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08章 伞下亡魂(二十三)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傅里邺!!!”

    盛钰惊喜的叫了一声, 再回头时,翁不顺竟然已经不知所踪。

    神明们褪的干干净净。

    傅里邺说:“先走。”

    盛钰立即点头,冲那边还在捣鼓逆阵法的唐豆子以及盛冬离喊:“走!”

    几人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一接触到地面的光,唐豆子仿佛见到了什么极度可怕的事物, 倒在地上抽搐不止。左子橙右臂也是鲜血直流, 瞧见盛钰重新回到地面, 他松了一口气,说:“还好你上来了。”

    盛钰:“嗯?”

    左子橙说:“你不知道,傅佬刚刚脸色太吓人了。我也想救你, 但那时候我这不记得自己在干什么, 几乎是在他杀人一样的视线里动地上的图腾,我差点以为我被绑架了。等他到地下城以后, 我才反应过来动图腾是为了救你。”

    闻言,盛钰微愣,抬眸看向傅里邺。

    这时候后者正半蹲在盛冬离身边,两人一起按住地上不断抽搐的唐豆子。其实方才盛钰见到傅里邺时,没能从这人的脸上看出什么,此时听左子橙这么一说, 盛钰还觉得有点奇妙。

    奇妙之余内心有点小开心, 这种被人担心着的感觉……只是这种时候想不了许多。

    本以为唐豆子的抽搐只是暂时的, 谁知道他这一抽, 直接抽了将近两小时, 从菜市场一直抽到地铁, 久久不能平息。

    左子橙问:“我和小妹妹上去后,你们在底下和翁不顺打起来了吗?”

    盛钰说:“没有。”

    左子橙有些惊讶:“那你们在底下干什么?”

    说起这个, 盛钰也有些奇怪, 看向傅里邺说:“神明都去打翁不顺, 他腾不出手来打我。但在你下来以前,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里吧,那些神明忽然全都退离暗室,目标格外一致。”

    顿了顿,他又惊讶说:“你受伤了?”

    傅里邺衣衫不整,形容仓促。看上去和自己是不相上下的狼狈,想着盛钰又问:“你在地上该不会也受到了神明攻击吧,我以为地上很安全。”

    傅里邺点头:“神明想引开我。”

    盛钰说:“你受伤了吗?”

    傅里邺说:“没。”

    盛钰这才松一口气,说:“那就好。”

    左子橙夹在两人中间:“……”

    和现实世界不一样,副本内这地铁列车有许多排座位。唐豆子身体状态不太好,又不能直接躺在地上,只能躺在一排座位上。盛冬离和齐微雨在一旁拉着黑袍紧紧盖着他,以防止四面通风玻璃吹风,将它身上的黑袍吹飞。

    即便如此,他还是时不时从牙缝里发出痛苦的低吟,含糊不清的说些胡话。

    一下说寿元将近,很害怕死。一下又说自己不是没有爹娘,他也不想一直叫乳名,他也很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大名。还会叫娘亲,说对不起之类的,所有话语全都是含含糊糊,只能听清少许的关键词,声调被哭腔扰的混乱。

    傅里邺皱眉看了一眼,说:“神明?”

    齐微雨生怕傅里邺发难,小心翼翼说:“是神明,而且还是个外来神明。不过唐豆子在地下城一直帮我们,能找到左子橙,还是多亏了他呢。”

    傅里邺:“……”

    左子橙好笑说:“喂,我才是你的人类同胞吧。都没见你这么维护过我这个同胞。”

    齐微雨无声低头,暗骂自己是个傻逼。

    进副本两天,她已经不知道在左子橙面前破口大骂过多少次了,还都是骂他本人。此时回想起那些场景,只觉得万分尴尬,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过她本身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在地下城里怼唐豆子,回到地面看唐豆子凄惨成这幅模样,还一直喊着‘娘亲’,难免母爱泛滥。

    想着,齐微雨小声道:“唐豆子看起来有点可怜,你们打算怎么处置他呀?”

    话出,众人一片沉默。

    盛钰叹气,说:“先带回驿站吧。”

    齐微雨点头,没有再说话。

    其实左子橙和盛钰都在等她开口询问,问两人身为鬼王的事情。不过齐微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愣是一句话都没提,假装不知道。

    盛钰也头疼。

    这个副本还没结束,他已经在心里盘算出副本以后得找经纪人处理这件事。要是齐微雨嘴碎说出他是鬼王,那到了外面,他就完蛋了。

    一路无话,直到驿站。

    众人前往菜市场原本是去寻找祝三十的,人没找到,还差点折在了地下城。来回数个小时,这个时候太阳落山,天已经蒙蒙黑了。

    驿站聚集了不少玩家,全都坐在一楼大厅的地上,桌椅上是进副本后都没挪过位置的鬼怪。这些玩家多多少少都有负伤,有些肩膀绑了绷带,还有些手臂断了,拿白布胡乱的吊在脖子下面,有些更惨,腿断了,动都不能动。

    并且玩家们表情都是忧心忡忡。

    驿站内并未燃灯,只有外界有微弱的光亮可以透进来,导致离得稍微远一点,就看不清人脸了。因此盛钰一行人进入驿站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那些玩家还在窃窃私语。

    “被神明追杀,又被神明所救,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我进二十一层楼这么久,这次副本是我经历的最玄幻的一次,跟活在梦里一样。”

    “你们看清黑袍人的脸了吗?”

