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50】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回到北京时, 天气已经有初秋的气息了。


  因为中途改变行程去录《世界那么大》,国内的商演几乎都推了。被舞台宠坏了的虞美人们天天在超话嗷嗷叫,每天掰着手指头算已经多少天没见过爱豆跳舞了。


  好在接近年底, 各种颁奖典礼打投活动红毯盛典都不少, 三大顶流一向是这种现场表演嘉宾的首选,毕竟他们的舞台最能点燃现场气氛。


  今年赵虞没有开演唱会的计划, 商演舞台就成了粉丝唯一的寄托, 于是每次活动的门票都一票难求。


  赵虞一头扎进工作里, 忙得连东想西想的心思都没有。


  《九霄》定了明年二月份开播, 虽然剧还没播, 但递到赵虞这边的剧本已经从之前只有偶像剧变成了时而也能看到一两部正剧了。


  业内人士对于《九霄》十分看好,毕竟王朵一出手就拿奖的功绩摆在那, 又有纪舒丞加持,想不爆都难。


  只要剧播之后赵虞的演技没有拖后腿,她就一定可以凭借这部剧摆脱一直以来的偶像标签,今后在影视圈的路也会更广更长。


  深秋的时候,赵虞收到了制片人晚宴的邀请函。这种晚宴, 去的基本都是资方高层和影视圈有地位的大佬, 宴会上会有很多资源交替,也会有导演在里面寻找自己心中的最佳主角,所以很多新人钻破脑袋也想混进来。


  林之南把拿到的出席名单给她看了一遍, 重点标注了几个手头有大项目的导演,让她到时候主动跟人聊聊天。


  赵虞满口答应下来, 结果到了宴会厅,还是如以往一样, 先端着红酒杯笑意盈盈打完一圈招呼,然后就端着一块小蛋糕躲到露台的角落里去了。


  最近临近赛季末, 王者上分容易了很多,盛乔也已经出院回国了,答应这赛季结束之前带她上荣耀,赵虞发了条开黑的链接过去。


  盛乔惊讶无比:“你不是在参加晚宴吗?”


  赵虞咬着小勺子回复:“不就那样,无聊死了,你下戏没?来打两把。”


  盛乔说:“还在拍夜戏,让睿文和夏元带你去。”


  结果胡睿文和夏元也都没空,赵虞唉声叹气,吃完小蛋糕后把白西装外套脱下来搭在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长椅上登录游戏点开了一局匹配。


  刚开局没几分钟,露台的玻璃门被推开,宴厅混杂的红酒味道和香水味顺着气流涌出来,赵虞正专心推塔,没注意有人过来了,直到头顶传来一道温和笑声。


  “躲在这里偷闲?”


  赵虞讶然抬起头,“纪老师?你怎么出来了?”


  纪舒丞在她身边坐下来:“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


  赵虞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纪舒丞似乎并未注意,目光落在她手机屏幕上,笑着问:“这就是那个可以玩张飞的游戏?”


  赵虞赶紧操控傻站在河道的角色走到塔下,“对。”


  纪舒丞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玩了一会儿,又问:“这是跟三国有关的游戏吗?”


  赵虞一边清兵一边回答老干部的提问:“不是,这是五人对战类的竞技游戏,不过这里面有很多三国时期的英雄,除了三国,还有西游记里的角色。”


  纪舒丞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听上去很有意思。”他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小人儿:“那你这是玩的哪个角色?”


  赵虞:“嬴政。”


  纪舒丞惊讶一挑眉:“这里面还有始皇陛下的事儿?”


  赵虞:“是啊,不仅有始皇陛下,还有诗圣呢,不过李白太难啦,我不会玩儿。”


  对面刚好有个李白,打完龙之后来中路抓了她一波,赵虞一边跑一边叫:“纪老师你看你看,打我的这个就是李白!我C――嗷他越塔杀我!”


  脏话差点脱口而出,赵虞硬生生把后半截咽了回去。


  屏幕暗下来,纪舒丞笑着问:“被李白杀死了?”


  赵虞唉声叹气:“对啊,刺客抓法师太容易了。”她顿了顿,偏头笑嘻嘻问:“纪老师,看你很感兴趣的样子,要不要一起玩啊?”


  纪舒丞失笑摇了下头:“我看你玩就行。”


  赵虞叹了声气:“那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啊,操作失误都被你尽收眼底了。”


  纪舒丞眉眼温和:“不会,我看不太懂。”


  赵虞握了握拳:“是时候给纪老师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纪舒丞笑起来:“拭目以待。”


  仿佛被班主任观战的感觉,就算是匹配赵虞也不敢浪了,反正纪老师也看不懂,只要不死就不算丢人。于是她改走猥琐路线,缩在塔下清兵,不给对方杀自己的机会。


  结果打到后半段,队友发消息问她:嬴政,你信佛吗?不杀生?


  不给对方杀自己的机会,也就没机会杀对方,打了快二十分钟,赵虞的战绩还是0-1-0。


  赵虞在心里把嘴贱的队友骂了个狗血淋头,当着班主任的面也不好喷回去,只能假装没看见。


  纪舒丞倒是笑了:“他是不是在骂你?”


  赵虞拍了下脑门:“纪老师,你就这样拆穿我很没面子诶。”


  纪舒丞抱歉地挑了下眉。


  她虽然划了一整局的水,但好在队友给力,最后还是赢了。胜利的标志蹦出来时,赵虞长舒一口气,觉得自己总算没在班主任面前丢脸。


  纪舒丞见她把手机收起来,温声问:“不打了?”


