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67】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盛夏的阳光一日比一日烈。


  沈隽意打光膀子的地方逐渐跟穿背心的地方晒成了两个色号, 倒也省了化妆师每天都要给他人工美黑的功夫。


  沈隽意每天早上起来都对着镜子里又比昨天黑了一度的脸焦心。


  还白得回去吗?


  瞧瞧这张帅脸,都快晒焦了。


  于是到了晚上,他就去赵虞房间蹭面膜。


  赵虞还是头一次听说男明星不会敷面膜的。开什么玩笑, 你是爱豆又不是直男, 普通直男碰都不会碰一下的化妆面膜医美你难道不是用了个遍?


  结果沈隽意非常不要脸地说:“我没用过!我皮肤好都是天生的!”


  赵虞掏出手机对准他:“对着你代言的高级护肤品牌黛蔻爸爸再说一次,你皮肤好是因为什么?”


  沈隽意:“…………”


  他把屁股下的抱枕拿起来抱在怀里, 像具木乃伊似的笔直躺在沙发上:“我不管, 把你的高级面膜拿来给我敷上!”


  赵虞穿着睡裙踢他小腿:“自己去敷!”


  沈隽意:“我不会, 我从来没自己敷过面膜。”


  赵虞看着紧紧闭上眼还把脸往上抬的狗东西, 简直分不清他这是在耍赖还是猛男撒娇。唾了他两口, 还是转身去柜子里拿了张补水的面膜出来。


  走到沙发前蹲下,撕开面膜后把薄薄一层蚕丝覆在了他棱角分明的脸上。


  沈隽意这才睁开半只眼瞅她, 眼里一片得逞的笑意。


  赵虞半蹲着,手指一寸寸将面膜在他脸上抚平,专注得一个小气泡都不放过。沈隽意隔着湿滑的蚕丝感受她指尖的柔软,哼哼唧唧:“还有袋子里的精华,都挤出来不要浪费。”


  赵虞没好气地在他脸上拍了一下:“还需要我帮你做个按摩促进吸收吗?”


  沈隽意:“需要。”


  赵虞把面膜纸按他嘴上:“做梦!”


  所幸炎夏没有持续太久, 进入九月后, 就时不时会落下雨来。一场秋雨一场寒,阳光逐渐没那么炙热,沈隽意也不知道是因为每晚都去蹭赵虞的高级面膜起了效还是他自身恢复能力强, 皮肤又一点点白回来了。


  不过不修边幅的小痞子的戏份基本都拍完了,也不需要他再为剧情牺牲帅气。


  电影剧情已经进行到最高潮的部分。


  黎寻查出自己脑子里长了肿瘤, 位置不理想,手术风险过大, 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却也直言让他早做准备。


  他在这世上的日子, 或许只有三月不到了。


  在他终于重新遇到夏夏,带着她搬离那片鱼龙混杂的社区,哪怕不羁也甘愿为温柔低头,开始人模人样地上班,计划着未来美好的生活时,老天又将要把这一切都夺走。


  他去了很多家医院,从来不信命的少年甚至走进了佛寺道观。


  他向菩萨一遍遍祈祷着,我不是自己想活,我只是放不下夏夏。


  求求你了。


  求求你们了。


  但生老病死从来不由人。


  拿着又一张确诊报告离开这座城市最后一家医院时,天上落下了雨。秋雨瑟瑟,行人匆匆,黎寻在小区外遇到了被楼下大婶拽住的夏夏。


  大婶买的菜散了一地,拽着疯狂尖叫的夏夏又急又恼:“黎寻!黎寻你快来看看夏夏这是怎么了?我叫她她也不应的,发了疯一样,我不敢放手的呀!”


  他不想旁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夏夏。


  搬来这个小区后,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她的病。


  他疾步冲过去,把尖叫的少女拉到怀里,她却挣扎得更厉害,歇斯底里喊着救命。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大婶阻止着那些打算报警的路人:“不是的呀,他们是两口子的呀,就住在我楼上。”


  路人问:“那为什么女孩叫的那么厉害?你们是不是拐卖人口呢?”


  大婶着急解释:“侬说什么呢,我们都是本分人呀!诶黎寻,黎寻!夏夏这到底是怎么了?她是犯了什么病吗?老李,老李你快来看,这夏夏犯病啦,人家把我们当人贩子……”


  人群喧哗像一根根针刺入耳朵。


  怀里的少女还在尖叫挣扎。


  黎寻嘴唇绷成一条线,猛地把人扛在肩上,不顾少女拳打撕咬,大步朝里走去。


  岳梨在后面喊“卡”。


  沈隽意把肩上的人放下来,赵虞捂着胃的位置吐槽:“你顶我胃上了。”


  沈隽意叫小狮倒热水来,正交给她喝着,岳梨拿着剧本走过来:“情绪不太对哈,愤怒的情绪不够,着急的情绪太多,你的崩溃不是失控的,是在失控的边缘徘徊,就差那么一根线了。”


