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10章 伞下亡魂(二十五)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听闻左子橙的话, 神明们眼神仇视,久久不开口。充梅竟然也站在神明阵营中,此时她身形摇晃, 耳廓呈现一种诡异的紫红色。

    也许是耳疾犯了。

    充梅强忍着没有离开, 而是上前一步充当和事佬, “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色沉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色沉。你们现在找他算账, 又有什么用呢?”

    神明们心里其实也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看见左子橙那张脸的时候, 心中还是难免愤懑不平。语气也就格外冲。

    “本不想与你做争端,现在遗灵都被抓走了, 我们的祈愿也就此破灭, 不如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左子橙无奈道:“我真得罪过你们啊?”

    驿站神明们情绪更加激扬。

    “你不记得了, 你竟然不记得了?!”

    “也是,施暴者如何能记得自己做下的事情。也只有受到影响的人, 才会永生难忘。”

    “杀色沉, 为我们的亲人爱人报仇!”

    不知道是谁先喊出来的这一声,驿站神明纷纷神色大动, 就要逼近左子橙。齐微雨吓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进二十一层楼月余,还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大场面。相比较之下,左子橙镇定的不能再镇定, 也许是胃痛不想做任何表情。

    他说:“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诬陷人?”

    这话一出, 他身后的齐微雨人都傻了。

    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是认真的吗?这不是在激化矛盾嘛, 这人有没有一点脑子啊!

    齐微雨都想拉着左子橙跑了。

    谁知道左子橙是半点也没动, 脚步就和生根长在地上一般, 拉都拉不动。齐微雨心急之时, 抬头的时候却发现神明们虽愤怒,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纷纷停住了前进的步伐。

    这时候,左子橙偏头,“别动。”

    齐微雨只能梗住,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色沉王贵人多忘事,不如我来替您回忆回忆。”这时候小老头忽然钻了出来,站在两方对峙的正中央位置,说:“一开始是暴食王与懒惰王争端不断。期间两方阵地多有摩擦,但都只是小摩擦,根本算不得什么。”

    “事情的转机在暴食王重伤懒惰王,毁去懒惰的灵魂印记之时。自那以后,懒惰起兵,多次攻占暴食王的领地,后者也毫不犹豫的发动小规模战役,同懒惰王争一个胜负。”

    小老头说的话与左子橙无关,因此左子橙一直都是一脸茫然,但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听下去了。但这些事情和盛冬离是息息相关的。

    此时盛冬离表情也有些发愣,茫然扭头看向盛钰,说:“我和胖子有这么大的矛盾吗?”

    盛钰安慰:“别想太多。”

    盛冬离犹豫点头,安安静静的继续听。

    左子橙问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王战役?”

    小老头摇头,说:“并不是。”

    左子橙:“这还不是啊?”

    小老头:“……”

    在小老头说这些的时候,驿站神明们皆陷入了那段暗无天日的痛苦回忆当中。脸色一个塞一个的难看,盯着左子橙的视线也愈发可怖。

    “当时一直都是两边领地有摩擦,就算两个鬼王打起来了,也根本不涉及到旁人。真正的鬼王战役,于情于理来说应该是你造成的!”

    左子橙:“……是吗?”

    鬼怪用超小的声音说:“是的。”

    见他的神色是真的迷茫,神明们心中即便有滔天血恨,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一种浓浓的无力感。这是一种找不到寻仇对象的愤恨。

    时代在变,鬼王也在变,神明和鬼怪都随着时代发展,只有他们依旧固守原地。

    何其无力。

    又何其可悲。

    心知如此,却又无可奈何。

    左子橙面色古怪说:“你们说是我造成这场战役,很抱歉,我实在不明白。暴食和懒惰两个鬼王恩怨由来已久,也一直有冲突,他们两个打起来了,难不成还能是为我打这一架?”

    有神明怒吼:“谁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左子橙说:“我也不知道你们现在是怎么想的。”

    “……”

    齐微雨欲哭无泪的扒拉左子橙手臂,小声逼逼:“你少说两句啊。”

    好在虽然左子橙一直有回怼,但神明们都没有就地发难。一来有鬼怪簇拥,二来,也是更为重要的原因,他们想让色沉王知道这些事。

    仇怨必须要找到倾泻点,而左子橙,就是现如今驿站神明们的迁怒对象。

    在这个前提下,没有人拦着小老头说话。

    “暴食和愤怒大战,原因自然不在于你。但千不该万不该,你做了一件事。”

    左子橙说:“什么事?”

    小老头语气恨恨:“暴食和懒惰领地相接,你的领地紧紧接着懒惰。当时那个情况,两个鬼王谁也无法从对方手里讨得好处,僵持了许多年。你竟然主动联系暴食,诱导对方来到你的领地,从后方包抄懒惰,至懒惰王身死!”

