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59】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演唱会开始的前两天, 场馆的舞台布景就已经全部搭好了。赵虞每次正式开唱前都会进行两次现场彩排,连着两晚试设备和舞美,争取当天不出一丝纰漏。


  沈隽意回北京后先跟服化老师对接, 确定好正式演出的服装和妆发, 然后才赶往现场。


  距离演唱会还剩最后一天,这也是赵虞第二次彩排。


  车子驶入地库时, 沈隽意看到场馆外面已经有粉丝四下溜达了。大多数人都是提前一天到, 还能跟追星小姐妹一起逛逛周边吃吃美食, 最后再来场馆外蹭个模糊不清的彩排。这也是追演唱会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 少了它就少了追演唱会的完整性!


  沈隽意进去的时候, 彩排开始已经有一会儿了。


  他顺着员工通道走到vip区域的栏杆处,这个位置搭建了木台, 视野比观众席要高一些。他把胳膊搁在上面撑住上半身,转了一圈帽檐往下压压,笑眯眯看向舞台。


  彩排主要是检测设备和舞美,倒不要求唱全场,毕竟正式开唱前还得保护嗓子留存体力。盛夏的夜不减热意, 赵虞穿了件黑色的小吊带配阔腿裤, 愈发显得身高腿长。小吊带的带子是皮质,金属扣子恰好落在锁骨的位置,有种若隐若现的性感。


  正在彩排的这首歌后面有一段高音, 赵虞只唱了前半部分,后半部分就一边随意哼着一边踩着白色运动鞋在台上一蹦一跳走走转转。


  沈隽意见过太多没有舞台契合感的艺人, 他们很难与舞台融为一体,无论表演如何, 都会给人一种分裂感。


  可当赵虞站上舞台,哪怕只是随意的彩排, 她甚至都没有认真表演,可你就觉得她天生就该站在那里。


  她天生属于舞台。


  沈隽意看了一会儿,靠着护栏上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后找到角度对着她拍了好几张照片。骨相好的人抓拍都上镜,沈隽意欣赏了一遍自己的摄影作品,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又划到旁边录起了小视频。


  手机镜头将整个画面都缩小,沈隽意看看手机,又抬头看看前方,总算体会到粉丝每次在台下拍他时的心情。


  正录着,听到麦克风里传出赵虞的说话声:“保安,保安在吗?把下面那{醋-溜发最快}个偷拍的人撵出去。”


  还真有保安朝这边走过来。


  沈隽意气愤地转身朝保安做了个暂停的动作,然后手臂一撑,就从护栏上翻了过去,长腿一跨跳上了舞台。


  赵虞在台下鄙视他:“有种明天你也这么出场。”


  沈隽意潇洒一摸脑袋,走到升降台的位置:“快到我了吧?你先唱着,一会儿就当我是从这升上来的。”


  赵虞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挥手朝乐队示意继续。


  两个半小时的演唱会,沈隽意是在一小时十分左右的时候出场。他现在坐在升降机的位置,拍照角度更佳,无视赵虞几次投来的愤怒眼神,举着手机拍得可开心了。


  拍拍删删,还录了好几段小视频给夏元,可把夏元嫉妒坏了。


  直到快轮到他的部分时,才终于收起手机,拍拍屁股站起来。


  出场先是他的solo表演,工作人员已经提前替他戴好麦,等他开始彩排,赵虞就学着他刚才的样子也坐在升降机上,举着手机拍拍拍。


  争取多抓拍几张丑照,捏在手里当把柄!