    “没看清呀!裹得严严实实叫人怎么看清。跟阵风一样上来就攻击,问话也不回复。等抢到了遗灵,他们就卷着遗灵逃跑了。”

    “你的遗灵也被抢了,我的也是!”

    “天杀的,那些外来神明抢遗灵干什么。难不成只是为了和我们作对,不想要我们完成玩家任务?话说你们有没有看见,遗灵被抢走的时候,驿站原住神明脸都快要绿了。”

    “那不得生气嘛,搁我我也气。好歹也一起在驿站里生活了几千年了,当了几千年的邻居,多多少少也有点情分。估计他们都能猜出那些遗灵到底是来找谁的,也许是兔死狐悲吧。”

    “……不会用成语就不要乱用。”

    左子橙扛着唐豆子,齐微雨在一旁帮唐豆子拉黑袍,前者还高喊:“让一让。”

    一楼到二楼之间的是一条宽且长的大楼梯,很多玩家坐在鬼怪之间,老感觉背后毛毛的。寻思一下也只能坐在楼梯上了。此时楼梯堵满了不少人,乍一眼看去差点没有地方可以下脚。

    左子橙不出声,自然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大家聊天聊的正起劲呢。但他现在出声了,瞬间就有不少视线看向他,在看到他背后被黑袍罩的严严实实的人以后,所有人视线瞬间警备。

    都是在副本被外来神明坑过的人,那黑袍就像是眸中十分具有标志性的物件一般,一见到黑袍,众人下意识就想起来白天被追杀的惨状。

    当即有人起身:“你背后是谁?!”

    那人的声音很大,一吼出来,原本没有注意到这边情形的人也都注意到了。一时之间这里凝聚起更多的视线与目光。

    左子橙脚步顿了顿,僵硬几秒钟后,又笑着说:“别紧张别紧张,是玩家。我们在外面受到了外来神明的伏击,我这队友跑的慢,身上受了不少刀伤,不能见风。这黑袍是我们从神明那边抢过来的,免得我队友伤口感染了。”

    这一番话,左子橙说的理直气壮,不慌不忙,语气还带有浓浓的抱怨与痛惜,听起来十分真实。别说楼梯上的玩家了,就连齐微雨也差点信了,半是感叹的看了眼左子橙。

    心道一声,牛逼。

    一听见有人在神明手底下受了重伤,玩家们自然都不会多阻拦。要知道死在神明手下,在现实世界里也会一起死掉。他们要是阻拦了,那不就等于间接害死了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嘛。

    大家纷纷避让,楼梯很快空出一条小道。

    左子橙、唐豆子等三人上去,盛钰这边也很快就跟了上去。

    方才他在入口处找了会充梅,耽搁了一点儿时间,因此上去的时候也比左子橙慢了半分钟。

    现在驿站里面一片昏黄,就好像上了一层厚重的滤镜一般,有人开始燃起了蜡烛。借助蜡烛的微弱光亮,可以看见部分玩家仰躺在楼梯上。氛围像极了日落前的野餐,各家各户席地而坐,围拢在一处谈话,互相看不清脸。

    沿着楼梯往上走,身边的交谈声听的清清楚楚。

    “刚刚那人是不是左子橙?”

    “左子橙是谁啊?”

    “哎呀,就是色沉鬼王啊。我记得网上已经有大神人/肉出他的证件照和生活照,还有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连他家人都照片也都给找出来了。那照片我看过好几遍,绝对不会认错。”

    “噢,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在鼓点桥副本里以一己之力坑害所有玩家的那位?操,我怎么跟他一个副本啊,咱们得防着点他。”

    “不仅要防着他,还要防着其他鬼王!这些鬼王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人!”

