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70】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赵虞很不给面子地在旁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沈隽意倒是没生气, 就觉得,这小男生泡醋坛子里的样子自己还挺感同身受的。


  剧组放假,大家围观完灵感来源都各自回酒店休息了, 岳梨带着好朋友到处参观, 沈隽意想了想,跑去问赵虞要不要去本地著名的游乐园玩。


  赵虞:“你就这么想跟我一起上热搜?”


  沈隽意:“听说他们那儿的密室逃脱特别难, 从来没有玩家通关过!我觉得凭我们的实力, 肯定可以成为通关第一人!”


  赵虞:“然后上热搜?”


  沈隽意:“……”他气呼呼地戳了下她脑袋:“你就这么不想跟我上热搜?我看你以前拍剧跟男主角上热搜不上得挺高兴吗?!”


  他见赵虞不理他, 撇了下嘴又期期艾艾地凑过去:“密室又暗又封闭, 我们戴着口罩进去, 肯定不会被发现的啊。你不觉得这种游戏很有挑战性吗?难道你不想战胜它吗!”


  赵虞无语地看着他:“你的胜负心能用在正确的地方吗?”


  沈隽意把帽子扣她头上,又俯身把茶几上的口罩拿起来, 往她耳朵上挂:“走啦走啦,在剧组闷了这么久,出去玩一玩换个心情!有助于接下来的拍摄!”


  赵虞被他推着一边往外走一边回头吐槽:“这又是哪个科学家研究得出来的结论?”


  深秋的天气凉飕飕的。两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在车上等小狮买好票确定好场次,才偷偷摸摸地进去了。


  恰好是工作日, 早上又下了场大雨, 游乐园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密室的工作人员检查完票,奇怪地打量连眼睛都隐在帽檐下的两个人:“你们玩的是四人密室哦,这场没人组队, 两个人很难过关的,要不要再等等?”


  沈隽意摆摆手, “不用,带我们进去就行。”


  工作人员听他语气里自信满满的样子, 倒也没再说什么,拿起对讲机叫同事来带人。到密室门口, 讲了一遍规则,就让他们戴上了眼罩。


  两人本来就裹得严实,眼罩一戴更是什么都看不到了。进门的时候,沈隽意下意识去牵赵虞的手,结果被她嫌弃地拍开了。


  工作人员一看,嚯,原来是两个暧昧期间来培养感情的小年轻呀!嘿嘿,满足你们,一会儿让npc多吓吓女生,创造肢体接触的机会!


  进屋之后,房门啪一声锁上。屋内开了空调冷飕飕的,沈隽意扯下眼罩,看了眼昏暗幽森的环境,转头问赵虞:“怕吗?”


  赵虞环视四周:“我比较怕我们连第一关都过不去。”


  沈隽意撸了撸袖子:“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赵虞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请开始你的挑战。”


  虽然选的不是恐怖主题,但密室嘛,不管什么主题总会制造出吓人的气氛。赵虞倒是不怕,拿着盏灯在墙上东摸摸西看看,企图找到什么线索机关。


  沈隽意喊她:“你站过来一点,小心NPC一会儿冲出来吓你。”


  赵虞嘁了一声:“我又不怕。”


  一门之隔正在候场的NPC:噢哟居然敢质疑我?马上就让你体验体验什么叫怕!


  然后他就趁着灯管闪烁张牙舞爪地冲了出去。


  结果发现,艹!她真的不怕!


  不仅不怕,她还嫌他吵!!!


  完全没有吓到人的NPC十分挫败地退场了。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沈隽意还在第一关的门前徘徊,赵虞渐渐有些着急:“你找到线索了吗?”


  沈隽意倒是一点也不慌,不急不慢地从架子上抱了个小箱子下来:“四个人的密室,我当然要花四倍的时间才能解开。”


  他低头鼓捣一会儿,咔哒一声,小箱子的密码锁就打开了,从里头拿出一把串在红线上的钥匙,打开了第一关密室的门。


  赵虞前一秒还在着急,下一秒门就开了,都有点没反应过来。沈隽意推着门把手回头笑嘻嘻冲她挑了下眉:“这不就开了吗?”


  赵虞:“…………”


  总感觉狗东西的笑有点不怀好意。


  不过好歹第一关是过了,最后就算没通关也不至于太丢脸。赵虞心定了不少,后面再看他在那里慢腾腾地找找看看时,就没那么着急了。


  这密室确实跟以前玩过的不一样,挺考逻辑思维的。吓人的部分并不多,大多都是要解隐藏在逻辑中的密码。赵虞起先还作壁上观看他表演,后面也就慢慢参与进去,两个人在昏暗的小房间头脑风暴,也没太注意时间。


  到最后一关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九点了,NPC居然还十分体贴地从窗口递了两份零食进来。有坚果有酸奶,还挺丰盛。


  沈隽意一点也没有被困密室的慌张,怡然自得地喊她:“吃啊,这是包含在票里的。”


  赵虞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这关太难了,要不出去吧?天都黑了。”


  沈隽意咧嘴笑了下,剥了颗坚果塞她嘴里:“真不玩啦?”


