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09章 伞下亡魂(二十四)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虽说大批遗灵被掳走, 但还是有部分遗灵见到了自己想要见的神明。那些神明自然让出了客房,因此今日的亡魂驿站新入驻了一批玩家。

    还有些神明追寻遗灵,彻夜未归。许多客房都是空的,左子橙随便寻了间客房, 入驻睡觉。其余人也差不多, 房间一多, 盛钰和傅里邺自然不用再挤一间,他们住在隔壁。

    简单洗漱后,盛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半天也睡不着。这种情况对于他来说很少见, 想来想去,可能是因为副本内不安全, 他才睡不着。

    黑暗中,眼前又浮现充梅哭的梨花带雨的那张脸,看上去又委屈又无助。

    正思索着充梅那边改如何收场,窗户处忽然传来‘邦邦’两声轻敲。

    盛钰倒也没慌乱,一般来说真有危险的时候,敌人不可能还跑来敲两下窗户, 提前告知‘我要打你了’。所以敲窗的应该是友军。

    披着外套起身, 盛钰推开窗户。

    外头月色正亮, 黑雾浓郁, 三四米开外的景物都已经被罩着黑雾当中, 辨认不清。右边又扔来一个小石子, 恰恰好打在窗户上。

    偏头一看,是左子橙。

    这人半个身体都已经探出窗外, 脸色菜青说:“晚上没吃饭, 我胃病犯了。”

    盛钰奇怪说:“二十一层楼里也会犯胃病?”

    左子橙说:“不然怎么解释我现在胃痛。你也没吃饭, 你不饿吗?”

    盛钰实话实说:“饿,我也好饿。”

    左子橙说:“你知道哪里有吃的吗?”

    盛钰说:“不知道。”

    左子橙说:“打牌吗?”

    盛钰好笑说:“你居然带了牌?你是不是来副本度假的,怎么每次都带牌。”

    左子橙摸着后脑勺,尴尬一笑:“我没带牌,我是白天看见几个小姑娘在楼底下打牌,她们今晚应该就夜宿在底下。我想着我去借牌,人家不一定原因,可能还要黑脸。但你去借的话,不管那些女的是不是你的粉丝,看着你这张脸的面子上也会借你的。”

    盛钰说:“你这问的还挺迂回,是不是借牌的顺便,再帮你找一下吃的,直接送到你的房间里,免得你晚上胃痛死?”

    左子橙笑容更尴尬了,说:“被你发现了。我们程序员天天三餐不按时吃,久了都有胃病。现在我实在走不动道了。帮帮忙,帅哥。”

    即便是面带笑意,左子橙的脸色也难看的不行。脸色苍白,眼下青黑,活脱脱像是鬼片里跑出来的大叔鬼,眼神也是惨淡无比的。

    盛钰自己也有胃病,不过疼起来的时候不会严重成左子橙这个样子。

    他笑道:“行了,多大事啊,还在这里求人。我穿个衣服就帮你下去看看。”

    左子橙感激说:“我爱死你了!”

    这时候,左子橙右边的窗户也被推开。唐豆子用黑袍将自己从头包到脚,外面还罩了一层厚厚的被子,他探头的时候,只有一个被子鼓包探出来,声音闷在被子里:“楼下没吃的。”

    左子橙说:“你怎么知道的?”

    唐豆子说:“半步金领域之后的神明就不用吃饭了,饿个把月都没事。还在吃饭的估计都是想满足自己的饱腹之欲。我老家就是这边的,你能有我清楚这些?”

    左子橙捂着肚子,神色如霜打的茄子,颓废极了:“那怎么办。”

    唐豆子说:“不是说了有满足饱腹之余的神明吗,那些人肯定私下里买菜,自己做饭吃。刚刚见到的女神明房间就有饭菜香气。你怎么不去找她啊?”

    左子橙说:“充梅现在指不定有多伤心,这个档口找她蹭饭吃,我可要不是人了。”

    “你本来也不是人。”唐豆子撇嘴说。

    这些对话倒也不担心充梅本人能听见,他们几个人,盛钰、傅里邺、左子橙、唐豆子是住在同一边的,房间也是相邻,充梅和盛冬离住在对面,按理来说听不见这边的谈话。

    还有齐微雨,她也住在这一边。

    许是女孩子的准备工作要稍长一点,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推开窗户,说:“我记得这条走廊尽头,就是靠近楼梯的那一间客房。白天经过的时候我闻到里面有饭菜香气,找他应该可以。”

    盛钰说:“神明吗?”

    齐微雨点头:“对,不是玩家。晚上回来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那人身上有伤,血色金蓝,是个半步金领域的神明。”

    盛钰说:“我去看看。”

    刚退后两步,窗户那边就传来左子橙焦急的喊话声:“回来,盛钰,别去!”

