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79】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沈隽意走后, 赵虞坐在沙发上发了很久的呆。


  额头被他温柔贴过的地方仿佛还留着余温,她抬手摸摸,觉得心里有些甜, 想到他说的那些话, 又有些酸。


  原来爱情的味道是酸酸甜甜的啊。


  午后的阳光照得人昏昏欲睡,赵虞感觉自己好像被裹进一团香甜的光里, 窝在沙发上连眼睛都舍不得睁开。


  迷迷糊糊睡到傍晚时, 有人在外面敲门。


  她打着哈欠去开门, 待看见门外提着大袋子抱着一束花的沈隽意, 瞌睡一下就没了。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 赵虞一脸别扭问:“你怎么又来了?”


  今天的告白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不是应该留给彼此足够思考回味的时间避免见面吗!


  沈隽意咧嘴一笑,把怀里那束鲜艳的虞美人递给她:“晚上好呀!一起吃晚饭吗?”


  赵虞闻到虞美人浅淡的蜜味, 花瓣上还沾着水珠,滑过晶莹剔透的痕迹。


  他第一次送她花。


  赵虞抿了下唇,伸手接过花束,又看了眼他手里提的大袋子,干咳一声问:“买的什么?”


  沈隽意笑着说:“下午看到你电视上暂停的画面是在吃意面, 所以买了意面的材料。”他进屋拉上门, 眼神亮晶晶的:“我做给你吃呀!”


  赵虞才想起自己下午追的那部剧暂停的地方刚好是男女主在餐厅吃饭。


  但她没有解释,只“嗯”了一声,看他高高兴兴换完鞋, 提着袋子跑进厨房了。


  傍晚的余晖笼罩了整个房间,赵虞心不在焉地看了会儿电视, 又悄悄走到厨房门口往里看。里头叮叮咚咚的,他戴着赵康宁每次过来戴的围裙, 嘴里哼着写给她的那首歌的旋律,一边划着手机看攻略一边兴高采烈地将菜切成丁, 忙得不亦乐乎。


  赵虞看了一会儿,挽着袖子走进去:“我来洗菜吧。”


  沈隽意回头看到她,用胳膊肘把人往外推:“不用不用,我来就行!”他把人推到门口,抬起胳膊肘轻轻蹭了下她脑袋,笑眯眯说:“乖,在外面等我。”


  赵虞耳根有些发烫,被他撩跑了。


  本来还担心需要看攻略才能做出来的意面会成为黑暗料理,没想到没多会儿香味就从厨房飘出来。在游戏上毫无天赋的人起菜来倒是像模像样。


  他端菜上桌,拍拍手喊她:“吃饭啦!”


  赵虞给电视按了暂停,踩着拖鞋慢腾腾走过去。餐桌上的意面色泽鲜艳,盘子旁边还配了一杯鲜榨的橘子汁。


  他替她拉开椅子:“我尝过啦,不难吃。”


  第一次收到他的花,第一次吃他做的饭,他好像真的有认真开始追她这件事。赵虞在餐桌前坐下,感觉心跳得有点快。


  沈隽意趴在对面眼神灼灼地看着她,等她吃下一口后才期待地问:“好吃吗?”


  赵虞点了下头。


  他就满足地笑起来:“那以后你要是想吃意面,我都来给你做。”


  吃完饭,他又去洗碗,连桌布都不让她碰,等把一切收拾整洁,才提着厨房的垃圾跟她挥手:“那我走啦。”


  赵虞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在心里纠结晚上独处时两人该说点什么,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干脆,倒是有点愣。


  沈隽意已经换好鞋,好像他过来只是为了给她做一顿饭,开门时又转头叮嘱:“睡觉前记得反锁好门哈。”


  赵虞点点头。


  他笑眯眯说:“拜拜。”


  赵虞也跟他挥了下手。


  房门锁上,房间又变的安静下来,只有意面的香味还未散完。她想了想,走到阳台上往小区出口的位置看,等了一会儿,才看见他那辆红色的跑车缓缓开出来。


  驶出小区门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双灯闪了两闪,像在跟她打招呼一样。赵虞一下缩了回去。


  今夜的星星特别亮。


  一夜好梦,翌日赵虞醒得很早。闹钟还没响她就睁眼了,今天要去拍一个杂志,她拿起手机瞅了瞅,发现沈隽意比她起得更早,半小时前就发了条微信过来。


  ――沈隽意:今天是迪迦奥特曼的生日,只要复制转发此条消息到三条群里,你的钱包里就会增加500元。我试过了,是假的,而且有时候还会被骂。


  赵虞刚清醒的大脑就被这条微信搞懵逼了。


  她回了三个问号过去。


  ――沈隽意:醒啦?早安!


  ――赵虞:你发的什么东西?


  ――沈隽意:/龇牙,笑话呀!科学研究表明,早上醒来笑一笑有助于一整天保持好心情!以后每天早上我都给你发笑话好不好?


