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1章 鬼堡来信(一)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黑暗吞噬了二十一层楼梯,白衣的长发女人吊死在楼梯最上层。璀璨的王冠掉落在地,成为灰败与绝望中的唯一亮色。

    再看这张海报,盛钰还是觉得脸庞又麻又涨,像是被一通冰水从头淋到脚,冷的人心脏抽痛,呼吸都变得艰难。

    他手忙脚乱的将手机锁屏,愣是不敢再打开手机看那张海报。

    “你和死者关系很好?”

    经纪人从车内后视镜瞄了盛钰一眼,小心翼翼开口:“该不会是你以前的初恋男友……”

    “滚,你看我像是谈过恋爱的人?”

    戴好鸭舌帽和黑色口罩,车外一片漆黑,只有忽明忽暗的路灯。这气氛看上去就不太妙,想起《21层楼》的海报,盛钰心里更慌了。

    他努力平复心头异样,说:“死的是我初中同学陈敬,得有七八年没联系了。”

    经纪人惊奇的看了一眼火葬场的方向:“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长情。七八年没联系,搁我,我都不记得这人长什么样了。”

    盛钰尴尬的眨眼,没说话。

    其实他也不记得陈敬长什么样子了,印象中是个戴眼镜的,个子不高,不怎么爱说话。

    前几天班群里发悼念,繁忙之际,盛钰抽空看了一眼。大致就是讲这位仁兄啃老族,日夜颠倒的玩游戏,这两年身体一直挺虚,年前下定决心说要戒掉游戏,朋友圈发了十几上十条立誓。

    结果前脚刚说要戒掉游戏,后脚联合国就新出了一款风靡全球的全息恐怖游戏,叫做《21层楼》,基本上人人都玩,热度空前。

    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

    听说陈敬猝死的时候,连头上的游戏头盔都没有来得及摘,家人隔好几小时才发现死人了,那个时候尸体都已经僵许久了。

    本来嘛,盛钰是不打算来的。

    要不是陈敬刚刚给他发了那张海报,他现在可能已经在市中心的商业游戏街了。

    是的,死者陈敬发的。

    海报前一条信息还是陈敬父母的群发消息,交代了下葬礼地点和火化场。期盼过往朋友同学能来送陈敬最后一程。

    来自已死之人的信息,想起这个盛钰就感觉后脑勺凉凉的,瘆人的紧。

    身后传来经纪人不放心的呐喊声。

    “你该不会是想跑吧?我今天就火葬场门口蹲着,你除非一把火烧死在里面,不然都要跟我一起进21层楼玩逃生游戏!”

    盛钰挥了挥手,加快了脚下步伐。

    火葬场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也不是说臭,就是烟灰混杂潮味,闻着难受。

    有人跪倒哭到晕厥,旁边有几个小辈在烧纸,不知道给谁烧。这边同时好几家办丧事,咿呀呀的丧乐交错着放。

    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见盛钰包裹的严严实实,满怀疑虑上前询问:“兄弟,你找哪个啊?”

    盛钰:“找陈敬,我是他初中同学。”

    那人目光瞬间变得有些惊异,眼神从上至下打量了一下盛钰。几秒后,他忽然凑近,压低了声线:“你也收到了那条微信?”

    盛钰心里一惊:“什么?”

    那人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就通知葬礼地点和火化场的微信啊。今天来了十几号人,都说收到了信息,跑过来送最后一程。”

    “这条微信怎么了?”

    “这条微信本身没怎么,关键是你们这些老同学老朋友来了之后,家属傻了。他们讲人死了之后手机就不见了,压根就没人发过那种消息。看那边,警/察都惊动了。这事要么家属发了信息后忘了,要么你们就是在集体恶作剧。要么,就是谋杀案,凶手杀人后炫耀。”

    听了这话,盛钰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忽然问:“没有其他可能了?”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工作人员搓了搓手臂,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兄弟,你别吓我,要不然还能是陈敬本人给你发的?”

