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46】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今年入夏要比往年早一些。刚到五月, 天气就热起来了,还没感受到春天的尾巴,夏天的气息就笼罩下来。


  赵虞头一次跟这么多老戏骨搭戏, 压力要比以往大很多。虽然有名师在侧, 但更多的还是要靠自己。


  不过演技这东西急不来,只能多学多看多拍, 好在她态度端正, 推了其他活动全天待在剧组, 导演也不介意多ng几次, 让她找最好的状态。


  韩霜自然明白这些, 所以才没给她安排其他行程,争取留个好印象, 今后好往正剧方面转型。


  结果没过多久,韩霜突然给她打电话:“你最近戏拍得怎么样?走得开吗?”


  赵虞坐在凉棚下面扇扇子:“不太行,最近我的戏份比较重,还在磨。怎么?”


  韩霜说:“时尚星典那边的人联系我们,想让你去救个场。不过也不一定, 他们还同时联系了霍希, 如果霍希答应了,你就不用去了,我就提前跟你说一声。”


  赵虞摇扇子的手一顿, 心里生起几分不妙的感觉:“时尚星典?他们今年不是邀请了沈隽意吗?为什么需要救场?”


  韩霜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进她耳朵,带着几分失真:“沈隽意去不了了, 听说他奶奶前天过世,他回老家奔丧去了。”


  赵虞瞳孔猛地放大, 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起势太猛, 甚至撞到了旁边放水的小茶几。


  水杯噼里啪啦滚了一地,现场的人都看过来。赵虞的脸色在炎炎夏日下透出几分苍白,她捏着电话转身疾步走了几步,却又像不知该走去哪里似的在原地停住。


  助理跑了过来,迟疑问:“小虞,怎么了?”


  电话里韩霜也在问:“喂,你还在听吗?”


  赵虞的眼睛一下好酸,酸得差点就流出泪来。


  韩霜有些焦急地问:“喂?小虞?怎么了?”


  她闭了下眼,轻声说:“我没事,信号不太好。”


  那头又说了几句什么,她似乎没听见,挂完电话后直奔洗手间而去。扑了两把冷水,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时,看到通红的眼眶。


  其实老人家上了年岁,过世并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


  沈奶奶这两年身体已经不太好,她去年去杭州时抽空去看了她一趟,那个时候,老人家就已经不大能认出她来了。


  可真的到了这一天,死亡依旧让人难过。


  赵虞平缓了一会儿情绪,才给江誉打电话。


  江誉最近也在筹备新的综艺,工作很忙,打了两遍才有人接,像是开了免提,声音有些空旷:“喂,怎么了?”


  赵虞说:“舅舅,沈奶奶过世了。”


  那头OO翻文件的声音停了下来,半晌,电话被拿起来:“什么时候的事?”


  赵虞又有点想哭:“不太清楚,应该是前天。”她顿了顿,“舅舅,葬礼……”


  江誉说:“不能去。”


  她沉默下来。


  江誉叹了声气:“老人家的葬礼沈家肯定不希望被媒体关注,葬礼上人多口杂,你万一被拍了传到网上……现在的营销号和网友你也知道,为了热度什么故事都编的出来。沈隽意也不会想在他奶奶的葬礼上跟一个女明星传绯闻的。”


  过了一会儿,江誉听到电话那头细细的抽泣了一下。


  他轻声安慰:“沈奶奶上了年岁,这个年纪走是喜丧,你也不要太难过。等这段时间过去了,舅舅陪你去祭拜,相信老人家不会怪你的。”


  半晌,那头低低“嗯”了一声。


  时尚星典虽然还没有官宣今年的开场嘉宾,但邀请沈隽意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薏仁们也早早买好了门票。现在发生这种事,主办方也不能强制让他继续出席,只好另寻他人救场。


  赵虞回到片场时,夏元正焦急地等在外面,一见她回来赶紧迎上去:“姐,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赵虞摇了下头,又点点头。


  夏元说:“我去帮你给导演请假,你回酒店休息吧。”


  她现在的状态确实不适合拍戏,赵虞没有拒绝,换下戏服之后就在助理的陪伴下回了酒店。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赵虞拉上窗帘,在床上闭眼躺了一会儿。她心里有些难受,却不知该向谁倾述。


  只能一遍遍安慰自己,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每个人都会走这一遭。


  可转而又想到,奶奶这一走,沈隽意好像就只剩下一个人了。她从来没听他提起过他妈妈,只是听杭州的亲戚说,他妈妈改嫁后又生了一个女孩。有了新家庭后,能给他的爱和关心就更少了。


  自己都这么难过,他应该会更难过吧。


  又是什么都藏在心里的性子,肯定还会打起精神笑着接待前来送葬的亲戚,把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


  赵虞坐起来点开他的微信框,打下“节哀顺变”四个字,又觉得太轻飘飘了。


  她揉了揉眼睛,深吸一口气后,拨通了他的电话。


  三声之后,电话接通,传出他有些疲惫的哑声:“喂。”


  赵虞突然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电话里同时沉默了。


  过了几秒,那头像往常一样笑起来:“赵虞你打电话过来就是想聆听我的呼吸声啊?”


