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78】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淅淅沥沥的雨从车顶滑过玻璃, 模糊了车外的视野。


  他们的世界好像被无限度缩小成只有车内这半寸空间,一举一动都如此明显。沈隽意看到她霎时放大的瞳孔,看到她紧紧掐在一起的手指头, 看到她咬腮屏住呼吸, 而后一寸一寸红了眼眶。


  除了拍电影的时候,他什么时候见她哭过呢。


  她那么耀眼, 像天上的太阳, 无时无刻都散发着璀璨夺目的魅力。可这颗太阳却在此刻像被这漫天大雨浇灭了光芒, 只留下阴天的哀伤。


  沈隽意一瞬间又心疼又紧张, 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抱她, 可想到刚才自己一伸手她躲避的动作,又硬生生忍下来。只僵硬地坐在原位, 微微低头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很小声地问她:“赵虞,我可以喜欢你吗?”


  她一动不动的,眼眶却越来越红,固执地绷着眼底汹涌的泪意, 像闹脾气的小孩子, 强忍的哭腔从紧绷的唇间挤出来:“不可以!”


  他却一点也不失望,还是那样珍重又认真的语气:“那我可以等到可以喜欢你的时候再喜欢你吗?”


  赵虞睫毛根全都湿了:“不可以!”


  他抽出一张干净的纸巾放到她手心:“那等你说可以的时候我再喜欢你好不好?”


  赵虞揩了下鼻涕,把纸巾揉成团砸他身上:“不可以不好不行!你不准喜欢我!”


  他就笑起来, 又递给她一张新的干净的纸巾:“可是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呀。那我尽量忍一忍不来打扰你,给你时间好好思考行吗?”


  赵虞咬着牙看他眼里笑意清明的模样, 眼眶通红地别过头去。


  雨不知何时小了下来,透出雨过天晴的迹象。被雨水打垂的枝芽又重新伸展开来, 绽出了更加明艳的花叶。沈隽意拉开车门,将要下车时又回头笑着对她说:“太阳快出来啦, 开车注意安全哈。”


  赵虞不看他,打开车窗伸出手用纸巾擦拭布满雨水痕迹的后视镜,嗓音有种别扭的闷:“嗯――”


  他下车关上门,站在外头笑眯眯地朝她挥手。


  一点也不像告白被拒的人。


  冬天最后的尾巴在这场雨之后彻底消失,天气渐渐回暖,街边的粉樱也开始盛开。


  春天到来了。


  赵虞的专辑定在下月发售,她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沈隽意说不来打扰她,那天之后果然就没有再来打扰了。只每晚睡前准时发了一条晚安,像在提醒她别忘了思考。


  赵虞看着他每天变着花样说晚安的表情包,噘着嘴戳戳戳――戳他头像。


  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头像换了。


  那张用了很多年的天下第一帅的照片换成了夜空下漂亮的摩天轮。


  是那一晚他们一起坐过的那架摩天轮。


  赵虞耳根透红地退出了微信界面。


  周末时,每天只有晚安问好的沈隽意终于发了条内容不同的微信过来:“过年定的骨雕寄过来了,我给你送过来吗?”


  过年他们出去玩的时候碰到一家手工骨雕店,赵虞挺喜欢那家店的风格,订了一款产品,沈隽意也跟着订了一个,工期是两个月,当时留了他在北京的地址。


  他不说,赵虞都快忘记这事儿了。


  赶紧回微信:“不用,我让南南来拿。”


  他说给她时间思考,就一次也没催过她,回了一个点头说好的表情包。


  林之南刚在公司开完会,收到赵虞的微信就转道去沈隽意家了。敲了门,笑着挥手打招呼:“虞虞叫我帮她来取东西。”


  沈隽意笑吟吟的:“在琴房,跟我来吧。”


  林之南还是第一次来他家,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圈,跟在他身后走进琴房时,被靠墙一整面柜子惊呆了。


  沈隽意从箱子里把骨雕拿出来,回头看见她惊讶打量的目光,摸摸脑袋笑道:“都是粉丝送的。”


  林之南入行这么久,从没见过哪个明星这么认真地对待粉丝送的礼物。他家是独栋别墅,一楼的琴房比寻常人家的客厅还大,一整面墙柜都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礼物。


  是属于粉丝的心意,也是她们遥不可及的爱意。


  这当然摆不下,他还有专门一个房间用来储存粉丝的礼物。


  林之南咋舌,接过他递来的骨雕,正要转身离开,突然被柜子上某一个礼物吸引了视线。


  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球。


  林之南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不可置信又有些惊喜地指过去:“那个你还留着啊?”


  沈隽意顺着她视线看过去,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


  林之南走过去踮脚把水晶球拿下来,吹吹上面的灰,有些激动地说:“你还记得这是谁送给你的吗?”


