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71】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黎寻死的那天下了雪。


  南方的雪并不大, 飘飘洒洒,夏夏站在阳台上浇花,看着雪花无声无息地落在地面, 转瞬就融化得无影无踪, 半点痕迹都没留下,突然就觉得心里面好像空了一块。


  她好像永远地失去了什么。


  她转头看着小屋, 屋子里到处都贴着便签纸, 提醒她哪里是开关总闸, 冰箱里的鸡蛋是什么时候买的, 生病了要找哪个医生, 遇到困难了打哪个电话求助。


  那些陌生的字体一笔一划,写得规矩极了, 像是生怕她看不懂。


  这里明明只有她一个人,另一道陌生气息却又无处不在。她看着看着,眼泪就莫名其妙地流了下来。


  电影的最后一幕,是夏夏站在黎寻的墓碑前。


  那些不完整的记忆像树影下的光斑,时明时暗, 努力想要抓住却又捉摸不定。她看着冰冷石碑上的照片, 骄阳如火的少年咧嘴笑着,比她记忆中的夏天还要热烈。


  原来是他啊。


  那一天在楼道里,跟她擦肩而过的人。


  那个时候, 要是多看他一眼就好了。


  多看一眼,或许就能看见他眼里强忍的不舍了吧。


  可惜, 一切都回不去了。


  ……


  十一月初,《想记得》正式杀青。


  历时三个多月的拍摄, 从夏天到秋天,时间都被模糊了概念。他们好像真的经历了黎寻和夏夏的一生, 经历了那场生离死别的爱情。


  赵虞看着墓碑上沈隽意的照片,听到岳梨说出杀青两个字,眼泪都停不下来。


  因为是在墓园,整个剧组都保持了肃穆和安静,收拾好仪器下山,上车才终于全体欢呼起来。


  初进组时,大家对这个崭新的剧组担忧大过期待。可后来,无论是第一次拍电影的导演还是第一次演电影的演员都没有让大家失望,起初只希望拍摄能顺利结束,可一日一日看着电影成型,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更高的期待。


  毕竟连制片人都说这是近几年他看过的最动人的爱情片了。


  因为照片上了墓碑,岳梨给沈隽意准备了一个超大的红包冲喜。沈隽意笑嘻嘻接了,上车看见赵虞还红着眼眶看着窗外,把红包里的钱拿出来在她眼前晃了晃,“我的红包分你一半,要不要?”


  赵虞有气无力的:“不要。”


  他歪着脑袋凑过去,笑眯眯把红包塞她手里:“那全部给你好啦!”


  赵虞没好气地又给他塞回去:“你冲喜的红包给我干什么!自己拿着花掉!”


  沈隽意想了想:“那今晚我们一起去花掉。”


  赵虞又软绵绵地靠回去:“今晚不是杀青宴吗?”


  沈隽意冲她挤眼:“提前走呗,我带你去玩个好玩的。”


  赵虞半信半疑:“不会又是密室逃脱吧?”


  到了晚上杀青宴,讲过话敬过酒,大家吃得热热闹闹的时候,男女主角就偷偷从后门溜了。


  他说的好玩的居然是游戏厅。


  偌大的游戏厅里一个人也没有,但每台游戏机都在运作,闪烁着花里胡哨的灯带。赵虞朝他投去一个迷惑的眼神,沈隽意满眼兴奋:“我包场了!随便玩!”


  赵虞:……还不如密室逃脱呢!


  他拿了两个小塑料篮子,从吧台装了满满一篮子游戏币,一手端着一个,拿肩膀推她往前走:“先试试这个打丧尸的射击游戏。”


  赵虞第一次玩这种游戏,跟他一起坐进去拿起枪时还在心里吐槽太特么幼稚了,结果等丧尸扑出来,抬起枪开始对着屏幕疯狂扫射时,心里居然还真升起了那么一点刺激的兴奋感。


  沈隽意还在旁边人工配音:“冲呀!!!Biu Biu Biu!Boom!”


  赵虞不太会玩,被丧尸咬得血线笔直下降,好在游戏币多,不停地投币不停地复活。


  一个地图一共五关,没等通关她币就没了,本来想转头去拿沈隽意的币,结果发现狗东西比她没得还快!


  两人又去吧台装了一整篮游戏币,沈隽意看了一圈,指着前面的仿真摩托车:“玩过赛车没?”


  赵虞:“QQ飞车算吗?”


  游戏厅里的仿真摩托车线条做的还挺漂亮,两人跨坐上去比赛了两把。赵虞两次都只输他一个车头,胜负欲直接给激起来了,输给游戏菜鸡她不服!


  好在第三把她就赢回了颜面,正得意地冲沈隽意挑眉,就听见狗东西叹着气说:“算啦算啦,这把就当我让你了。”


  赵虞捶他:“我凭实力赢的!”


