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87】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赵虞真是庆幸自己今天出门时没化妆, 不然一会儿岂不是要往狗东西嘴里灌卸妆水?


  沈隽意亲够了终于把她双手放下来,但手还是掐着她的腰不准她动,低着头一路从她耳后蹭到颈窝。赵虞被蹭得全身都发软, 几乎挂在他身上, 听到他低笑着说:“宝贝好甜。”


  赵虞红透了脸嫌弃:“我脸上全是你的口水!”


  他在她柔软的颈边啵了一下:“口水可以消毒,多好啊。”


  赵虞抬手把他脑袋往外推:“不准在我脖子上种草莓!我明天要穿礼服出席活动!”


  沈隽意这才哼哼唧唧地把人放开了。


  离开一周多, 养在阳台上的茉莉绽出了花蕊, 浅浅的淡香盈满房间, 被阳光稀稀疏疏地照开, 有种春日的清新。赵康宁让赵虞带回来的那只匈牙利火腿足有七八斤重, 沈隽意掂了掂,啧了两声, 美滋滋掂进厨房处理去了。


  赵虞收拾好行李跟进厨房去,一边扎头发一边问他:“你知道这火腿怎么做吗?”


  沈隽意端端正正把手机摆在架子上,屏幕上显示的是他和赵康宁的微信聊天框,回过头自信满满地朝她挑眉:“叔叔把步骤发给我了,我照着做就行!”


  赵虞一脸不放心地走过去:“我还是跟你一起做吧。”


  他这次倒是没赶她出去, 很干脆地就答应了:“行呀, 先帮我把围裙系上。”


  赵虞取下挂在墙上的围裙走过去,双手从他身前环过,用细细的带子在他腰上打了一个蝴蝶结。


  沈隽意握着菜刀在火腿上比划:“这么多够不够?”


  赵虞下巴搁在他手臂上凑近看了看:“够了够了, 我减肥。”


  赵康宁根据两人的水平,发过来的做法步骤十分简单, 比上次沈隽意自己在网上找的意大利面攻略要容易得多。


  两人一个洗菜一个切菜,一个掌勺一个主刀, 厨房里很快就传出火腿的香味。又炒了一个青菜,煮了个西红柿蛋汤, 电饭煲跳起来时,饭菜就正式上桌了。


  赵虞看着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三菜一汤,简直不相信这是自己参与做出来的。


  沈隽意美滋滋拿了瓶香槟过来准备打开,赵虞说:“开香槟干嘛啊,想喝拿红酒来。”


  他兴致勃勃:“庆祝呀!”


  赵虞一脸迷惑:“庆祝什么?”


  砰地一声,他已经把香槟打开了,抿着笑倒满杯,“庆祝我们第一次一起做饭!”


  赵虞简直好笑又无语:“这有什么好庆祝的!”


  话是这么说,还是端起了酒,沈隽意开开心心地跟她碰了下杯:“以后我们所有第一次一起做的事都要庆祝!”


  人生中有很多个第一次,今后的每一个第一次,我都想与你同过。


  赵虞看着杯中争先恐后往上冒的小气泡,好像心里都充满了甜甜的喜悦。


  吃完饭,两个人又一起洗碗。沈隽意搓了搓碗,又满手泡泡来搓她的手,摇头晃脑地念叨:“洗呀洗呀洗手手,洗完手手喝酒酒。”


  赵虞用指尖的水珠弹他:“幼稚鬼!”


  沈隽意笑嘻嘻躲开:“恭喜赵虞小朋友和我达成一起洗碗成就。”


  于是吃饭时没喝完的香槟再一次发挥了它的作用。


  白天还晴空万里的天气到了夜间渐渐飘下小雨来,赵虞去阳台关上窗户,回头问蹲在电视机前鼓捣电影光碟的沈隽意:“下雨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别一会儿雨下大了开车不安全。”


  结果就听到他理直气壮地说:“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赵虞:“?”


  什么庆祝第一次做饭洗碗都是借口吧???狗东西就是想留下来过夜吧???


  赵虞才不上他的当:“那叫小狮来接你!”


  沈隽意撇了下嘴,把光碟放进去后两三步蹭过来,抱着她往沙发走:“下雨天最适合看电影啦,看完电影再说。”


  赵虞被他像抱树袋熊一样抱上沙发,电视屏幕上已经显出龙标。


  他选的是一部很经典的爱情片,讲初恋的。赵虞虽然买了很多光碟,但在家的时间不多,看的也比较少。这部电影她只听过,一直没看,靠在他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认认真真看起电影了。


  沈隽意倒是看过,就没她那么认真,一会亲亲她脑袋,一会儿缠着她头发玩一玩,一会儿又蹭到她颈窝嗅来嗅去。


  赵虞快烦死他了,侧身半坐在他腿上,双手捧住他脑袋重重晃了晃:“能不能好好看电影!能不能!”


  沈隽意被晃得晕头转向,手掌却握住她细腰把人往身前挪了挪。赵虞一个没稳住磕在他下巴上,正捂着脑袋捶他,就听见他笑眯眯说:“宝贝,我们官宣吧。”


  赵虞顿了一下,对上他澄亮的眼睛。


  他低头蹭蹭她鼻尖:“我忍不住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赵虞半跪在他腿上,双手攀着他的肩嘟囔:“又没人跟你抢。”


  沈隽意叹了声气:“我现在看全世界的男人都像情敌。”他揉揉她脑袋:“你不愿意吗?”


