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53】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林之南赶过来的时候, 三个人都横在客厅睡着了。一屋子的酒气,她先开了窗通风,然后挨个把人叫醒。


  睡了这么一会儿, 酒差不多都醒了, 三个人都有种宿醉之后的懵逼感,夏元也不知道自己为啥有种嗓子喊劈了的痛感。


  沈隽意看了看手里碎了半截的荧光棒, 扔进垃圾桶后打电话给助理。两人都叫了助理来接, 夏元走到门口时还转头特抱歉地说:“姐, 要不我们帮你把客厅收拾了再走吧?”


  赵虞抱着一杯热水坐在沙发上头疼地摆手:“赶紧走吧你俩。”


  沈隽意笑嘻嘻朝她挥手:“哥哥下次再来陪你喝酒哈。”


  回应他的是赵虞扔过来的抱枕。


  酒虽然醒了, 但头还晕乎乎的, 林之南不放心地看着两个人戴好帽子口罩进入电梯才回去。两人的助理都已经等在车库,夏元按了负一楼, 转头看了眼对着墙镜打理刘海的沈隽意,撇了下嘴问:“隽意哥,你小时候真跟我姐认识啊?”


  他仿佛记得喝醉之后两个人好像吵了好一会儿小时候的事。


  沈隽意拨着刘海:“对啊。”


  夏元:“那我怎么从来没听我姐说过?别是你编的吧?”


  沈隽意转头在他帽檐上敲了一下:“知道她叫了我多少年的哥哥吗?小屁孩给我放尊重点!还有少往你姐家跑,男女有别不知道啊?”


  夏元不服气:“叫你几声哥哥还真以为她是你妹啊?管这么宽!”


  沈隽意抄着手理直气壮:“对啊,她就是我妹, 我【clewx.c -o m最快发布】不管着点白让你们去拱啊?”


  夏元气死了:“你以前就骂卫池是猪, 现在又骂我和纪老师!我要去网上挂你!”


  沈隽意笑嘻嘻一摊手:“我可没骂,是你自己说的。”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沈隽意朝后挥挥手, 在夏元愤怒的神情中扬长离开。


  经历这么多天的“屋内狂欢”,林之南总算不担心赵虞变态了。《囚笼》杀青之后赵虞就一直在休假, 现在假期结束,行程又开始安排起来。


  又到了一年一度音乐节和商演频繁的时段, 去年赵虞为了救场江誉的综艺没怎么去音乐节,虞美人们嗷嗷了一年, 今年总算可以补上,再次过足舞台瘾了。


  本来以为在拍完《九霄》和《囚笼》之后,赵虞的重心会转到影视上,粉丝们都做好了看不见舞台的心理准备,结果工作室官宣的接下来几个月的行程表里都是商演,可把粉丝高兴坏了。


  就像赵虞之前说的,比起演戏她更喜欢舞台,只要她还能跳,就永远不会放弃舞台。


  这个夏季就在唱唱跳跳的舞台上度过了。入秋之后,霸占两大卫视收视冠军的《九霄》入围了金视奖,网上都在讨论这一届的金视影帝和金视影后将花落谁家。


  《九霄》属于全民观影,至今余波犹热,不仅演员,它的剧本、配色、背景音乐以及导演和编剧都十分出色,有网友预测,《九霄》这一次估计会横扫金视奖,拿个大满贯。


  不过这种颁奖典礼,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向来不会颁给同一部作品,《九霄》的男主角是纪舒丞这个影帝,又是大男主戏,他拿奖的可能性很大,而作为女主角的赵虞估计就悬了。


  虽然网友们早有猜测,但真的到了颁奖典礼这一天,虞美人们还是揪紧了心。


  金视奖的红毯一般都是男女主角一起走,不过因为网上一直在炒赵虞和纪舒丞的cp,赵虞为了避嫌让主办方安排了单独走红毯。


  刚好排在沈隽意前面出场。


  他这次也因为今年播出的一部现代剧入围了金视奖,不过大概率是陪跑,流量明星想拿一次影帝毕竟还是不容易的。


  两辆车并排靠在一起,赵虞正翻着手机,听到旁边降下车窗,用笑嘻嘻的气音喊她:“赵虞,赵虞――”


  沈隽意旁边还坐着同一作品的女主角,赵虞抬头看去,先笑吟吟跟女主角打了招呼,才看向他:“干嘛?”


  沈隽意穿了套白色的西装,头发梳得人模狗样,看上去像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一开口还是那副德行:“你穿这么少不冷啊?”