    话音刚落,左子橙还没什么反应,一边楼梯上的盛冬离又吃到了自己的瓜。

    他震惊说:“所以说杀我的人是胖子,左子橙还是胖子的帮凶。我这一世还和他们成了朋友?”

    盛钰说:“想开点。”

    盛冬离说:“怎么想开?”

    盛钰说:“我不是千辛万苦,跑去给你弄能修补灵魂印记的东西了嘛。”

    这话完全是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说完后他就觉得这种话说的简直太雷点蹦/迪了。盛钰便心虚的看了一眼傅里邺,好在这人没有什么反应。

    左子橙依然不明白,捂着肚子说:“好吧。也许我确实做过这种事情,但该来质问我的也应该是懒惰王吧?再不济也是懒惰的旧部鬼怪,你们神明这样做……难不成是在给懒惰王出头?”

    “呸!谁要给懒惰王出头,你们两个半斤八两,和暴食三人蛇鼠一窝!”

    “……”

    不仅吃瓜吃到自己并且还无辜被骂了,盛冬离表情一言难尽,极其复杂。

    小老头说:“初任懒惰王身死以后,新王继位。此后数千年相安无事。初任懒惰王轮回转世,一回来就夺得了属于自己的王位,自此开始歇斯底里,动用一切手腕向暴食王寻仇。如果说之前的摩擦只是小打小闹,范围并不会扩散太大,那么从他重登王位的那一日开始,鬼王战役就开始真正的打响,牵连无数无辜民众。”

    说到这里,盛钰终于理清了时间线。

    万年以前,胖子和盛冬离不知道为什么起了冲突,前者毁去后者灵魂印记。这时候自己出发前往傲慢阵地,开始谋取能恢复灵魂印记的物件。等取到手回归的时候,盛冬离都已经被打死了,自己也被记恨上了,便只能龟缩于贪婪的领地当中,千年与傅里邺不相见。

    这期间继任王座的自然是廖以玫,等盛冬离回归,又夺回了自己的王位。过程不用多说也能联想到,他说不定杀死了廖以玫。

    胖子对盛冬离仇恨加深,盛冬离也心里惦记被杀之仇,两边从争个胜负,到你死我活。

    想到这里,盛钰扭头看向傅里邺,说:“你觉得我以前是为了宝物,故意靠近你的吗?”

    傅里邺说:“不是。”

    盛钰一愣:“为什么?”

    傅里邺勾唇,说:“你想要,会来抢。”

    盛钰‘哈哈’笑了声,说:“你还真是了解我。我也觉得我不会用骗的方式。”

    两人谈话的时候,左子橙更茫然了。

    他不解并且冤枉的说:“所以你们现在是觉得,如果不是我打开领地放暴食入境,掺和了这么一手。他们两个只会一直小有交锋,不会将战役规模发展到整个二十一层楼?”

    小老头叹了一口气,在所有神明激情反驳之前,他优先开了口:“色沉大人何必这样说。”

    “您开空门,总会牺牲一部分居住在那处领地的原住民。而我们现在脚下所踏的这片土地,恰好就是当年开空门之地。在场所有神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还‘多亏’了您啊。我们懂您拥有着远大的抱负,您想拉懒惰下位,您看见的是大局,只有我们这些普通人才会拘泥于小情小爱。您实现您的抱负,牺牲的却是我们的小情小爱,只要想到这一点,心中就难免愤恨难平。”

    左子橙:“……”

    也许遗灵被掳走,就是压倒驿站神明的最后一根稻草。直到现在,左子橙终于才明白,为什么神明们看他的眼神这样奇怪。

    也许一开始只是仇恨,但心中有所念,就强忍住没有找他的麻烦。现在念想断的干干净净,就像一开始有神明大喊:不如拼个鱼死网破。

    只不过更让左子橙惊讶的是,在发生鼓点桥副本事件后,鬼怪们现在竟然还愿意护着他。

    他轻叹一声:“对不起。”

    是给盛冬离道歉,也是给鬼怪道歉,更是给驿站内所有受到牵连的神明道歉。

    大家都听见了这句话,鬼怪们动容,盛冬离也是微顿住,神明们唇线几乎要绷成一条直线,原本的满腔怒火像是打到一团棉花上面,愣是找不到一个能够倾泻怨气的着力点。

    神色各异间,人神鬼都没有动。

    楼梯上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盛钰平静的走到左子橙身前,顺手将后者按回座位上。

    这期间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就连人类玩家也不例外,不少女孩都忍不住担心,恨不得上前将盛钰给揪回来:看上去马上就要打起来啦,你这个时候上去干嘛啊小可爱!

    碍于傅里邺这个人型恐吓机器,那些女生虽然着急,但惊吓之余也没有上前。

    盛钰扭头看向神明们,在左子橙愣愣的视线中,一字一顿道:“如果有办法找回遗灵,你们是否愿意原谅他,是否愿意平息怒火?”

    这话一出,全体惊讶。

    “你有办法找回遗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