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64】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乡野的田坎上开满了不知名的蓝色小花。


  走过来的时候一路玩玩看看没觉得远, 现在趴在沈隽意背上,双手放在哪似乎都不合适,赵虞突然就觉得这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也太长了, 好像没有尽头似的。


  偏偏沈隽意步子还迈得小又慢, 完全对不起他那双大长腿。


  赵虞忍不住催促他:“走快点!”


  沈隽意脚步顿了一下,环住她腿弯的手往上掂了掂, 把极力后仰的赵虞又给耸回来趴着了, 偏过头怪不高兴地问她:“我背上是有刺吗你离那么远?我还是个伤患, 你这姿势我背着很累的好不好?”


  赵虞用手捶他肩:“那你放我下来啊!”


  沈隽意哼了一声, 不仅没放, 手臂还环得更紧了,“趴好!再动就把你扔到池塘里喂鱼!”


  一边说, 还真一边斜着身子做出扔她的姿势。


  他个子高,被他这么背着离地一米高,骤然向下斜去,赵虞果然吓得一把搂住了他脖子。


  柔软的触感像天边的云朵覆了上来。


  沈隽意本来咧嘴笑着,笑意和后背的肌肉都在那一瞬间僵住了。赵虞一只手搂住他脖子, 另一只手气急败坏地在他头顶乱rua:“你扔啊!不扔我是你爸爸!”


  沈隽意做好的发型被rua成了鸡窝。


  她动作大了, 那触感就更明显,只隔着薄薄的布料,好像连轮廓都能感受到。


  沈隽意狠狠闭了下眼, 就差在心里骂自己禽兽了,强迫自己不再乱想后, 掂了下背上乱动的祖宗:“错了错了错了,趴好趴好, 快到了――哎哟我伤口好疼啊!”


  祖宗咬牙切齿在他后脑勺推了一把,总算停手了。


  踏过小石桥, 远远就看见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包括对戏的两个小演员都在路口“迎接”被大鹅追着咬的两位主演。


  见沈隽意背着赵虞,大家还都以为赵虞被咬得更惨,助理一边惊呼一边领着背着医疗箱的医生冲了过去。


  工作人员都围上来,对着赵虞一顿嘘寒问暖。沈隽意气愤地把自己两条被鹅咬肿的胳膊伸进人群:“伤患在这!在这里!我才是被咬的那个!”


  全场人员:虽然很可怜但还是好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沈隽意在一众憋笑声中坐到了遮阳棚下面,医生开始给他检查。全场唯一没有笑的可能就只有小粉丝岳梨了,紧张地站在旁边问:“医生,没什么事吧?”


  医生正用棉签给他消毒,握着沈隽意手臂前后看了一圈:“没多大事,都没破皮。没有外伤,只是有些红肿,养两天就好了。”他在沈隽意肱二头肌上拍了两拍,一副称赞的语气:“小伙子肌肉练得不错,鹅都叨不动。”


  沈隽意:“…………”


  开机第一天男女主角就发生如此令人啼笑皆非的意外,整个剧组略显生疏的气氛都因为这个意外热络了很多。


  岳梨一脸沉思坐在小马扎上看着医生给沈隽意上药,突然很兴奋地说:“我们加一场你被鹅追着咬的戏吧!”


  正对着疼得火辣辣的手臂吹气的沈隽意:“???”


  这真是自己的粉丝不是对家派来的卧底吗?!


  岳梨丝毫没感受到爱豆愤怒的眼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剧本里:“你跟隔壁村的孩子王打架,打输了本来就很生气,回来的路上抓了一把鹅卵石铲水漂,惊动了塘里的鹅。不仅打输了架,还被大鹅追着咬了一路,气得简直失去了理智,一路骂骂咧咧,结果在小路口遇到了夏夏。”


  岳梨眯起了眼,伸手比划着:“于是顷刻之间,你的世界阴雨转晴,阳光普照,哪怕嘴角被打破了皮,被鹅咬得走路一瘸一拐,却还是在那一刻咧着嘴朝她笑了,从脏兮兮的裤兜里掏出下午在村口小卖部买的水果糖,问她,吃不吃啊,干净的。”


  想象完画面,岳梨激动得两只小拳拳紧握挥舞:“啊啊啊太甜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沈隽意:“???”


