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06】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徐芊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同桌,被撵上公交车后还扒着车窗对赵虞喊:“国庆节你陪我去音乐公园看霍希的演出啊!我票都买好了!”


  赵虞冲她翻了个十分有灵性的白眼。


  回宿舍的路上,她想到徐芊芊的话,拿出手机点开已经快一个月没看过的微博。


  霍希是华畅的老对手公司星耀娱乐签约的新人。国外挖回来的练习生,无论相貌还是实力都丝毫不逊色沈隽意。


  走的都是唱跳爱豆的路子,摆明了是星耀推出来跟沈隽意打擂的。


  沈隽意这半年几乎蚕食了国内整个流量市场,华畅的股票都因此长了不少,星耀娱乐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赵虞照着蔺忆之前教过她的办法查了查明星数据榜,发现霍希出道后的数据比起沈隽意当年不遑多让。出道不久微博却已经拥有百万粉丝,各大势力榜也榜上有名。


  除霍希外,各大娱乐公司都在这个暑假相继推出了唱跳偶像,星耀也不止签了霍希一人,就连沈隽意的公司华畅都推了几个新爱豆出来。


  显而易见,沈隽意独霸流量市场的局面要被打破了。


  她看见好几家媒体和营销号都将霍希和沈隽意放在一起对比,大家都一致认为,有过几年练习生经验的霍希实力强过半路出家的沈隽意。


  评论里两家粉丝已然开撕,不过目前霍希的人气还是比不过沈隽意,几乎都被压评了。


  赵虞看着热搜视频里面容淡漠的少年,非常不服气:“什么嘛,这么高冷,笑都不笑一下,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喜欢的!”


  呜呜呜隽意哥哥一定很难过吧。


  赵虞点开沈隽意的微博,已经在思考该留些什么鼓励支持的评论,直到她看见沈隽意最近一条微博动态:


  ——沈隽意:小金鱼的葬礼,安息吧!


  赵虞:?


  沈隽意家养的那几条金鱼最终还是没养活,于是他给几条金鱼搞了个葬礼,视频末尾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正在往土堆上撒玫瑰花瓣。


  赵虞:???


  隽意哥哥好……好……好乐观哦!


  不愧是他!


  本人都不在意,赵虞心中的不服气顿时也散了。


  嗯!要学习隽意哥哥豁达的心性!


  一个月的集训结束,赵虞开学之后就不能再住练习生宿舍了,学校和公司两边时间要配合安排,毕竟大学的课业不能落下。


  搬出宿舍这天,室友们都请了假回来送她,林之南担忧地交代:“过两天就要考核了,你回去了也别忘了练习啊。”


  赵虞叉腰:“当初是谁说不要给我那么大压力的!”


  林之南心虚一笑。


  不过赵虞还是很讲义气的,她这段时间也听说了冯优以前是怎么嘲讽拉踩林之南的,在心里承诺要帮好朋友出口气,拿下考核打冯优的脸。


  江蕾开车来接她,一见到女儿顿时心疼不已:“怎么瘦成这样了啊?”


  赵虞兴致勃勃:“不是瘦!是体脂变低了!妈妈你看我这手臂线条,我这腰线,是不是超酷!”


  江蕾哭笑不得。


  她当然知道练舞有多累,这都一个月过去了,女儿不仅没喊累,似乎还比之前更兴奋了,实在叫人疑惑。不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再看看吧。


  江蕾边开车边说:“对了,你表姑和莹莹表姐来了,一会儿我们出去吃饭。”


  还在热情跟妈妈分享练习日常的赵虞脸顿时垮了,“她们来干什么啊?”


  江蕾听出她语气里的反感,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莹莹也快开学了,你表姑送她过来,知道我们也来了,就喊着吃个饭而已。”


  赵虞怪不高兴:“又要把我跟表姐比来比去,反正我哪哪都比不上她,我不去!”


  江蕾笑着伸手摸摸她脑袋,柔声说:“谁说的,我幺儿是最棒的,用不着跟别人比。表姑就是爱念叨了些,她说你听着就是了。再说了,等你开学妈妈就回去了,舅舅工作忙,有莹莹在妈妈也放心。”


  祝莹莹是赵虞这一辈孩子中最有出息的,从小到大都是年级第一,学习好又有礼貌,前两年考上了重点大学,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长辈们说起来都是赞不绝口。


  跟她相比,赵虞除了长得好看之外简直一无是处,加上两人年龄相差不大,一直都是江家亲戚对比的对象。


  赵虞小时候还不服气,努力搞了一学期的学习企图把表姐比下去,最后因期末考试成绩反倒下降两名怒而放弃。


  当初徐芊芊是这么安慰她的:肯定是上帝造人的时候把你的学习天赋都加在颜值上了!


