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52】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九霄》不出意外拿下了同期电视剧的收视冠军, 各大论坛的评分一路上涨,在豆瓣的评分已经高达8.9。


  赵虞在这部戏里的演技毋庸置疑,能接住纪舒丞的对手戏不让观众出戏, 足以证明她的实力。之前资方都还在观望, 剧播之后,不少大制作的电视剧甚至电影剧本都蜂拥而至。


  结果这时候, 官宣了赵虞将出演陈建忠新剧《囚笼》女一号的消息。


  还沉浸在清玲公主带来的巨大惊喜中的虞美人们又被这个新惊喜砸懵了。


  陈建忠?悬疑帝?被网友称作可以跟英美剧媲美的悬疑剧导演?!


  之前就有人爆料过赵虞新剧要和悬疑帝合作, 不仅网友不信, 粉丝也不信, 都觉得太扯了。


  结果居然是真的???


  一向只用老戏骨的陈导这次居然选择了跟顶流合作???


  《九霄》正在热播, 网友虽然一边骂骂咧咧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但无论是磕戏里的两袖清风cp, 还是磕戏外的成语cp都十分起劲,正是上头的时候,突然官宣《囚笼》,大家一下想起之前那条爆料。


  ――zy拿下了悬疑帝的新剧女一,听说是影帝介绍的资源。


  艹!!!


  磕到了!!!


  是真的!!!


  那可是悬疑剧圈的老大, 从不启用非科班演员, 如果没有影帝,赵虞能接到这么好的资源?


  平时传传绯闻倒没什么,但涉及到咖位那虞美人可就不干了, 顿时展开了反击:


  ――看过《(c-lw.(〇Μ)囚笼》吗就在这瞎比比?原著讲的就是魔女与恶犬的故事,和美杜莎一样美艳又恶毒的女主角, 赵虞外形很契合才会被导演看中好吗?


  ――人气和实力摆在那,顶流想接什么剧接不到?还需要别人介绍?笑话


  ――磕cp就好好磕, 非踩女方一脚是有什么毛病吗?


  ――事业粉,虞这一次的事业转型太漂亮了, 前有《九霄》,后有《囚笼》,等这两部剧播完,她在影视圈的地位就该稳了,之后如果有意愿的话,团队可以开始尝试接触电影资源了,相信她能在影视这条路上走更远


  ――粉丝专注自家,别被浑水摸鱼的酸鸡歪了重点,两部剧的宣传不够我们专心吗?


  ――虽然但是,今年还有演唱会吗QAQ舞台粉哭了


  ……


  网上热议不断,赵虞没太关注,跟剧组在北京开完三次剧本研讨会后,就收拾好行李前往拍摄地南京,正式进组了。


  除赵虞外,陈导这次还启用了另一个新演员,刚从中戏毕业的新人彭言,外形并不帅气,扔在人群中就是平平无奇的长相。但作为魔女驱使的恶犬,需要的就是这种不惹眼的平平无奇。


  彭言很有天赋,特别是眼神戏,这次试镜打败一众面试的演员,就是凭借他面对爱慕的女神时那种狂热又压抑的精湛眼神戏。


  除这两人外,其他演员就都还是陈导的老班底。《囚笼》的剧集不长,只有十五集,但拍摄时间却跟赵虞以前拍的四五十集的偶像剧一样,足有三个多月。


  赵虞第一次演反派,内心十分澎湃,但导演没有一上来就让她拍变态的剧情。魔女行走在阳光下,还是有很多正常的戏份的。先从正常的拍起,然后一点点增加变态的戏份,让她逐渐适应,逐渐走入这个角色。


  时间就在拍摄中一点点入了夏。


  这几个月赵虞几乎没离开过剧组。魔女这个角色太分裂了,人前的明媚,人后的恶毒,在阳光下的肆意生长,在黑暗中的扭曲腐烂,每入戏一份,受这种分裂影响就越深。陈导为了最好的剧情呈现,要求她杀青前都不准出戏,必须一直陷在这种情绪里,越深越好。


  可把林之南给急坏了。


  看着赵虞越来越阴郁的眼神,生怕她拍完这部戏就真变态了。


  结果等到剧组杀青那天,当导演一声令下,宣布全剧拍摄结束的时候,这几个月都陷在阴郁情绪中的赵虞眼睛一下就重新亮了起来。


  笑嘻嘻跟工作人员们拥抱打招呼,约着今后有时间再聚。


  杀青宴定在晚上。


  林之南一路打量着跟她回酒店,一进房间就问:“你没事吧?”


