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84】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不远处的教学楼传来学生下课的动静。安静的夜晚被突如其来的喧闹打破, 有人奔跑,有人嬉笑,有人打跳, 都是青春的声音。


  他们错过了青春, 幸好,不会再错过余生。


  赵虞笑着从木箱上跳下去, 拍拍手:“好啦, 我们来写名字吧。”


  沈隽意还傻坐在木箱上, 直愣愣看着她。


  赵虞转头瞅他两眼, 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怎么, 不想现在写呀?”


  他瞳孔张了一下,像终于反应过来似的, 眼中掀起海浪般的喜悦,眸光映着万千繁星,闪出炽热的光芒。


  赵虞一个眨眼,人就已经被他拉入怀中。


  沈隽意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抚着她的后脑勺, 一直带着她后退抵到墙, 才终于低头吻下来。


  和拍戏时完全不同的一个吻。


  带着小心翼翼的珍重与温柔,像夜晚温热的风在她唇畔徘徊。他呼吸都不敢重了,亲密又轻柔地辗转。赵虞靠墙枕在他掌心, 睫毛轻颤之后,环住他的腰抬头迎合。


  于是这吻才终于加重, 深入,好像要将彼此的力气都吻尽, 他炽热的呼吸掩盖了风的声音,直到远处的上课铃响起, 才终于克制着离开她的唇,轻轻啄她的眼睛。


  赵虞觉得睫毛根有些痒,笑着抬手把他脸推开:“干嘛啦。”


  他愉悦笑着,又亲她额头:“我喜欢你。”


  赵虞笼罩在他的呼吸之下,眼尾都泛着红。


  他又亲她鼻尖:“我喜欢你。”亲她脸颊:“我喜欢你。”亲她下巴:“我喜欢你。”


  赵虞感觉自己全身都要被他打上标记了,又笑又痒地抬手抱住他脑袋,看着他充满喜悦的眼睛:“知道啦知道啦知道啦,我也喜欢你。”


  他笑起来,眼里光芒四射,又低头咬上她的唇。


  原来在星愿台许愿真的会成真呀。


  赵虞小喘了一会儿气,推他胸膛:“还写不写啦?”


  沈隽意最后在她额头印上一吻,终于笑眯眯地将她松开,“写写写!”他抬头看了看写满名字的墙面,嘶了一声,“可是没笔啊。”


  赵虞挑了下眉,俯身在刚才找到零食的地方又找出一支红色记号笔来,得意地朝他晃了晃:“学弟学妹们都留着呢。”


  沈隽意由衷感叹:“学弟学妹实在是太贴心了。”


  他抬手在那比划半天,兴奋地指着墙面中间一处斑驳了笔记显出几分空白的地方:“我们就写这!”


  赵虞瞄了两眼:“不行!太显眼了。”她找了一圈,指着最边边上的位置:“写那吧。”


  沈隽意噘嘴:“我不想在边边上,我想在C位。”


  赵虞把凑过来撒娇的大金毛推开:“C你个头啦,写到边上去!这经常有人来的,万一被看到拍照曝光了怎么办?”


  沈隽意撇了下嘴,在那小声嘟囔:“曝光就曝光嘛,跟我在一起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赵虞叉腰:“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沈隽意弯眼笑眯眯:“写写写,你说写哪就写哪!”他接过笔站在最边上比划了一下,回头问:“这行吗?”


  赵虞看了看:“不行,有点矮了,还是容易被看到。”


  沈隽意想了想,眼睛一亮,背对着她蹲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肩:“上来。我顶着你,你就可以写到最上面啦。”


  赵虞上小学后就没这么干过了。


  有些别扭地拒绝:“不要!”


  沈隽意笑吟吟回过头来:“快点啦,你不是不想被人看到吗?写在最上面才最安全!”


  赵虞抬头望了望墙顶,努了下嘴,从他手中接过记号笔后一俯身坐了上去。他的肩膀要比赵康宁宽阔很多,等她坐好后双手环住她的腿,沉稳地站了起来。


  赵虞紧紧抱着他脑袋,起身的时候心还是随着身体抖了一下。沈隽意笑嘻嘻问:“上面的空气是不是比下面好啊?”


  她拍了下他脑袋:“别动!”


  然后拧开笔帽,在墙上一笔一划写上两人的名字。


  沈隽意还问:“你知道我的隽字怎么写吗?”


  赵虞被狗东西气得当场想分手:“不知道!我写拼音!”


  写完之后,沈隽意不放心地提醒:“画爱心了吗?”


