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90】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女孩子多变起来的样子真是分外可爱呢。


  沈隽意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搭在沙发扶手上, 整个人朝后一倒,捏了捏鼻梁:“不拆不拆,我眯一会儿, 你先去洗澡吧。”


  赵虞点点头, 拿了套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沈隽意已经在沙发上睡熟了。


  沙发不够长, 他一条腿搁在扶手上, 另一条腿踩在地面, 双手抄在胸前, 是个看上去都不舒服的姿势, 却因为太累还是睡得很香。


  赵虞擦头发的动作轻了下来,光脚踩在地毯上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这样看, 他眼底的青黑就更明显了。


  刚才洗澡的时候赵虞其实在计划一会儿跟他去哪里玩,这边能玩的地方还蛮多的。现在看他这副模样,她哪都不想去了,只想让他好好睡一觉。


  她拿起靠背上的小毛毯,俯身轻轻搭在他身上。结果毯子刚一挨身, 沈隽意就睁开了眼。几秒混沌后, 笑意涌出来:“洗完啦?”


  赵虞用毛巾擦了下顺着头发滴进锁骨的水,“还要吹头发呢。”她戳戳他疲惫的脸孔:“时间不够就别接那么多行程,把自己搞这么累干嘛!”


  沈隽意伸了个懒腰, 手肘支着身子坐起来,笑眯眯说:“要多多赚钱早点娶你回家呀。”赵虞一愣, 他已经站起身牵住她的手朝浴室走去:“我帮你吹头发。”


  浴室里弥漫的热气还没散完,空气都湿漉漉的。沈隽意用纸巾擦了擦覆在镜子上的水气, 等露出光洁的镜面,才把她拉到身边打开了吹风。


  呼啦啦的热风驱散了空气中的水雾。


  他站在她身后, 手指一下又一下抚过她的发根,吹到鬓边时,还用手背挡住不让吹风机的热风烫到她耳朵。


  赵虞歪过头瞄他:“手法这么专业哦?”


  沈隽意得意挑眉:“那当然了,专业老师手把手教的。”他手指插在她发间揉了揉:“等以后不当明星了,就来给你当造型师!”


  赵虞一脸嫌弃:“上次说要给我当经纪人,这次又要当造型师,你是想让我团队都失业吗?”


  为了这部戏干练利落的女强人形象,赵虞进组前就剪短了头发,中长的头发只到肩膀的位置,很快就在他掌心柔顺。


  关掉吹风机,窄小的浴室变得安静下来,沈隽意埋到她发间深深闻了一下,脑袋搁在她肩上从身后抱住她:“宝贝好香呀。”


  赵虞低头看了眼那双掐自己腰的手,偏过头去喊他名字:“沈隽意――”


  他嗓音像陷在棉花里:“嗯?”


  赵虞眯着眼一脸审视:“说实话,你很早以前就觊觎我的腰了吧?”


  他低笑了一声。


  赵虞拍开他的手转过身来,手指捏住他下巴,恶狠狠的:“说!是不是!”


  沈隽意微弓着身,低头一点点凑近,赵虞往后退了一步,后背抵上了洗漱台。他挑唇笑起来,蹭了下她鼻尖:“是呀。”


  他往前近了一步,手掌握住她的腰把人往上提了提,侧着头咬住她的唇,声音低得像呢喃:“很早很早以前,我就觊觎你了。”


  在他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在他还陷在哥哥妹妹的身份里出不来的时候,他的情识就先理智一步被吸引了。


  温热的呼吸像细密的网黏下来。赵虞颤着睫毛闭上眼,听到他说:“宝贝,上来。”


  那宽大滚烫的手掌沉稳而有力,握着她的腰将她往上一举,赵虞便顺势跳到了他身上,双腿无师自通一般,盘在了他劲瘦腰间。


  于是他变成了仰头,她变成了低头,像两根交缠的树枝,缠绵到死也不愿分开。


  赵虞反应过来的时候,位置已经从浴室移到了卧室,他只手托着她,另一只手抚到她背心,然后将人放在了床上。


  身体陷入柔软的床垫那一刻,赵虞突然有一种天旋地转的失重感。


  她手指插在他发间,睫毛颤得厉害,但眼睛始终没睁开。全身每一个毛孔好像都舒展开感受他的气息,感受到他炽烈的吻,粗重的呼吸,然后突然胸前一松,内衣被解开。


  他另一只手还捧着她的脸。


  赵虞顿时就清醒过来了,猛地睁开眼,一巴掌把人给呼开了。


  突然被打懵的沈隽意:“…………???”


  情动的气氛刹时消失,他用手肘半撑起身子,一脸懵逼又委委屈屈地看着她。


  赵虞气喘吁吁,咬牙切齿:“单手解内衣?经验丰富啊你?这不会也是谁手把手教的吧?!”


  沈隽意快委屈死了:“没有啊,我第一次这么干――”


  赵虞:“第一次就这么熟练???”


  沈隽意:“可能是天赋吧。”


  赵虞气呼呼地把人掀开,从床上坐起来,反过手去把内衣扣上了:“好好反思一下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天赋!”


  沈隽意:QAQ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就能如此熟练的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之所至吗QAQ


  赵虞把头发扎起来,坐到梳妆台跟前去护肤。沈隽意趴在床上忧伤地叹了会儿气,又兴高采烈地拿起手机查周边可以去玩的地方。


  赵虞刚擦完防晒霜就听到他高兴地说:“附近有个夜市诶!很热闹的样子。”


  赵虞透过镜子看他:“夜市人太多了吧?被认出来了怎么办?”


