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77】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赵虞少有的失眠了。


  她并不是一个迟钝的人, 回想沈隽意这大半年来的行为,再结合今晚这首代表告白的歌,他的意图不言而喻。


  可意识到这件事, 她却并没有念念不忘终有回响的欣喜感。她也说不上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最初的震动像一阵狂风,呼啸着拂过长在心中的那颗大树。可除了将花叶吹得哗啦作响, 什么也留不下。


  她曾经那么努力地想要靠近他, 可当他转身, 她却又忍不住想要后退了。


  那些复杂的, 五味陈杂的, 快将她整个脑子占满的情绪,在这一夜剥夺了她所有能理智思考的能力。


  几乎睁眼到天明, 就被音乐总监一个电话叫到公司继续忙新专辑制作的事了。邀歌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今天就要把专辑要收录的歌曲都确定下来。


  这次的专辑一共十一首歌,之前已经定了九首。最后筛选出来的几首歌都很不错,无论她选哪两首都不会出错。


  制作人把几首demo都放了一遍,看她有些出神的模样, 笑着问:“都不喜欢?那你有自己想用的歌吗?”


  赵虞靠着椅背, 手指下意识捏住了揣在衣服兜里的粉色U盘。


  可最终她还是没有把U盘拿出来。笑着指了指屏幕上的demo:“就这两首吧。”


  新专辑定位为“非我”。


  歌单确定后,接下来就是音频录制了,之前定好的歌其实已经录了一半进入了后期制作。快到中午的时候, 沈隽意发了条微信过来问她吃午饭没。


  赵虞看着聊天框那个笑嘻嘻的表情包,手指头在九宫格键位上顿了好久, 却不知道该回什么。


  傍晚时,沈隽意又发消息问她吃晚饭没。


  她还是没有回复。


  聊天框上“对方正在输入”的提醒显示了好久, 她心情紧张地等了半天,但最后他什么也没再发过来。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 笑眯眯跟她说了句晚安。


  之后的几天,赵虞都扎在录音棚里录歌,每天看着沈隽意发来的早晚安问好,心头就像未曾平复过的海面,每天卷起大小不一的海浪。


  她好像回什么都不对,回不回都不对。


  这种纠结的,挣扎的,复杂的,让她每天都犹如陷在海面起起伏伏的情绪,在见到沈隽意的这一天,收拢于瓶口。


  歌曲已经录制到最后部分,她只有每天戴着耳机坐在录音室里唱歌时才能感受平静。这一首歌和声部分比较多,整整一上午赵虞都在用不同的声线唱和声旋律。


  快到中午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


  她半蹬着腿坐在录音凳上,一手按着耳机一手拿着乐谱,起先没注意,唱到一半的时候无意一抬眸,就看见沈隽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录音室外,手上还提着几杯奶茶,正笑眯眯地望着她。


  赵虞眼眸一颤,下个音就卡在喉咙了。


  音乐制作人在外面比了下暂停,拿起麦克说:“小虞休息一下吧。”


  她取下耳机,沈隽意在外头乐颠颠地朝她挥手。


  赵虞深吸两口气,才终于推开门走出去。


  沈隽意已经把买来的奶茶分给在场的其他工作人员了,手上剩了最后一杯,等她出来时笑眯眯地凑近:“你的。”


  他神态这样自然,仿佛这段时间以来令她纠结的烦恼都是假象。


  赵虞看了他两眼,慢腾腾接过奶茶,若无其事问:“你怎么来了?”


  沈隽意笑着说:“来找云哥聊点事情。”


  他跟木易的音乐人陈云一直都有合作,赵虞点了下头,捧着奶茶喝了两口,突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隽意倒还是那副热切的模样:“一会儿一起去吃午饭不?”