  岳梨讲了会儿戏,又坐回屏幕前指挥再来一次。


  接连拍了五次,楼下这场情绪激烈的戏才终于过了。结果转到室内后,情绪又接不上了,来来回回折腾了几个小时,岳梨说:“今天就到这吧,你们都回去再找找状态。”


  这还是开机以来两人第一次遇到NG这么多次还过不去的戏,回到酒店连晚饭都没吃就回房间继续去对戏找状态了。


  这种情绪爆发的激烈戏,多一分太过,少一分太淡,必须不多不少刚刚好,就卡在那个情绪点上,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岳梨虽然平时可可爱爱说说笑笑的,但一旦涉及到剧情,丝毫不比大导的严厉少。


  一直工作到九点多,沈隽意才打电话叫小狮买夜宵上来。小狮在那头读菜单,沈隽意盘腿坐在地板上复述,头也不回地问沙发上的赵虞:“想吃哪个?”


  等了半天没回应,他转身朝后看,才看到她捧着手机笑眯眯在回消息。


  沈隽意戳了下她脚底板:“吃啥?”


  赵虞踢了他一脚,往旁边挪了挪:“点你自己的,我要出去。”


  沈隽意一撑手从地板上坐起来,蹭到沙发上:“这么晚了还出去?谁约你啊?”


  赵虞回完消息,收起手机瞥了一眼旁边的大狗子:“纪老师今天来这边办事儿,我刚好去跟他请教请教明天这场戏。”她一边说一边从沙发上跳下来,“你自己回屋去吃啊,别在我吃得全是味儿。”


  沈隽意像根弹簧似的蹭的一下站起来:“纪舒丞?他约你吃饭?他为什么约你吃饭?”


  赵虞拿起外套穿上,又戴好口罩,冲他勾了勾手指。


  大金毛蹭蹭蹭地凑近。


  听到她问:“跟你有关系吗?”


  沈隽意差点气死了,拉住她手腕:“都这么晚了还去跟他吃饭,要是被人拍到,肯定说你俩夜会私情!”


  赵虞甩了两下没甩开:“被拍也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沈隽意梗着脖子:“当然跟我有关系!你在跟我拍戏,就只能跟我传绯闻!不可以跟别的男人传绯闻!”


  赵虞简直被气笑了,抬起手腕骂他:“神经病!给我放开!”


  沈隽意绷着嘴唇松开手。


  赵虞把帽子扣头上,拉开门出去了。


  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俯身捡起地上的剧本,又把灯关好,才慢腾腾离开房间。进电梯的时候,小狮又打了个电话过来:“隽意哥,你们选好吃什么没啊?我都在人家店里站十分钟了。”


  沈隽意说:“别买了,不吃了。”


  小狮:“啊?小虞也不吃啊?”


  沈隽意:“这么关心她不如去当她助理?”


  小狮:“…………”


  被老板阴阳怪气一通,小狮也不敢去他面前晃悠找骂了,自个回房间休息去。结果半小时后沈隽意就打电话过来:“你去看赵虞在房间没。”


  小狮听话地去了,回报:“没人。”


  刚回房间躺下还没半小时,沈隽意又打电话过来:“去看看赵虞回来没。”


  小狮踢了两下被子,认命地爬起来,过了会儿回报:“没有。”


  他生怕半小时后沈隽意又打电话,回房间后都没敢躺下,就在沙发坐着等,好在半小时后电话没响,小狮开开心心去洗澡了。


  洗到一半,电话响了,他裹着浴巾去接电话,里头传来沈隽意郁闷的声音:“现在再去看看她回来没。”


  小狮都快崩溃了:“你老关心她干嘛啊?”


  电话那头咬牙切齿地咆哮:“她是你爱豆她这么晚没回来你当粉丝的难道不应该主动关心她的安全吗费什么话赶紧给我去看!”


  小狮愤怒地长啸两声,冲回浴室把头上的泡泡两三下冲了,套上衣服出门。


  房间里还是没人。


  把消息回报给沈隽意,那头一言不发把电话挂了。


  快十二点时,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小狮不等他开口就说:“人不在!没回来!”


  沈隽意疑惑:“你去看了吗?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小狮:“因为我就坐在她的门口没!有!走!!!”


  沈隽意愤愤挂了电话。


  夜深人静,对面高楼的霓虹招牌映着昏暗的夜色。他拿着手机看着通讯录里,咬牙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把电话拨出去。


  明亮的落地玻璃窗上飘落几滴雨。


  沈隽意走过去推开窗。


  夜风瑟瑟,逐渐落下雨来。


  他站在阳台淋了几滴雨,眼睛亮了一下,退回房间给赵虞发微信:下雨了,你带伞没?


  那头消息倒是回得快:在车上,用不着。


  ――沈隽意:出租车?车牌号记了吗?发给我,保持联系,劫匪半夜冒充出租车拉客杀人抛尸的新闻看过吧?


  ――赵虞:…………少咒我!纪老师送我回来的!


  ――沈隽意:哦,快到了吗?我下来接你


  ――赵虞:你为什么要下来接我?


  ――沈隽意:因为我也想跟影帝请教请教明天那场戏


  ――赵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