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08】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直到沈隽意一行人完全消失在门口,赵虞才收回目光怅然地叹了声气,“我们回去吧。”


  林之南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半天,又掏出签名递过去:“拿去!”


  赵虞看到上面帅气的签名,默了一会儿。她是熟悉他字迹的,毕竟自己以前的暑假生活都是他写的。


  这签名应该是找人设计过,但笔画间还是透出他的习惯。


  赵虞忧伤地说:“不要了,你留着吧。”


  林之南:“???”她不可思议地看了她一会儿,“你是个假粉吧?”


  赵虞:“……”


  林之南看了两眼签名,塞回自己兜里:“我留着就我留着,我现在觉得沈隽意挺不错的。”她双手捧心:“好帅,身材好好!好想摸一摸他的腹肌哦!”


  赵虞:“…………签名还给我!”


  林之南冲她做了个鬼脸,笑嘻嘻跑走了。


  回到训练室时,大家还在热议沈隽意的到来,就算不是他的粉丝,也都被他的颜值和身材折服。性格又这么好,不少女生都嚷着转粉。


  冯优因为拿到了合照签名,脸上的笑意就没散过,心情大好地给不熟悉沈隽意的同伴们安利他的作品和日常。


  ——“那个绯闻当然是假的啊!他经常给粉丝分享那几条金鱼,每条鱼都有名字的!不过最后还是没养活,上个月他还给金鱼们搞了一个葬礼呢。”


  ——“他性格其实傻乎乎的,刚出道的时候他不是参加了一个综艺嘛,然后里面两个女嘉宾捆绑他炒绯闻,发了好多通告。一般这种都是公司发声明辟谣嘛,结果采访的时候记者问起这件事,他直接说是假的,因为目前没人配得上自己哈哈哈哈哈。因为这件事真的被骂了好久,真是又心疼又好笑。”


  ——“他真的很努力啊,刚出道跟现在的舞台对比进步超大的,那时候粉丝去接机都说,崽崽你要努力训练知道吗,不能被别人看轻!他就说,知道了知道了,不要催了,在努力了。真的好可爱啊!”


  每个追星女孩说起自己爱豆时,眼里都在发光。


  冯优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号竞争对手赵虞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听得还挺认真。


  她瞟了她一眼,“干什么?”


  赵虞:“……我随便听听。”


  自从上次被林之南发现手机壁纸后,赵虞就换掉了照片,除了林之南没人知道她也喜欢沈隽意。


  冯优低哼了一声,倒是没赶她走,继续安利爱豆。


  赵虞其实从上高中之后就再没跟沈隽意接触过了。


  她印象中的小哥哥永远是初遇那天,充满夏日气息的清爽少年。每年为期不长的暑假时间就是她和他全部的相处。


  在她面前时,他一直是那个友善热情的邻家哥哥。


  可现在听着冯优口中的少年,才发现原来自己并不了解他。她只不过熟悉他其中一面,因为自己是邻居家的小妹妹,所以他在她面前,始终是那个模样罢了。


  听得越多,了解越多,就发现自己离他越远。


  听到最后,赵虞默默爬起来练习去了。


  还是训练吧。


  早日走到他身边,去熟悉他的所有面。


  ……


  升入中级班后,训练强度更大,无论舞蹈还是声乐的培训也都更难了。一日复一日,枯燥又疲惫,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江蕾和江誉预料中的半途而废迟迟没有到来。


  虽然赵虞每天都在喊累,但只要谁说一句“算了别练了”,她就立刻又像打了鸡血一样蹦起来。


  有时候江誉跟杨洁在工作场合遇到,问起外甥女训练的事,杨洁都是赞不绝口,夸得江誉都怀疑自己的外甥女是不是在练习期间被掉包了。


  北京的天气由热转凉,入冬之后,大雪降下来。


  四川甚少下雪,就算下也只有薄薄一层,赵虞看到被茫茫大雪覆盖的城市还挺兴奋的。学校放寒假之后,她又搬回了练习生宿舍,进行集中训练。


  上个月公司又进行了一次内部考核,不过这次赵虞和林之南都没参加,对自己的实力有数,没必要测试。


  冯优也没参加,首杀的打击对她来说有点大,现在没百分百把握,以她好强的性格是不会再去丢人了。


  快过年的时候,公司也给练习生们放了一周的小长假。


  江誉今年提前结束了拍摄,过年期间总算不用工作了。他已经好几年没跟大家一起聚过,跟江蕾商量过后,决定今年大家一起去杭州过年。


  江蕾和赵康宁提前几天就过去了,赵虞从北京出发,反倒是家里最后一个回去的。


  她已经好几年没来过杭州,没有沈隽意的杭州对她而言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发展日新月异,就连街道都拓宽了不少。


  到家是大年三十的中午,赵虞拖着行李箱从巷口走进来时,隔壁不远处的院门从内打开,多年未见的沈奶奶抱着一个暖炉走出来,抬头看见她,看了一会儿才认出来:“是小虞吗?小虞来啦?”