  赵虞忧伤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回家放了行李,两人就转道定好的餐厅。过去的时候,表姑和祝莹莹已经在了。赵虞虽然心里不大乐意,但还是很礼貌地跟两人打了招呼。


  表姑一见她就说:“哎哟,好久没见到小虞,又变漂亮了。”顿了顿又说,“哪像我们家莹莹,一天到晚就知道看书学习,也不知道打扮打扮自己。”


  赵虞:“…………”


  祝莹莹性子温温和和的,逢人便笑,赵虞其实对这个表姐没什么意见,她甚至觉得表姐一直被比来比去,压力应该挺大的。


  聊了会儿天,得知赵虞现在在当练习生,表姑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那又是什么不正当的事情?听都没听过!哎哟蕾蕾呀,不是我说你,你们就是太惯着小虞了,她要什么都由着她的性子,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哦。”


  她喝了口饮料,看了眼埋头大吃的赵虞,又说:“要我说,还是应该把心思用在正道上。就像我们莹莹,现在已经在准备公务员考试了,以后毕业出来就是编制,多稳当!小虞考的那个什么舞蹈专业,我一听就觉得不行,以后工作都不好找。还有什么练习生,不靠谱不靠谱。”


  赵虞有点生气,不服气地辩解一句:“练习生也不是谁都能当的,训练比学习辛苦多了。”


  表姑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噗嗤笑了:“那你学习都不行,训练怎么能行哦?”


  赵虞:“…………”


  妈的!气死虞虞了!


  江蕾给女儿夹了块她爱吃的糕点,打断表姑:“孩子还小,多做点尝试也挺好的,每个人的人生都应该有多种选择。姐,菜合你口味吗?”


  话题这才被揭过去。


  中途去上厕所的时候,祝莹莹一脸歉意地跟赵虞道歉:“小虞,我妈说话就那样,你别往心里去啊。”


  面对温和的表姐,赵虞再气也只好点点头。


  吃完饭,表姑还建议去喝个下午茶,赵虞偷偷扯江蕾的衣角,江蕾会意,笑着拒绝了:“虞虞后天就开学了,还有很多资料没准备,就不去了,等回去了有空再聚。”


  表姑一脸遗憾,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江蕾:“我看小虞那什么练习生真的不靠谱,明星哪那么容易当哦,她能是持之以恒的性子啊?有那时间,不如多考点证呢,像我们莹莹,现在都考了三个证了。”


  江蕾笑着应和了。


  离开餐厅,赵虞一上车就气愤道:“她平生爱好是以贬低我为乐吗!”


  江蕾安抚了几句,又笑着说:“不想被她看轻,那这次就证明给她看?”


  赵虞叉腰:“我凭什么证明给她看,要证明也是证明给你和爸爸看!”


  江蕾忍俊不禁:“嗯,那我和你爸等着。”


  两天之后,各大高校开始新生报名。


  赵虞也在江蕾的陪伴下来到了民舞,开始入学报到。江蕾当年就是从民舞毕业的,现在回到母校,曾经的老师有些还在校,而且都升了职。


  走完报名流程,江蕾就带着赵虞去拜访之前的老师。


  江蕾当年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这些年师生间也有联系,见她带着女儿回到母校,老师们都感慨万千。


  赵虞接下来还要去木易训练,跟学校这边的课程需要协调,有江蕾在,这些流程走得很容易。


  办完新生宿舍入住,江蕾就离开了。


  女儿成年了,是大学生了,接下来的路,要由她自己去闯去拼了。


  父母不能伴子女一生,但当她累了疼了回头时,会发现他们一直都在。


  赵虞的宿舍除了她还有三个女生。舞蹈专业多美女,无论身材还是颜值都非常瞩目。赵虞因为办课程协调程序是最后一个到宿舍的。


  进去的时候,三个女生正在投票舍花。


  赵虞一开门,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其中穿碎花裙子的女生就指着她说:“我投她!”


  另一个眼珠子都落在赵虞身上了:“啊!这腰是真实存在的吗!我也投她!”


  另一个:“好了我认输。”


  赵虞:“?”


  然后她就莫名其妙成了舍花。


  室友们的性格都很好。


  赵虞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很好,从小到大遇到的人都很好。


  得知她已经是木易娱乐的一名练习生,室友都表示以她的颜值不意外,希望她能早日出道,然后帮她们追星。


  赵虞暗戳戳期待地问:“你们喜欢谁啊?”


  三个室友异口同声:“霍希!”


  三人说完对视一眼,嘻嘻哈哈笑作一团。


  赵虞:“…………”


  快乐都是你们的罢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