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82】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赵虞发完专辑后行程就空了出来, 跟新剧组开完剧本研讨会,接下来就只需要静等进组,也算趁机休个小假, 提前两天就回了家。


  沈隽意倒是要比她忙一些, 每天娱乐版块都有他最新的活动图。一直等到赵康宁生日当天,才一大早坐飞机前往四川。


  四川他来的并不少, 看过熊猫吃过火锅, 但这一次不带着工作目的, 心情比以往都要愉悦。私人行程没有暴露, 到机场时赵虞开了车来接他。


  她应该是刚起床洗了把脸就出门了, 头发乱得随意,毛绒绒的家居服外面套了件大衣, 没了平日精致的妆容,素颜反而显得清丽秀致,一边打哈欠一边朝他招手。


  沈隽意加快步伐走过去,走到车门前时才笑吟吟把口罩扯下来,“等很久啦?”


  赵虞揉了下眼睛:“还好, 上车。”


  沈隽意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我来开吧。”


  他倾身过来替她解安全带, 暮春的寒意裹着他的体温袭进车内,赵虞一下抿住唇,双手把他往外推:“你又不知道路!”


  安全带啪嗒一声解开, 他笑着在她乱糟糟的头顶揉了一把:“有导航啊。你都困成这样了,旁边坐去。”


  赵虞撇了下嘴, 等他俯身退出去后才揽紧大衣从驾驶座下来,绕到副驾驶去了。


  沈隽意把双肩包扔后座, 上车调好座位后拿手机点开导航问她:“地址。”


  赵虞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地名。


  刚系好,就听到导航里传出自己元气满满的声音:“Hello, 我是赵虞。虞你同行,安全驾驶,请系好安全带,我们准备出发啦!”


  赵虞:“???”


  这简直比之前在他车上看见自己的手办还羞耻!


  她羞愤地瞪过去,沈隽意已经点火开车,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甚至还乐呵呵地跟导航里的她互动:“好的,准备出发啦!”


  赵虞顿时扑过去想抢手机。


  沈隽意似乎有所预料,一手拨动方向盘,另一只手先她把手机拿起来转移到了车门的凹槽里,转头问:“干嘛?”


  赵虞叉腰:“关了!不准用我的语音包!”


  ――前方有闯红灯拍照,请小心驾驶。前方路口即将左转。


  赵虞:“……!!!”


  沈隽意啧了一声:“这个合成的声音没你声音好听。”


  赵虞:“不好听你还听!”


  他观察着两边路况拨动方向盘左转:“总比没有好嘛。每次去哪开着这个,就会有种你在我身边的感觉。”


  赵虞盯着他专注的侧脸,耳根又不争气地红了。


  车子驶出机场路,转道三环,沈隽意把窗户降下来一点,闻了闻风里的空气:“我好像闻到火锅味了!”他转头笑眯眯问:“今天家里客人是不是很多?”


  赵虞看着窗外掠过的街景:“没,我爸为了你把亲朋好友都推了。”


  沈隽意兴高采烈:“哇,我在叔叔心中这么重要啊!”他加快车速:“那我得快点,不能让叔叔等久了。”


  今天路况不错,错过了高峰期路上也不太堵,四十多分钟后,车子就驶入了小区。


  这么多年江蕾和赵康宁并没有换过房子,一家人都念旧,在这里住惯了不愿意搬,而且虽说有些旧,但当年买的时候也不便宜,算是老成都一带的富人区。


  用赵康宁的话说,就喜欢这种地地道道的老成都味儿。


  到家的时候,赵康宁已经在厨房准备今天中午的大餐了。


  听到两人进门的声音,围着围裙热情地迎出来,一见到沈隽意就喜逐颜开:“隽意来啦!坐坐坐,快坐!别拘束哈,就当自己家。”


  沈隽意一点都不生疏:“叔叔阿姨好,叔叔生日快乐!”


  赵康宁笑弯了眼:“快乐快乐。坐飞机累不累?听小虞说你最近比较忙,还辛苦你专门跑一趟,等着啊,叔叔做大餐给你吃!”


  沈隽意说:“不辛苦,叔叔就是不邀请我我也会来的!”他朝厨房看了两眼,“叔叔今天过生还自己下厨呀?我来帮忙吧。”


  赵康宁连连摆手:“不用不用,给她娘俩做饭就是我每天最开心的事。你就好生坐着哈,让你阿姨泡茶给你喝。”


  家里明明只有三个人,却有种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温馨感。难怪会养出赵虞这样热烈似火的性子。


  还不到十二点,一顿丰盛的午餐就上桌了。赵康宁厨艺高超,连蛋糕都是自己做的,开了瓶红酒,四个人坐上桌端着酒杯高高兴兴地碰杯。


  之前沈隽意还以为今天会是一场多人聚会,早就做好了面对各种眼光打量问候的准备。没想到最后只有自己,倒是比想象的要放松很多。


  吃完饭,又把提前准备的礼物拿出来,“叔叔,听小虞说你爱喝茶,这是给你买的大红袍。”


  赵康宁眼睛一亮,接过来闻了闻茶味,顿时爱不释手,“好东西啊。”


  沈隽意笑眯眯的,又把另一个盒子递给江蕾:“阿姨,这是给你的玉如意,希望你喜欢。”


  江蕾惊讶:“我也有呢?”她接过盒子温声道:“给你叔叔送生日礼物就算了,给我买什么。来家里做客还让你破费。”


  沈隽意笑着说:“不破费,应该的。”


  赵康宁还在那闻茶,听他说这话,抿着笑看了赵虞一眼,拍拍江蕾:“应该的应该的!孩子送了你就收下!”