  赵虞还在玩手机,听着声音抬头一看,待看见站在门口的老奶奶,神色惊了一下,随即快步走过去:“沈奶奶,是我。你怎么瘦成这样了啊?身体还好吗?”


  老人家握着她的手,乐呵呵的:“好,好着呢,好多年没见着你啦,长成大姑娘了。”


  身后走过来一个保姆和医护,扶住老人家:“奶奶,车快来了,我们走吧。”


  沈奶奶点点头,又跟赵虞说:“小虞,等奶奶下午回来了你再过来玩啊。”


  赵虞笑着点头应了,又问医护:“奶奶没事吧?”


  医护说:“没事,就是去医院做个例行检查。”


  老人比她记忆中的模样瘦了好几圈,赵虞目送她们远去,等回家放好行李,跟江誉打听起沈奶奶的事。


  但江誉待在家的时间实在是少,一问三不知,最后还是住在附近的亲朋好友来串门时,赵虞才打听到,原来沈奶奶前两年被诊断出了癌症。


  老年人一旦沾上癌,基本就是绝症了。


  好在沈奶奶还没到晚期,做了手术之后一直在治疗,这两年也没有复发的迹象。


  大人们嗑着瓜子感叹:“沈奶奶命好,养了个好孙子,要不是她孙子有出息当了明星赚了钱,大几十万的治疗费从哪来哦。”


  沈隽意的爸爸很多年前就因为意外去世了。


  他是奶奶一手带大的。


  赵虞坐在小板凳上剥橘子,心里有些难过。她默默算了算时间,沈奶奶生病那一年,好像就是沈隽意签约华畅那一年。


  她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他会突然跑去当明星。


  是因为奶奶的病吗?


  那时候,他也才是个大二的学生,毕业遥遥无期。爸爸去世后,他妈妈就改嫁了,听说组建了新的家庭,又生了孩子。


  奶奶唯一的依靠就是他。


  那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治疗费,该怎么凑呢。


  那个时候,他一定很着急吧。


  聊天的大人们突然叫她:“虞虞,你怎么啦?眼睛怎么红红的?”


  赵虞一下抬起头,手里还紧紧捏着那个橘子,结结巴巴说:“橘子汁儿溅到眼睛里了。”


  大人们笑着把抽纸递给她。


  下午的时候,做完检查的沈奶奶回到家,赵虞听着动静跑去敲门。医护打开门看见她,笑着说:“奶奶□□叨你呢。”


  这座坐落在小巷中的院子还是曾经的模样,但里头的家具都翻新过,还专门针对老人出行做了便捷设施,住着很舒适。


  家中雇了一个保姆,还有两名护工。因为过年,窗上贴着窗花,房檐下挂着大红的灯笼,显得十分喜气洋洋。


  沈奶奶见着她很高兴,赵虞陪老人家说了会儿话,又迟疑着问:“奶奶,隽意哥哥过年不回来吗?”


  沈奶奶乐呵呵的:“要回来的要回来的,他今晚上春晚呢,过两天就要回来了。”


  说到孙子,老人家浑浊的眼里满满都是骄傲。赵虞其实不太擅长跟长辈聊天,大多时候都默默听着。


  听沈奶奶絮絮叨叨说着孙子有多优秀,说他爸爸当年是文工团的小品演员,最大的愿望就是登上春晚舞台。


  如今,爸爸的愿望终于由儿子来实现了。


  沈奶奶像个炫耀的小孩子似的,让护工打开电视调到有沈隽意节目的频道:“小虞,你看过我们隽隽的节目吗?这孩子上镜,跟他爸一样。他爸就喜欢在台子上表演,你看,我们隽隽唱唱跳跳的,跟他爸当年一模一样……”


  老人家其实已经不大能看清电视屏幕了,眯着眼说着,更多都是遥想。


  赵虞莫名其妙觉得心酸。


  这是沈隽意出道后第一次上春晚。


  赵虞想起之前看过的他的一个访谈秀,主持人问他目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笑着说想上春晚。


  当时这个梗还上过热搜,围观群众哈哈大笑,说没见过这么实在的爱豆。


  就连粉丝都以为他只是在玩梗。


  其实,是真的想上春晚吧。


  想让奶奶看见他。


  想实现爸爸当初没有实现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