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69】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得知今天下午就要拍吻戏, 沈隽意觉得自己可能要完。


  上次只不过蜻蜓点水一个触碰他都直接僵住没能接住戏,这次嘴对嘴来真的,他还不得死机?


  吃完饭, 狗东西扭扭捏捏把赵虞叫到旁边:“你知道下午要拍吻戏吧?”


  赵虞说:“知道啊。”


  沈隽意语气恳切:“那我们来提前练习一下吧!”


  赵虞:“???”


  要不是狗东西眼神这么真诚, 她就要当他是在耍流氓了。赵虞打量他一会儿,突然勾了下唇角, 凑近一些压低声音问:“我说, 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沈隽意像被踩到尾巴一样, 只差蹦起来了:“我是怕你临场了掉链子!我害羞?我身经百战被观众誉为最会吻的男人会害羞?!”


  赵虞面无表情拍了拍手给他鼓掌:“哦, 那你好棒棒哦。”


  沈隽意愤怒地瞪了她一眼。


  第一场吻戏在天台。


  这一天是夏夏的生日, 也是黎寻重遇夏夏的第一百九十九天。他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才终于让失去记忆的夏夏相信他们曾经真的认识。


  他给她讲那个小乡村,讲那片麦穗成浪的田野, 讲那座开满野花的山崖,讲院墙外的那颗枣子树,还有卧在墙垣上的那只黑猫。


  少女防备的眼神逐渐变得信任又好奇,开始去相信他说的那一切美好。


  失去记忆后,她甚至对自己都不算了解。


  小区的老楼没有电梯, 阳光从楼道的镂空墙面折射进来, 投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斑。


  赵虞眼睛上缠着一条丝巾,被沈隽意牵着手腕小心又试探地上楼。楼道里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她小声问:“黎寻, 你要带我去哪里呀?”


  沈隽意咧着嘴,嗓音里都是兴奋的笑意:“马上就到了。”


  推开顶楼的门, 风和阳光同时倾泻在他们身上。他把她推到前面,扶着她的肩膀一步步朝前走去, 直到走到放着蛋糕的石桌子前,才终于抬手揭开了丝巾。


  赵虞眨了眨眼, 看见飘满气球开满月季花的天台,她就站在插上蜡烛的蛋糕前,他笑着说:“Surprise!生日快乐!”


  她看着他精心布置的生日现场,转过身有些迟疑地说:“可是黎寻,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呀,我身份证上不是今天。”


  他拉过她的手,将一盒火柴放在她手掌,微微弯腰看着她的眼睛:“今天就是你的生日。你身份证上的日期是错的,是当年你出生后叔叔去派出所登记时报错了日期。因为这件事,每年到了你生日的时候,叔叔阿姨都还吵架呢。”


  他笑起来,伸手摸摸她的头:“所以记住啦,今天才是夏夏的生日。”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如果不是他,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他找到她,用尽一切办法留下来,留在了她身边。


  那个时候,她对他那么过分,他明明可以丢下她不管。


  奶油的香味好像被阳光晒化了,裹着空气里每一粒细小的分子,钻进了她的五脏六腑。她踮起脚,仰头吻上少年带笑的唇。


  他瞳孔张了一下,连笑都慌张了一瞬。


  一触即散的温软触感,像夏日不着痕迹的风拂过唇角。


  沈隽意站在原地,定定看着眼前的女生羞涩又甜蜜地退回去,心头像呼啸而过一场风浪,又像破土长出一颗扶苏大树。


  那样的情绪根本无需饰演,像是身体里有一股原始的冲动,迫切地使他伸出手将人重新拉回怀中,低头吻下去。


  一次真正的接吻。


  不同于之前蜻蜓点水的触碰,温软的唇贴上来时,赵虞还没来得及感受,唇齿就已经交缠在了一起。


  那比夏日还要灼热的呼吸掠去了她的全部氧气,掌心生出黏糊糊的汗意,又被他紧紧扣住掌心的手掌抹去。


  他该是克制的。


  沉沦在这样的亲密与温柔中时,又警惕着自己的放纵。


  她的唇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软,一点也不像带刺的野玫瑰,反而像偷偷在夏夜盛放的丁香。他轻咬着,甚至舍不得重一点点,怕弄破这温软的丁香花瓣。


  十,九,八,七,……


  他在心里倒数着。


  再一秒,再多一秒,这温软是如此香甜,他贪恋着不愿离开。


  三,二,一……


  他不得不离开。


  风还继续吹着,吹开她的长发,掠在泛红的眼尾,令他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都不得不用尽全部力气来控制。


  赵虞脸颊被他湿热的手掌捧住,微微抬起头来。


  他眼眶有些红,黑眸里激动翻涌,低头看着她漂亮的眼睛,颤抖着问她:“夏夏,你记起来了吗?”


  她睫毛颤了一下:“没有。”下一刻,伸出手搂住他的腰,乖乖地贴上他胸口:“但现在的黎寻,我也很喜欢。”


  风吹起了身后的月季花瓣,岳梨兴奋地拿着小喇叭喊咔,“这条过了!”


  沈隽意一下回过身去:“这就过了?”


  岳梨说:“对啊!你们情绪特别到位,吻得也很唯美!”


  沈隽意:“一条就过了啊?不再拍一次吗?万一后面还能更好呢?”