    于是盛钰只得回到窗边:“怎么了?”

    左子橙捂着肚子,脸色比刚刚还要难看,声音气若游丝说:“我发现你现在虎的很,都敢直接去找不认识的神明要饭吃。万一人家是个嫉恶如仇,呸,不对,我是说万一那神明要是非常非常讨厌鬼王,你这一去不就直接歇菜了。”

    盛钰说:“我有防护技能。”

    左子橙被梗了一下,发现盛钰好像还真的不会遇见什么危险。但他还是说:“你别去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要是出事,还是为了帮我找饭吃这种无语的原因,那我下辈子也难安心。”

    盛钰忍不住笑出声:“你的联想能力怎么这么厉害,从找饭联想到我出事,然后还脑补自己难以心安,是不是还有午夜梦回的时候哭出来。”

    左子橙说:“对,所以你别去。胃痛嘛,忍一下就好了,明天白天就能恢复过来。”

    盛钰说:“成,那我不去。”

    左子橙怀疑说:“你真的别去,不值当。”

    盛钰点头说:“嗯。”

    几扇窗户重新闭合。

    左子橙缓慢的从窗边回到床上,坐下来的时候腰背忍不住弓起,五指不断按着自己的胃部。他低声骂了一连串脏话,痛到五官扭曲。

    隔壁传来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紧接着自己的房门就被敲响,左子橙还以为是盛钰,挣扎着起身开门,看也不看就说:“你别去,真心疼我的话,出去再请我吃大餐。”

    齐微雨:“……是我。”

    左子橙舒出一口气,说:“有事吗?”

    齐微雨说:“你不是胃疼吗?神明不能找,一楼的玩家总能找,那么多人,总不能全都饿一天,肯定有做菜吃饭的办法。”

    左子橙忍痛笑道:“你这是想向我道歉?”

    齐微雨脸色一红,赌气说:“我觉得你可能有什么苦衷吧,副本里相处过,你好像也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还保护过我。反正我也饿了,一天都没吃饭,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啦。”

    说着她就转身,作势要走。

    左子橙单手按着胃部,尔康手道:“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靠,我快痛死了。”

    齐微雨又心软回头,跑去扶左子橙。

    另一边。

    盛钰穿好外套,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发型,就准备出去帮左子橙找吃的。一打开房门,就看见一个高瘦的身影杵在门前,手里还拎着一个包着塑料袋的盒饭,面无表情站在原地。

    盛钰:“……”

    傅里邺:“……”

    盛钰说:“干嘛?”

    傅里邺说:“听说你饿了。”

    盛钰说:“听谁说的?”

    傅里邺说:“刚刚,窗户。”

    盛钰说:“你扒在窗户旁边听?”

    傅里邺说:“没有扒,站着。”

    “…………”

    沉默几秒钟,盛钰‘噗’的一下笑出声,上去给了傅里邺一个大大的拥抱,说:“谢谢。”

    傅里邺耳根微红:“快吃。”

    他将手中的盒饭递上来,就准备转身走。盛钰一把拉住了他,说:“跑什么,一起吃呗。”

    因为迈出房门两步的原因,刚好可以看见左子橙房门上也挂了一份盒饭。不过那份就没有盛钰手中的包装精致了,看上去极其磕碜。

    傅里邺开口,难得解释了一声:“顺便给他带了一份,免得你吃完还要出去。但他不在。”

    两人进房。

    盛钰将盒饭拆开,饭菜香气瞬间就充斥满整个房间,他说:“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啊?”

    傅里邺说:“楼梯尽头的神明。放心吃,已经试吃过,没毒。”

    盛钰说:“谁试吃的?”

    傅里邺说:“楼梯尽头的神明。”

    盛钰‘哈哈哈’笑出声,一边动筷子,一边说:“你怎么这么损呢。抢别人的饭菜,还怀疑有毒让那人试吃。你去的时候碰见左子橙了吗?”

    傅里邺也跟着笑了一下,说:“没有。”

    盛钰说:“那他应该去楼下了。”

    反正回来的时候也能看见门把手的盒饭,没必要再跑到一楼去找左子橙。想着他就迫不及待的动了筷子,狼吞虎咽几分钟,忽然发现有点不太对劲,盛钰抬头问:“你看着我能饱吗?”

    傅里邺:“……”

    盛钰无奈的给他拆筷子,说:“你也吃。昨天晚上我一个人睡床,你活生生坐了一晚上,本来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今天又是我一个人吃饭,叫你在旁边看着,更不好意思了。”

    傅里邺顿了下,说:“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些。”

    “我知道。”

    盛钰弯起嘴唇笑了笑,心道原来这就是谈恋爱的感觉,大半夜饿了还能有男朋友来送饭,心里还特别高兴,跟浸在糖水里似的。

    以前经纪人也大半夜来送饭,怎么那个时候没有这种感觉呢?