  赵虞没错过她爸笑容里的深意,顿时羞恼地背过身去。


  一家人坐在客厅喝了会儿茶聊了会儿天,赵康宁就兴致勃勃提出打麻将了,还特别关心地问沈隽意:“隽意啊,你牌技有没有进步啊?”


  沈隽意傻乐:“试试就知道了!”


  试试后发现不仅没有进步好像还退步了。


  赵虞感觉他全身都透着散财童子的光芒。


  眼看沈隽意又要给赵康宁点炮,她忍不住在桌下踢了他一脚。都快把牌扔出去的沈隽意顿了一下,转头瞅了她一眼,接受到她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又默默把牌收回去换了一张。


  赵虞发现这办法还挺有效?


  之后就时不时地踢他一脚。


  赵康宁和江蕾哪能没发现她的小动作,笑着对视一眼,倒也没拆穿。打了几个小时,赵康宁似乎也觉得孩子大老远的来给他庆生还一直让他输钱不太好,就嚷嚷着腰痛不打了。


  他兴致勃勃地看着赵虞:“小沈不容易来一次,你带他出去逛逛嘛。去逛哈宽窄巷子,或者去IFS看熊猫屁股,你们年轻人都喜欢。”


  赵虞无语:“我跟他去宽窄巷子,是想宽窄巷子被挤爆吗?”


  赵康宁说:“那要不去河边边喝茶嘛,那儿都是中老年人,认不到你们。让隽意感受一哈坝坝茶,还可以告一哈掏耳朵。”


  赵虞:“…………”她转头问沈隽意:“你想去体验下掏耳朵吗?”


  沈隽意嘶了一声:“会不会很疼啊?”


  赵康宁顿时道:“这你就不懂了嘛!”


  然后沈隽意就被科普了半个小时的成都街边掏耳朵文化。


  听得他耳朵都痒了。


  赵康宁科普完催促赵虞:“你带小沈切嘛!口罩帽子戴好,开车切,又没人晓得你们在成都,不得被发现的。”


  赵虞举手投降:“切切切,这就切!”


  于是两人整装完毕,开车出门。


  午后的光带着橙亮的色彩。


  坐上车时,赵虞把着方向盘思考了一会儿:“那我们先去掏耳朵?”


  沈隽意缩了下脖子:“不了吧,听叔叔讲的我有点怕。”


  赵虞扑哧笑了:“那你刚才还一副很向往的样子?”


  他叹气:“不好扫了叔叔的兴致。”


  赵虞撇嘴:“虚伪!”她想了想:“那你想去哪?宽窄巷子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沈隽意转头看着她眼睛,唇角弯起笑来:“我想去看看你长大的地方。”


  赵虞愣了愣,若无其事点火开车:“行啊,那先从幼儿园看起?”


  他眼里笑意更盛:“好啊!”


  这座她土生土长的城市这些年日新月异地发展,她当年上学的幼儿园早就搬离了位置。赵虞把车开到人文公园旁边,指着在中间跳坝坝舞的老太太:“我的幼儿园。”


  还以为可以在照片墙上看到幼年虞虞的沈隽意:“…………”


  失望!


  紧接着又是小学。


  小学倒是还在,但周围的小区都起了高楼,学校被圈在中间,正是小学放学的高峰期,车子堵得完全开不进去。


  两人在中间被堵了一个小时,最后好不容易挤出来,夕阳都落了。


  赵虞:“有没有体验到具有成都当地特色的堵车文化?”


  沈隽意:“体验到了,非常有特色。”


  开到中学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赵虞的初高中是在同一个学校连读的,初中校区和高中校区就隔着一个操场,这个时间都放学了,校园里冷冷清清的,唯有高三那栋楼灯火通明,还在奋斗。


  赵虞在外面的林荫道上停好车:“就在这看看吧,高三上晚自习呢,我们也进不去。”


  沈隽意扒着车门看了一会儿,转头眼巴巴的:“我想进去看看。”


  赵虞瞪他:“这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没上过高中!”


  沈隽意:“幼儿园和小学都没看到,中学也不让看!那我今天一下午是看了个寂寞吗?”


  赵虞:“…………”


  她看了眼在校门口巡查的安保,又看了看暗下来的天色。突然想到什么:“从那边绕过去是旧校区,墙不高,我记得当时班上的男生逃课都从那进出,去看看?”


  沈隽意满眼兴奋:“好啊!”


  于是两人戴好帽子口罩下车,借着夜色偷偷摸摸跑去□□。


  看着墙上新鲜的脚印,赵虞不掩欣慰:“看来学弟学妹们没有放弃继承这个传统。”她拍拍手,也有些兴奋:“翻吧!”


  以前上学没做过的事现在来做,还蛮刺激的。


  沈隽意后退几步,往前一个冲刺,脚上一蹬就撑着墙垣翻上去了。然后笑眯眯坐在墙上朝她伸出手:“上来。”


  墙下有一圈花坛。


  赵虞踩着花坛一跃身,手腕就被他抓住。她几乎都没怎么使力,就被他轻轻松松拉了上去。


  跳下围墙时,踩着属于学校的范围,赵虞心跳都有些激烈。


  远远能听到高三学子朗读的声音。


  旧校区并没有废弃,平常用来堆积器材和开大会,篮球场也翻新过。路灯坏了几盏,昏昏暗暗地照在夜色里,有种紧张的刺激感。


  赵虞突然开始后悔这个决定:“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沈隽意沉思着:“就说我们是老师。”


  赵虞:“你当我们学校的安保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