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63】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顶流就是有这种只是合拍个电影都能搞崩新浪服务器的魄力。


  cp粉本来以为演唱会合体已经是绝无仅有的福利了, 没想到还没消化完够他们磕两三年的糖,紧跟着更大更甜的糖又从天上掉下来了。


  听听这片名,《想记得》, 妥妥的文艺爱情片啊!爱情片除了谈恋爱还能干啥?还能牵手拥抱接吻do i!!!


  导演给我机灵点, 谈恋爱必不可少的环节通通安排上!


  cp粉欢腾过年,两家唯粉都有些忧愁。爱豆这么搞, 他们心里没底啊!先不谈票房, 万一拍出来个烂片, 那才是真的丢人。


  不过转念一想, 要真丢人, 那也是两家一起丢,到时候大不了互嘲, 把锅都往对方身上推!嗯!就这么办!


  薏仁和虞美人头一次达成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网上热议不断的时候,沈隽意和赵虞已经跟拍摄团队开完了剧本研讨会,除去男女主角外,其他配角选用的大多都是新人。还有些之前邀戏人家看不上,现在听说两大顶流加盟又忙不迭回头自荐的, 岳梨当然都不留情面地拒绝了。


  切实感受了一把什么叫曾经的我你爱答不理, 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八月初,《想记得》正式开机。


  这不仅是男女主角第一次拍电影,也是导演第一次拍电影, 听起来都觉得刺激。开机仪式这天,到场的媒体快把取景地石板铺就的小广场挤爆了。


  前期剧情的取景地在南方一个乡村, 是当地十分著名的旅游度假村。画风很像宫崎骏电影里绿植茂盛民风淳朴的乡野。正值盛夏,稻谷遍野, 绿油油一片,站在观景台往下看, 像画上去的颜料。


  沈隽意和赵虞跟扮演他们少年时期的小演员站在一起,岳梨挑演员是用了心的,这两小演员跟两人还真有些神似,站一起跟一家四口似的。


  拍照的记者还冲他们喊:“四个人看这边,拍个全家福。”


  沈隽意偏头冲赵虞嘟囔:“我看上去像是有这么大个儿子的年纪吗?”


  赵虞:“把我爸常说的那句话送给你。”


  沈隽意:“什么话?”


  赵虞:“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可以打酱油了。”


  沈隽意:“…………”


  开机仪式结束,媒体也就陆陆续续离开了。因为剧组包了场在这边拍戏,小乡村最近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当地的乡民。媒体一走,乡野就又恢复了宁静,空气里都是植被花草的清香。


  水田里还有大黄牛在耕地,野鸭野鸟歇在长满水葫芦的水塘上,田野上有孩子追着大黄狗撒欢奔跑。


  这个场景里基本都是小演员的戏份,但为了让沈隽意和赵虞找感觉,岳梨让他俩四处走走逛逛,切实感受一下乡野气息,找一找洗尽铅华回归朴实的状态。毕竟两人都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看乡野什么都觉得新鲜。


  沈隽意看了会儿小演员演戏,兴致勃勃去喊坐在遮阳伞下面看剧本的赵虞:“那边有大白鹅,我带你去看!”


  赵虞兴致缺缺:“大白鹅有什么好看的,不去。”


  沈隽意不由分说拽住她手腕把她从躺椅上拽了起来:“岳导让我们多转转多看看感受乡野你忘了?!何况大白鹅多好看啊,今天就带你去见识一下‘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诗中美景!”


  赵虞怪不情愿地被他拖着往前走,懒散散地缀在他身后,手指搭在眉骨上挡太阳。过小石桥的时候,小狮在后边儿喊:“隽意哥,你们去哪啊?”


  赵虞转头替他回答:“我们去看大白鹅。”


  小狮哦了一声,又回头去看小演员拍戏了。旁边围观的乡民凑过来戳戳小狮的胳膊:“鹅噜人,喊他们莫挨近了。”


  小狮:“啊?”


  乡民:“噜人!大鹅噜人闷疼!”


  小狮:“……”


  什么跟什么啊!


  他挠着脑袋转头去看,两人已经踏过小石桥,越走越远了。


  明明是在城市里不开空调就活不下去的燥热天气,在这里却能感受到夏风拂过树林的阵阵清凉。涓涓小溪淌过洁白晶莹的鹅卵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赵虞顺着溪流走了几步,实在忍不住,脱了鞋袜光脚踩进溪水里。清凉的溪水从脚踝一路欢快拂过,身上最后一点燥热也被带走了。


  她提着鞋袜在水里开心地踩了两下,抬头跟沈隽意说:“好舒服啊。”


  沈隽意盯着水里那双比鹅卵石还要洁白的双脚看了两眼,又若无其事收回目光。


  溪流就连着有大白鹅的那片池塘,赵虞一路水过去,沈隽意在田坎上捡了根树枝拖在溪水里,拉出长长的水纹。


  池塘里七八只大白鹅伸着修长的脖颈,慢慢悠悠浮着水,沈隽意握着树枝兴奋地往前一指:“鹅鹅鹅!嘿!”