  说实话玩到最后一关就这么离开还是有点遗憾的,但赵虞觉得以他俩的智商应该是解不开这一关了,继续待着也是浪费时间,嘬了一口酸奶下定决心地点点头:“不玩了。”


  沈隽意了然地挑了下眉,然后啪嗒一声把密码锁解开了。


  赵虞:“???”


  门口砰的一声绽放了一束彩带,响起恭喜他们通关的声音。


  赵虞简直不敢相信,困了他们两小时的密室就这么解开了???她走出看了一圈,看到下午带他们进去的那个工作人员站在外面,才确认的确是通关了。


  一时都不知该激动还是疑惑。


  她回头,一脸审视地盯着沈隽意:“你什么时候解开的密码?”


  沈隽意笑嘻嘻地打了个响指:“一个半小时前。”


  赵虞差点气死了:“那你这一个半小时不开锁在这耗着干嘛呢!!!”


  他伸手把搁在架子上的帽子戴她头上,笑眯眯拉着她手腕往外走:“等天黑啊。”


  外面的天色已经大黑了。


  游乐园亮起了灯光,不远处像一轮光圈的摩天轮正在夜色中缓缓旋转。赵虞还在那骂他,就听他笑吟吟指着前方说:“趁着天黑,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赵虞上一次坐摩天轮,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她以前其实挺爱来游乐园玩的,只是出道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沈隽意轻轻拉了下她手腕,等她转头望来时又松开,隐在帽檐下的那双眼睛笑意分明:“走啊,现在没人排队。”


  赵虞撇了下嘴,默默跟着他往前走去。


  摩天轮下方的工作人员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打哈欠,搭着眼皮替他们拉开门:“欢迎体验,请坐好扶牢,上升期间不要晃动,注意安全。”


  小门咔哒一声关上,摩天轮缓缓上升,空间又变的密闭起来,但视野却开阔,夜晚光影绚烂的游乐园一览无遗,在湖面投上波光粼粼的色彩。


  赵虞有些开心地左右欣赏了半天,一回头,看见对面的沈隽意笑眯眯地看着她。


  她被他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别了下头,又瞪回去:“看我干什么?!”


  沈隽意往前凑了一点,低声喊她名字:“赵虞――”


  赵虞心头一抖,嘴唇都不自觉抿住了。


  摩天轮已经升到了半空,四周俱静,只有远处绽放出一束烟花,无声点亮夜空。沈隽意倾着身子看着她的眼睛,用几近气音的声音说:“我听说,在摩天轮的最高处许愿,愿望就可以成真哦。”


  赵虞被他酝酿半天神神秘秘就说了个这个给逗笑了,“你上哪听的不靠谱的说?人家明明是热恋中的情侣在摩天轮的最高处许愿,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好吧!”


  沈隽意笑了下。


  仍旧是向她倾着身子的姿势,双手却合在一起抵在下巴上,闭上眼低声说:“到了,快许愿。”


  他就在她眼前做出这样虔诚的姿势,闭上眼时垂下来的睫毛轻轻地颤。他们离地面这么高,好像连天边的星星都触手可及。在这个时候许下的愿望,好像真的能被上天听见。


  赵虞眨了下眼,也闭上了眼睛。


  夜风太大,吹得小箱子轻轻地晃,赵虞下意识抓住他手腕,睁眼就对上他布满明亮笑意的眼睛。


  她松开手,清了清嗓子:“你许了愿什么啊?”


  沈隽意咧嘴笑了下:“说出来就不灵了。”


  赵虞嘁了一声:“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电影大卖拿奖吗。”


  他还是笑着,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南方的秋天似乎只是个过度,还没怎么体验秋风萧瑟秋叶黄的季节,冬天的寒冷就席卷了整座城市。


  电影的拍摄也终于进入尾声。


  黎寻并没有告诉夏夏他身患绝症的事,他利用生命中最后的时间,替她安排好了今后的一切。


  这一次发病的夏夏比以往都要焦虑,总是在夜里惊醒,蜷缩在他怀里问:“黎寻,我要是又忘记你了怎么办?”


  他就会亲亲她额头:“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想起我。”


  可其实,他从来没像此刻这样,希望夏夏快点发病过。


  他的身体日渐虚弱,药物也无法掩盖疼痛。他不想让她知道这一切,他舍不得她经受一丁点难过。


  再一次在路上晕倒被送入医院后,醒来后的黎寻没有在手机上看到夏夏的来电。


  他们之间有约定,每隔一小时夏夏都会给他打一个电话。


  上一个电话是四小时前。


  她如愿在他死去前忘记了一切。


  哪怕心中苦涩,他依旧感到高兴。


  一直帮忙看着夏夏行踪的朋友发来了她的定位,她是在去买花的路上发病的,因为身上有提醒自己的便签,最初的惊慌之后,她会按照便签上的提示回到家来。


  黎寻回到属于他们的家,销毁了有关自己的一切。


  包括夏夏记录的日记。


  从楼道离开的时候,黎寻最后一次见到了夏夏。


  他们擦肩而过,她眼眶有些红,眼底都是戒备和惊慌,看着写在纸上的地址迟疑地朝上走去。


  黎寻没有跟她说话,甚至没有看她。


  他就这样低头从她身边走过,像不认识她的陌生人一样,永远地离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