  虽然她是挺喜欢逛夜市的。


  沈隽意记下地址:“认出来就认出来嘛。”他一脸深沉地说:“是时候让世人见证我们的爱情了!”


  赵虞最终还是没能抵住男朋友的软磨硬泡和夜市的吸引力。


  于是当天晚上微博热搜就被神谕刷屏了。


  沈隽意赵虞逛夜市、沈隽意喂赵虞吃章鱼小丸子、神谕用一根吸管喝奶茶、沈隽意摸头杀、赵虞回头杀、赵虞口红色号、沈隽意给赵虞系鞋带……


  下班回家准备刷刷微博看看今日八卦放松身心的网友:请问今晚是神谕专场吗?


  今晚刚好逛夜市遇到两人的路人现身说法:


  ――我买羊肉串的时候他俩就站在我旁边!虽然戴着口罩但真的明星的气质你一眼就能认出来,沈隽意还让老板多放点辣因为赵虞是川妹子吗哈哈哈哈!说个细节,赵虞吃之前沈隽意还先拿到嘴边吹了吹,我真的看一眼身边的男朋友简直嫌弃死了!


  ――艹这一对真的太绝太配太甜了,比我今晚喝的奶茶还甜


  ――见过真人之后我入神谕坑了。两个人眼睛里真的全心全意都是彼此,我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么美好的爱情了


  ――这一对不结婚很难收场


  ――我当时跟朋友在等炒栗子,前面突然一群人涌过来我他妈还以为爆发了丧尸潮,栗子都没要就跑了,也不知道现在回去老板还能不能把栗子还给我


  ――偶遇都是别人的,我酸了QAQ


  ――已经订机票了,明天就去打卡。吃儿子女儿吃过的羊肉串,喝儿子女儿喝过的奶茶,走儿子女儿走过的街!


  ――沈隽意真的好宠,平时大大咧咧的没想到谈起恋爱来这么体贴。赵虞也好好看好女神好值得,呜呜呜光是恋爱已经满足不了我磕糖的心了,快点结婚吧我想看他们儿女双全!


  …………


  沈隽意满足地秀了一晚上恩爱,向所有人宣示了他的主权,终于心满意足回酒店睡觉了。毕竟这次过来还有任务在身,不能给女朋友的剧拖后腿。


  翌日一早,两人在酒店吃过早餐就一同前往片场了。


  沈隽意只空出来两天的行程,明天下午就得离开,所以今天就集中拍他的戏。他客串的这个角色在剧中算是女主角背后的神秘人,在女主遭遇商业危机的时候为她出谋划策,但剧里始终没详说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其实是编剧在为第二部埋线做铺垫。


  剧本中女主角跟这位神秘人是没有感情线的,彼此只是交易的关系,最多再加个欣赏。结果沈隽意和赵虞只要一同框,啥也没干但无形的粉色泡泡就是噗噗噗地往上冒。


  连导演在机器前看着都觉得,太他妈配了。


  要不是不行,他都想把男主角换了。


  换男主角是换不了了,但这个溢出屏幕的cp感实在是太香了,导演思虑再三,决定!加一段两人的感情线!


  男主角林好:“?”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之前女主角和神秘人之间的关系仅仅只是交易和欣赏,被导演这么一改,欣赏进化成了彼此爱慕,但是因为各自身份的不同,所以这份爱慕一直没有被挑明,直到最后两人反目成仇,神秘人站在了反派的一方,昔日爱慕化作了无尽的仇恨。


  导演看着自己修改后的剧本,怅然感叹:“这才叫相爱相杀啊。”


  胸口再中一箭的男主角:“…………”


  好在虽然加了感情线,但戏份并没有增加,只是修改了部分台词,渲染朦胧暧昧的气氛,不然林好就要闹了!


  一直到第二天,沈隽意客串的戏份才结束。导演搓着手手来问他和赵虞:“我下部戏特好,特适合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愧是官配,太香了,好想拍一部他们谈恋爱的戏哦QAQ


  沈隽意笑吟吟接下了名片:“陈导的戏肯定要考虑的,等你不忙了把剧本发过来吧。”


  导演笑开了花,又做了个人情放赵虞半天假,让她送沈隽意去机场。


  拍摄进度过半,赵虞戏好,其实已经超过了原定计划,之前算的大概是八月初杀青,看现在这状况,大约七月下旬就能提前杀青了。


  去机场的路上毕周给沈隽意弹了个视频过来,看到赵虞也在旁边,努力挤出一个自然的笑打招呼,然后就赶紧进入正事了:“刚好你们都在,我和之南也开过会了,这几个综艺都比较适合宣传电影,你们看看想去哪个?”


  《想记得》定在十月国庆档上映。


  这是两人的第一部电影,也是导演的第一部电影,除了必要的路宣之外,双方团队都觉得多上点综艺宣传宣传比较保险。


  两人当然也没什么意见,毕竟光靠粉丝很难在竞争激烈的国庆档杀出一条路来,还是需要路人盘的加持。


  这几个综艺都是目前最火的节目,加上两人官宣之后一直没合体亮过相,网友都快好奇死了。如果能上几个综艺秀秀恩爱,对电影的宣传能起到最大的效果。


  沈隽意听毕周说完,大手一挥:“既然这么好,那就都去呗。”他顿了下,乖乖转头问赵虞:“你去吗?”


  赵虞觉得男朋友有时候怪可爱的:“我不去你一个人去跟人形立牌秀恩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