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06章 伞下亡魂(二十一)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右北郭其实是左子橙, 真实身份是‘那个以一己之力差点谋害全副本’的色沉鬼王,比这件事情更震惊的事情是什么?

    之前齐微雨觉得肯定不会再有事情,能超过这事带给她的震惊程度, 但现在她不这样觉得了。她甚至想穿越到半个小时以前,狠狠的给自己脑门扇上几下, 拎着耳朵喊:你是不是傻!

    盛钰,这可是盛钰哇。

    就连齐微雨这种不经常看电视剧看电影的, 都多多少少听说过盛钰的名头。从初中到高中, 再从高中到大学,不管她到哪个地方读书,就算是换了一个城市, 也总是能遇见喜欢盛钰的室友。这个概率就能说明一切问题了。

    盛钰的影响力在齐微雨看来,简直不能用语言来修饰,反正就是很大。一旦外界知道盛钰的真实身份, 可以料想那时的腥风血雨。

    不, 不仅仅是腥风血雨,简直可以直接说是毁天灭地一般的灾难场景。

    等等……齐微雨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此时左子橙和盛冬离都站在她的身前。

    前者是色沉王, 后者刚刚提及了自己的身份, 好像他的身份同样也是秘不可宣的那种。

    操, 她好像忽然明白了,为什么盛钰之前说‘贪婪和懒惰就不用多说了’。

    因为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啊,于情于理都不可能空出时间, 跑去追杀左子橙这个色沉王。

    操, 她好像忽然又明白了, 为什么盛钰之前说‘傲慢没有掉入地下城’。

    现实世界里人人都怀疑傅里邺是鬼王, 只不过不知道他具体是哪一位鬼王而已。联系到‘什么样的人, 就拥有什么样的圈子’这种齐微雨奉为真理的格言, 傅里邺说不定就是傲慢王啊。

    初次见面的时候齐微雨还一不小心口误,猜测傅里邺是傲娇王……好像找个地洞钻进去!

    自我唾骂完毕,齐微雨世界崩塌了。

    她傻愣愣的抬眼,心里又‘操’了一大声。

    她到底是怎么混入这个光鲜亮丽的鬼王圈子的?这里面的人说话好听,个个都是人才……不对错频了,重点是自己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从盛钰之前的话语推断,七位鬼王说不定私下里都有了很深的交情,只有愤怒和嫉妒盛钰不太了解。愤怒就在对面,至于嫉妒。

    齐微雨恍惚的低头,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手掌中心的卡牌:还是那张学者牌。

    她年纪小,脑子里天马行空的胡乱想,整个人也一动不动的待在原地。烈火直直扑面而来都不知道躲,最后还是左子橙慌乱中拉了她一把。

    “小妹妹,理解你会走神。”左子橙将她护到身后,咧开嘴巴笑了一声,说:“但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待会打起来的时候,记得保护好自己。场面一乱可没人能注意到你。”

    虽然话语的意味带着一点吐槽的感觉,但能听出来,这人的本意其实是关心。

    齐微雨愣愣说:“我还以为我是嫉妒。”

    说罢心中悲愤万分:不然自己到底怎么够资格混进来的呀,她不配啊啊啊啊!

    在她说这些话的同时,翁不顺又扬手抛出一团火团,这一次他似乎完全失掉了耐心。

    火球就丢到盛钰身前一米处,将地上炸出一个大坑。幸好附近都是湿润的土壤和坚硬的石头块,要不然这火铁定能烧到盛钰身上。

    翁不顺抬起手腕,掌心凝聚起炽热的温度,兴奋道:“第一下是打个招呼。你要是再不出手,这第二下,会冲着你的脸而去。”

    盛钰说:“不是说我先出招吗?”

    翁不顺说:“你出。”

    盛钰眼神一闪,忽然勾起唇角笑了,道:“算了,我这个人比较讲礼貌,还是你先吧。”

    翁不顺满脸不高兴,但还是点头,说:“那就听你的。”

    围观神明们:“…………”

    他们都不知道从哪里吐槽起了好吗!

    翁不顺怎么会这么有耐心,他被镇压了千年,一出塔就跟个疯批一样到处找人寻仇。往日的仇人要么早陨落了,要么升到金领域去享福了,翁不顺一个个找上门,叫那些往日敌人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秋风骤雨刮得人透心凉。

    这也是众多神明厌恶翁不顺的原因,眼神瞥到他的方向,都纷纷冷眼道一声叛徒。

    神明们又默默看向盛钰。

    贪婪又怎么可能这么有礼貌,这两个人打架是回合制的么?你一下我一下??

