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49】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祁连担心两小姑娘待在一起互相看牌作弊, 非要把人叫到楼顶的小花园,四个人面对面坐着用手机搓麻将。麻将没怎么打,赵虞差点被国外的蚊子咬死, 不由分说拖着盛乔跑下楼了。


  黎尧和胡睿文在休息室开黑, 一见盛乔下来,赶紧喊:“小乔来开黑啊!”


  三个人都是微信区几十颗星的大佬, 赵虞回房间擦了点花露水, 出来后坐在盛乔旁边观战。


  然后就不停地看着她双杀, 三杀, 五杀。自己是尸横遍峡谷, 她是让别人尸横遍峡谷,赵虞托着下巴一脸羡慕。


  打完一局, 盛乔喊她:“虞虞,一起啊。”


  赵虞叹气:“我是QQ区的号,微信我才青铜呢,跟你们打不了。”


  胡睿文一整天都在见缝插针地向爱豆赎罪,见状立刻说:“没事儿, 我们换个区陪你一起上分呀!”他拼命朝盛乔使眼色:“对吧小乔姐姐!”


  盛乔憋着笑:“对, 换个区我们去青铜虐菜,一晚上上王者!”


  赵虞来了兴致:“真的啊?行,等我上号!”


  排位不能四排, 黎尧刚好没兴趣陪他们玩小号,坐一边自己去玩了。盛乔和胡睿文换了一个区登录, 王者换区之后就是新号新段位了,于是三个青铜开启了他们的上分之旅。


  赵虞总算体会到了躺赢的乐趣。


  有一把她去上厕所在水晶挂机, 回来的时候对局已经以胜利结束了。盛乔在低段位局简直就是乱杀,胡睿文也是荣耀大佬, 一个刺客一个射手,赵虞拿着自己最擅长的辅助,三个人配合完美,十分钟就是一局,段位升得飞快。


  到凌晨的时候,赵虞已经钻一了。


  胡睿文兴致不减:“今晚一定要带小虞姐姐上王者!”


  赵虞连连摆手:“姐姐不行了,姐姐要困死了,明天再上王者也不迟,睡觉吧。”


  三个人打着哈欠各自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又是新一天的景点打卡。祁连看着一路上哈欠连连的三个人,“你们三个昨晚偷牛去了?”


  胡睿文红着眼球:“为了荣耀而战!”


  傍晚吃完饭一回旅店,胡睿文就把王者链接发在群里,“小虞姐姐!小乔姐姐!时间不等人,快来!”


  赵虞:“这孩子是疯了吗?”


  盛乔:“你不逗他也不至于疯得这么厉害。”


  祁连不干:“不行,虞虞要陪老夫搓麻将!”


  赵虞笑嘻嘻问:“祁叔,你不担心我出老千啦?”


  祁连:“为了麻将忍辱偷生罢辽。”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赵虞和盛乔只好先去陪祁连搓几圈麻将,过足了他的瘾,再回来跟眼巴巴等着的胡睿文一起开黑。


  不过钻石星耀局水太深,想赢没那么容易,打了一晚上,赵虞的段位停在了星耀二。


  接下来几天,他们的娱乐活动就固定了。先打麻将,再打王者,赵虞的段位稳固上升,达到了她有史以来最高段位,王者十五颗星!


  结束意大利的行程后,嘉宾转道希腊,开启新一站的穷游。他们录节目录得这么开心,但网上对于盛乔的辱骂一直没有停止。


  那个罢录的女嘉宾跟盛乔有私怨,一直在网上买水军黑盛乔。网暴越演越烈,赵虞吃完晚饭准备去去酒店顶楼拉伸锻炼一下的时候,听到江誉在楼道间跟工作人员聊天。


  盛乔的经纪人要求放出节目花絮证明她的清白,但罢录的女明星一直在利用资本施压,如果江誉放出花絮,就是摆明了跟资本对着干。


  执行导演着急道:“花絮不能放啊江导,她大不了就是再被多骂一段时间,等节目播出孰是孰非自然一目了然,我们没必要现在跟资本硬杠啊!”