  沈隽意摇了下头。


  林之南指了指自己:“是我啊!有一年圣诞节,在机场!你还记得吗?”


  沈隽意噗的一声笑出来了:“你还追过我啊?”


  林之南捧着水晶球左看右看:“我追什么啊,是虞虞。当时她不是喜欢你嘛,买了圣诞礼物想送给你又不敢。就是我们去韩国那一年,当时都在机场候机了,然后刚好你也在机场,我就拉着她去围观啊……”


  她自顾说着,再抬头时才发现沈隽意脸上的笑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整个人像快雕塑似的僵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手里那颗水晶球。


  林之南一下抿住唇,有些紧张地摸了摸脸。


  过了好半天,才听到他声音异样地问:“虞虞喜欢过我?”


  林之南眨巴眨巴眼睛,支支吾吾开口:“就……就粉丝那种喜欢啦,她是追过你一段时间,后来……后来就脱粉了嘛。”


  沈隽意笑了下。


  很苦涩的一个笑。


  他们从小就认识,她就算追星也不会追他的。


  何况那时候她对他的疏远冷漠,可一点也不像追星的小粉丝。


  他曾经也疑惑为什么长大后的小姑娘对他的态度变化如此明显。他也疑惑,为什么他的告白会令她那么难过。


  喜欢就答应,不喜欢就拒绝,可为什么,在他说出喜欢的那一刻,她会那么难过呢?


  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漫长时光里,她已经孤独地喜欢他那么久了啊。


  而他连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又在何时放弃都不知道。


  他都错过了些什么啊?


  林之南看着面前眼眶逐渐变红的男人,紧张地吞了口口水,却见他朝她伸出手来,嗓音低哑说:“给我吧。”


  林之南颤巍巍把水晶球递过去。


  沈隽意低声说:“还有骨雕。”他抬眸看着她,“我给她拿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林之南居然从那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恳求。她抿了下唇,慢腾腾把东西都给了他。


  沈隽意甚至没换衣服,也没管她,拿着水晶球和骨雕就迫不及待出门了。


  林之南懵懵地在琴房站了一会儿,才默默锁上房门离开。上车之后,想了又想,还是给赵虞发了条消息:“沈隽意来找你了,还有……我不小心把你以前追过他的事说漏嘴了,他好像怪怪的QAQ”


  等了好一会儿,赵虞也没回消息。


  专辑制作已经进入尾声,赵虞终于可以好好休个假,关了静音窝在沙发追剧,完全没注意旁边充电的手机里跳出来的信息。


  房门被敲响时,她还以为是林之南来了。


  她拿起遥控器按了暂停,跳下沙发跑去开门。


  脸上的笑意在看见门外眼眶通红的沈隽意时顿在了脸上。下一刻,她看到了他手上的水晶球。


  那颗她经过橱窗时一眼就看中,忍不住想要买下来送给他的水晶球,过去多年后依旧晶莹剔透,雪片飞舞地躺在他手掌。


  记忆像一阵狂风,呼啸着将她拉回了那个寒冬。


  赵虞猛地想关门。


  但慢了一步,他已经挤进屋来,左手拿着水晶球,右手提着骨雕,看上去又蠢又傻,眼圈却红得不行,低头看她时,眼里汹涌翻动的情绪几乎要将她淹没。


  赵虞垂下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谁也没说话。


  午后的春风撩起半拉的窗帘,吹进楼外粉樱的花香。


  好半天,沈隽意瓮声说了句:“对不起。”


  赵虞深深吸了两口气,终于抬头直视他通红的眼睛:“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沈隽意睫毛都在颤,声音低得不像话:“我错了。”


  赵虞看了他好半天,很无奈的,轻轻的,叹了一声气:“沈隽意,别跟我道歉。”她看向那颗水晶球,抬手摸了摸:“暗恋这件事,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


  她抿唇笑了下:“我们谁都没做错什么。”


  爱情哪能分出对错呢。


  不过是她早了一步,而他晚了一步罢了。


  沈隽意把骨雕和水晶球放在旁边的柜台上,朝她走近了两步。


  赵虞后仰了一下,脸上还有笑意:“干嘛?”


  他手掌轻轻放在了她头上,是轻抚的姿势,低头看她时,连被泪意打湿的睫毛都根根分明。


  他喊她名字:“赵虞。”


  她咬了下唇:“嗯?”


  沈隽意说:“我会很喜欢你的。”他努力笑着,眼里光芒闪烁:“我会加倍,十倍,千倍的喜欢你,把那些年丢下的喜欢全都补给你。”


  赵虞很轻地呼吸着。


  他低下头,用额头温柔地碰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可以不用那么快重新喜欢上我。这一次换我来追你,好不好?”


  额头相贴,肌肤温热的触感像春日温暖的阳光,轻盈地落满她眉间心上。


  赵虞闭着眼。


  好半天,轻声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