  沈隽意一边叫一边躲,端着篮子蹦到捕鱼机跟前:“要不比赛抓鱼?谁抓得多算谁赢。”


  赵虞哼了两声坐过去:“赢了有什么用?”


  沈隽意咧着嘴冲她笑:“你要是赢了,以后每场演唱会我都免费给你当助演嘉宾,怎么样?”


  赵虞:“……那我要是输了呢?”


  沈隽意:“那换我每场演唱会你免费给我当助演嘉宾。”


  赵虞投了两个币进去:“怎么想都觉得好像输赢都是我吃亏……”


  沈隽意兴奋地摇动手杆:“比赛开始!”


  捕鱼机模拟了深海环境,七彩斑斓大小品种不一的鱼在水里慢慢游动,每捕到一条都会发出金币的声音。


  赵虞盯准了大蓝鲨,一直对着它进攻。沈隽意倒是不挑,小鱼小虾都在捕,美滋滋地念叨:“抓鱼抓鱼,鱼鱼都是我的!”


  虞虞本人:?


  咋听着这么不对味儿呢???


  两人的□□在水里来回撞击,沈隽意的□□好几次都撞到大蓝鲨身上,刚好帮赵虞把大蓝鲨给捕到了。


  金币瞬间暴涨超过了沈隽意那些小鱼小虾,赵虞得意地抬头:“我赢了!”


  沈隽意叹了声气:“愿赌服输,那以后你的每场演唱会我都免费来给你当嘉宾咯。”


  赵虞嗤他:“谁稀罕!”


  游戏厅里的设备五花八门,赵虞被他带着每样都尝试了一遍,总算明白以前班上那些男生为什么冒着被揍的风险也要往游戏厅跑。


  因为真的太快乐了!


  她以前夹娃娃从来没成功过,这次游戏币无限使用,快把那一排娃娃机给夹空了。沈隽意抱着她夹到的玩偶跟在旁边,脸都被堆成小山的玩偶挡住了,只能看见一双笑意闪烁的眼睛。


  夹空所有娃娃机,赵虞心满意足。疯玩了一整晚,早上因为那场生死相隔的杀青戏带来的阴郁也都散了,她把最后一颗币投进游戏机里,拍拍手跟沈隽意说:“回去吧。”


  沈隽意眼珠子往下看了看怀里的玩偶,跟上来问她:“这些送我啦?”


  赵虞斜了他一眼:“你喜欢啊?”她说,“喜欢就送你咯。”


  他咧着嘴嘿嘿笑了两声,用下巴抵着最上面的玩偶:“那这就是你送我的第一份礼物了。”


  赵虞脚步顿了一下。


  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圣诞节,她借粉丝之名,送他的那颗水晶球。


  可能他早就扔了吧。


  赵虞若无其事笑了下:“就当是吧。”


  时间已近深夜,小狮开着车来接,看见他抱着那么多玩偶都惊呆了:“你们是去打劫了娃娃机吗?”


  沈隽意把玩偶规规整整放进后备箱,小狮伸手想去拿,被他打了下手背,默默收回去了。


  杀青宴已经结束,翌日大家各自离开。沈隽意直接就回北京了,赵虞倒是转道去了趟上海准备参加明天的一个发布会活动。


  北京的天儿已经很冷了。


  拍戏期间毕周没跟着,两三个月没见,开车来机场接他,不愧是圈内金牌经纪人,一看到他就怀疑地问:“怎么春风满面的,谈恋爱了?”


  沈隽意懒洋洋地倚在后座:“人霍希都快结婚了,我谈个恋爱不过分吧?”


  毕周吓得一踩刹车:“真谈啦?!”


  沈隽意撑着头看窗外:“没呢。”


  毕周默了默:“看你这样儿,没也快了。”他重新开车上路,沉默了好一会儿,又语重心长地开口:“谈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提前告诉我,虽然你在转型了,但毕竟粉丝构成摆在那,还是得提前公关给粉丝打预防针。”


  他顿了顿又酸溜溜地说:“而且人霍希都视帝了,你有什么啊?”


  沈隽意:“你等着,明年我就拿个影帝回来。”


  毕周:“……你最好是。”


  在剧组待了这么久,拍戏也挺辛苦的,毕周没着急给他安排工作,放了一周的假让他休息。第二天沈隽意还在睡懒觉,夏元和卫池就提着火锅料来敲他门了。


  沈隽意打着哈欠把人放进来,夏元一进屋就兴奋地问:“隽意哥,杀青愉快!跟小虞合作的感觉怎么样啊?”


  卫池也说:“现在你总不能还酸我了吧?”


  沈隽意:“你们到底是来庆祝的还是来打听八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