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55】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赵虞丝毫不怀疑这狗东西是故意的。她要是坚决不同意, 这狗比肯定又要叭叭,不同意就算了嘛,搞得我好像故意想摸你腰一样。


  明明已经过去多年, 可就在此刻, 被他视线扫过的腰间,似乎又感受到了当年他手掌抚上来时, 滚烫的温度。


  音乐总监倒是很赞同:“我觉得行。有噱头, 单是两大顶流时隔多年再跳《so busy》这个标题就能吸引很多人了。”


  沈隽意牛批哄哄地挑了下眉。


  赵虞扯了下衣摆, 手指抱着腰扭回头去:“随便你。”


  开完小会, 三首曲目就都定下来了, 沈隽意solo部分表演他今年出的新单曲,合作部分一首是《so busy》, 另一首是赵虞新专里舞蹈部分偏中性力量风格的《K.O》.


  沈隽意只跟剧组请了四天的假,排练时间格外紧张。赵虞让乐队先撤了,接下来这几天要把跟沈隽意的合作部分排练好。


  乐队一走,偌大的排练室就显得有些空荡荡。墙面镜子映出窗外烂漫的春阳,显得整个房间都温暖明亮。


  沈隽意的solo舞台不用排, 但《so busy》需要做一些改编, 总不能再原模原样跳一遍,旧歌重跳还是需要增加一些新意才有吸引力。


  两人曾经因为改编意见不合争执不下,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成长, 能力更强,想法更多, 争执反而变少了。


  大概就是强者走到巅峰时,每招每式都能融会贯通的意思。


  沈隽意拿手机把当年的视频找出来播了一遍。就算以现在的眼光来看, 当年这段合作也找不出多少瑕疵。赵虞盘腿坐在他旁边,再看当年这场令她心脏乱撞的舞台, 内心果然已经没什么波动了。


  甚至挑剔地指出了几个需要调整的地方。


  沈隽意这些年编舞能力更上一层楼,压根用不着编舞老师,看完视频就兴致勃勃地站起朝赵虞伸出手:“先试一遍找找感觉。”


  赵虞瞟了他一眼,抬手在他手板心打了一下,自己爬起来了。


  时隔多年又一次的贴身搂腰。


  看视频时波澜不惊的赵虞还是在贴近他身体的那一刻心惊肉跳了一下。沈隽意似乎并未察觉,踩着拍子将她拉到怀里,手掌自然而然抚住了她的腰。


  原本在这里会有一个停顿抬头深情对视。


  结果赵虞一抬头,脑袋就撞上了他下巴。


  沈隽意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吃痛地捂住自己下巴,目光怀疑往她脚底扫:“你是不是垫内增高了?!”


  赵虞愤怒地把他爪子拍开,后退两步揉揉自己脑袋:“你是不是垫下巴了?!”


  沈隽意:“就我这张鬼斧神工精雕细琢的神颜动一刀都是对女娲娘娘的不敬!”


  赵虞:“我代言了多久的纯苏就喝了多久的牛奶,长高是对代言商起码的尊敬!”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最终沈隽意气馁地挥了下手:“行吧,就当你长高了,一会儿这个动作改一改。”


  他咧着嘴揉揉下巴,又看了眼自己的手,转身时小声嘟囔:“手感好像比之前好――”


  赵虞气得叉腰:“沈!隽!意!”


  大金毛一边往音响跑一边咋呼:“干嘛干嘛干嘛,夸你也不行啦!我倒回去重来一遍啊。”


  墙面镜倒映出他蹲在音箱前唧唧歪歪撇嘴的模样,赵虞站后面看着真是又气又好笑。


  虽然之前的改编没什么瑕疵,但为了精益求精,顺下来之后新版的《so busy》需要调整的地方并不少,整个下午两人都在不停地改编排练。


  晚饭是助理送上来的,赵虞照常还是吃沙拉。沈隽意虽然也会为了保持身材少摄入高热量,[[醋.溜..文.学.最.快.发]-]但比起赵虞的沙拉还是要丰盛很多。


  赵虞盘腿坐在自己专属的转椅上,端着饭盒一边吃沙拉一边看刚才录下来的排练视频,一个鸡腿突然从对面飞到她碗里。


  沙拉酱被砸得到处飞溅,赵虞气得不行,气势汹汹瞪过去正要骂人,就看见沈隽意拿筷子的手做了一个隔空投篮的动作,还N瑟地说:“命中,三分!”


  这些男的是不是都有病!!!


  赵虞瞪他:“你信不信我拿鸡腿砸死你?”


  沈隽意懒洋洋坐回去,夹了块水煮鸡胸肉塞嘴里,腮帮子鼓鼓的:“砸了你就没得吃了。”


  赵虞:“我本来就不吃这个!”


  他瞄了眼她碗里绿油油的沙拉:“晚上还要练那么久,你光吃那个怎么够啊?鸡腿上的皮我去掉了,没热量。”


  赵虞低头看,鸡腿果然光溜溜的,只露出内里白嫩的鸡肉,沾了些许低脂沙拉酱,看上去还挺可口的。


  她嘁了一声,伸手在横放的手机上滑了下一个视频,吃了两口沙拉后,夹起去皮鸡腿咬了一口。


  吃肉的幸福感是无法形容的。


  吃完一个鸡腿,赵虞感觉整个人都满足了,转而想起多出来的热量又开始悔恨。一吃完饭就催促沈隽意:“排练了!得赶紧把刚才吃的热量消耗点。”


  沈隽意懒洋洋瘫在椅子上摸出手机:“刚吃完就跳不怕胃下垂啊?不慌,打把游戏再说。”


  他们跟夏元有一个三人小群,专门用来开黑的,游戏链接一发进去,夏元果然立刻响应。赵虞也进了游戏,但是没敢坐着,贴着墙角站得笔直。


  夏元热络地问:“隽意哥,你回北京啦?”