  坐在旁边清理脚上沙子的赵虞憋着笑朝岳梨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导演!厉害!这场戏一定要加!”


  沈隽意:“???”


  回想刚才跟大鹅战斗的画面,沈隽意简直有心理阴影了,正要拍案而起,突然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你加少年黎寻的戏份,跟我成年黎寻有啥关系?”


  赵虞:“对哦……”


  岳梨:“对哦……”


  三个人齐刷刷看向了一旁看热闹的小演员。


  突然被注视的小演员:“…………???!!!”


  啊啊啊啊他还是个孩子他不想被鹅咬放过他吧!!!


  沈隽意立刻开心了:“加加加,这么甜的剧情一定要加上!我举双手赞成!”


  小演员:“QAQ”


  隽意哥哥没有心!!!


  沈隽意正幸灾乐祸呢,场记大哥在旁边兴奋地喊他:“隽意,你被鹅咬的视频上热搜了!”


  沈隽意:“???”


  赵虞:“哈哈哈哈哈哈――”


  不对???那视频里自己不也在???


  赵虞一脸凝重地接过了助理递上来的手机。


  拍摄地是度假村,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也不少,知道有剧组在这边拍戏,来的还是两大顶流,都兴致勃勃在周围围观呢。


  看见沈隽意拿鹅卵石往水塘里人,不远处堤坝上的围观群众正要出声提醒这大鹅咬人别惹它,就看见大鹅气势汹汹地朝两人扑了过去。


  虽然很想帮忙,但隔着堤坝实在过不去啊!


  遇事不要慌,先拿出手机,拍个视频,嗯!


  虽然视频里能明显看出拍摄地跟事发地隔着一段距离,但两人的惨叫声依旧声声入耳十分清晰,真是好一场光天化日人鹅大战!


  赵虞沈隽意被鹅咬的词条直奔热搜第一,后面还跟了个爆字。


  新浪程序员:“怎么又是这俩的事儿???”


  看完视频的网友差点笑疯了,他们还跟这指望两顶流第一次合拍电影流出一些甜蜜暧昧的互动吃瓜磕糖呢。


  结果,就这?就这?


  被鹅咬???为什么你们拍爱情片的画风跟其他人不一样?


  粉丝真是又心疼又好笑,于是当天所有粉丝的晚餐都多了一道菜――红焖大鹅。


  为爱豆出气!!!


  于是粉丝怒吃大鹅为爱豆出气的词条又上了热搜,笑掉一众网友的大牙。果然是饭随爱豆,有多沙雕的爱豆就有多沙雕的粉丝。


  得知此事的两个爱豆本人:我真是谢谢你们了/微笑。


  大鹅事件又给电影增加了一波热度,岳梨喜闻乐见,又开始思考要不要在电影彩蛋里加上沈隽意被鹅追的片段,首尾呼应嘛,现在的观众就爱看这个,还能冲淡结尾的悲剧气息。


  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导演安排的沈隽意此时还在担心另一件事。


  两个小演员都在上初中,虽然是暑假,但辅导班课外兴趣班不少,拍戏期间家长都一直陪着,拍完就得赶紧回去上课做作业。


  前期集中拍摄小演员的戏份,等他们杀青后就会正式进入成年剧情了。


  成年戏份在乡野场景里不算多,两三天就能排完。沈隽意从来没跟赵虞演过对手戏,一想起之前两人合作舞台时赵虞鄙视他接不住自己的戏,他就忍不住担忧。


  万一他真接不住她的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帅的一张脸还要不要啦!


  剧组住在村里接待游客的宾馆里。


  赵虞刚洗漱完,铺开瑜伽垫准备一边拉伸锻炼一边看会儿剧,房门就被敲响了。


  她敷着面膜去开门,刚一拉开,缩手缩脚站在门口的沈隽意就从门缝里鬼鬼祟祟地挤了进来。


  赵虞一脸警惕盯着他:“你来干嘛?!”