  赵虞:“…………”她羞恼地踩他脚,“导演说过了就过了!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岳梨笑眯眯的:“转场转场,下一场你们再接再厉哈!”


  沈隽意郁闷地噘了下嘴,背过身时,偷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


  下一场还是吻戏。


  是热恋中的夏夏和黎寻在江边的一场拥吻。


  两人就位,赵虞后背抵着栏杆,抬头看了眼一脸沉思的沈隽意,警告道:“一遍过啊!”


  沈隽意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江边的剧情之前已经拍完了,所以这一场只补吻戏的镜头。


  岳梨一喊“Action”,他就低头吻了下去。


  比刚才还要热烈的一个吻,缠着江风的气息,赵虞踮脚搂着他脖子,抬头迎合着眼前这个男人全部的爱意。


  正吻得投入,沈隽意突然转头说:“岳导,这角度是不是不对啊?我是不是挡她脸了?”


  岳梨看了眼镜头:“是有点,来,调整一下方向,身子侧一点。”


  赵虞侧了下身子,两人重新找好角度,等岳梨一声令下,沈隽意又低头吻下去。


  赵虞再次搂住他脖子,感受他手掌从她后背一寸寸上移,抚过蝴蝶骨,抚过后颈,然后落在她后脑勺的位置,使她迎合得更深。


  岳梨在身后喊咔,“隽意哥你又挡住小虞的脸了,重新来一次。”


  沈隽意摸了下脑袋,一脸抱歉地回头:“不好意思啊。”


  赵虞抿了下被吻得发烫的唇,等他回过身时咬牙切齿:“不是身经百战最会吻吗?怎么连角度都不会找了?!”


  沈隽意一脸认真:“你影响我发挥。”


  赵虞气得狠狠踩了他一脚。


  第三次吻下来,每一个动作就都驾轻就熟了。她闭着眼抬头迎合时,他嘴角不自觉弯起来,轻轻用鼻尖碰了碰她的鼻头。


  第三遍总算过了。


  岳梨喊咔的时候,赵虞猛地睁开眼,一掌将他推开。


  她刚才被他吻得全身都发软,这一掌其实并没有带多少力气。他却顺着她的动作体贴地后退了两步,对上她羞恼的眼神,餍足地笑了笑。


  江风已经带了凉意,回去的车上,赵虞打了个好几个喷嚏。


  沈隽意一边拿纸给她一边凑过来:“怎么感冒了啊?”


  赵虞揩了揩鼻涕,没好气地瞪他:“要不是你一直NG我能在江边吹那么久风吗!垃圾演技!”


  沈隽意笑眯眯的也不恼,任由她在那骂,等她骂累了还拧开保温杯递过去:“喝点热水润润嗓子。”


  两人的助理早就见惯了他们吵吵闹闹互怼的相处模式,赵虞的助理侧头看了好几眼,小声说:“沈老师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好?”


  小狮抄手幽幽道:“他今天吃饱喝足,心情可不得好吗?”


  助理:“…………?”


  因为江边这场吻戏,赵虞生了一场小感冒。沈隽意自觉心里有愧,每天任劳任怨倒水端药,任由她骂骂咧咧绝不还嘴,态度好得都让人怀疑他居心不良了。


  连剧务阿姨都问赵虞:“沈老师不会是因戏生情了吧?对你也太照顾了。”


  赵虞戳着盒饭漫不经心:“他觉得他是我哥,我是他妹,哥哥照顾妹妹不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在一旁偷听的沈隽意:“???!!!”


  糟糕!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


  深秋的雨连绵下了好几天,等雨停时,天气就彻底了凉下来了,电影的拍摄也进入了尾声,预计在十一月杀青。


  从夏入秋,进组之后他们就没休息过,每天都有新的拍摄任务。岳梨对镜头表现要求高,有些前一天过了的镜头,等到第二天又会被要求重拍。


  不过第一部电影嘛,全组上下都希望能做到完美,辛苦也都甘之如饴。吃过午饭后,严厉的岳小导演却开心地宣布今天下午全剧组放假休息。


  原因是这部电影的灵感来源,她最好的朋友带着老公来探班了。


  看过这个剧本的人都会被夏夏和黎寻的爱情感动,自然会对故事的灵感来源格外好奇。听说原型来探班了,都激动得跟着导演去接人。


  沈隽意也拖着赵虞去凑热闹。


  剧组的车很快将人从机场接了过来,两人从车上下来时,在片场专注严格的导演像个孩子似的兴奋地冲了过去:“映映!”


  扎着马尾的女生一点也不像结了婚的人,模样乖巧,像大学里一笑就惹无数男生心动的小学妹,令人保护欲爆棚。


  只是站在她身边的男生看上去冷冷酷酷不太好相处,把周围那些围观的人都瞪了回去。


  岳梨热情地拉着好朋友过来跟爱豆打招呼:“隽意哥,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戚映!也是我这个电影的灵感来源!映映,你还记得隽意哥吗?大学的时候你陪我去看过他演出的!”


  戚映腼腆地笑了笑:“记得,你好,常听梨梨提起你。”


  岳梨捧心:“真人是不是超帅?!”


  戚映说:“是……”


  还没说完,旁边双手插兜冷冷酷酷的男生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戚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