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2章 鬼堡来信(二)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门被猛的踹开。

    走廊墙壁挂着无数张壁画,在门开启的那一瞬间,这些壁画无一例外的嘶吼出声。

    台灯‘啪嗒’一声,应声衰落。

    玻璃灯壁砸了一个稀巴碎。

    盛钰本能的后退一步,待理智占据上风后,他停下脚步,迟疑看向屋外。

    外头不是预料之中的血手指鬼怪,而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一男一女。

    男的小麦色皮肤,是个外国人。女的岁数不大,长相很可爱。这两人明显也被吓得不轻,那女孩抱着头,什么也没看清就尖叫了起来。

    老外显然心仪那个女孩。为了凸显恐怖氛围下的男子气概,他恶狠狠上前一步攥住盛钰衣领:“我刚刚敲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应?!”

    “我怎么知道敲门的是人还是鬼。”

    盛钰正愁着手心滚烫无处降温,他迅速抓住衣领上的那只手。刚碰到老外的手背,这人立马就一声驴子般的惨叫,听着就凄惨无比。

    皮肤表层有刺啦啦烫伤的声音,老外连忙甩开手。就这么几秒钟功夫,手上已经烫出了好几个尖端冒脓的大红泡。

    别说什么男子气概,那老外现在恨不得躲人家女孩子后头去,说什么也不肯靠近盛钰。

    手心温度降了下来,盛钰自顾自低头。

    【姓名:盛钰】(可见)

    【至高楼层:第一层】(可见)

    【身份:贪婪王】(不可见)

    【……】

    进副本之前曾经了解过,玩家开局抽到的身份卡基本上会伴随玩家的整个游戏生涯。而手掌,就是这张身份卡牌的永久栖息地。

    外人只会看见括号内写有‘可见’的文字,‘不可见’内容只有玩家本身可以看见。除此之外,身份卡牌下头还有很大一片区域是暂时空白的,很有可能某些深层次的东西暂且没有被挖掘出来。

    换句话来说,现在的盛钰还不够格。

    那女孩终于缓过神,仔细瞧了瞧盛钰,忽然大喜:“你是不是演《情书》的那个!前段时间的密室逃脱我们全家都有在追,我知道你!”

    不提密室逃脱还好,提起来就是泪。

    因为这档惨遭恶意剪辑的综艺节目,盛钰良好的形象跌到谷底,很多人对他的印象就停留在‘长得好看的废物’上头。

    不过好在女孩是个实打实的颜狗,她才不管盛钰废不废呢。一巴掌推开老外,她激动的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的介绍自己。

    女孩叫肖梦,算是半个粉丝。老外名字太长,盛钰没记住,就记得这人是个印度留学生,为了方便,他在心里叫这人阿三。

    刚刚踹门的就是这位阿三哥,看肖梦眼巴巴的瞅着盛钰,他满肚子火气,阴阳怪气说:“原来是个七人副本,我还以为是六个人。我们六个都在外头碰过面了,所有人都去勘察副本地型,就连孕妇也没歇着。你们这些大明星就是了不起,是不是都想着躲在其他玩家后面,等副本结束的时候刚刚好出来,躺赢。”

    “中文真好。”盛钰差点为他鼓掌了。

    就像是一拳重击打在了轻飘飘的棉花上,阿三气到翻白眼。看见肖梦也被逗笑了,他不服气的就要再冷言讥讽。

    话还没出口,墙上的鬼脸壁画再次尖啸,在场三人瞬间靠墙蹲下,哑然对视。

    最高处一张白脸骷髅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在一声尖锐凄厉的咆哮过后,整个画框猛然震动,直接脱离墙面,直挺挺砸下。

    好巧不巧,正中阿三哥。

    “嗷!!!”

    砸到人的下一秒钟,所有鬼脸画框不约而同的停止尖啸。白脸骷髅安静的躺在地毯上,嘴角裂开一个大口子,像极了报复成功的奸笑。

    音浪平息,四周一片沉寂。

    阿三头上青紫一片,像被人生生挖去了一块皮。他整个人也处于灵魂出窍的状态,又气又怕,想骂人又不敢随意张口。

    肖梦看向阿三,哭腔中隐隐带着埋怨:“都怪你,肯定是你刚刚骂盛钰,引来了不好的东西。这还不明显么,就连鬼都喜欢长得好看的!”

    “……”阿三怒瞪盛钰。

    盛钰摊手说:“看我做什么,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刚刚鬼怪在给我出头吧?”