  赵虞朝她投去一个“你有事吧”的表情。


  林之南凑过来摸摸她脑袋又揉揉脸,“没变态吧?”


  赵虞:“神经病,我去洗澡了。啊,终于杀青了,接下来半个月别给我安排行程啊,我得好好休个假。”


  林之南看着她进了淋浴间还不放心,跟过来隔着玻璃门问:“演了几个月的变态,你心态没受影响吧?有没有觉得看谁有点不顺眼?有种想毁灭一切的冲动?”


  赵虞的声音顺着哗哗水流声传出来:“有。”


  林之南:“!”


  赵虞:“我现在看你就很不顺眼,等我洗完澡出来就灭了你。”


  洗完澡,赵虞裹着浴巾把林之南按在沙发上捶了一顿。


  林之南最怕痒,一边尖叫一边挣扎:“啊啊啊啊我还不是担心你!”


  赵虞拽着有点松的浴巾坐起来,像个贵妇似的翘着腿摸摸自己裹着发巾的头发:“正事不干瞎担心。”


  林之南噘着嘴爬起来:“还不怪你拍戏时候的眼神太吓人了!圈内演员受剧情影响的例子又不少!”


  赵虞喝了口水:“那能一样吗?我有爸妈有朋友有美满的童年璀璨的人生。”她往后一靠,满足地叹了声气:“只要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超幸福哒,想变态都变不起来。”


  林之南虽然信了她的话,但还是不太放心,毕竟杀青宴上陈导还专门过来跟她交代了一句,让她接下来多给赵虞一些休息时间,多让她出去走一走玩一玩,早点出戏。


  于是回北京后,她就没给赵虞安排工作,天天督促赵虞出去玩。


  赵虞烦死她了:“出去一次被粉丝追一次,我腿都要跑断了!我不去,我就要在家打游戏!”


  林之南把她叫不出去,索性改变策略,把人叫到她家去。


  于是赵虞家开始频繁有人上门拜访。


  先是盛乔,过来跟赵虞打了两天两夜的王者,两人差点累死在王者峡谷,但好在收获不小,赵虞第一次拥有了五十颗星星,荣升荣耀王者,


  盛乔走后,郑婉怡又来了,带来了一大摞经典老影片,一会儿喜剧片一会儿爱情片一会儿恐怖片,看得两人又哭又笑又尖叫。


  除了圈内的朋友,圈外的朋友也没落下,徐芊芊带着高中几个朋友来她家开了个party,赵虞被迫在自己家跳《遇鱼》,看着几个多年不见的高中同学拍手鼓掌,真是尴尬得脚趾都能抠出一套三室两厅了。


  总算送走了高中同学,赵虞敷着面膜瘫在沙发上还没缓口气,夏元又跟着沈隽意来敲门了。


  赵虞一开门看见门口一脸“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的两个人,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想变态了。


  沈隽意还特自恋地问:“哥哥一回国就来陪你了,开不开心?”


  开心个毛啊!!!


  赵虞简直想把人踹出去。


  夏元经常来她家蹭火锅,熟门熟路地换了鞋,把怀里抱着的大箱子往地上一放,掏出不少东西来。


  有小霸王游戏机,拼图,飞行棋,卡拉OK设备,各种玩乐的小东西,还有一箱啤酒。


  沈隽意倒是第一次来她家,换了鞋之后打量一圈,看见夏元已经屁颠屁颠蹲在电视前面连卡拉OK了,特别不爽地问:“你怎么对她家这么熟悉?”


  夏元头也不回地回答:“经常来啊。”


  沈隽意更不爽了,回头瞪赵虞:“你怎么能让他一个大男人随随便便来你家!”


  夏元怪不开心:“我怎么不能来我姐家了?”


  沈隽意:“又不是亲的!”


  夏元:“那你也不是我姐亲哥啊,凭什么管有谁来她家!”


