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1章 鬼堡来信(十一)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神明仓皇的向后逃脱,但那些鬼火就好像长了眼睛一般。无论他逃向哪一个方向,都能被迅速跟上来,狙击他每一个呼吸的缝隙。

    这是反击的好机会。

    胖子一方面惊讶于盛钰藏得够深,另一方面还满副本的找菜刀。待找到了那把大菜刀,只听见身后‘嘎达’一声脆响。

    回头一看,楼梯最后一阶裂开了。

    盛钰控制着鬼火,满副本撵着神明跑。

    “胖子,虽然我这技能能使五分钟。但我感觉玻璃楼梯好像连一分钟都坚持不到,你快上去砍他,咱俩一起,争取赶在楼梯消失前弄死神明!”

    闻言,胖子百忙中抽空看了一眼盛钰,他瞪大了眼睛,神色间是满满的惊悚意味。

    靠,到底是其他玩家太弱还是盛钰太强?这可是让21层楼无数玩家醉生梦死的爬楼阶梯啊!

    别人见着阶梯都是在九死一生的困境中,甚至很多人都是眼睁睁看着楼梯一点点消失掉,最后惨死在副本鬼怪的手中。

    到了盛钰这里……这特么楼梯的时效就是用来催促他快点弑神的?

    啪嗒——

    最后一层阶梯已经完全碎裂。

    盛钰神色一紧,也来不及耽搁。

    他立即分出一部分鬼火,硬生生的让其环绕在大厅内各种家具上头。

    大摆钟、沙发、花瓶……只要是大型物件,此时此刻无一例外的被鬼火团团围绕。无形的力量将它们推到玻璃阶梯之下。

    耀眼的蓝光,铺天盖地的热潮,这里面是琳琅满目的奢靡家具。那些珍品一扔到鬼火里,昂贵的价值立即不复存在。

    它唯一存在的目的,就是让盛钰踏上它。

    啪嗒——又碎了一阶!

    明明没有倒计时,但盛钰眼前却仿佛出现了一个定时炸/弹一般。他不知道楼梯什么时候会消失,只得一把揪住胖子,加快速度往上爬。

    这简直和高空攀岩有的一拼……不,这比攀岩还要难的多。起码攀岩的时候身上还有安全措施,现在别说安全措施,随便插错一脚都可能连人带队友翻到火里去,简直是凄惨无比。

    好不容易爬上楼梯,两人一下子就累瘫了。

    胖子虚脱之际还不忘担惊受怕:“糟了,这一次没杀死神明。下周进入游戏的时候他说不定已经恢复了,到时候可能追到新副本来报仇。”

    一句话说完,身旁人没什么反应。

    好奇的扭头看去,胖子又狠狠的惊了一把,险些后退两步倒插葱摔下去。

    “盛哥!卧槽你冷静一点啊啊啊啊!”

    盛钰没理会他。

    他凝神操控着手中的鬼火,将整个大厅古堡围住,这下子除了半空,其余地方基本上已经变成了类似于火山喷发口的地方。

    神明能躲,那就让他躲。

    反正躲在哪里都是一个死。

    他是这样想的,胖子能看出来,神明本人自然多多少少也能猜出来。

    火光中,不知哪儿传来一声痛苦咆哮:

    “我是在银领域受了重伤,才被送到铜领域养伤的。妈妈也跟着我来铜领域了。你们杀了我,妈妈一定会循着鲜血的味道找到你们!然后用你们的鲜血来为我报仇……”

    神明的声音戛然而止,与他声音一同停止的,还有那灼烧不止的蓝色焰火。

    空气中的炽热终于缓慢降回常温,焰火消失,鬼娃只留下一具焦黑碳烤一般的尸体,待最后一丝亮光熄灭,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神力不多,想的还挺多。”

    见神明身死都只吐出一块黑水晶,盛钰打心底有些嫌弃。正准备和胖子商量黑水晶归属问题,谁知道扭头一看,胖子好像整个人都魔怔了。

    他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不敢置信说:“刚刚那小孩说什么了,我他娘的一定是听错了吧!”

    盛钰一愣,心底也感觉有点不对劲。

    他抿唇,试探说:“他说他的神明妈妈会找到我们,为他报仇?”

    胖子脸色惨白:“不是这一句,是上一句!”

    ……上一句?

    盛钰回忆了一下,重述道:“他是在银领域受了伤,才被送到铜……”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胖子两眼一摸黑,他捂脸说:“黑水晶你拿着吧。我好歹还有个武器,你试试看能不能开出一个武器……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下周副本咱俩百分之八十可能性会分到一起,要是那个银领域神明真找上门,没有武器的你基本上必死无疑。”

    说完,胖子又痛彻心扉锤自己胸口,大骂道:“靠!就算有武器咱们也必死无疑啊!”

    “……?”

    盛钰心里有数不清的问题。

    为什么他们俩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分到一起。为什么鬼娃妈妈找上门,没有武器的他会必死无疑……银领域和铜领域又是什么东西?