  江誉沉默着。


  赵虞咬住手腕上的皮筋往下一拉,撑在手掌上抬手扎起了长发,从楼道间走出去:“舅舅。”

(醋溜文-学发最快)>

  江誉转头看来。


  她笑吟吟的:“不向恶势力屈服,不折傲骨,这可是你从小教我的。现在可别当着我的面,打自己的脸哈。”


  江誉瞪了她两眼。


  第二天,帮盛乔澄清的花絮就放出来了。网上舆论总算反转,赵虞没跟盛乔提这件事,继续跟着大家一起高高兴兴录节目。


  晚上回到旅店,赵虞洗完澡躺在床上看林之南发过来的后面的行程表,从外面回来的盛乔一个飞扑扑到她身边,抱住她一顿rua。


  赵虞一边叫一边推她:“你没洗澡臭死了别碰我!”


  盛乔抱着她不撒手,两人闹了一阵,最后并排躺在床上,盛乔抱着她胳膊蹭过来:“我都知道啦,谢谢虞虞帮我说话!”


  赵虞把她脑袋推开:“多大点事,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


  盛乔说:“你最近好博学,有点不符合你的学渣人设。”


  赵虞呸她:“谁说我是学渣!”


  盛乔:“你粉丝都这么说啊,我这还有你初中同学爆料的你的成绩表,你要不要看?”


  赵虞差点气死了,扑过来掐她:“盛乔你是不是有病!居然保存我的成绩单?立刻马上给我删了!”


  盛乔被她掐得直翻白眼。


  赵虞好不容易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这么一闹又出了一身汗,只好再去洗一次。盛乔坐在床上妖娆地朝她招手:“要不要跟我一起洗鸳鸯浴呀?”


  赵虞:“不了,怕你那位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的宝贝打我。”


  盛乔果然立刻闭嘴。


  旅店的空调出了问题,前期不制冷,到了半夜又冷得要命,温度调不回去,两人睡到一个被窝,盖着两床被子互相取暖。


  盛乔摸完她的腰又企图摸胸,被赵虞无情地制止了,按住她爪爪瞪了她一会儿:“你这个人是真的心大。”


  盛乔平躺回去,过了会儿才叹气:“不然呢?如果我要跟所有骂我的人生气,那我还要不要活了?”


  赵虞想了想:“倒也是。”


  盛乔揉揉她头发:“你心也不小,我这只是在网上骂骂我而已,你当年不是被当面泼水了吗,你还不是没当回事。”


  赵虞愣了好一会儿,低叹着笑起来:“是啊,选择成为明星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要承受这些了。”


  盛乔偏过头问:“那你后悔吗?”


  后悔吗?


  十年拼搏,严寒酷暑,流过汗也流过泪,后悔过吗?


  半晌,赵虞笑起来:“怎么会后悔?在这条路上,我已经得到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了。”


  如果没有成为明星,她一定还是曾经那个总是半途而废碌碌无为的赵虞。她不会找到自己的梦想,她不会活成现在这样闪闪发光的模样。


  盛乔也笑起来:“我也是,我也已经得到最重要的宝贝啦。”


  ……


  穷游的最后一站在布拉格,赵虞这一路过来每晚跟着盛乔和胡睿文三排,不仅段位升得飞快,因为没怎么输过,又一直拿的张飞辅助,战力积分也涨的飞快,拿到了市张飞的牌。


  可把赵虞骄傲坏了,截了个图发在朋友圈:以后成都第一雀神就改名叫成都第一张飞了!


  点赞评论陆续而来。


  夏元给她发微信:“姐!以后就靠你带我飞了!”