  赵虞甩了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


  他用胳膊撑着车窗,探出半个头张望一番:“就你一个人走红毯?”


  赵虞微笑:“不可以吗?”


  沈隽意说:“可以是可以,就是看着有点冷清。”他顿了顿,笑嘻嘻问:“G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走?”


  赵虞看到他旁边那女主角脸都青了。


  这个人就是有这种随时随地把人心态搞崩的本事。


  赵虞把车窗摇上来半截:“不了,我喜欢独美。”


  快轮到她入场时,助理帮她把车门打开,赵虞提着裙摆下车时,又听到后面喊她:“赵虞――”


  她无语地回过头去:“又干嘛?”


  沈隽意咧嘴笑得欢:“加油拿奖哟。”


  赵虞:“这话你跟组委会说去。”


  她倒是想拿奖,那也得组委会颁给她啊。


  林之南托人打听有一段时间了,那边反馈的消息都是最佳男演员基本定了纪舒丞,《九霄》这么火,纪舒丞作为大男主在里面有超乎寻常的表现,没理由不拿奖。


  赵虞在里面的角色虽然也很出彩,并且到现在都名列观众最喜爱的角色第一,但戏份不够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把奖颁给她不颁给纪舒丞,实在说不过去。


  所以她来之前就有心理准备,来走个过场罢了。


  秋风瑟瑟,红毯两边都是粉丝和媒体,赵虞提着裙摆一路挥手一路笑,进场之后温度才终于暖和一点。


  虽然没一起走红毯,但她的座位还是跟纪舒丞安排在一起。班主任已经进来了,等她落座之后转头笑道:“晚上好。”


  赵虞搓了搓膀子,笑着揶揄:“纪老师,提前恭喜你拿奖呀。”


  纪舒丞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还是有悬念的。”


  赵虞:“相信自己的实力!”


  纪舒丞似乎习惯了她一直以来元气满满的鼓励,摇头笑了下,“好的。”


  艺人陆陆续续进场,晚七点,颁奖典礼也就正式开始了。


  除去现场的观众外,在屏幕前观看直播的网友也不少,金视奖作为国内四大奖项之一,含金量和关注度一向都很高。


  最先颁布的是最佳中国电视剧奖,“九霄”两个字响起时,无论现场还是网友一点都不意外,反而觉得就该如此!如果最佳电视剧不颁给《九霄》,那就是黑幕!


  宣布之后,镜头给到了《九霄》的主演和导演以及制片人身上,赵虞和纪舒丞都在笑着鼓掌,导演作为电视剧代表上台领奖。


  说了两句感谢观众辛苦工作人员的官方获奖感言后,导演就捧着奖杯准备下台了,主持人赶紧叫住他:“不再多说两句吗?”


  导演:“不急,一会儿还要上来。”


  主持人:“……”


  现场忍俊不禁,看直播的网友也都笑翻了。


  尽说大实话!


  没有人觉得导演是在说大话,《九霄》的成绩摆在那,同期入围的作品里能跟它对打的实在是少。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宣布的奖项中,《九霄》再次荣获最佳编剧奖,最佳摄影奖,最佳音乐奖,跟网友预测一样,《九霄》几乎横扫了金视奖。


  最后的重头戏是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


  赵虞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也抱着走过场的心态来的,但真的到了颁奖这一刻,心里还是生出些许紧张和期待。


  她在音乐圈遍地开花,但影视圈一直缺少一份实打实的奖项实绩,难免有些遗憾。


  旁边的纪舒丞似乎感觉到她的紧张,偏头低声安慰道:“平常心。”


  赵虞微呼一口气,笑着点了下头。


  先宣布的是最佳男演员,大屏幕上出现入围的五名男艺人,沈隽意也在其中,他倒是很放松,其他人都正襟危坐保持微笑,他还一脸笑眯眯地朝镜头挥手。


  赵虞紧张的心情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不自觉就轻松了不少。


  轻松的同时又在心里骂了句狗比。


  经过主持人一段吊人胃口的故作悬念后,会场终于响起纪舒丞的名字。加上这一次的奖项,他就是名副其实的三料影帝了。


  赵虞发自内心地鼓掌祝贺,心里的弦也彻底松开了。


  既然男主角拿奖了,那就真没她这个女主角什么事了。


  算一算,《九霄》这次能拿这么多奖,也有她的功劳,起码她没像那些黑粉说的那样,给人家大制作拖后腿嘛。


  最佳女主角宣布完之后,颁奖典礼也就进入了尾声。


  网上有关新一届的影帝影后议论纷纷,也有不少人提到,《九霄》这次几乎横扫金视奖,好像整个剧组都拿奖了,只有女主角没拿奖。


  说起来怪可怜的。


  从会场离开前往媒体区接受采访时,搞事的记者也问起这个话题。


  赵虞提着裙摆笑吟吟看着镜头,回了四个字:“与有荣焉。”


