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57】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五月入夏后, 演唱会准备就进入后期收尾阶段了,流程基本都确认下来,就沈隽意那块儿还需要讨论。


  他刚好要回来参加一个代言的新品发布会, 把排练的假一起请了, 飞回了北京。粉樱早就谢了,绿叶倒是盎然, 排练室的空调呼啦啦吹着, 明明才五月, 却已经有了盛夏的气息。


  两人这段时间是有史以来联系最密切的一次, 赵虞隔了一个多月再见他一点都没觉得陌生, 毕竟前两天他们还在争论谁该给谁买橘子。


  狗东西进来的时候手里果然提着一袋橘子,笑嘻嘻分给在场的工作人员。


  见赵虞站在那瞪他, 拿出个橘子朝她晃了晃:“你就站在那里不要走动,我马上给你剥个橘子来。”


  赵虞:“爸爸不吃不肖子孙的进贡!”


  初夏的蝉稀稀拉拉地叫着。


  排练室里都是橘子味儿的清香,赵虞硬是扛着一瓣都不吃,沈隽意捧着去皮去丝的橘子瓣儿凑过来,连声好哄:“错了错了错了, 吃一个吧, 我大老远买来的,可甜了。”


  他拿起一瓣放到她嘴边,用橘子尖儿戳她嘴角:“张嘴, 啊――”


  赵虞有些羞恼地一把把橘子拿过来:“谁要你喂?!”


  她把橘子扔嘴里,吧唧吧唧吃完了。沈隽意笑眯眯在旁边看着, 还问:“甜吗?”


  赵虞别过头不理他,抬手把散在肩上的长发扎起来, 黑色的皮筋一挽,长发就拢成了一束。沈隽意的视线落在那道修长雪白的后颈上, 垂落的发尾一晃一荡微微扫过,像细密又隐约的试探。


  沈隽意突然想起夏元那句话,没有哥哥想摸妹妹的腰。


  那也没有哥哥会盯着妹妹的后脖颈看吧!


  他赶紧移开了目光。


  闹腾一会儿排练就正式开始了,这次排练相对于上次而言要轻松不少,因为整体流程基本都定了下来,只是部分动作和设计需要再调整。


  下午时候有人来敲门,是沈隽意找的编舞老师到了。


  他笑着解释:“阿K老师比较擅长双人舞的编排,我们那一part总觉得有问题,让老师看看给些建议。”


  赵虞没什么异议。毕竟两人这些年都是独舞,对双人舞还是少了些心得。


  两人跳了一遍,阿K看完沉思了好半天才开口:“两位的实力毋庸置疑哈,在圈内也是教科书级别的台风,但是作为一个双人舞,你们不觉得你们之间少了点什么吗?”


  沈隽意/赵虞:“少了什么?”


  阿K:“亲密且亲热的气氛。虽然你们设计了很多互动动作,但是太有距离感了,双人舞的看点就是突破男女之间的防线,你们现在之间就有一道线,所以才会怎么排都觉得不对。”


  他说完走到沈隽意跟前,示范了一遍赵虞刚才跟他的互动,“这里再近一点,看好这个贴脸杀的距离,然后手往下,假设他这里有一根领带,这样一扯。隽意低头,这首歌主题是什么,KO对吧,要表现出一个女人用魅力KO掉男人的感觉,然后一推,甩一个漂亮的眼神,再潇洒转身。”


  不愧是老师,被他这么一演绎,舞蹈情绪立刻就丰满起来。两人在对待舞台上都很认真,老师既然指出问题自然要改正,根据阿K老师的建议,两人将整首歌中的互动部分都进行了“亲密且亲热”的调整。


  一直到傍晚,整首舞蹈才重新编排完毕,剩下的就是情绪练习了。


  阿K临走前还不忘交代:“跳舞跟演戏一样,都需要演技,情绪也是组成舞蹈最重要的一部分。二位演技都挺好的,拿出二分之一给舞蹈就够了。”


  沈隽意准确地抓住了重点:“他夸我演技好。”


  赵虞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练吧。”