  说起来,她看过的沈隽意的现场其实很少,只有每次碰巧跟他参加同一个活动时才能看一回。不得不说,粉丝形容他是“生活中的沙雕舞台上的王者”十分到位了。


  刚开始赵虞还在故意抓拍丑照,到后面,也不自觉放下手机欣赏起来。


  他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炸翻舞台。


  哪怕在黑夜中看不到头的场馆空无一人,他也能在台上嗨成世界中心。当你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就再也无法移开。


  她天生属于舞台。


  他又何尝不是。


  solo表演结束,会有一段两人跟观众互动的环节,但不能超过两分钟。两人把这一步省了,直接进入合作舞台。


  目前粉丝都还不知道他们的表演曲目,也算是个小惊喜。


  正式彩排和之前在排练室的练习是不同的,舞美灯光音效全部到位,只差观众,就是一场完整的演出。


  绚烂的灯光笼罩下来,音乐声透过音响在偌大的场馆立体环绕,这样的环境下本应该更专注舞台,沈隽意却在这一刻心猿意马起来。


  那被黑色小吊带裹住的细腰像随风舞动的柳枝,随着她的起舞在他眼前时隐时现,手掌几乎都能感受到每次搂上去时细腻又温暖的触感。


  沈隽意莫名其妙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连手指头都觉得发烫。


  等跳到后面旋转搂腰那部分时,他突然就下不去手了。于是本该落到赵虞腰间的手掌就那么尴尬地顿在了半空。


  赵虞等了半天,抬头朝他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你想什么呢?”


  沈隽意无辜地眨了下眼睛。


  赵虞面无表情,一把抓住他手腕按在自己腰上:“明晚在台上你要再敢这么走神,我就当着五万粉丝的面打爆你的头。”


  沈隽意在心里把夏元骂了个狗血淋头。


  都怪那个傻逼说什么哥哥才不会想摸妹妹的腰,害得他现在心里都有疙瘩了!


  跳完两首合作曲目,赵虞朝乐队比了个暂停的动作,拎起两瓶矿泉水扔给沈隽意一瓶,拧开喝了一口后才开口:“你什么情况啊,还能不能行了?”


  沈隽意出道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在舞台上被人说不行。


  但刚才他好像又确实没行,丢人丢大发了。


  特别是在赵虞面前丢人,他头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羞耻心。


  他看了眼手上的矿泉水,默了默才说:“我只是在担心。”


  赵虞歪头:“担心什么?”


  沈隽意:“明天我们当着那么多粉丝的面做这么亲密的动作,我不会被你粉丝砸矿泉水瓶吧?”


  赵虞:“不会,进场有安检,矿泉水带不进来。”她顿了顿又说:“但是鞋子鞋垫儿什么的就不好说了。”


  沈隽意:“…………”


  合作结束,沈隽意退场,赵虞接着彩排。


  等到彩排全部结束,网上有关两人明晚将要表演《so busy 》的消息已经登上了热搜第一。是在外面蹭彩排的粉丝听到了里头传出的音乐声,这个场合响起《so busy》的音乐,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就是两人这次合作的曲目了。


  跟音乐总监之前预料的一样,两大顶流时隔多年再跳《so busy》的消息果然引起热议,本来就对这场演唱会万分期待的网友更兴奋了,网上一片“爷青回”的叫嚷。不少粉丝都又跑回去看《荆棘之路》回顾经典合体,连带两人当初的表演视频都被转上了热搜。


  为了保持明晚的全身状态,彩排结束两人没约着去吃夜宵,以免发生闹肚子这种不可控的事情。回到酒店洗漱休息,养精蓄锐,第二天睡了个懒觉起床吃完饭,两人就前往场馆开始为几个小时后即将到来的演出做准备了。