    清醒一点啊盛钰,你是千万年来身份从未更迭的贪婪鬼王啊,传说中的贪婪王不是那种,管你三七二十一,惹到我我就叫你倒大霉的吗!

    沉默间,神明们的眼神越来越古怪。

    “算了,咱们就看个热闹吧。神仙在打架,我感觉我就是来吃瓜的。”

    “只有你这样想,能不能有点追求。等他们两败俱伤,卡牌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吗?!”

    “哇,你好有追求哦,捡漏嘛。”

    “……其实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开了这座地下城的灯,我记得是唐豆子带着人打开的。这个仇必须得报,做的这种事情,兜帽还戴的严严实实,叫人看不清他的脸。”

    “你招仇恨的时候会广而告之,说自己姓甚名谁,要寻仇就来某某地方找人吗?”

    “……对哦,那到底是谁?”

    神明们没有讨论出一个结果,只是裹紧了自己身上的黑袍,焦灼的在原地唾骂。

    另一边。

    正是火求击打地面的巨大的声响,导致左子橙没有听清齐微雨在说什么,他茫然问:

    “你说什么?”

    齐微雨面色一紧:“啊呀!”

    她的眼神直直的望着盛钰的方向,好像看见了什么极度危险的情形,导致她下意识的尖叫出声。左子橙也跟着心脏一抽,迅速回头。

    紧接着左子橙就看见了颇为震惊的一幕。

    他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翁不顺扔出一个火球,那火球也许是用来吓唬盛钰的。

    嘴上毫不留情的说下一个火球照着你的头打,但翁不顺却没有这样做。他手中的火球其实偏离了盛钰身前几寸,是往墙上打的。

    左子橙震惊的自然不是这枚火球,而是震惊于盛钰的反应。

    他看的很清楚,火球没有打到盛钰,翁不顺可以说是人体描边大师,那火球是擦着盛钰过去的。但后者却原地腾空而起,宛如被一下子重击,晃晃悠悠摔倒在地面上。

    左子橙愣了,翁不顺也愣了。

    虽然心存疑惑,左子橙还是下意识上前,右手扶起盛钰,左手已经从烟盒里掏出来一根烟,低声询问:“你被打到了?”

    盛钰同样低声回答:“没有。”

    左子橙掏烟的动作一顿:“那你怎么……”

    盛钰作势痛苦干咳几声,拿手捂着嘴巴说:“这一战无论如何都不能应,翁不顺是个认死理的,我和他讲不清道理。又不愿意说到底是什么东西,要是能给我直接给了,用不着打这一场,我怀疑……我欠他的说不定是这条命。”

    左子橙眼神严肃起来:“你想怎么做。”

    盛钰压低声音说:“推锅会不会?”

    左子橙一愣,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瞧见盛钰放下手,表情是十分真实的讶异与悲愤,他怒声道:“做了这么多,你现在开心了吗,灯光全部打开,神明和鬼王全都一起倒霉!”

    翁不顺:“……”

    神明:“……啥???!”

    众脸茫然加困惑。

    左子橙率先反应了过来,不得不说人和人走的近了,慢慢就会互相同化。左子橙的脑回路瞬间就和盛钰的接轨,很快就明白了盛钰这是想做什么,他拿出了社畜向老板请假的演戏精神来。

    愤恨说:“你用我的命来威胁贪婪,叫他替你打开控光装置的推手。明明我们都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我们。”

    盛钰声情并茂的咳嗽了一声:“为什么!”

    翁不顺:“……?”

    如果视线可以转化为文字,他面前恐怕已经堆积出了成百上千的巨大问号。

    身后是一片寂静,明明有非常多的神明聚拢,但此时此刻那些神明好像忽然集体失了声,他们都死死看着翁不顺,眼睛一眨不眨。

    视线满是怒意,还有被愚弄了的恨意。

    “灯光是你指示人打开的?”

    “原本我一直想不通到底是谁要打开这整座地下城的灯光,现在我懂了。原来就是你,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你对我们所有人下了不能见光的阵法,又自己一个人关掉了控光设备,想要困死我们。发现这招行不通以后,你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开灯,叫我们都死!”

    “翁不顺,你到底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