    盛钰:“……”

    他莫名打了个颤,冷气几乎钻到骨子里。

    **

    车子开到市中心游戏城的时候,这边全是激动的粉丝,道路整个堵塞。

    盛钰刚刚把海报和火葬场的事和经纪人说了,现在经纪人正眼睛发直的盯着正前方,满额头冷汗跐溜溜的往外飚。

    “这事儿诡异。一来盗号的不可能知道火葬场地址,二来发消息的就只给你一人发了恐怖游戏海报,还专挑在你快登录那个游戏前……”

    碎碎念了好一会,也没得出个结论,光顾着自己吓唬自己了。

    等车子磨磨蹭蹭开到游戏城底下,经纪人忽然扭头,认真说:“要不我们别玩那游戏了?我老是感觉不太对劲。”

    盛钰好笑说:“你清醒一点,游戏而已,人总不能搁游戏里把我杀了吧?相反我要是不去玩这个游戏,说不定就中了套。”

    经纪人迷茫一瞬,很快就反应过来。

    他咬牙骂了句脏话,“早知道就不给你接那个密室逃脱综艺了,瞎他妈剪辑。现在微博不少路人对你印象固化,讲你智商滑坡、抗压力差。公司这次大肆宣传你要玩21层楼,就是想扭转部分路人不好的印象,谁知道又碰上怪事。”

    “怪事就怪事,你也不看看多少同行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十八线也想看顶流的笑话,回头我让他们变成笑话。”盛钰嘲讽的笑了一声,眼神微微发凉:“玩,不仅要玩,我们还得玩的漂亮。”

    下一秒车门大开,万千宠爱与拥戴扑面而来,让人目不暇接。

    盛钰拿到21层楼的游戏头盔时,微博热搜已经爆了好几轮,粉丝拍了不少他进游戏城vip室的视频,个个播放量飙升。

    视频里,他一身黑色卫衣,穿的极其居家,一路都在微笑的和人挥手,签名。看上去心情很好,人这心情一好,精神面貌就上来了。

    本身盛钰在娱乐圈就属于恃美行凶那一挂。黑子们黑他的一切,唯独没有黑过他的颜值。不是他们不想黑,是根本没有办法黑。

    从品行家世性格挑刺,可能还有不少无脑跟风者轻易听信,从外貌挑刺这不是闲着没事干嘛。人都长了眼睛,会自己看。

    戴上游戏头盔,盛钰将自己食指附到侧边扶手上,那里有一个扫描仪。

    等录入指纹,经纪人在旁边迟来的紧张:“我听说这游戏挺难的。总共21层楼,自下往上难度依次递加,现在的最高战绩也就4楼。咱们刚进游戏,初始楼层是第一层。”

    盛钰说:“所有停滞在一层的玩家都会相遇?那副本背景也太大了,得是星球大战了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

    经纪人笑的鸡贼:“游戏为什么这么火,还不是因为大家遇见的东西都不一样。即便是同等楼层,玩家也可能进入不同的副本,只是说他们的副本难度差不多。幸亏咱俩提前加了好友,又刚好一个楼层,不然你得自己冲关。”

    公司让盛钰去玩这个游戏,却没有安排人全程陪护,就是怕落人口实。盛钰本人没什么异议,经纪人对这点颇有微词。

    他还想再吐槽几句,迎面走来工作人员,“手机保管在游戏椅旁边的保险箱里。”

    两人将手机锁好,迅速躺平不再闲聊。

    等提起保险箱走后,同事上前唏嘘:“上周也来了个大明星,还是操的学霸人设。游戏一结束哭的跟什么一样,差点玩出心理阴影。没多久上热搜说正在接受心理治疗,怎么今天又来一个。”

    那工作人员也无奈摇头:“上次那个想证明自己是学霸,这次这个想证明自己不是智障。拿包纸放他旁边,游戏结束肯定又哭傻一个。”

    两人交谈着走远,没人注意到保险箱里的手机忽然嗡的震动了一下。

    就在海报下方,聊天框又多了条信息。

    ——楼里大凶,不要进楼!!!