  服化设计请的都是国内顶尖的团队,两人的演出服早就按照各自的尺寸运过来了。赵虞一共有五套服装,沈隽意作为嘉宾只有一套。


  因为《K.O》里那个扯领带的动作,设计师专门还给他搭配了一件可以配领带的外套。


  粉丝的热情胜过六月骄阳。


  五点半开始入场,临近七点,场馆里的喊声已经一波盖过一波。


  盛夏的天黑得晚,夕阳仍有余光,粉色就在这余晖中逐一亮起,最终汇成了闪烁又耀眼的粉海。


  她已在这粉海之中遨游多年。


  从升降台上出现时,满场都是整齐的呐喊。


  沈隽意就坐在二楼的vip区域,将整个场馆尽收眼底。以往他都是在舞台上享受热情的那一个,而如今,他成了台下的一员。


  这感觉真是奇特。


  他看见粉海闪烁,人间妖精降临在粉海之中,接受万人景仰膜拜。


  ――赵虞。


  明明只是两个平常无奇的汉字,明明他从小时候就开始喊着这个平常无奇的名字。可此时此刻,万人呐喊,响彻夜空,平常无奇的名字突然就变得震撼起来。


  他头一次觉得,赵虞这个名字真好听。


  赵虞以一首炸翻全场的《遇鱼》的开场,全场粉丝大合唱,在音响环绕之中,像是给她独一无二的和声。


  绚烂的灯光在舞台上交叉闪烁,将夜空都照得透亮。可给她的那束追光是这世上最甚,她在这束光中发热发光,竟比这光还要闪亮。


  沈隽意曾经在采访时开玩笑说,自己此生最大的遗憾是看不成自己的演唱会。


  现在他突然没有这种遗憾了。


  他的演唱会,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半小时后,工作人员过来叫他去后台候场准备。


  已经在台上唱唱跳跳一个小时的赵虞抱着麦笑吟吟开口:“有点累了,找个人上来帮我唱。”


  全场尖叫之后,憋了一个小时的薏仁开始大喊沈隽意的名字。


  赵虞侧耳听了一会儿,眉梢一挑:“诶?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演唱会你们喊另一个人的名字喊得这么大声?”


  虞美人们一听,爱豆都这么说了,那哪能行?!必须找回主场的气势!


  于是两拨粉丝开始了现场battle。


  直到音响里传出沈隽意笑眯眯的声音:“人家的主场,我们给点面子。稍微欢呼一下迎接我的出场就行了。”


  时隔多年,舞台相见,两大顶流终于再次迎来合体。


  现场的尖叫差点掀翻夜空。


  这个夜晚的热潮就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沈隽意solo表演期间,赵虞退场换了服装。一曲结束,舞台亮起了明亮的灯光,两人并肩站在舞台上,笑眯眯朝四周挥手。


  等尖叫声小下来,赵虞才说:“你们都没想到我会请他来当嘉宾吧?”


  全产大喊:“对!”


  赵虞又说:“那你们一定也想不到我们接下来会表演什么。”


  结果粉丝不给面子:“知道!《so busy》!”


  赵虞挑眉:“哇,你们怎么知道的?”


  沈隽意:“这道题我知道答案,因为昨晚上热搜了。”他看向赵虞:“你住的酒店是不是没通网?”


  全场大笑。


  赵虞摆摆手,等大家安静下来才继续说:“都看过《so busy》吧?”


  现场五万人齐声回答:“看过!”


  她笑起来:“那接下来,给你们呈现一首全新的《so busy》。”


  话落,灯光骤暗,随着音乐声起,舞美光效笼罩全场。


  已经排练过无数次的舞蹈,每一个舞步都成为了肌肉记忆。却在此时此刻,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和体验。


  在这样的氛围下,身体的每一个感官都好像被放大了几百倍。


  他听到万人呼喊她的名字,感受到她手指拂过他身体时带起的细微电流,她灼热的呼吸喷在他手臂颈间,运动过后分释的体香比这音乐声还要紧紧将他缠绕。


  然后他手掌抚上那不盈一握的腰。


  灯光忽明忽暗,人间妖精就在这忽暗忽明的灯光中抬头看来,似笑非笑,似妖非妖,眼尾水钻闪耀,折射出独一无二的光芒,映入他眼眸心上。


  沈隽意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清晰地认知到,她璀璨又独特的魅力。


  她用她的强大和坚毅筑建了属于自己的王国,征服了属于她的星辰大海。她立于山巅,光芒万丈,被无数人奉为神明。


  她早就不是他总念叨的那个邻居妹妹了。


  可惜他现在才彻底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