引愤怒前来,本来他在玩家们眼中就已经很吸引仇恨,这样一来,说不定直接被钉在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二来,现在鬼怪们全都走了。

    眼瞅着附近玩家盯着自己的眼神十分不善,左子橙心中苦不堪言,这一次真的是把命都交到盛钰手里了,完全是毫无保留的信任。

    他心中默念:“盛钰,这次可要全看你了!千万、千万要靠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