  赵虞没好气:“没有!不会画!画了个圆!”


  他美滋滋的:“圆也挺好的,圆圆满满嘛。”


  赵虞在他脑壳上揉了几把:“放我下来。”


  他这才笑眯眯蹲下身子,等她从肩上跳下去后,迫不及待抬头往上看。他和她的名字就写在最高处的位置,一左一右圈在爱心里,在满是名字和爱心的墙上其实一点也不显眼。


  但沈隽意就觉得,那是整面墙最闪闪发光的地方。他拿出手机,先拍了几张远景,又拉近聚焦到写着他们名字的地方。


  赵虞扯他衣角:“回去啦,好多蚊子。”


  沈隽意这才收起手机,转身替她把帽子和口罩戴好,牵着她的手朝下走去。那手十指相扣,掌心相贴,赵虞低头看了好几眼,感觉心跳都欢快。


  破旧的老楼随着他们的下楼又传出脚步声。


  来的时候没注意,现在看才觉得黑漆漆的有点恐怖。赵虞虽然并不太害怕,但就是莫名地往他身后躲了躲。


  刚走出大楼,沈隽意转头问:“我们还是□□出去?”


  赵虞还没来得及回答,寂静漆黑的转角突然大吼一声蹦出一个人来。笔直的电筒光直往他们脸上照,光线尽头传来教导主任咆哮的声音:“两个小兔崽子终于被我逮到了吧!看你们还往哪儿跑!”


  赵虞:“???”


  沈隽意:“…………”


  与此同时,藏在身后的保安也跳了出来,一手按住了一个人的肩膀,以防他们再逃跑。


  教导主任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还敢牵手???给我松开!!!”


  赵虞吓得一下甩开了沈隽意的手。


  哪怕毕业多年,教导主任的余威还在。


  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满面严厉,冲到跟前拿手电筒在两人脸上照来照去,冷笑道:“还知道戴口罩?你们也知道见不得人啊?啊?!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别人耍朋友!学校是拿来给你们耍朋友的地方吗?啊?!”


  他怒喝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班的学生如此胆大包天!把口罩给我取了!!!”


  赵虞:“……郑老师,我不是这里的学生。”


  教导主任:“其他学校的学生也不行!废话少说,赶紧给我取了!是不是要我亲自动手?!”


  赵虞死死守护自己唯一的保护层:“……郑老师,我真不是学生!我毕业好多年了。你看我俩这身高,也不像学生啊。”


  然后教导主任就更生气的:“不是学生你俩怎么进来学校的?!”


  赵虞:“…………”


  失算了!!!


  沈隽意看她在那里被教导主任训得缩头缩脑的模样,又心疼又好笑,抬手把口罩给取了下来,笑眯眯打招呼:“郑老师好。”


  教导主任转头打量他两眼,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呢?”他掷地有声:“还说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赵虞简直快哭了,在教导主任的逼视下终于不情不愿地取下口罩,闷声打招呼:“郑老师晚上好,郑老师好久不见……”


  教导主任:“嘶……赵虞?怎么是你啊?!”


  赵虞挤出一个假笑:“没想到吧。”


  教导主任:“……”他赶紧喊后面的保安:“放开放开放开,快放开!”


  他打量一会儿眼前垂头丧气的女孩,严厉的怒容上这才有了笑容:“你说你,你回校也不跟老师说一声。你想回来就大大方方地回来嘛,母校又不是不欢迎你,搞这些干啥子?”


  赵虞假笑着:“不想影响高三的学弟学妹们学习,毕竟也到关键时候了嘛。”


  教导主任连连点头:“是是是,是快高考了。那些小崽子见到你肯定心又飞了。”他又看向沈隽意,“我看你也有点面熟,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吗?”


  沈隽意笑着:“不是。我就是陪小虞回来看看她的母校,我经常听她念叨这里,说学校好老师好教导主任也好,实在是太好奇又向往了!”


  赵虞:“……?”


  教导主任顿时喜笑颜开:“难为你们这些孩子毕业后还记得。走吧走吧,别在这站着了,去我办公室喝点茶叙叙旧。”


  赵虞连连摆手:“不了不了郑老师,我就回来看看,一会儿就要去机场了。”


  教导主任一脸遗憾:“这样啊。那行吧,那我送你们出去。”


  赵虞和沈隽意对视一眼,松了口气,又重新戴好口罩。一行人都快走到校门口了,教导主任才终于转过身来,满眼审视地问:“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啊?”


  赵虞:“…………”


  学弟学妹们传承多年的翻.墙传统,就要断在自己这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