  赵虞拍胸脯:“包在姐姐身上。”


  评论惊赞一片,赵虞正美滋滋挨个回复着,突然收到来自影帝老师的评论:


  ――纪舒丞:成都第一张飞是什么意思?


  赵虞赶紧回复:是游戏里的术语,意思是我是成都市玩张飞这个英雄玩得最好的人!


  纪舒丞:/笑,厉害。


  赵虞有种被班主任评论的感觉。


  下午录节目的时候,手机震了好几次,赵虞等到休息期间才拿出来看消息,全是沈隽意发过来的:


  ――沈隽意:P图的吧?


  ――沈隽意:你什么时候上王者的???你QQ区大号都没这么多星星!


  ――沈隽意:你找代打了吧?


  ――赵虞:你以为我是你?


  ――沈隽意:我不信!除非你solo赢过我!


  赵虞愤怒地收起手机不理他了。


  录制已近尾声,与其说是录综艺,赵虞觉得这次行程更像是给自己的一次假期。打游戏逛景点尝美食,还获得交心小姐妹一枚。


  她把沈隽意找她solo的截图发给盛乔看,盛乔冷笑两声:“跟他打,打到他跪下叫你爸爸。”


  盛乔给她出谋划策:“他为了赢你一定会拿他最擅长的英雄。”


  赵虞回想之前在片场跟沈隽意的双排:“扁鹊?”


  盛乔:“对,所以你练个芈月就能针对他了。”


  于是赵虞开始苦练芈月,有盛乔从旁指导,很快掌握了这个英雄的玩法,就等录完节目回国找沈隽意单挑。


  谁也没想到,节目录制结束这一天发生了意外。


  盛乔被绑架了。


  她之前一直被前经纪人压榨,成功解约后,前经纪人怀恨在心,跟那位罢录的女明星一起,策划了这起绑架。


  他们打算绑人之后拍视频让盛乔身败名裂,没想到盛乔在车上奋力反抗,于是车子在行驶中冲进了河里。


  赵虞得到消息赶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了。


  今晚本来是节目组杀青宴,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盛乔正在急救室里抢救,赵虞一过去,就看到坐在走廊长椅上的霍希。


  看见霍希出现在这里,赶过来的几个人都露出震惊又愕然的神色。


  赵虞印象中的霍希,总是理智又淡漠的,清清冷冷像照在雪峰上的月光,一点不沾凡尘俗事。


  她第一次见到这样快失去理智的霍希,血红着双眼跟他们说:“她是我女朋友。”


  原来盛乔的宝贝是霍希。


  赵虞觉得这世上的感情真是奇妙。


  绑架的事情没有传开,对外只说是车祸。赵虞推掉了接下来的行程,一直待在医院等盛乔醒来。


  她和霍希的恋情不能曝光,霍希不眠不休守在病床前,除了医生,就只有赵虞和盛乔的助理能出入病房。


  消息传回国内后,盛乔的手机就一直有电话打进来。霍希对外界不闻不问,只握着盛乔的手一动不动盯着她,赵虞只好帮着接一些电话。


  晚上的时候,赵虞坐在走廊上吃助理买上来的饭,兜里的手机又震起来。


  她咬着勺子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沈隽意”。


  赵虞把勺子放回碗里,划开电话。刚一接通,那头就传来火急火燎的声音:“兄弟?你醒了吗?你还好吗?”


  赵虞头一次听到他这么着急的语气。


  她愣了愣:“我是赵虞。”


  沈隽意也是一愣,顿了顿才说:“小虞啊,你也在医院?”


  赵虞说:“嗯,乔乔还没醒,我不放心离开。”


  沈隽意的声音有点低沉:“她怎么样?脱离生命危险了吗?”


  赵虞把白天医生的话转诉了一遍:“目前无生命危险,但脑部缺氧过久,能不能醒来还不确定。”


  那头好一会儿没说话。


  赵虞低声喊他:“沈隽意,你还在吗?”