    正说着,走廊另一头传来女声呼唤。

    显然刚刚到动静惊扰到队友了,那两人结伴而行,走的比龟爬还要慢。

    左边是个长发飘飘的女人,右边圆滚滚的,应该就是阿三提到过的孕妇。

    等这两人走近,盛钰才发现自己看走眼了。

    长头发的女人叫刘雁,她才是孕妇。至于圆滚滚的那个,这是个男的,只不过有点胖。

    刘雁扶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介绍自己的时候满是慌张,但好歹吐字清晰。那胖子已经有点神志不清醒了,介绍自己的时候直接说‘我叫胖子’,然后就满脸煞白的坐在地上,说话都有点气虚。

    “咱们分头行动的时候约定了一分钟响一次口哨,你这边一直按时响,但一楼那两个人足足五分钟没有吹响口哨了。我和刘雁都感觉不对劲,经过楼梯口的时候就特地往下看了一眼……你猜我们刚刚看见了什么?”

    说到这里,胖子脸色奇差无比,这种时候他也不卖关子了,一边打哆嗦一边开口:

    “明明下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去看的时候变成了三个人影,再看就变成四个人影。一个个的全都跟中了邪一样杵在原地。最恐怖的是,在我和刘雁冒头的那一刻,所有‘人’缓慢的抬起手臂,一点、一点指向了我们的方向。”

    等他说完,许久都没人说话。

    即便知道这只是一个全息恐怖游戏,但是阴森氛围包裹上来,诡异且不合乎常理的事态发展下去,两面夹击,直接击垮理智。

    两侧鬼脸壁画都咧着嘴笑,就好像无数双视线凝聚在众人的身上,让人后脑勺发寒。

    “我想回房间。”女声打破寂静。

    盛钰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孕妇刘雁说的。

    她捂着肚子,哭丧着脸:“我要回房间,我肚子痛。”

    阿三像炮仗一样,一点就炸:“刚刚要分头勘察地型的时候你也说肚子痛。现在大家肯定要一起去一楼看看,你肚子又痛了。”

    刘雁说:“不一样。刚刚我是装的,现在我是真的肚子痛。我怀孕了,流产你担待的起吗?”

    “全息游戏流不了产。”胖子扶墙站起来,唏嘘说:“她不行就算了。别忘了游戏绩点是跟着你在副本游戏的操作算,绩点又和爬楼的速度息息相关。划水玩家不算分,她想一直在‘第一层楼’转悠,那就让她转悠呗。”

    说着,众人簇拥在一处,朝楼梯方向走。刘雁在原地踯躅一会儿,咬咬牙也追了上来。

    **

    跟胖子说的一模一样。

    不,应该说一楼大厅的场面比胖子描述的更加惊悚,恐怖一百倍不止。

    从楼梯口往下看,一开始只有两个背对楼梯口的人,左边人影有点眼熟,但叫不上来名字。右边是一起进入游戏的经纪人。

    揉了揉眼睛,人影从两个变成了三个,然后是四个、五个、六个……多出来的四个人都是一身白裙子,黑发几乎要长到脚踝,看不清脸。

    她们分别从四个拐角走出,齐刷刷的缓慢抬起手臂,骨头缝隙里嘎达嘎达声几乎近在咫尺。

    就像有无数只蚂蚁爬到了自己的身上,一路爬到脸颊,咬的人脸整个都麻麻的。

    随着手臂弧度的增大,脸上的酥麻感也愈加严重,等到手指直冲着盛钰这个方向时,他好像听见了‘咚’的一声闷响。

    回头一看,胖子已经瘫在台阶上了。后面的刘雁、肖梦也有样学样的瘫坐下去。

    阿三不想在肖梦面前丢脸,愣是梗着脖子就要上前,看上去想拼杀一番。

    盛钰一把拽住了他。

    他本来就有点腿软,被人这么一扯,立即顺理成章的坐到了台阶上。偏偏嘴上还在逞强:“你害怕就别去,我一个人去救他们俩。”

    刘雁就差尖叫了,口不择言道:“你让那老外去啊。拦着干嘛,不做事就和我一样乖乖待着,只要别拖后腿就行了。”

    盛钰说:“谁说我不做事了。你们仔细观察那四只女鬼。”

    看一眼都觉得瘆得慌,一听仔细观察,所有人只觉得汗毛直立,浑身冷汗。

    强忍恐惧与压力,众人迎着女鬼的方向看。

    看了有上十秒钟,肖梦最先反应过来:“她们好像不是指着我们诶!”