    用餐片刻,盛钰说:“赌约是你赢了。”

    傅里邺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盛钰说的是什么赌约。上上个副本之时两人定下约定,两个副本之内看盛钰是否会动心,要是没心动,那傅里邺就再也不去打扰,要是心动了呢,那这段关系就随盛钰怎么说,傅里邺全都接受。

    僵硬了一会,傅里邺嗓音发涩:“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盛钰抬眸:“你觉得呢?”

    傅里邺说:“我……不知道。”

    桌边有油灯点亮,昏黄的光亮将两人的脸部轮廓都柔和了数倍不止。使得平常看起来冷酷无情的傅里邺,都变得罕见温柔。也使得眼眸深处总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盛钰,此时看起来平易近人,与之前有很大不同。

    两人对视一眼,忽然都笑了。

    盛钰说:“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来盘盘逻辑,让你心里知道。”

    傅里邺专注点头:“嗯。”

    这个开头,无论是谁来听都以为盛钰会有一番长篇大论,谁知道他只是微微顿住,然后笑的眼角弯弯说:“我想和你在一起。”

    “……”傅里邺愣神。

    像是有巨大的喜悦冲刷脑海,这个惊喜来的太快又太突然,他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只能愣愣的盯着盛钰,眼睛一眨也不眨。

    承认自己动心,说实话挺难的。

    盛钰自己也有点脸热,他以前从来都没有对人说过这种话,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他说:“你不应该说一些什么吗?”

    傅里邺说:“因为我给你送饭了吗?”

    “啊?”盛钰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又好笑又无奈,最后还笑出声了:“什么东西啊,我会因为一顿饭被你收买吗?我动心,自然不可能因为一顿饭,也不是一时上头说出这种想法。这些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知道的,我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啦,多到我都想孤独一生。”

    傅里邺认真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我知道。”

    这是今晚第二次说这三个字了,被人偏爱着的感觉盛钰体会过很多次,很多粉丝也说过这种话,但明显,这两种感觉是不同的。

    他能分辨出来,正是如此,也要更加谨慎。

    简单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碗筷,盛钰坐正身体,这个姿态很认真。导致对面的傅里邺也不知不觉跟着紧张起来,脸庞绷紧。

    两人都像是要面对一场大战。

    盛钰说:“因为某些原因,嗯……就是被网暴的那件事。我很不喜欢有人爱我爱到失去自我,这种爱我不稀罕,我也不想要。你能明白吗?”

    傅里邺点头:“嗯。”

    他用了一百二十分的心力,才强忍住没有缩回手,只是还是下意识握拳,来掩盖手心卡牌。

    夜色昏暗,盛钰脑子也有点懵,说这些的时候自己心里又乱又紧张,没有注意到旁事。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怕你受到匕首的影响太深刻,害了你自己。”

    傅里邺立即说:“不会。”

    盛钰说:“你又怎么能肯定?”

    傅里邺:“……”

    盛钰叹了声气,说:“你现在身体已经出现问题了,不是吗?不然为什么不给我看,上次捶到你的时候,还把我自己给捶痛了。虽然赌约是你赢了,我确实动心了,但你还记不记得,当时说的是,输了你就离开我,赢了,随我处置。”

    傅里邺脸上失色,唇线抿紧:“记得。”

    他好像已经明白盛钰要说什么了。

    一楼好像起了喧嚣声,众多玩家集聚一堂,还有鬼怪们在餐桌边面无表情的盯着,其实前夜就起了好几次争端,没什么好在意的。只不过现在这种情况,那些争端的喧嚣与吵闹声又特别应景,搅和的房间内气氛低沉。

    傅里邺说:“你还是想我离开?”

    盛钰说:“不想。”

    傅里邺一愣,忽然抬头。

    本来已经心生绝望,这声‘不想’,简直就像是强心剂一般,让人一下子焕然新生。

    盛钰说:“我不需要人宠我爱我,我也不需要一个人把我看的比自己还要高。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爱自己,并且善待自己的恋人。”

    这话一出,两人同时沉默。

    傅里邺现在的状态,无论如何都不能算上‘善待自己’,盛钰心疼,却也毫无办法。

    他是个很拗的人,傅里邺却比他还要拗。

    紧紧闭眼后,又睁开,傅里邺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坚定说:“不用在乎匕首。”

    盛钰挑眉,惊讶说:“不用在乎?那你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办?只要有匕首一天,你就会越来越危险,会死的,你看我现在像是想和你开玩笑吗?你可能真的会死的。你刚刚是不是在想,大不了死掉吧,只要能珍惜现在就好。不然为什么要犹豫那么久,你犹豫是否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吗?那站在另一个角度想,只要有这匕首一天,我就永远分不清,你到底是因为匕首喜欢我,还是真的发自内心喜欢我。”

    也许是担心自己语气说的太重,盛钰伸出手,轻轻掰开傅里邺紧紧攥起的手掌,语气郑重说:“不需要只珍惜眼前,因为我想和你拥有更好的未来,想要拥有更长远的陪伴。”

    傅里邺眼眸微微发亮,被盛钰这一长段话说的心神震动,良久才说:“你想去掉这匕首?”