  沈隽意说:“对啊,已经在排练了。”


  夏元对赵虞选沈隽意不选自己表示了一定的遗憾,转而又问:“那你们这次合作哪首歌啊?”


  沈隽意不知道想到什么,蔫坏似的勾了下唇角:“《so busy》。”


  听筒里果然传出夏元震惊的声音:“啊?又跳《so busy》啊?”后面那句小了下去,充满了无尽的酸意:“那不是又能摸腰――”


  他当初不就是说了一句小虞的腰很好摸吗!


  这个狗比居然记了这么多年,一摸再摸还故意跟他显摆,气死元元了!


  赵虞松了松站得有些酸的后背:“你俩再聊水晶就没了!”


  打完两把游戏,也休息够了,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两人继续排练,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总算把《so busy》的新编动作都顺了下来。


  但重头戏还是下一首《K.O》的改编。


  这毕竟是女生的舞,女生跳男生的舞叫性感力量,男生跳女生的一个没拿捏好就是娘。何况还要从头改编成双人舞,两人各自被助理接回家,第二天一早就回到排练室开始新一天的忙碌。


  沈隽意的假期只剩两天,后面还要三首联排,剩下的两天两人都没敢多休息,就差住在排练室了。


  沈隽意以前就在网上看到有人说过赵虞的舞台女王是拼出来的,她练起舞来不要命的。


  这么多年,两人在自己的领域各自为王,他还是头一次身体力行地感受到了赵虞的拼。也不能说是拼,是舞蹈给予她的源源不断的能量和热情,支撑着她一遍又一遍跳下去。


  她也会累,也会觉得疲惫,但她好像始终都那么元气满满,跳起舞来,眼里都是热爱的光。


  沈隽意记得她小时候其实挺爱偷懒的。作业不写,字不练,临近回四川那几天,才哭唧唧抱着书包来找他。


  看着此时眼前仿佛野玫瑰一般明艳带刺的女生,他其实已经想不起来他总念叨的小妹妹是什么模样了。


  赵虞旋转回身,手指微蜷从上而下抚过他脸颊,上一刻还性感诱人,下一刻就凶巴巴地在他脸上推了一下:“别走神!”


  沈隽意耍赖似的往地上一坐:“不练了!我要休息会儿!助演嘉宾难道就没有人权吗!”


  赵虞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倒也没逼他起来,拎了瓶水过来扔给他,自己也顺势坐下靠着墙休息。


  沈隽意喝了两口水摸出手机念念叨叨:“今晚战队赛我都没参加,知道我因为你牺牲有多大吗?!”


  赵虞懒得理他,眯眼看着窗外漆黑的天色。


  战队赛已经结束了,沈隽意遗憾地看了看他们的全胜战绩,领了几个奖励后,开了把匹配过过瘾。


  正推到对方高地,左边肩头突然一重。


  沈隽意吓得技能都放空了,扭头一看,靠墙累得睡过去的赵虞身子缓缓滑了下来,脑袋刚好枕在了他肩上。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他手机传出的游戏音效。


  她扎着高高的马尾,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后垂落下来,斜斜搭在她鼻梁处,映出几寸阴影。


  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他的角色就被对方刺客抓死了。沈隽意嘟囔了几句,双手却不敢像之前那样随便动了,很小心地移了下身子,将后背坐直一些,让她能靠得更安稳一些。


  二十秒后,角色复活,他小心翼翼操控着小鲁班往前走,似乎受到主人心境的影响,小鲁班走路的姿势都好像没有之前大摇大摆的嚣张了。


  对面刺客似乎发现小鲁班是队伍中最菜的一个,一直追着他杀。


  沈隽意一直盯着小地图,以防又被抓,可肩头的重量和她一下又一下扫过他脖颈的温热呼吸让他完全没办法全神贯注,再一次被蹲在草丛的刺客抓死后,沈隽意无声抓狂了一下,索性直接退出了游戏。


  赵虞还睡着。


  她实在是太累了,因为是自己的演唱会,她投入的心血和精力要比他多很多。沈隽意慢慢扭过头,挨得这么近,她身上运动过后的女生体香夹着某种不知名的香水直往他鼻腔里窜。


  暖暖的,跟她平日凶巴巴的气质一点都不同,闻着有种很舒服惬意的感觉。


  沈隽意看了半天,眨了下眼睛,屏气凝神,慢慢的,慢慢的,抬起手很轻地戳了戳她浓密的睫毛。


  是软的。


  微信弹出来夏元的消息:“这局完了拉我!”


  沈隽意单手回消息:“还在排练室,不打。”


  夏元:“还没回去啊?我姐呢?”


  沈隽意:“睡着了。”


  夏元:“排练室怎么睡?地板很凉的!”


  沈隽意歪头瞟了眼肩上的脑袋,咧嘴无声笑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点开相机,左手在赵虞脸旁比了个耶,咧嘴露出一排大白牙,按下了自拍键。


  ――沈隽意:[图片]就这么睡


  夏元发了一排感叹号过来:“啊啊啊啊小虞好可爱想rua!!!”


  ――沈隽意:重死了,我游戏都打不了


  ――夏元:?????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么可爱的小虞睡在你肩上你居然只想打游戏???你就没点别的什么想法???


  ――沈隽意:我能对她有什么想法?你对你妹有想法吗?


  ――夏元:我对我妹没想法,但我也不想摸她的腰


  ――沈隽意:?


  ――夏元:好好反省一下,你为什么想摸你妹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