    “…………”

    盛钰撇嘴走过。

    盛冬离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傅里邺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些说话的玩家。

    三个鬼王一起上了楼。

    左子橙捣不开盛钰和傅里邺所居住的那件房屋,他又背了一路,这个时候已经气喘吁吁,便只能无奈的扭转脚步,前往充梅的房间。

    看见伤患,充梅十分惊讶,但还是让面前三人进了屋子,顺便让出了自己的床。等盛钰到她的房间时,这里面已经是一片黑暗。

    充梅特意前去灭了桌上的油灯,掀开黑袍摸了摸唐豆子的额头,忧虑说:“他额头好烫!好像是在发高烧,得想办法让他降温。”

    唐豆子挣扎说:“不用……”

    左子橙调侃:“哟,终于不叫我妈了。”

    唐豆子:“光灭了,我一个人躺一会就好了。”

    盛钰上前,问:“今天白天有不少外来神明披着黑袍出去虏获遗灵。你知道他们要遗灵做什么吗?”

    唐豆子喘了口气,强撑着眼皮说:“不知道。翁不顺设的阵法有点毒,即便有黑袍罩着,对我来说也有点难以忍受。那些还能自如行走,甚至和玩家作战的神明,实力一定比我强劲百倍千倍,他们那个圈子要做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

    说完这么一大段,唐豆子已经是强弩之末,就差闭着眼睛晕过去了。盛钰叹一口气,走上前帮他捻了捻被子:“你先睡吧。”

    唐豆子蜷缩成虾状,闻声抬眼看了下盛钰,眼圈发红说:“你身上还是有我娘亲的气息,不要对我太好,我会误会的。”

    盛钰:“……睡吧。”

    隔壁就是唐曲承的房间,那也是他爹娘身死之处,唐豆子要是知道这一点,说不定病重都得挣扎的爬起来,去隔壁房间看一眼。念及他脸色惨白看上去好像随时都会一命呜呼,盛钰也就没有出声提醒,他转眸,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我们没找到祝三十。”

    左子橙一愣,疯狂给盛钰使眼色,示意让他不要说话。末了扭头安慰面色大动的充梅,“你也别着急,说不定祝三十不是你要找的人呢。”

    充梅颔首,说:“还是要谢谢诸位,为奴家费心费力。我在二楼也能听见一点下面的谈话声,他们说遗灵都被抓走了,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

    盛钰没理会左子橙的眼神示意,后者能顾念女士的情绪,他不行,他现在很累。只想赶紧说完这些有的没的,去隔壁房间躺着睡一觉。

    “这整个市区下面,是一个偌大的地下城。外来神明都被愤怒王翁不顺设下了阵法,导致他们的皮肤不能见光。白日我们已经到地下城看过了,在下面的时候我和左子橙走散,他被愤怒追杀,我遇见了唐豆子,也是床上这位神明。”

    简单叙述一下白天所发生的事情后,盛钰语气变的更加严肃:“在他的带领下,我在地下城最中心见到了一个高约百米的水晶柱。那柱子的材料竟然全是黑水晶凝结而成,并且柱子以下有一个十分庞大的破损法阵,锋芒组织的人暗地里筹划要修复那个法阵,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就是神明们最后全部撤离的原因,他们也许已经准备好了。”

    左子橙沉吟说:“修复法阵和神明撤离有关,那是否和遗灵被虏获也有关?”

    盛钰沉默,他想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可能。

    也许黑水晶柱内的水晶,就是众多遗灵万年前死亡时所凝聚出来的。

    不然为什么要虏获遗灵进地下城?

    如果单单想要阻止玩家,亦或者是阻止鬼王完成任务,那直接杀死遗灵就好了。何苦还要千辛万苦的活捉遗灵,将其一路捆绑带走。

    这个道理盛钰能想到,其他人也可以。

    盛冬离说:“我不明白,外来神明为什么要修复那个法阵。”

    “总归不是什么好事。”盛钰叹了一口气,看向傅里邺,说:“白天你被神明引开了?”

    傅里邺点头:“引开多次。”

    盛钰说:“很可能就是趁着引开你的时候,重新动了地上的图腾,将遗灵送进地下城。他们应该进副本以后就一直在筹划这件事了,也难怪齐微雨追踪术只追到了菜市场,很有可能祝三十已经被虏获到地下城以下。”

    齐微雨急道:“哎,在地下城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当时应该试着找一下祝三十的。”

    左子橙说:“当时那个情况也不允许。”

    齐微雨想了想,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只不过看向充梅的眼神还时不时流露一丝歉意。

    后者安慰般笑了笑:“不必担心奴家,万年都已经等了,还在乎这一时半会么。”

    充梅不笑还好,这一笑,齐微雨更加歉疚了,说:“你一定会再见到那人的。”

    充梅毫不犹豫点头:“奴家深信不疑。”

    沉默几秒钟,齐微雨说:“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玩家任务是……”

    说到这里,她话语忽然一顿。

    仿佛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靠!

    齐微雨腿肚子有些发颤,恍惚抬眼。

    盛钰、傅里邺、左子橙、盛冬离是大名鼎鼎的鬼王,唐豆子和充梅又是阵营完全对立的神明……这他妈,只有她一个人类哇!