  赵虞坐在沙发上砸了个抱枕过去:“你俩再不闭嘴就给我滚出去。”


  屋内总算安静了。


  夏元连接好卡拉OK设备,打开话筒喂了两声,回音满房间回荡,他把箱子里的荧光棒拿出来一人扔了一根,对着话筒特兴奋地喊:“准备好进入我们的私人专属演唱会了吗!”


  沈隽意拿抱枕垫屁股,盘腿坐地板上很给面子地挥着荧光棒回应:“噢噢噢准备好了!”


  然后夏元就点了一首《遇鱼》,开始又唱又跳。


  赵虞的脚趾又抠了一套三室两厅。


  因为她经常在家练声乐,屋子都是做了隔音装置的,不然就他们这个闹法,估计早被邻居投诉了。


  夏元嗨完,又点了首两人对唱的情歌,热络地把话筒递给赵虞:“姐,我们来合唱。”


  结果被沈隽意中途截胡:“你想得美还想跟她情歌对唱!拿来,我唱!”


  屋子里开始响起两人撕心裂肺的歌声。


  唱到后面,两人一边唱一边把坐在沙发上的赵虞拖下来,沈隽意抬手扯下她的面膜,不由分说把话筒凑到她嘴边:“下一句,接!”


  赵虞:“…………”她清了下嗓子,气势十足:“宇宙毁灭!心!还!在――”


  夏元:“噢噢噢噢噢噢――”


  中途林之南打了个电话过来,想问问他们陪赵虞玩得怎么样,结果三人太嗨,连手机响了都不知道。一边唱K一边喝酒,唱完又打游戏下跳棋,到晚上的时候,整个屋子都是酒味。


  三个人东倒西歪地坐在地板上,空调呼啦啦地吹着,赵虞裹了个小毯子在肩上,提着灌啤酒听夏元在旁边呜呜咽咽唱儿歌。


  沈隽意只手把空了的啤酒罐捏成一团砸过去:“闭嘴!难听死了。”


  夏元回头醉醺醺瞪他:“我粉丝说我唱歌可好听了!”


  沈隽意:“你粉丝都是骗你的!粉丝最会哄人了!”


  赵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沈隽意用荧光棒戳她,眼前的人影晃成了三个,戳了半天没戳中:“你笑什么笑!”


  赵虞叉腰:“我为什么不能笑?我唱歌又不难听!我唱歌可好听了呢!”


  沈隽意张牙舞爪地乱挥荧光棒:“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天天传绯闻炒cp――你是绯闻成精吗!”


  赵虞抓起旁边的荧光棒跟他对敲:“略略略略略我就喜欢传绯闻关你什么事!”


  沈隽意:“哈!嘿!看剑!”


  醉醺醺的两个人把荧光棒当剑舞,噼里啪啦打了个半天,赵虞一个没注意被他打脱手,沈隽意狂笑着握着荧光棒扑过来把她压地上,荧光棒抵住她脖颈:“我的剑比你快!你输了!不准跟纪舒丞炒cp了!”


  赵虞四肢乱蹬:“我就要跟他炒cp!你都可以喜欢别人,我凭什么不能炒cp!王八蛋双标狗!”


  沈隽意被她四个爪爪挠得衣发凌乱,拿荧光棒戳她咯吱窝:“胡说!我喜欢谁了?”


  赵虞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沈隽意用手掌捏住她下巴把她脑袋转过来,恶狠狠地:“说!”


  赵虞张牙舞爪:“你喜欢乔乔!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沈隽意捏着她下巴摇来摇去:“胡说胡说胡说,我早就不喜欢她了!你别给自己炒cp找借口!”


  赵虞被摇得天旋地转边叫边骂:“啊啊啊啊啊沈隽意王八蛋你给我松开你凭什么管我!”


  沈隽意:“凭我是你哥!”


  赵虞:“你放屁!我妈就生了我一个!”


  沈隽意:“你喊了那么多年的哥哥,现在说不认就不认了?没门!”


  赵虞:“老子不认!老子没喊过!啊啊啊啊啊夏元救我――”


  沉迷K歌的夏元无动于衷,抱着话筒一脸深情地演唱着:“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