  赵虞下意识拒绝:“没时间,要录歌。”


  沈隽意撇嘴:“那也得吃饭啊。”


  正说着话,又有人推门进来,音乐助理拿着一张单子走过来:“小虞,专辑的歌单顺序排出来了,你看看?我觉得还是应该把《非我》放在第一首。噢,沈老师来了。”


  沈隽意笑着打招呼,视线却落在那张歌单上。


  起先还盈满笑意的眼睛,在看到整个歌单里都没有自己写的那首歌时,逐渐涌上失落的黯然。


  他转头看向赵虞。


  赵虞却捧着奶茶撇过了视线。


  响起的手机铃声在这一刻解救了双方,沈隽意接起手机,听到那头说:“隽意,我开完会了,你来办公室找我吧。”


  他笑着:“好,这就来。”


  余光瞟见赵虞明显松了一口气。


  他嘴唇绷了一下,转而又笑开,还是平常那副笑嘻嘻的模样:“那我先过去找云哥啦,你加油录歌!”


  赵虞点了下头:“好。”


  房间终于又变得安静,赵虞喝完奶茶,擦擦嘴角,走进录音间。但接下来的时间,录制进行得都不顺利。


  她怎么唱情绪都不对,最后制作人只好喊了暂停:“小虞啊,你是不是太累了?今天状态不够好,明天再继续吧,回家休息休息。”


  赵虞捏了下自己好像被堵住的嗓子眼,有气无力地点了下头。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不大,淅淅沥沥的,将停车场的防滑地面浇得透湿。赵虞撑着伞慢腾腾地走向自己的车位,一直走到车头的位置,才看见车门旁边的台阶上蹲了个人。


  看见她过来,咧嘴一笑,掸掸头上的雨水站起身来。


  赵虞心跳都停了一拍,反应过来后简直有些生气:“你蹲在这干什么?不知道下雨了啊!”


  沈隽意笑嘻嘻的:“等你啊。”


  她看他被雨淋湿的模样,心里头情绪翻涌得更厉害,没好气地按开车锁上车,等他坐上副驾驶时,把车里的纸包扔他身上。


  车门的密闭性很好,关上后连雨声都小了不少。


  赵虞没点火,只双双手把着方向盘,等他收拾干净才说:“你今天怎么过来的?”


  沈隽意把擦水的纸巾揉成一团塞兜里:“小狮开车送我来的。”


  赵虞看着前方雾蒙蒙的天:“那他人呢?叫他来接你。”


  旁边好一会儿没说话。


  赵虞忍不住转过头去,对上他直视的眼神。


  她飞快收回视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沈隽意还是保持刚才那副姿势,声音却又低又沉:“我送你的那首歌,你不喜欢吗?”


  赵虞下意识捏紧方向盘,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还行。”


  沈隽意又问:“为什么不放进新专辑?”


  赵虞说:“不合适。”


  这样一问一答,竟不知是在问歌还是其他。


  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打在车身,沈隽意定定看着她,突然抬手伸过来,赵虞猛地往后一躲,差点撞上车窗。


  沈隽意手顿在空中,很无奈地笑了一下:“你头上有片叶子。”


  赵虞紧绷着。


  他又坐回去,很轻很轻地叹了声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过了好半天才低声问她:“赵虞,是不是我表现的不够明显?”


  赵虞贴着车窗没说话。


  他却点了点头:“嗯,应该是我没说清楚,怪我。”他抬头看着她,很认真地说了句:“我喜欢你。”


  赵虞心中的巨浪轰隆一声撞上了礁石。


  整个世界都寂静了。


  雨声,呼吸声,风吹落树叶的簌簌声,都在耳边远去。


  只剩下那一句“我喜欢你”,一遍又一遍地在脑中盘旋。


  赵虞终于明白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纠结挣扎甚至逃避是什么因为。


  因为觉得委屈啊。


  凭什么要我回应你呢,连一句正式的告白都没有。仅仅用一首意味不明的歌,就让她花了那么长时间用了那么大力气才平静的心海又掀起比以往更盛的滔天大浪,凭什么啊。


  如果一直只是她一个人的暗恋,她都不会觉得委屈。


  可一旦他也动心,这么多年来她所有的忍耐,克制,感情,那些深藏的心事,就在他表白的这一刻,全部化作了浓浓的酸楚和委屈将她淹没。


  爱情由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