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58】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赵虞最近工作固定, 基本就是家和排练室两头跑,也就没让助理跟着,给团队放了个小假, 出行都是自己开车。


  沈隽意给小狮发了个消息让他暂时不用来接, 就颠颠儿跟着赵虞去车库了。


  赵虞的驾照是前几年在国内考的,除了考科目一的时候浪费了些时间, 毕竟不管过去多少年理论考试对学渣来说都是一个坎儿, 后面几科都顺顺当当过了。


  教练还夸她有当赛车手的潜质,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帮女儿要她的签名照昧着良心夸的话。


  为此赵虞一时心血来潮, 还买了辆模样十分霸道据说可以拉野长跑三万公里的越野车, 虽然至今车子总共行驶了还不到一万公里。


  她身材高挑,寻常看上去绝对跟娇小这个词扯不上关系, 但往这辆越野车跟前一站,特别是坐上驾驶位后,看上去就格外娇小了。


  沈隽意看了两眼车头一排霸道的大灯,啧啧两声,坐到了副驾驶, 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这么大的车, 你开得动吗?”


  赵虞说:“确实开不动。”她偏头凉凉瞅着他:“那你还不下去推?”


  沈隽意:“…………”


  默默闭上叭叭的小嘴巴。


  赵虞的车技确实不错,稳稳当当,车开上路, 初夏的夜灯火通明,她开出车库才想起自己没戴眼镜, 喊旁边的沈隽意:“帮我拿下车盒里的眼镜。”


  沈隽意说:“你近视啊?”


  赵虞眯着眼:“散光,开夜车得戴着。”


  散光对于夜晚开车的人来说是种折磨, 不戴眼镜眼前完全就是五颜六色的一团光影,连红绿灯的秒数都很难看清。


  沈隽意打开盖子翻了两下, 找出里头的金丝框眼镜,看了眼专心致志开车的赵虞,想了想,解开安全带俯身倾了过去。


  赵虞吓了一跳,方向盘差点打滑:“干嘛?!我自己来!”


  沈隽意伸手按了下她脑袋:“别动,好好看路!”


  车子已经汇入车流,左右都有来车,赵虞不敢分心,仔细开着车,只能任由他倾身帮她戴好了眼镜。


  镜腿架上右耳廓时,他手指从她耳垂擦过,还体贴地帮她把掠在耳边的发丝往后别了别。


  这样的角度和距离,几乎就是拥抱的姿势。


  等他坐回去时,赵虞飞快把车窗打开了。夜风呼呼吹进来,沈隽意系好安全带:“干嘛开窗啊?”


  赵虞还没说话,他又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你是想跟我一起上热搜吧?”


  赵虞愤怒地瞪了他一眼,又把车窗关上了,“你闭嘴!别影响我开车!”


  沈隽意撇了下嘴,转头看向窗外夜景。窗外霓虹烂漫,车窗上却倒映出她开车的侧影。


  似乎不管男女,专注开车时都会显得特别帅气。戴上金边眼镜的赵虞气质跟往常不太一样,有种属于知性熟女的高级魅力。


  一个人的美怎么能如此多变呢?


  像野玫瑰,像夜蔷薇,又像此时优雅的郁金香。


  沈隽意盯着车窗倒影看了一会儿,又转过头来看真人。


  赵虞虽然专心致志开着车,但余光还是能察觉他的注视,侧头瞟了他一眼:“看什么看?”


  沈隽意说:“看你好看。”


  赵虞以为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都做好回怼的准备了,结果人突然开始夸她,给她夸了个措手不及。


  还没反应过来,沈隽意叹了声气又说:“我们小虞啊,现在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赵虞真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闭嘴!”


  沈隽意笑嘻嘻问:“怎么?害羞啦?”


  赵虞转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想上社会新闻就给我闭嘴!”


  平时这段路赵虞都是一边嗨歌一边开回去的,现在副驾驶多了个噪音喇叭,叭叭叭说了一路,赵虞感觉开的路程都比平时长了很多。


  这是沈隽意继上次喝醉酒后第二次来她家。


  明明才是第二次来,却一副是自己家的随便感,熟门熟路拉开鞋柜换了鞋,大剌剌往沙发一躺,拿起遥控器按开了电视。


  电视台刚好停在音乐频道,正播放赵虞去年一场商演。


  沈隽意回头问她:“你在家都看自己的节目啊?”


  赵虞面无表情:“你再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从阳台推下去,明天我们一起上热搜。”


  沈隽意抿住唇,伸手在嘴边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默默看电视去了。


  赵虞冷哼一声,回屋换了身衣服,洗完手后才拉开冰箱拿出了一袋速冻饺子走进厨房。现煮饺子也就十来分钟的事,她只给自己煮了一份青菜,端着碗出来的时候沈隽意正站在客厅角落逗她养的鱼。


  他回头说:“上次来的时候都没注意你也养了鱼。”


  赵虞想起他总是养死的鱼,把碗放在餐桌上吐槽:“也字过分了,你那不叫养,叫送鱼上死路。”


  沈隽意撇了下嘴。


  赵虞解下围裙搭在椅背上,拉开椅子:“好了,来吃吧。”


  餐厅橘黄的光在大理石桌面投下暖色调的光。沈隽意洗好手在她对面坐下来,看看她碗里寡淡无味的青菜,再看看自己碗里色香味俱全的饺子,把碗往前推推:“你吃两个。”


  赵虞坚决拒绝:“不要!这么晚,我吃碗青菜已经感觉很罪恶了。”


  沈隽意用勺子舀了个饺子递过去:“一个。”


  赵虞用双手死死捂住碗:“不要不要不要!不吃!”