  赵虞扭了一下:“也不是不愿意啦。”她一脸怅然:“就是刚在一起,我还没完全适应女朋友这个身份。”


  沈隽意挑了下眉,手掌往下握住她的腰,然后一翻身就把人压在身下了。赵虞下意识绷住身体,看到他越凑越近,低笑着说:“那我多帮你适应适应。”


  比以往都要激烈的一个吻,狂风暴雨似的,几乎掠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赵虞指尖都在颤,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那手掀开衣角,抚过细腰,攀着腰间往上,最后在胸口被她一把捏住了手腕。


  她喘得厉害,睁眼看他时满眼意乱,声音又软又颤:“三……三个月……”


  沈隽意咬她耳垂:“什么三个月?”


  赵虞绷直了脚背:“等我拍完这部戏就官宣!”她眨了眨弥漫水雾的眼睛:“绯闻和爆料我们不承认也不否认,正好给大家一个适应期,好不好?”


  沈隽意笑着亲亲她红润的唇:“听你的。”


  赵虞又问:“手可以拿出去了吗?”


  沈隽意一脸遗憾地把手拿出来了。


  电影已经不知道演到什么地方,雨停之后,收到消息的小狮就过来接人了。赵虞还有两天进组,沈隽意也要开始为八月的演唱会做准备,临走前在门口抱着赵虞好一会儿不肯撒手。


  赵虞完全没想到恋爱后的大金毛会这么黏人。


  她好笑地摸摸他脑袋:“好啦好啦,就三个月,很快的。”


  沈隽意抬起头,双手捧住她的脸,露出阴森森的威胁表情:“不准跟男主角传绯闻!”


  赵虞憋着笑:“好,不传。”


  他噘了下嘴:“真的哦?不骗我哦?我吃起醋来自己都怕哦!”


  赵虞学着他以前发誓的样子竖起三根手指:“真哒。”


  他这才松开手,一步三回头不放心地走了。


  之后两人都忙了起来。毕竟是顶流,就算谈了恋爱事业也不能丢,沈隽意八月份的演唱会上个月就官宣了,五月开票,各项程序已经进入审批阶段。


  与此同时,赵虞进组的剧组也官宣了定妆照,疯磕神谕的cp粉本来还在暗戳戳指望着两人合体呢,结果一看一个准备演唱会一个进组拍戏,可以说毫无交集,不禁倍感失望。


  有些患得患失的cp粉甚至开始相信唯粉们的说法,这俩恐怕只是摆在台面上的友情罢辽。


  我磕的cp可能要没了QAQ


  结果没过几天,网上突然出现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辆很豪华的应援车,车身上贴着赵虞的海报,停在剧组拍戏的片场。


  车里上下好几层架子,摆满了饮料水果糕点零食,较之之前圈内有过的明星应援车要豪华好几倍。


  其实明星拍戏时有粉丝或者好友往剧组送应援车请工作人员吃吃喝喝也是很正常的事,但爆料里言之凿凿地说,这应援车是沈隽意送的。


  在继给邻居当演唱会嘉宾,跟邻居拍电影,帮邻居买专辑打榜之后,沈隽意又给邻居送应援车了。


  你品,你细品。


  快要失去氧气的cp粉感觉自己又瞬间活了过来。


  扶我起来!我还可以磕!!!


  有媒体就此事求证双方经纪人,双方经纪人统一表示,不清楚不知道别问我。可急死吃瓜网友了。


  是真是假,你们倒是给个痛快啊!


  沈隽意倒是想给个痛快,可惜三月之期未到,他再想秀恩爱也得忍着,不然那辆应援车就会是他亲自开过去了。


  还好现在科技发达不像古时候,还有视频可以一解思念。


  沈隽意每天再忙再困,也要等赵虞下戏通了视频才肯睡觉。林之南起先还觉得自己是在看偶像剧,现在只觉得腻得慌,不想再吃这碗狗粮。


  赵虞刚坐上回酒店的保姆车,那头就像心有灵犀似的,颠颠儿拨了视频过来。


  林之南默默往旁边移了移。


  一接通,屏幕里的人笑得跟朵花儿一样,先对着镜头mua了好几口,才笑眯眯问:“我看物流都显示签收了,你收到没?”


  赵虞有气无力地靠在靠垫上,连吐槽他的力气都没有,抬起一只手比了三次手指头。


  沈隽意抓抓脑袋:“什么意思呀?”


  赵虞闭了下眼,深吸一口气:“十五个!我今天接到了十五个快递的电话!”她愤怒地看着镜头:“昨天是十二个,前天是十七个,前前天是十一个!我电话都要被快递小哥打爆了!”


  沈隽意在那头委屈巴巴地撇嘴:“收到礼物不开心吗?”


  赵虞:“…………”她简直想把大金毛从屏幕里拖出来捶一顿:“你买一两个就算了,每天都十多个往这里送是想干嘛?我住的酒店房间都快堆不下了!不准买了!”


  沈隽意眨巴眨巴眼睛,声音都蔫儿了下来,怅然道:“见不到人就算了,送个礼物也不行吗?我每天唯一开心的时候就是给你选礼物的时候。”他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现在连我唯一的开心你也要剥夺吗?”


  赵虞:“…………”


  妈哒!狗东西!


  看在他在那头嘴噘得能挂水桶了,终于妥协:“行行行,你买你买你买。”


  沈隽意顿时由阴转晴,笑得一脸灿烂:“宝贝真好!我选了几双运动鞋,你看看你喜欢哪个颜色?”


  赵虞切回去看他发来的图片,“都行吧,你看着买。”


  沈隽意兴高采烈地下单:“那就都买啦!”


  赵虞:“……???当我是蜈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