    盛钰点头说:“对,虽然现在没有合适的办法,但我想这样做。匕首对你的身体,对你的王位,都有很严重的影响。甚至还会影响我对你感情的判断,我很想相信你,但有时候人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瞎想去怀疑,我害怕我以后也会这样想,然后无意间伤害你。”

    “咱们把这个当做目标,可以吗?”

    傅里邺摇头:“不行。”

    盛钰一愣:“为什么不行,这对我们两人都有好处啊。你的身体可以恢复,我也能安心。”

    傅里邺固执摇头:“不行。”

    他没有说为什么不行,但态度很坚决。

    烛火摇曳,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一阵冷风,竟然将蜡烛吹熄了。

    黑夜中,听觉就格外发达。

    一楼的争端和之前几次好像都有些不一样,之前是许多人有来有往的吵,大概也就五六分钟左右就能平息,这一次争端持续有小半个小时了,好像还是一边倒的在骂。

    隔着一整层楼,都能听见齐微雨的怒骂声。

    还是那种一串脏话,字字不能入耳的。她似乎很愤怒,时不时还叫两声喝退众人。

    似乎有人提到了左子橙的名字。

    盛钰立即起身,说:“下去看看。”

    傅里邺紧随二来。

    一楼灯火通明,能看见大厅内呈现一种对峙的阵容。楼梯左手边是众多驿站神明,他们双目赤红,俨然已经气愤的说不出话来。右手边是鬼怪们,都围拢在一处,将左子橙护在中央。

    齐微雨就挡在左子橙身前。

    后者面色很难看,一直捂着肚子,到后来甚至还忍不住就近拖了个椅子,大岔开双腿坐在椅子上,苦不堪言的揉着自己的胃。

    很明显,他们下来要个饭,要出事了。

    还有众多不知道什么情况的玩家,都聚在楼梯下方,又是惊慌又是茫然。还有部分人抱起手臂,脸上全是看热闹的闲适。

    “那不是左子橙嘛,鬼王。被神明针对也没什么稀奇的。瞧,鬼怪都护着他。”

    “一群衷心的狗。也难怪鼓点桥副本里,左子橙选择救鬼怪了,可以理解。”

    “那就让他们对峙吧,反正鬼王和神明的恩怨,和咱们人类无关。”

    玩家们讽刺的声音不大,但盛钰刚好就在楼梯上,可以很明显听到这些人的谈话声。

    鬼王如今声誉惨淡,这真是悲惨。

    这时候盛冬离也注意到盛钰,赶忙跑过来,说:“哥,你也被吵醒啦?”

    盛钰说:“嗯。”

    其实他根本就没睡。

    盛冬离忧心忡忡看向左子橙,说:“我刚刚问了一下,玩家说左子橙下来,大家忌讳他的身份,而且痛恨他做过的事情,都没理会他。还有人出声大骂,结果引来了驿站二楼的神明,神明们一瞧是左子橙,都围了上去。”

    盛钰说:“有点奇怪。”

    他现在左边就是懒惰王,右手边是傲慢王,自己还占了个贪婪王的位置。三个鬼王就在这里呢,驿站神明们为什么独独针对左子橙。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鬼怪与驿站神明不知道盛冬离就是懒惰,但他们也应该知道自己是贪婪,知道傅里邺是傲慢。鬼怪们区别对待就算了,难不成神明们也是柿子捡软的捏?

    傅里邺身形微动,就要下去。

    盛钰拽了一下他的衣角,说:“别去,先看看情况。你还记不记得左子橙说过,讲副本里鬼怪和神明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

    傅里邺:“记得。”

    他停住脚步,低眸向下看。

    他们俩记得,左子橙自然也记得。

    忍着胃痛重新站起身,左子橙拍了拍身前鬼怪的肩膀,面前鬼怪们立即散开一条道。虽然看向左子橙的目光有那么一点点纠结,但危机之下,鬼怪们还是选择拥护唯一的色沉王。

    两方宛如针锋对麦芒,戾气十足。

    左子橙叹气,看向为首的神明:“亡魂驿站的神明好像都只想见心里的人,不怎么针对鬼王。你们为什么要这样独独针对我一人,难道因为我在七王里最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太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