    **

    【欢迎来到第一层楼。】

    【玩家所属副本:古堡来信。】

    【玩家将抽取一张身份卡,在逃生BOSS的追杀下逃出生天。此身份卡将伴随您整个游戏进程,不可转让,不可遗弃,不可交换。】

    【正在为您匹配身份……】

    盛钰‘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脑瓜子嗡嗡的疼,更疼的是右手手心。

    那里荧光闪闪,有一张方形卡牌模样的东西正嵌入掌心,时隐时现。

    【滴滴!匹配失败!匹配失败!】

    盛钰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电子音又开始重新进入匹配环节。

    一阵尖锐的噪音过后,耳旁那毫无感情的电子音逐渐消隐,转而变成温润的男声。

    【正在为您重新匹配。】

    早前也听说过新手玩家都会匹配一张身份卡牌,基本都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普通职业或身份,例如医生、娱记、学生等。

    也有部分潜力高的人,走来就拿到龙骑士、魔法师、牧师等一看就不简单的牌。

    一般来说拿到的卡牌越高级,开局匹配的时间就越长。但他已经不是时间长不长的问题了,走来直接匹配失败又打回去重新匹配。

    ……这到底是潜力高还是潜力低?

    暂且搁置心头疑虑,盛钰环顾四周。

    他现在身处一个欧式装潢的房间里,床前两米处是个大书桌,桌上放着一张纸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四角游戏风靡了整个贵族阶层。巴伐伦卡家族小少爷莱安邀请了他的三位伙伴,在自己家中首次尝试了这个邪恶又灵异的游戏。第二天,两名伙伴暴毙,莱安的幼年玩伴丹尼尔失踪。在第四次午夜铃声敲响之前,莱安希望找到丹尼尔——他可怜的朋友。”

    迅速扫完上面的字,盛钰放下纸条。

    简单来说就是需要身处副本的玩家们一起玩四角游戏。在‘第四次午夜钟声敲响’这个节点之前,通过四角游戏找到失踪的丹尼尔。

    但……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盛钰又仔细看了眼那句‘两名伙伴暴毙’,简单的文字下仿佛隐藏了无限的杀机。

    将纸条重新放回原位,这个动作就像触动了什么瞬发按钮,天花板上的吊灯忽然‘刺啦’一声巨响,灰暗与光明交错之时,窗户忽然被大风刮开,窗帘整个荡起,卷成扭曲怪异的形状。

    忽然,有粘稠的搅水声响起。滑腻声响让人只是听着就感觉毛骨悚然。

    盛钰扭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卧室门。

    声响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

    等待的时间永远都是最磨人的,就在灯光暗下去的那一瞬间,两只血肉模糊的指头从门缝里伸了进来,掀起一片鲜红水渍。

    灯光骤然亮起,那血手指像是被光亮灼烧到,又飞一般的瑟缩回去。

    一张邀请函被血手指塞入了房中。

    阴测测的冷风刮进屋内,盛钰抄起台灯充做防御,放缓脚步靠近了那张邀请函。

    这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邀请函和门就距离半米不到。

    越靠近那扇门,咕噜噜的搅水声就越近。等捡起那张邀请函的时候,那声音仿佛近在咫尺。

    这个时候盛钰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哪里是什么搅水声,是门外那只‘血东西’在扭动!

    他连忙屏住呼吸,准备后退。

    谁知道身子刚挪一下,手心忽然滚烫,那张方形卡片终于完整嵌入。

    【您已成功匹配身份:鬼王卡牌。】

    宛如平地惊雷,男声忽然拔高声线,高昂声音穿透门扉。门外那只东西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骤然狂燥疯狂砸门。

    混乱中只听见一声低吟——

    【玩家死罪,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