  改编之后的舞蹈,增加了很多肢体互动和眼神互动。为了精准度,赵虞还让助理找了条领带来,挂在沈隽意T恤上方便排练。


  长得好看的人怎么穿都好看,哪怕是T恤搭领带这种奇葩搭配,搁沈隽意身上,也有种浪荡不羁的帅气感。


  赵虞思考着阿K老师的建议,那种迷人又危险的眼神,其实跟她之前拍《囚笼》的感觉挺像的。在《囚笼》里,魔女其实就是在利用自己的魅力杀人。


  音乐鼓点充斥了整个空间,节拍暂停的一瞬,魔女一步上前,拽住了猎物的领带。


  她勾唇笑着,笑意像攀着嘴角延展生长,枝干上都盛开出了妖娆的花。


  猎物不得不低下头来,像被她诱惑着,一寸一寸低下了头。距离感在这一刻失去了作用,好像再低一点,他就能吻上她含笑的唇。


  那眼神迷人又危险,狂热却清醒,就在他沉沦疯狂的前一刻,又将他无情推开。


  领口一松,是她放手了。空气涌入方才禁锢的空间,只留下妖娆花盏绽放后还未散去的余香,她连背影都显得潇洒。


  有那么一瞬间,沈隽意忘记自己是在排练。


  他常听人说,人间妖精在舞台上有多魅惑,她天生就是为舞台而生,没有人抵挡她跳舞时仿佛勾魂摄魄般的魅力。


  沈隽意觉得现在这些人吹彩虹屁真是一套一套的,别扭小孩什么样他能不知道?


  直到此时此刻,方才明白何为勾魂摄魄。


  赵虞回过头来:“你眼神不对,没入戏,再来一次。”


  于是一遍又一遍,他体会着即将沉沦又被迫清醒的情绪,那妖娆的花一遍遍在眼前盛放,一次比一次艳,到最后,幽香浓稠得像化作了轻纱将他缠绕。


  一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追求完美的赵虞好像才对他的表现满意了一点,抹了下额头的汗挥挥手:“休息会儿吧。”


  她喝了口水想到什么,转头看着他嘲笑:“你知道你这表现搁拍戏的时候叫什么吗?”


  沈隽意问:“叫什么?”


  赵虞:“接不住我的戏。”她一脸鄙视:“辣鸡演技。”


  沈隽意梗着脖子挽尊:“我那是不适应!没能找准自己的定位!”


  赵虞嘁了一声:“什么定位?”


  沈隽意:“男人的定位!”


  赵虞像懒得理他似的,喝完水就抄着手靠墙上闭目养神了。在舞蹈中加入演技还是她第一次尝试,挺新鲜也挺适用的,导致她现在对音乐剧产生了不小的兴趣,思考着演唱会结束后要不要尝试一下新的音乐形式。


  沈隽意站在窗边欣赏了一会儿夜景,喝完水回过头正要说什么,见她靠墙闭着眼,又把嘴闭上了,轻手轻脚走了过去。


  她睡觉时跟跳舞时的气质完全不一样,没有攻击性的美像夜晚悄然盛放的蔷薇。沈隽意又闻到那种舒服惬意的浅香,她睫毛轻轻颤着,在眼睑投下半寸阴影,像扇动的蝶翅。


  他想起上一次的手感。


  软软的。


  忍不住慢慢地蹲下身,偷偷地伸出手去。凑近时,她浅浅的呼吸都喷在他掌心,温热又柔软,像挠他掌心的芦苇。


  越凑越近,他像做贼似的,半跪在她身前,连呼吸都屏住了。就在指尖碰上她睫毛的那一刹那,赵虞唰的一下睁开了眼。


  沈隽意吓得差点一手指戳进她眼球。


  排练室里的空调声好像都小了,让两人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如此的清晰可闻。赵虞像被点了穴,一动不动看着他。


  沈隽意吞了下口水,慢慢张嘴,用很轻很低的声音喊她:“赵虞――”


  赵虞没有动,呼吸却一下一下急促起来,瞳孔都好像要烧起来了。


  他们挨得这么近,连彼此肌肤细小的绒毛都能看见,微一低头,就是亲吻的姿势。


  他看着她的眼睛,神情专注又认真,像怕惊动什么似的,用气音很小声地说:“你脸上有个蚊子,不要动,我帮你打死。”


  赵虞:“………………”


  她气急败坏地把人推开:“滚开啊你!!!”


  她突然后悔找他来当嘉宾了。


  狗东西不按常理出牌,又企图惊扰她平静无波的湖面。


  这次排练顺利,就也不用像之前那样练到深夜,快九点时赵虞就叫了结束。两人晚上没吃饭,按赵虞的习惯,这么晚肯定就不吃了,但沈隽意嚷着饿,她也只好舍命陪沙雕。


  选了附近几家味道不错的店发给他看,结果他说:“我要去你[-首发]家吃。”


  赵虞说:“我家什么也没有啊,我很少在家做饭。”


  沈隽意阴恻恻看着她:“我看到上次夏元发的图片了,是你给他做的!”


  赵虞:“……我不就给他煮了碗速冻水饺吗?”


  沈隽意阴阳怪气:“反正夏元去就有水饺吃,我去就什么都没有呗。”


  赵虞:“???”


  沈隽意:“以前就这样!跟他聊得热火朝天把我晾在一边,还偷偷跟他去QQ区打游戏,节目里跟他那么亲近,跟我就要避嫌――”


  赵虞:“???”


  这咋还委屈上了呢???


  赵虞赶紧伸手做了一个停的姿势阻止他翻旧账,“走走走,去我家!”


  不就是一碗速冻水饺吗???


  至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