    他想问出口,然而情况根本就不允许。

    副本结束,爬楼结束。

    空中出现一行由金色血液凝聚而成的字体,在一片断壁残垣中熠熠生辉。

    【是否查看副本剧情线。】

    【请玩家选择:是/否。】

    字体自带的光纹像是水波一般,盛钰刚说了一声‘是’,那光波就轻柔的辐射开来。所有被柔软光路招抚过的地方,眨眼之间全变了。

    残破的黑水晶、一地碎片的花瓶、被烈火烧到只剩一层丑陋骨架的家具。一切的一切,瞬间就恢复到它们本来的面貌。

    漂亮而又脆弱。

    正如那个迎面走来的小少爷,莱安。

    **

    贵族晚宴上,巴伐伦卡家的小少爷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隔日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帝国。

    他竟然幻想自己可以看见神明。

    大街小巷,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在聊这个话题。显然大家都觉得莱安是一个撒谎精,就连圣女大人都没有资格见到神明的真容,莱安只是一个九岁的孩童,他怎么可能会得到神明垂青。

    这件事情笑笑也就过去了。

    很快大雨降临,旱涝来袭,灾情迅猛到让人毫无招架之力。圣女真诚的祷告,人民热切的期盼,无论如何都换不来神明的垂青。

    在旱涝之后,一场瘟疫席卷了整个灾区。

    在巨大的恐惧与绝望之中,圣女提起莱安:“他愚弄了神明,是他触怒了神明!”

    愤怒的人们已经丧失了理智。家破人亡、颠沛流离,他们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孩子不孩子,戏言不戏言。

    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宣泄口,用来承担这一连多日的愤懑与惶然。

    骑士带头推翻巴伐伦卡古堡,斩下莱安的头颅。圣女告诉所有人这是举世无双的善行,这是唯一可以抚恤神明的方式。而灾难来临之夜,将莱安推出去的是他见到的‘神明’,丹尼尔。

    屠戮夜过,太阳照常升起。

    瘟疫与旱涝结束,所有人本该欣喜若狂,只是当他们看见那座本该消失的古堡时,所有的喜悦都宛如被冻结住,冷气几乎要深入骨髓。

    第一周,圣女收到了邀请函。

    她倒吊在古堡外头,活活被火烤死,引得无数人的围观、议论。

    第二周,骑士收到了邀请函。

    他的头颅被斩下,脖颈线往下的部分焦黑成块,几乎要辨别不清四肢方位。

    第三周,丹尼尔失踪了。

    餐桌前的孩童拿餐巾擦了擦嘴角,面前的生肉还剩下一小半。由尸水与烂肉榨成的汁装在红酒杯里,轻微晃动下还能见着皮毛组织。

    今天的菜肴似乎格外美味,下周……又会有谁来做客呢?

    **

    这么一趟走马灯一样的看下来,盛钰看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是因为别的,圣女的形象竟然和孕妇刘雁一模一样。而骑士更是裴简,故事中这两个人的结局,似乎和副本里的下场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副本主线和盛钰之前猜想的差不多。

    大致就是高楼层的神明丹尼尔下到第一楼层的这个副本,给人类莱安设了一个局。一切都是他提前设计好的,所有的舆论走向都有他的手笔,等莱安绝望中奉献掉自己的灵魂。

    神明取代了莱安。

    杀死骑士,杀死圣女,他是最后的赢家。

    “所以当时我喊出莱安的名字,就重击了神明丹尼尔。找出他的真身,这是杀死他的第一步。”

    盛钰看了一眼手中的黑水晶,忽然明白了:“这颗水晶压根就不是杀死神明的酬劳,而是完成了鬼王任务的奖励!”

    在周身场景重新崩塌之时,盛钰猛的将黑水晶靠近鬼王卡牌,卡牌散发莹莹光亮。

    【在同一个副本,您可以掠夺他人三次。】

    ……淦,武器为什么这么难出?!

    这是盛钰昏睡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

    仿佛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梦里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话,在谈论他。

    “……刚刚我上班打卡的时候,还有粉丝哭着拽着我不撒手,问我他是不是脑死亡了。”

    “怎么可能。死掉的那些人好像都是心脏麻痹吧?微博上现在都在说这事,简直太可怕了。好端端的一群人,说死就死了。”

    这对话太真实了,就好像响在耳边。

    不对,这不是梦!

    盛钰挣扎着,他感觉自己就像被鬼压了床,明明意识是清醒的,却怎么也睁不开双眼。

    好像有很多人围了上来,给他打葡萄糖,拿棉签润湿他的唇瓣。

    氧气稀薄,四周都是大雨将至的闷热感。

    好不容易等这群人乌泱泱的离去,楼下又好像爆发了冲突。有人在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还带着哭腔,最后有不少人都跟着那个声音在喊。

    在喊什么呢——坚持住?

    对,他们在喊坚持住。

    坚持什么东西,他不是刚从21层楼副本里出来么,现在怎么会躺在病院里。

    怀着这个疑问,盛钰艰难的睁开眼睛。

    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

    手心有点痒。

    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是找水,他太渴了,手臂摸索出白色的床铺,盛钰忽然止住动作。

    他死死的盯住右手掌心。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毫不夸张的说,即便是见过那么多大风大浪,站过高端摔过低谷,盛钰从来都没有哪一刻像现在一样茫然无措。

    他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

    卡牌还在……卡牌为什么还在?!

    门被猛的推开——

    经纪人左手提着一大堆果篮,右手还拎着电脑包。手机夹在他耳朵与肩膀之间,他讲话的时候语气都透着一股烦躁:“那些曾经被污蔑的通稿现在爆出来有什么用。人都没醒能有什么回应,粉丝急公司难道就不急嘛!我觉得你们这些记者比他家人还急,他又不是机器人,就不能让他好好休息几天,再看什么,再看不还是没醒——”

    “……”两人沉默对视。

    盛钰还保持着要够水杯的姿势。

    正要询问卡牌的事,只见经纪人忽然丢开果篮电脑包,连带着手机都甩飞掉了。

    接连两日不眠不休,经纪人眼圈下漆黑。他红着眼眶猛的扑上来:“……死了。”

    “什么?”盛钰嗓子嘶哑:“你说谁死了?”

    经纪人深吸一口气,情绪还是无法平静。

    他声音颤抖说:“裴简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