  赵虞无语地白了他一眼,拿出兜里的手机对着大白鹅拍照。碧水蓝天,绿树白鹅,乡野构图拍出来美得清新怡人。


  她打开修图软件给拍的照片都加了个滤镜,然后发在家人群里。


  ――老赵:幺儿去哪里休假了哦?风景真好,下次带上我和你妈哈


  ――江蕾:你除了关心你的后厨还能记着点别的事吗?幺儿新电影刚进组,这是在拍戏,休什么假?你今天晚上别回来了!就在你后厨睡!


  ――赵虞:hhhhhh,这里是个度假村,下次休假我带你们过来!


  ――江蕾:别等下次了,你们在那里拍多久?我和你爸正好过来看看你


  ――赵虞:这里现在不让参观呢,剧组包场了


  ……


  她挽着裤腿站在溪水里跟爸妈聊天聊得正开心,在田坎上各种搞怪逗鹅的沈隽意突然慌慌张张地喊她:“赵虞!赵虞!”


  赵虞不耐烦地抬头看过去:“又干嘛?”


  沈隽意指着前方:“它们是不是朝我们冲过来啦?”


  赵虞:“?”


  她转头去看,刚才悠哉悠哉浮在水面的大白鹅此刻双翅展开,一路狂风带闪电,气势汹汹地朝他们的方向扑了过来。


  沈隽意吞了口口水:“鹅咬人疼吗?”


  赵虞尖叫一声掉头就跑。


  她人在溪流里,脚底全是鹅卵石,一跑起来硌得脚底板生疼,一边尖叫一边一瘸一拐地往田坎上爬。


  七八只大白鹅已经扑近,沈隽意站在她前面,手里的树枝舞得虎虎生风,一把握住她手腕把她从水里拉上来,狂叫着跟大白鹅战斗。


  两人对乡下大鹅的战斗力一无所知。


  只听得那翅膀扑棱带起阵阵风声,鹅毛与草叶齐飞,几只大鹅直往沈隽意身上扑,他一手狂舞树枝,另一只手还得护住赵虞,胳膊被啄了好几口,疼得嗷嗷直叫。


  赵虞双手拽着他衣角埋在他背后,尖叫着喊救命。


  场面一顿十分混乱。


  不远处拉着大黄牛犁地的乡民听到动静,赶紧跑过来帮他们赶鹅。大鹅终于停止了攻击,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雄赳赳气昂昂回去了。


  沈隽意手臂上全是被大鹅咬出来的红肿伤痕,疼得直吸气,蹲下身急切切问一屁股坐在田坎上的赵虞:“没被咬到吧?”


  赵虞头发散乱,眼眶都急红了,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沈隽意你是不是有病!!!你没事逗鹅干什么?!你不知道大鹅咬人啊!”


  沈隽意也不躲,就嘶嘶地喊疼,赵虞看他胳膊上那伤,简直又气又急。


  他看她揍够了才嘿嘿傻笑了一下,握着她手腕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又跳进溪流里把她刚才慌忙之中丢进去的鞋袜捞起来。


  还好有根树枝挡住,不然早不知被溪水冲到哪里去了。


  鞋袜都湿透了,他一手拎着一只,走上田坎后在扎头发的赵虞面前蹲下:“上来。”


  赵虞气呼呼的:“干嘛?我自己能走!”


  沈隽意扭过头来:“田坎上碎石子多,还有草刺,你光脚怎么走回去?快点别墨迹,我疼死了,赶紧回去看医生。”


  赵虞低头看了下自己脚上已经被溪水里鹅卵石硌出来的红痕,又看了眼身前被风吹过衣角拂动的宽大后背,撇了下嘴,默默趴上去了。


  沈隽意把鞋带绑自己手腕上,双手挂着鞋子往后环住她膝盖窝。


  起身时还掂了掂。


  然后稳稳当当站了起来。


  赵虞上一次被人这么背着,还是上小学时跟爸妈去游乐园。


  他手只到她腿弯处,走起来时稳稳当当的。赵虞微抬着身子,尽量避免前胸和他后背相触,可这样的姿势难免相触。


  彼此只隔着薄薄一件T恤,不知是这夏日太热,还是刚才跟大鹅战斗太激烈,每一次相触,肌肤温度都高得烫人。


  赵虞偏头看他手臂,上面全是被鹅咬出来大大小小的痕迹。她盯着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指轻轻摸了一下。


  沈隽意嘶了一声。


  赵虞问:“很疼吗?”


  沈隽意委委屈屈的:“嗯QAQ”


  赵虞:“活该!!!没事去招惹大鹅!还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你向天惨叫吧你!”


  沈隽意:“……QAQ”


  还在拍戏现场的场记接到了乡民打来的电话,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我们的演员被鹅咬了???”


  他四下一看:“哪两个演员啊?”


  正在打游戏的小狮:“……?”


  突然感觉不妙。


  他意识到什么,惊恐地抬头看向刚才戳他的乡民。


  乡民一脸无奈地朝他摊手:“看嘛,我就说了鹅噜人嘛,你非不听。”


  小狮:“…………”


  掌握一门方言是多么的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