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83】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好在旧校区这边没老师上课, 白天人都很少,更别说晚上。赵虞藏在树后面纠结半天,没逃过“来都来了”的准则, “那我们就在这边逛一逛, 不到那边去。”


  她可是学校的名人,上了名人墙的那种!要是被抓到偷偷□□进学校也太丢脸了。


  沈隽意笑意盈盈:“行。”


  夜风里传来香樟树的味道。


  隔着一个操场的距离, 那头是灯火通明的教学楼, 这边是安静无声的旧校区。跑道的塑胶已经有些破裂了, 赵虞用脚尖踢一踢, 有些怀念:“我高中的时候体育课都还在这边上。”


  远去多年的学校氛围夹着塑胶跑道的味道席卷而来。


  沈隽意闭眼深呼吸了一下, 有些怅然地叹了口气:“我都没见过高中时候的你。”


  赵虞的记忆被拉回那个炽热的暑假。


  她兴高采烈地去敲门,却得知他去北京的消息。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他们的距离就一点一点被拉开了。


  沈隽意突然转头说:“要是没去北京就好了。”


  要是没去北京,或许少女隐秘的心事,就会在那年的夏天被他感知。那样的话,他就能有幸参与她的整个少女时代吧。


  说完这句话,却见赵虞皱眉看着跑道旁边的一颗香樟树。


  沈隽意顺着她的视线往上看, “你看什么呢?”


  赵虞抬手指过去:“你看那团树枝下面的红点, 像不像摄像头?”


  沈隽意:“嘶――好像就是摄像头。”


  赵虞:“你看那个摄像头,是不是正对着我们?”


  沈隽意:“…………”


  赵虞:“…………”


  两人对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 操场边缘远远晃过来几道手电筒的光。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年男子和一名保安正怒气冲冲地朝他们的方向跑来。


  赵虞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 沈隽意一把抓住她手腕拔腿就跑。


  急促的脚步声在操场回荡开来。


  身后传来怒吼的□□:“你们两个给我站住!大好的年纪不把心思花在正道上,晚自习不上居然敢偷偷在这约会?!学校是拿来让你们耍朋友的吗!给我站住!我今天非要抓个典型!”


  赵虞听着这骂声简直快慌死了:“好像是……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快跑快跑快跑!”


  沈隽意拉着她跑得更快了。


  夜风呼啦啦吹起他们的头发和衣角。


  翻出墙去需要时间, 停下来肯定会被追上。沈隽意拉着她在旧校区东窜西躲,从一扇没上锁的铁门钻进去后, 又顺着破旧的楼梯往上爬。


  四周暗得只有星光,赵虞光顾着跑,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他带到了哪里。一口气爬了几层楼,楼下也传来追逐的脚步声。


  推门出去,就已经是天台了。摆满了废弃的桌椅和木箱,靠墙的一面立着一块隔板。沈隽意拽着她手腕,一侧身钻了进去。


  空间顿时变得狭小又逼仄,沈隽意挺直后背靠着墙把她抱在怀里,赵虞贴着他心口一动不敢动。


  急促呼吸的燥热充满了整个空间,楼道的脚步声和教导主任发飙的声音交替传来。沈隽意睁大了眼睛,一手捂住自己的嘴鼻,另一只手抚住她后脑勺把她按进自己胸口。


  气喘吁吁的呼吸声终于小下来,渐渐消失在风中。


  旁边的墙上晃过手电筒的光,教导主任气急败坏地问:“人呢!”


  保安找了一圈:“不在这里,下面找找。”


  脚步声终于远去。


  赵虞猛地从他怀里抬起头来,满面通红地大口喘气。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了,一抬头,看到沈隽意正低头看着她在笑。


  赵虞气得踩了一下他的脚。


  他嘶了一声,双手却还抱着她,眼里笑意也更盛。这样窄小的空间,燥热散去后化作了暧昧,朦胧了这个夜晚。


  赵虞平复的心跳又开始急促。


  他微微低头,再低一些,唇畔的温热拂过她长长的睫毛,用很轻的气音喊她:“赵虞――”


  她睫毛颤着:“干嘛?”


  他笑起来:“开不开心?”


  赵虞气呼呼抬手把他脑袋往上推:“一点都不开心!”


  他笑眯眯地顺着她的力道抬头,眼睛朝上扫过夜空,突然愣了一下,很惊喜地跟她说:“今晚的星星好亮啊!”