  ――赵虞:不好!一点都不好笑!


  ――沈隽意:今天这个不好笑吗?我觉得很好笑啊!那估计是你get不到这个梗,没事,我明天给你发一个你能get到的!


  ――赵虞:???不准发听到没!


  然而第二天早上醒来,赵虞还是收到了一条他认为她能get到的笑话。


  ――沈隽意:有一天一个四川的病人去医院看病,医生问他,你吃药过敏吗?病人说:我不过抿,我过ten


  ――赵虞:??????


  ――沈隽意:/星星眼,这个能get到了吧!是你们四川的方言笑话!虽然我没有看懂什么意思但还是觉得很好笑!


  ――赵虞:/菜刀,再发笑话就拉黑


  ――沈隽意:[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赵虞:[你收一个微信红包]


  ――赵虞:/鄙视,又干嘛?


  ――沈隽意:/星星眼,以后不发笑话啦,发红包好不好?科学研究表明,每天早起一个小红包有助于一整天都拥有好运气!


  ――赵虞:……你都从哪看到的这些歪理?


  她缩在被窝一边吐槽一边戳开红包,屏幕上蹦出99.99的数字。


  之后每天早上起来收99.99的红包就成了她的日常。


  没过多久就是清明节。


  每年这个时候沈隽意都要回老家扫墓,赵虞往年去不了也会托人给沈奶奶墓前带一束花。今年刚好有时间,想到也有两年没去拜祭过,沈隽意问她的时候,她就同意了。


  之前她去拜祭沈奶奶时都是小心翼翼隐藏行踪,生怕被媒体拍到又是一场说不清的绯闻。今年跟沈隽意一道同去,反而少了那些顾虑。


  不过两人各自从两个城市飞,到了杭州才汇合,倒也没有遇到跟拍的媒体。


  今年的清明又下了雨。


  常年冷清的墓园也只有今日才会多些人气,上山的石台阶上沾满了顺着小雨飘飞下来的白纸,时而能听到哭声。


  赵虞偷偷打量沈隽意,发现他脸上已经寻不到悲伤了。


  也或许是藏了起来不叫人发现。


  他抱着两束白菊走在前面,时不时回头看她:“看着点路,别摔倒了。”


  赵虞说:“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不放心地把衣角递过来:“路滑,牵着。”


  上山下山的人来来往往,空气里小雨混着白菊香,赵虞撇了下嘴,却依言牵住了他的衣角。


  沈奶奶墓前的花已经有些枯萎了。沈隽意换上新的,笑眯眯说:“奶奶,我带小虞来看你啦。”


  石碑上的老人笑得和蔼可亲。


  赵虞走过去眼眶红红地鞠了躬。


  沈隽意开始清理墓前的枯枝落叶,又用袖口把石碑上奶奶的照片擦得干干净净。回头看了眼蹲在地上捡融烂纸片的赵虞,贴着墓碑用气音很小声地说:“奶奶,你不是特喜欢小虞吗,我现在在努力让她变成你的孙媳妇,你记得保佑我哈。”


  赵虞捡完垃圾看他蹲在那嘀嘀咕咕的,忍不住问:“你在说什么呢?”


  沈隽意假模假样地扯着袖子擦擦墓碑,“我在跟奶奶聊天,让她保佑我们电影拿大奖。”


  赵虞气呼呼地教训他:“这种事竞争那么激烈保佑起来也很费劲的好不好?你别给奶奶找事了你!”


  沈隽意笑着摸摸石碑上的照片:“小虞说得对!奶奶我错啦,你不用保佑我们电影拿大奖啦!”他在心里默默补上:“奶奶你只要保佑我追到小虞就好了哈。”


  拜祭完沈奶奶,又去拜祭沈父。


  赵虞还是第一次拜祭沈隽意的爸爸,虽然感觉有点怪,但来都来了,也自然恭恭敬敬给长辈鞠了躬。她第一次见到沈父的照片,父子俩长得很像,笑起来眼神干净又纯良。


  清明的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沈隽意拿纸给她擦擦脸上头上的雨水:“回去吧。”


  赵虞点点头,两人就转道下山。


  从沈奶奶墓碑旁边的小路往下走时,有一对撑伞的母子也走了下来。墓园清静,十多岁的小男孩却在哭闹什么,撑伞的妇女低声哄着,脚步匆匆往下走。


  赵虞拉了拉沈隽意胳膊,打算给急匆匆的母子俩让路。


  却见沈隽意顿在原地,就那么直愣愣看着伞下那对母子。


  走至眼前,妇女也抬眼看来,本是随意一掠,看见沈隽意时,神情也僵了僵。几秒之后,才又有些局促地打招呼:“隽意啊。”


  沈隽意抿了下唇,转而弯眼笑起来:“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