    与此同时,盛钰扶着栏杆。

    他轻轻往下迈了一个台阶,紧接着又是一个台阶,一个接着一个,一直走到了最后一阶。

    说实话,这一幕远比阿三莽撞往下冲看上去更有威慑力,同样也更有魄力。一个是需要一时的勇气,一个是需要长久的决心。

    鞋底与台阶轻碰,女鬼们的视线也随着盛钰的身形而挪动,尖锐且直白。

    直到走到楼梯口,那儿有一块黑台搭建起来的展示柜,绒毯上放着黑水晶。

    指尖刚触碰到黑水晶,大厅的灯‘唰’的一下子全部亮起来。刚刚还满屋子黑暗,转眼间就照的整个古堡大厅亮堂堂。

    经纪人和另一名玩家终于可以动弹,他们正想要欢呼。然而,很快笑意就僵在了脸上。

    女鬼们还没有离开。

    “啊啊啊啊动了!她们动了!”

    堪比惨叫的尖叫声响起,刘雁连滚带爬的往后逃,跑了两步发现所有人都没反应。她心里头骂骂咧咧的,逃难之中回头看了一眼,立即就被惊在了原地,哪里还顾得上逃难。

    空中出现了一段漂浮着的文字。

    【玩家任务:拯救丹尼尔。】

    【四角游戏】

    【规则①:拍□□水晶视为开始游戏的指令,届时四鬼出,将为玩家演示四角游戏玩法。一场游戏限制四人玩耍。】

    【规则②:四角游戏必须在午夜零点以前玩耍,四名玩家走完一圈以后,必须立即反身跑回房间。无论听见了什么声音,绝对不能回头看。回房后禁足,隔日九点,早餐时间解禁。】

    【严格遵守规则①②,玩家白天将受到庇护,免遭神明抹杀。若违背规则①②,玩家白天将失去庇护,进入限时逃杀模式。】

    若干秒钟以后,文字消退下去,那女鬼们也纷纷退到墙角,集体右转。

    先是第一个女鬼动了,她没有腿,眼珠还挂在眼眶外边。就这么飘到了前面的角落,轻轻的拍了下第二个女鬼的肩膀。第二个女鬼如法炮制,飘到第三个女鬼身后……就这样,一个轮回过后,四名女鬼忽然凄厉的高叫。

    然后齐齐奔着楼梯冲来。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飞最快的那只女鬼已经越过众人,一溜烟消失在二楼楼梯口处。

    最后那只女鬼磨磨蹭蹭的飘到楼梯口处,扒着墙壁不撒手,朝盛钰的方向偷看了好几眼。很快就有其他女鬼恨铁不成钢的将她拉走了。

    众人慌里慌张,都没注意到这个小插曲。

    女鬼们一离开,冷森森的寒气终于散去。

    得救了,这是此时此刻所有人的想法。然而危机解除,新的问题很快就来临。

    在场一共七个人,四角游戏却只需要四个人。玩家们的精神刚要凝聚成一团,又迅速被这个迫切又尴尬的问题击垮,各自为营。

    复杂的视线在空中交织,经历了刚刚的恐怖事件,显然暂时还没有人愿意出来直面恐惧。

    最后还是胖子转移话题:“离零点还有一个小时呢。咱可以先聊聊,交个朋友。”

    刘雁跟捣蒜一样点头:“聊!聊什么?”

    “空中出现文字的时候,我的手心忽然一阵滚烫。然后身份卡片下面多了一行括号不可见的文字,是玩家任务,只有玩家自己才能看见。你们的卡片有没有多字?我房间里的小卡纸还写着寻找失踪的丹尼尔呢,转眼玩家任务就升级了,现在不仅要找他,还得救他。我觉得这可能是阶段性算绩点。”

    说完,胖子满脸后知后觉道:“对了,差点忘记问,咱们任务应该都是一样的吧?”

    这个问题简单,立即有不少应答声。

    “一样一样,我也是要救他。”

    “应该都一样的吧,这还用得着说嘛。”

    “……”

    见众人视线看过来,盛钰笑了一声:“我们先想着怎么找丹尼尔吧。不然怎么救他。”

    手腕自然下垂,手心甚至对外。

    上面同样多出了五个字,只不过其中的含义却与胖子说的的任务南辕北辙。毫不夸张的说,这任务直接将盛钰推到了所有玩家的对立面。

    堪称你死我活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