  采访没有太久,别人不知道,林之南还不知道么,她看上去没什么,其实心里还是遗憾的。作为她的朋友和经纪人,她太知道赵虞心里的好强了。


  等赵虞回答完问题就赶紧走上去把记者都挡住了:“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了哈,谢谢大家。”


  果然一离开采访区回休息室的路上,赵虞就怅然地叹了声气。


  林之南安慰:“没事儿!咱也没指望靠这个拿奖,《囚笼》不是快播了吗,这才是你的重头戏呢,接下来咱们再也不接给男主作配的剧本了,必须大女主走起!到时候拿他个大满贯!”


  赵虞默了默:“暂时别接剧本了。”


  林之南大惊失色:“打击这么大啊?!”


  赵虞:“不是,明年的演唱会我想提前开。”她握拳打气:“在这失去的自信,必须在舞台上找回来!”


  舞台仿佛是她充电的地方,永远能给她无尽的能量。


  林之南算了下行程:“也行,那我明天就去安排,你好久没巡演了,明年可以搞一个。”


  赵虞:“可!”


  颁奖典礼结束之后还有晚宴,赵虞其实不太想去,但以免又有媒体说她失落伤心,还是打起精神去了。


  刚穿过走廊,就看见一身白色西服的沈隽意端着杯两杯红酒站在拐角,看见她时,笑眯眯朝她举了下杯。


  赵虞走过去:“你在这干嘛呢?”


  沈隽意把其中一杯递给她:“等你啊,一起进去呗。”


  赵虞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进去?落选者的互助安慰?”


  沈隽意把红酒杯塞她手里:“什么落不落选的,我压根就没把这个奖放在眼里!”


  赵虞看他得意洋洋昂着脑袋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沈隽意拉她胳膊:“走啦走啦,进去晃一圈走个过场就出来,我约了夏元和卫池吃烧烤,去不去?”


  赵虞一边跟着他往里走一边老实回答:“不太想去,累了,想回家睡觉。”


  沈隽意打量她两眼:“这不像你啊。”


  赵虞嘁了一声:“说得你好像多了解我似的。”


  沈隽意理直气壮:“我当然了解你啊,我比组委会那群老头子了解多了!他们要是像我一样了解你,肯定选你当最佳女主角。啧,老头子些,没眼光。”


  赵虞回味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他是干啥来的:“你是来安慰我的啊?”


  沈隽意:“不明显吗?”


  赵虞:“……可以说非常明显了。”


  沈隽意推开玻璃门,独属于晚宴的气味扑面而来,赵虞下意识皱了下眉。


  他透过玻璃看到她神情,手上一顿,转头问:“不想进去啊?”


  赵虞说:“是不太想,但不去的话记者肯定又要乱写。标题我都想好了,赵虞落选影后,拒绝参加晚宴,半夜烧烤摊伤心买醉。”


  沈隽意一言难尽地看了她两眼,拿过她手上的红酒杯放在旁边的台子上,又把玻璃门拉过来,推她:“走走走,不去了!”


  赵虞被他推着走了几米远:“干嘛啊?”


  沈隽意:“买醉去。”


  定好的烧烤店卫池和夏元已经在了,以防又出现上次在赵虞家喝醉的事情,这次一人只点了一瓶酒,其他都是饮料。


  赵虞撸着串看着闹哄哄的三个人,心里最后一点失落也消失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事业线还长着呢。现在拿不到,以后还拿不到吗?只要她没有放弃,时间就会给她想要的一切。


  从烧烤店离开的时候,夜风冷飕飕地直往人脖子里钻。


  赵虞裹着外套看了会儿在旁边跟夏元传授独门舞台经验的沈隽意,突然喊他:“沈隽意。”


  他回过头来:“啊?”


  赵虞说:“明年要不要来我演唱会当嘉宾啊?”


  沈隽意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惊讶地挑了下眉,反应过后咧嘴一笑:“行啊。”他问:“你打算给我多少出场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