  赵虞单手支着额挑眉:“我打游戏让纪老师在旁边看着算怎么回事儿啊。”她端起搁在一旁的红酒杯跟他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Cheers.”[[醋.溜-.儿.文.学.首.发]]p>

  入冬之后《九霄》就要进入宣传期了,到时候她跟纪舒丞的合作会更多,两人聊了几句到时候的行程,纪舒丞说起刚才在宴厅的事,“陈导刚才跟我打听你。”


  赵虞讶然:“陈敬忠导演?”


  纪舒丞点点头:“他问我拍《九霄》时你在片场的表现如何,看样子,是下部戏有意向找你合作。”


  陈敬忠擅长拍悬疑剧,国内排名前三的悬疑剧都是他拍的,他极擅蒙太奇手法,利用声画调动观众情绪,引人入胜。


  他拍的悬疑剧都不长,剧集最多不超过十五集,但每集都是浓缩的精华,在各大影坛很受追捧。


  但是陈敬忠喜欢用老戏骨,毕竟悬疑片很考验演技,对他而言,越是长相漂亮的越不适合悬疑剧,因为无论是凶手还是被害者,容貌太过招摇都容易让观众的重点偏离剧情。


  这样的导演,居然会关注她?


  赵虞惊讶了一小会儿,想到什么:“那纪老师有没有帮我说好话?”


  纪舒丞举了下酒杯:“实话实说。”


  赵虞跟他碰了下杯:“多谢。”


  纪舒丞笑起来:“你怎么知道实话就是好话?”


  赵虞喝了口红酒,笑眯眯的:“毕竟是纪老师手把手教出来的,对自己没信心,总得对老师您有信心吧。”


  纪舒丞摇头笑了下。


  果然没过几天,陈建忠导演就联系了赵虞,说明年有个项目想找她合作,问她有没有意愿见面聊一聊。


  赵虞本来就在计划转型,最近正挑剧本呢,陈导这种比肩英美剧质量的悬疑剧导演,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约了时间之后欣然赴约。


  陈导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制片人,编剧,以及小说原著作者。


  见面之后先寒暄一番,陈导就直接切入正题,问赵虞有没有看过原著小说《囚笼》,赵虞摇了摇头。


  陈导示意编剧:“给她讲讲。”


  于是接下来一个小时,赵虞都在听编剧和作者讲述这个故事。听完之后她就明白,为什么一向只喜欢用老戏骨的陈导会选择她。


  因为这讲的是一个魔女与恶犬的故事。


  美艳恶毒的魔女,驱使着视她为神明的恶犬,利用美貌获利脱罪,游走在色与欲,罪与爱的边缘。


  而这个魔女年纪并不大,她年轻貌美,充满活力,行走在阳光下,看不见半分阴暗。美得惊心动魄,像盛开在阳光下最耀眼的花,却没人能看见她腐烂发臭的根茎。


  陈导等编剧讲完才开口:“我看过你跳舞的视频,我想要的就是你在舞台上那种自信又迷人的感觉,完全昂扬生长的明媚,却又在下一刻回头时,露出危险的微笑。”


  制片人也笑着附和:“而且你的外形是最符合角色的,当初我一看这剧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赵虞捧着茶杯笑道:“谬赞了。”


  陈导是个爽快人,直接道:“前几天我跟舒丞聊过,他对你赞不绝口,我相信他的眼光。如果你也对这个剧本有兴趣,我们尽快定下来。”


  赵虞的确挺感兴趣,毕竟她还没演过反派,而且还是反派女主角。这对演技的挑战很大,但也是一次独一无二的机会。


  陈建忠看她神情就知道她的答案了,笑着伸出手:“合作愉快。”


  赵虞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合作愉快。”


  没过两天,双方就敲定了合同,定在明年三月中旬进组。合同一签,赵虞就开始看剧本了。这剧对演技的要求比《九霄》还要高,毕竟悬疑剧怼脸直拍展现细微表情的镜头特别多,她不敢怠慢,提早做功课也安心。


  为此她又推了不少通告,只留下宣传《九霄》的行程,其他时间都跟着纪舒丞帮她联系的专业老师上表演课,突击训练演技。


  这么忙,自然是没什么时间玩游戏了。傍晚的时候,突然收到沈隽意发来的微信:


  ――沈隽意:你已经一个月没上线了,怕我找你单挑吗?


  ――赵虞:[怕你个雷神锤子・jpg]


  ――沈隽意:上线,来solo


  ――赵虞: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忙着呢,没空


  ――沈隽意:我知道,你就是怕了,没关系,找代打不丢人[摸摸头・jpg]


  ――赵虞:[脏话]来啊!谁输了跪下叫爸爸!


  ――沈隽意:我拿你当妹妹,你居然想当我女儿?


  多说无益,赵虞撕掉脸上的面膜,盘腿坐直身子,扔了一个游戏链接过去。


  沈隽意很快进入solo房间,赵虞按照之前和盛乔商量好的策略锁定芈月,进入游戏之后却发现沈隽意他拿的不是扁鹊!


  艹,失算了!!!


  对面背着小书包一蹦一跳走路的小鲁班显得十分嚣张。


  沈隽意在局内打字:你居然没拿张飞


  赵虞算是明白了:想拿鲁班针对我?


  沈隽意:只是想当你爸爸罢了


  赵虞:你给我等着


  ……


  二十分钟后,穿着一身凤袍的芈月站在敌方只剩半血的水晶前,踩着地上小鲁班的尸体:叫爸爸。


  沈隽意:错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