    这也太玄幻了一点吧???!

    齐微雨表情宛如裂开了一样,她这个表情根本就藏不住事,左子橙郁闷问:“你该不会现在才反应过来吧,我们几个任务跟你的可不一样。”

    “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齐微雨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她的腿都有点软,缓过神来又小心翼翼说:“我这个人嘴巴很紧的,我保证出去后不会胡乱说话。连我妈都不说,你们不要杀我灭口啊!”

    话语中说的是‘你们’,但齐微雨说话的时候,眼神是只盯着左子橙一个人的。后者都被她给气笑了,无语说:“你当鬼王是什么神秘特工组织吗?还是杀人不眨眼的劫匪,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杀你灭口,你出去不乱说就可以了。我自己倒是不担心,反正我身上的污水已经多的不能再多了,倒是盛钰那边有点麻烦,人家毕竟是明星,你怎么证明你出去以后,不会乱说。”

    齐微雨喃喃说:“我没办法证明。”

    左子橙笑道:“那就杀了你!”

    齐微雨一下子垮下脸:“不要哇。”

    盛冬离身形微动,忽然靠近齐微雨。

    其余几人都不同程度的惊了一下,齐微雨也是脸色刷白,还以为自己真的要被灭口了。眼睁睁看着眼前的小帅哥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又面无表情的经过她,齐微雨这才松一口气。

    回头一看,盛冬离摸黑到了唐豆子身边。

    扬手将被子扯开一角,唐豆子声音嘶哑,又小:“我刚刚一直在说话,你们没有听见。”

    盛冬离说:“我听见了。”

    唐豆子在黑夜里也看不见这人,只能对着黑暗说:“那要我谢谢你吗?小舅舅?”

    盛冬离有一瞬间的愣神,很快盛钰就黑脸说:“不要乱认亲戚,我不是你娘亲,他也不是你小舅舅。再乱叫就丢掉你。”

    唐豆子带着哭腔说:“娘亲好凶啊。”

    盛冬离一把将他身上的被子扯开,说:“看来你已经清醒过来了,刚刚不知道是谁哭着喊着说胡话,还要人抱着你睡觉。需要我去点上油灯,好让你变得更加清醒一点儿吗?”

    唐豆子哭腔一顿:“不用,我有正事。”

    左子橙挑眉:“你能有什么正事啊?”

    唐豆子说:“我刚刚听见你们提及了我的一个熟人,祝三十。”

    话音刚落,盛钰先是一愣。

    对哦,他好像忽略了一件事!

    想到这件事,他下意识看向傅里邺。

    然而黑夜里什么也看不清,只能隐约借着窗户缝隙透进来的光,看见一个十分模糊的身形。

    绕是如此,也足够叫他安定。

    先前的头疼头晕,浑身乏力的困倦感消失的干干净净,盛钰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差点忘记了,唐豆子是唐曲承儿子,当年战场上和祝十五关系匪浅。既然如此,说不定也认识祝十五的亲弟弟,也就是祝三十。

    脑海里刚浮现这个念头,就看见唐豆子说:“万年以前,祝十五姐姐经常提及她这个弟弟,还说祝三十心里藏着一个人。总是听她说,导致祝三十对我来说,应该也算是一个非常熟悉的陌生人了。且万年以后,地下城里,我见过祝三十,他也被人虏获了。”

    “他被虏获了?”

    这是左子橙的疑问。

    充梅却关注另外一件事,声线颤抖说:“你说他心里藏着一个人……”

    唐豆子说:“对,他说那个人是‘红门姑娘’。我和祝十五姐姐私底下也是这样称呼那个人的。”

    话音刚落,充梅身形已经摇晃不稳。

    好歹是左子橙眼疾手快的扶住她,才没有让充梅原地跌坐下去。缓了几秒钟,充梅语气已经带上了哭腔,哽咽道:“红门姑娘,红门姑娘。他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名字,见到我总是害羞的满脸通红,吃完我做的菜就离开。有一次他说漏了嘴,称呼我为红门姑娘,因为我们的大宅子,门就是锈红色,还漆了一片红砖。”

    左子橙困惑说:“那祝三十就是你想要找的人吗?可还是有点奇怪啊,不是说遗灵会自发朝着想要见的那人去,你一直在亡魂驿站里头,他却朝着反方向跑,在市区里漫无目的的走。”

    “我换了血,我和我的长姐换过血。”

    明明已经看见了寻找万年的希望,这个时候却宛如凌空一记闷锤,将充梅锤的眼前发黑,面色惨白:“我能找到他,但是他已经认不出我来了,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话音刚落,充梅已经嚎啕大哭,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