  赵虞也是一愣,抬头朝上看去。


  仿佛比湖面还要澄澈的夜空,星星像点缀上去的钻石,一闪一亮,映出了璀璨的一条银带。


  沈隽意说:“好久没看见这么亮的星星啦。”


  赵虞突然意识到什么。


  她猛地转头朝外看去,透过隔板狭窄的出口,只能看见长在天台边缘的几簇野花。赵虞呼吸都轻下来,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松开他怀抱慢慢走了出去。


  视野开阔起来。


  堆积的木箱,废弃的课桌,地面还有未腐烂的彩带。她站在原地环视四周,微微抿住唇,转身朝另一面墙走去。


  沈隽意在身后喊了她一声,好奇地跟上去。


  一整面写满名字的墙出现在两人眼前。


  各种颜色,各种字体,不同的名字,两两成对写在一起,圈在爱心里。有些字迹已经斑驳,有些字迹还是崭新,一层覆一层,布满了墙上每一个角落,在这片星空下熠熠生辉。


  沈隽意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好半天,听到赵虞几乎呢喃的声音:“星愿台。”


  他转过头去:“什么星愿台?这是什么地方啊?”


  赵虞仰头看着写满名字的墙面没说话,半晌,想到什么,又转身跑到墙角的那堆杂乱的木箱跟前翻了翻。


  然后沈隽意就眼睁睁看着她从木箱里翻出了一堆零食饮料。


  赵虞抱着薯片转过身来,不知是不是星空映照,眼里好像有闪烁的水光,兴奋又雀跃地朝他喊:“是星愿台啊!”


  她那么高兴,他也就不自觉笑起来,步履轻快地走到她面前:“什么是星愿台?”


  赵虞把零食放到一旁,拉着他爬到木箱上坐下,指了指头顶的星空:“星愿台就是看星星许愿的地方。我们学校有个传说,只要恋爱中的情侣到星愿台来看过星星,就能永远在一起!”


  她说:“所以那时候就有很多情侣偷偷来这里看星星呀。后来也真的有很多人结婚了,他们就会回到这里,在那面墙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沈隽意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墙上的名字……”


  赵虞笑眯眯点头:“对,都是终成眷属的有情人。所以传说越来越真,这里就成了我们学校的表白圣地,约会圣地。就算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也会偷偷来这里看星星许愿。”


  她拍拍旁边的袋子:“还有个不成文的约定,每一对到这里来的情侣都要留点零食在这里,保证那个箱子里永远有吃的!这样小朋友们就可以一边吃零食一边看星星啦!”


  沈隽意扑哧一声笑出来:“你们这个约定还挺接地气的嘛。”他看着满眼雀跃的女孩,抿了下唇,顿了顿又轻声问:“那你以前来过吗?”


  赵虞一愣,连晃荡的双脚都停了下来。


  好半天,才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这是我第一次来星愿台。”


  不是没人约过她。


  那时候那么多男生约她在星愿台见面,可她一次也没有来过。


  星愿台,是必须要跟喜欢的人才可以一起去的地方。


  她坚守着这个原则,哪怕好奇又向往,在整整三年的时光里,也没有来过一次。


  她最靠近星愿台的一次,是上学时有流星的那一晚。朋友们开心地约着来看流星,她却徘徊在楼下,最终也没有上去。


  却在今晚被沈隽意误打误撞带了上来。


  所以才那么激动又高兴啊。


  她终于来到了星愿台,和她喜欢的人一起。那充满暗恋香味的青春呀,他就是她唯一的心愿。她的心动是他,向往是他,梦想也是他。


  沈隽意抬手摸了摸身后的墙面。


  这世间爱情最美好的模样都在这里了。


  那些来到这里的情侣,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许下永远在一起的愿望呢?而后再一次回到这里,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写下彼此的名字呢?


  他抬头看看星星,然后虔诚地闭上了眼睛。


  赵虞就这样看着他。


  看到他睫毛在星空在微微地颤抖,看到他许愿时嘴角弯起的笑意,看到他睁眼时,热忱又温柔的光芒:“赵虞,以后如果可以,我们也来这里写上名字吧!”


  她少女时代全部的梦想,此刻就在她的面前了。


  带着他不加掩饰的那颗真心,走过那么漫长的时光,终于与她在星愿台相见。


  星星啊,那一年我在楼下徘徊,你是否听到了我的愿望。


  赵虞用手掌撑着木箱抬起身体,微微一仰头,就吻上了他带笑的唇。


  风里传来晚自习下课的铃声。


  叮铃铃,叮铃铃,像拨动他心弦的声音。


  沈隽意一动不动,连垂下的睫毛都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他看到她眼里的笑比头顶的星空还要璀璨,听到她比天使还要动听的声音。


  “别等以后了,现在就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