  他这才低声回答:“在。”


  赵虞说:“会醒来的,别担心。”


  他低低嗯了一声,又说:“乔乔醒了你发消息告诉我一声。”


  赵虞说好。


  挂完电话,赵虞看看碗里有些冷掉的饭菜,心尖很轻微地颤了两下。


  女生的心思是如此的细腻又敏感,明明只是一通关心朋友的电话,可她偏偏就是从他着急的语气中听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赵虞从未觉得自己的思维如此清晰缜密过,之前的那次绯闻,他的语气,他的行为,仿佛被放大一般一帧一帧从脑中闪过,每一帧,都在证明他不一样的好感。


  这个傻子,对人家有好感啊。


  他知道盛乔已经跟霍希在一起了吗?


  赵虞戳戳碗里的饭菜,一时之间心情复杂,有些生气,又有些好笑,却不知道是在气他,还是气自己。


  就这样结束了啊。


  他和她的喜欢,都注定失败啊。


  病房门被推开,霍希的助理端着饭盒一脸失落地走了出来。看见她坐在长椅上走神,低声说:“小虞老师,你的饭冷了,我帮你热一下吧。”


  赵虞从茫然的放空中回过神来,抬头看到助理手中没有动过的饭菜:“他还是没吃?”


  助理点点头。


  赵虞深吸了口气,伸手:“给我。”


  助理满眼拜托地把饭盒递给她。


  赵虞提着饭菜走进病房,霍希仍坐在病床前,握着盛乔的手,像座雕塑一动不动。


  她把碗放在床头,“你想乔乔醒来看见你这个样子吗?”


  霍希一言不发,充血的眼睛只看着床上昏迷的女孩,好像他的世界只剩下她。


  赵虞从未见过这样浓烈的,像一团熊熊燃烧的大火,快把人心脏灼穿的感情。


  她在情窦未开时种下了暗恋的种子,这种子生根发芽,开出暗恋的花。这花盏再美再柔软,也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


  她从未体验过爱情。


  却又好像已经爱了很多年。


  她看着双手紧握的两个人,觉得,他们真勇敢啊。


  这才是爱情吧。


  ……


  盛乔终于在三天后醒来。


  医生检查后确认没有生命危险,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就无碍了。赵虞第一时间把消息发给了沈隽意,她本来以为他会打电话给盛乔关心两句,结果他只是回复了她一句“知道了”,就再没别的动作。


  赵虞更生气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盛乔昏迷了多久,霍希就多久没睡觉,盛乔一醒看他憔悴的样子果然心疼得不得了,连哄带亲的把人哄回去睡觉了。


  赵虞在门口吃足了狗粮,等霍希走了才进去:“居然连我都瞒着,塑料姐妹情!”


  盛乔嘿嘿傻笑。


  不过顶流的恋情要是传出去国内娱乐圈估计要翻天,赵虞也没跟她计较这个,跟她说了自己下午就要离开的事。


  盛乔说:“这么快啊?”


  赵虞捏她脸:“不然咧?我可是跟你男朋友一起陪了你这么久,知道我推了多少行程少赚了多少钱吗!”


  盛乔把果篮里的橘子都拿出来给她装袋子里:“回去了补给你!橘子拿着路上吃!”


  赵虞说:“不要,懒得剥。我又不像你,有霍希随时随地伺候。”


  盛乔拿了个橘子出来剥好递给她:“想给你剥橘子的人排队都要从国内排到这里了好吧,甜甜的恋爱你随时可以拥有!”


  赵虞掰开橘子放进嘴里,看着窗外拂过树冠的微风。


  直到吃完手里的橘子,才终于回头笑着说:“算了,比起恋爱,我还是更喜欢当国民女神。”


  暗恋的花的确很美很柔软,可心里的枝蔓早已绽放生长,开出了更多更美的花。


  她的世界花团锦簇。


  一朵花的凋零并不会令她悲伤,只是遗憾,那朵花不能永远盛放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