  沈隽意一起身,手臂往前一递,他长手长腿,直接给她塞嘴里了。


  直到饺子入口,赵虞都还懵着。沈隽意这才咧嘴一笑,心满意足地坐了回去,“练了一天晚饭都没吃,吃那个怎么行。你们这些女明星,为了身材命都不要的。”


  他拌了下碗里的水饺,抬头见赵虞一动不动盯着他,一脸怀疑道:“怎么这个表情?难道你给我放了什么黑暗料理?”


  赵虞包着那口饺子,有点麻木地说:“不需要我给你换个勺子吗?”


  沈隽意这才反应过来,看了手上的勺子一眼,“你介意啊?”他把勺子搁一边,拿起旁边的筷子:“以前我们不是啃过一根冰棒嘛,我还以为你不介意呢,那我用筷子吃也行。”


  尽管已经过去几十年,可他一提,那个烈日炎炎蝉鸣不止的盛夏又在记忆中清晰起来。


  那个时候,最开心的事就是跟他一起去小卖部挑冰棍吧。


  赵虞觉得这个人真的很烦。


  她明明已经放弃了。


  暖色调的灯光映在他熠熠生辉的眼眸里,他敲敲筷子,“没毒哈?那我开动了。”


  速冻饺子再好,也比不过自己家包的饺子好吃。可低头时,他却闻到了阔别已久的香味。


  是老家邻居张姨自制的麻油。


  他不太能吃辣的食物,但却格外偏爱麻味,最爱的就是张姨家自制的麻油,是他们当地一绝。小时候不管吃什么他都爱往里加麻油,特别是面和饺子,加上几大勺,直到麻油布满了汤面,光是闻着都觉得麻舌头。


  奶奶还在世时,经常几瓶几瓶地往北京寄。


  可他行程太忙,很少在家吃饭,外出工作时总不能随身携带一瓶麻油,只有每次回杭州,才能过一次瘾。


  后来奶奶过世,再也没有人知道他这个嗜好,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到过这样的味道。


  听说张姨家也不再卖麻油了,除了亲人,记忆中的美好也会一点一点消逝离开。他其实早就明白并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碗里的麻油明显超过了正常的量,几乎将每一个饺子都裹满了。


  沈隽意抬头看向对面的女孩。


  她穿着家居服,长发还是高高扎着,但发顶散乱,透出只有在家时散漫的随意。碗里的青菜看上去一点食欲都没有,可她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见他盯着自己,有些别扭地侧了下头,又凶巴巴说:“再不吃就坨了!”


  沈隽意莫名奇妙笑起来:“你家麻油不要钱啊?加这么多。”


  赵虞往他碗里瞄了一眼,疑惑问:“你不喜欢吃?”


  她记得他很喜欢啊。小时候还鼓动自己也吃,结果麻得她差点咬断舌头。


  沈隽意不知道是不是也想起这件事,眼里笑意更盛,低下头时,很轻地说了句:“喜欢。”


  他吃完了一整碗饺子,连汤都没剩一口。


  赵虞咋舌:“这么饿啊?吃饱了吗?没饱我再给你煮一碗。”


  沈隽意满足地拍拍小腹:“留着下次吧。”


  小狮打了个电话过来,声音惊恐地说:“哥,你今晚不会是打算在小虞家过夜吧?我啥时候来接你啊?!”


  身为一个虞美人,他真实很惊恐了。


  好在沈隽意没有做出让他丧失理智的事,让他现在开车过来。


  小狮松了口气并开心地说:“我已经在小虞家车库等了半小时了,哥你快下来吧!戴好帽子口罩别被人拍了哈!”


  沈隽意:迟早开除这个吃里扒外的脑残粉!


  剧组临近杀青,要补拍很多镜头,后面就不太好请假了。最后一天两人确定了舞蹈部分,又过了一遍三首联排,确定无误,沈隽意就继续回剧组拍戏了。


  这部戏拍摄周期比之前的都要长,历史剧注重细节,制片方一开始就是冲着中央台去的。杀青时间大概是在六月中旬,但因为沈隽意要去当嘉宾,商量过后导演将他的戏份集中提前,六月初的时候他的戏份就全部杀青了。


  而此时,网上对于两大顶流合体演唱会的议论已经甚嚣尘上。


  抢到票的粉丝已经美滋滋地准备出发,没抢到票的粉丝说就是进不去我也得在场馆外面听全场!


  因为是赵虞的主场,抢票的大多数都还是虞美人。薏仁在顶流圈混了这么多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是很清楚的,抢票前说得雄心壮志,临近开场却在超话嘱咐到场的粉丝,到时候千万不要喧宾夺主,哥哥没出场时别亮灯牌和红色应援棒,要尊重主场。


  之前毕周还挺担心磕cp的人导致两方独唯不满引发撕逼,结果自从消息公布以来,磕cp的网友竟然很少。


  大家都觉得两大顶流合体是娱乐圈一件史无前例的大事记,是粉圈里程碑式的事件!是庄严的!肃穆的!磕cp就是对这种神圣之举的不尊重!


  不过少不代表没有,其实一直有一小撮磕顶流爱情的cp党存在,只不过这两家粉丝战斗力都太强,而且避险明显没有合!发最快-!作,他们这属于强行磕糖,挂出来是要被万人唾弃的,所以磕得十分克制,圈地自萌。


  这阔别多年的舞台合作,对于这群在夹缝中生存的cp党来说,简直就是深渊之光,寒冬之阳,让他们看到了万分之一的希望。


  万众期待中,演唱会终于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