  沈隽意比了个嘘的手势,在赵虞逐渐紧张的眼神中猫着身子去拉上了窗帘,才转身对心跳加快的赵虞说:“我们来对对戏吧!”


  赵虞:“???”


  这人是不是有病!对个戏搞得跟偷情一样!!!


  赵虞没理她,躺瑜伽垫上去拉伸了。


  沈隽意拿着剧本跟过来,盘腿坐在地板上望着她:“过两天就到我们的戏了,提前对一对找找感觉,片场不NG多好啊。”


  赵虞一眼看穿他的小心思:“是怕到时候接不住我的戏吧?”


  沈隽意气愤道:“你不要看不起人!谁接不住谁的戏还不好说呢!”


  赵虞知道这狗东西又在用激将法。


  但他妈的她还就吃这套。


  于是果断地从瑜伽垫上爬起来是撕掉面膜:“来对!”


  沈隽意指着剧本:“就对这场吧,今天刚好背过你了,比较有手感。”


  赵虞:“…………”


  她倒也没反对,披上外套走到门口的位置,“行,来吧。”


  这一场戏是成年后的黎寻带着重遇的夏夏回到了曾经的村庄。此时的夏夏已经遗忘了过去,但在黎寻的帮助下知道了自己的病,知道自己原来不是这个世界的弃儿,知道她原来是在这样美丽的地方长大。


  从车上下来后,黎寻背着夏夏走过那段泥泞的小路。


  他在她面前蹲下,眉眼飞扬:“上来,哥哥背你过去。”


  夏夏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


  这里真的是她长大的地方吗?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可黎寻说是,那一定是了,黎寻不会骗她。


  她小心地趴到了他背上。


  黎寻问:“抓好了吗?”


  夏夏说:“抓好了。”


  然后他一起身,背着她就撒欢地朝前跑。


  正是春种的时节,田里浇灌溪水,将整条小路都浇得泥泞不堪,踩上去都打滑。夏夏吓得紧紧搂住他脖子埋在他颈窝:“黎寻你慢点!你走慢点!”


  长大后的少年还是同少时一样不羁:“怕什么啊,我都可以在这上面骑摩托,你信不?”


  夏夏小声地说:“我信,但是你慢点好不好?我害怕。”


  他啧了一声,脚步却依言慢了下来,一步一步,踩得比在平地上还稳还慢:“行吧,我们夏夏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她趴在他肩上低低地笑。


  黎寻背着她慢慢走着:“我以前也这么背过你。从村子那一头,走到这一头,背着你去村口的小卖部买水果糖。”


  夏夏反驳:“胡说,我不喜欢吃糖。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当然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黎寻侧过头来:“知道你为什么现在不喜欢吃糖了吗?就是因为那时候吃太多了,天天扯着我裤腿说,哥哥我要吃糖哥哥我要吃糖,啧,把我家底都吃没了。”


  旅馆的房间并不算大。


  沈隽意背着她,就这么一圈一圈围着房间走着。那些台词都已经烂熟于心,背着少女这么走着时,好像真的变成了故事里的那个少年。


  “前面就到家啦,猜猜是我的家还是你的家。”


  说完这句台词,就该赵虞接了。


  结果沈隽意等了好一会儿,后面都没动静。


  他脚步一顿,轻轻停了下来,听到耳旁传来的浅浅的呼吸声。


  她睡着了。


  第一次拍电影,她其实心里也一直绷着一根弦,每天在片场比谁都认真,哪怕没有戏份,也会虚心观摩做笔记。


  精神压力会比体力劳动更让人疲惫。


  沈隽意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一步一步,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掀起被子后将人放在了床上。


  赵虞沾床时嘟囔了一句什么,又翻了个身沉沉睡了过去。


  他替她把被子盖好,俯身关灯时手顿了顿,用气音喊她:“赵虞――”


  没人回应。


  他咧嘴笑了下,小声说:“晚安啦。”


  啪嗒一声,灯光暗下来,他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


  直到房门关上,黑暗中,赵虞偷偷睁开了眼,很慢很轻的,呼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