  赵虞也笑了下,复而声音低下来:“奶奶的事我知道了,抱歉。”


  “这有什么好抱歉的。”他清了下嗓子,声音听着没那么哑了:“老人家嘛,上了岁数,家里也早就做好准备了。只是这两天我准备丧事太忙了,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赵虞声音更低:“葬礼我不方便参加,你帮我给奶奶烧点纸吧。”


  沈隽意笑着接话:“行,没问题。哎呀没事儿,你别想太多,安心在剧组拍你的戏。夏元跟我说你这两天老NG,被导演骂好多次了,怎么回事啊赵虞,行不行了还?”


  他总是这样。


  无论什么时候,好像永远都不会难过一样。


  赵虞感觉心里闷闷的。


  他这样子,她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她有些负气:“我当然行了,我不行难道你行啊?”


  沈隽意说:“行行行,你最行了,那你可别再NG了啊,好好拍戏,多跟组里的老师学学,其他的别瞎担心。”


  赵虞垂了垂眸,顿了顿才说:“知道了,等杀青了我再去拜祭奶奶。”


  他笑着:“成,那我忙去了。”就要挂电话,又突然喊住她:“赵虞。”


  她又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嗯?”


  他笑着说:“别难过,奶奶走得很安详。”


  到最后,反倒是他反过来安慰她。


  赵虞本来憋着的眼泪一下就绷不住了。挂了电话,像小时候一样用枕头捂住脑袋,藏进被窝大哭了一场。


  没过几天,时尚星典官宣了今年的开场嘉宾――霍希。


  最终霍希还是答应去救场了。


  他最近正在杭州跟盛乔一起拍一部现代刑侦剧,时尚星典的举办地点在上海,两地挨得近,倒也方便。


  赵虞调整好状态,继续投入到自己的戏份中去。


  一直到五月底,她的戏份才终于杀青。


  这应该是她有史以来拍的最难的一部剧,跟老戏骨的每一场对手戏导演都要求她的演技必须精准到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眼神,为此不惜一遍遍NG重拍。


  这简直比她高考那会儿压力还大,整天绷着神经,虚心求教全心投入,一点都不敢分心,可算达到了导演要求的高标准。


  料想这部剧播出之后,她在影视圈的转型之路应该会走得很顺畅。


  不过这剧能拍得这么顺,也多亏了纪舒丞手把手带她,越是地位超然的人越是没有架子,难怪人能红这么多年。


  杀青宴上赵虞给剧组工作人员都准备了礼物,各位老师的礼物都是她根据各人喜好亲自挑的,给纪舒丞送的是国内著名国画大师沈清韵画的一副竹中君子。


  画用雕镂檀木盒子装着,递过去的时候,纪舒丞笑着问:“是画吗?”


  赵虞竖了下大拇指:“纪老师真聪明。”


  夏元看看自己手上简单的礼品包装盒,再看看纪舒丞的檀木盒,瞬间酸了:“差别这么大的吗?”


  纪舒丞摇头笑了下,问赵虞:“可以打开看看吗?”


  赵虞做了个请的手势:“当然啦,送给你了就是你的,随便看。”


  纪舒丞把盒子放在空出来的餐桌上,打开之后拿出用金丝线绑好的画轴。阵仗这么大,周围的人都跑来围观,随着着墨画一点点在眼前铺成开来,周围都是一片惊叹声。


  “这画一看就很贵!”


  “沈清韵我知道啊!之前我还去过她的画展呢!”


  “我们女主角对男主角就是不一样。”


  “这画的是竹子啊,竹中君子,的确很适合纪老师,一看我们小虞就是用心了的!”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有的还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纪舒丞垂眸欣赏了一会儿画作,又重新收卷起来,朝赵虞温和一笑:“礼物我很喜欢,谢谢。”


  赵虞背着手笑眯眯一歪头,“纪老师喜欢就好。”


  杀青宴结束时,赵虞赠纪舒丞竹中君子图的词条就上了热搜第一。


  宴会上鱼龙混杂,也不知道是谁把照片传到了网上,网友们纷纷赶来吃瓜:


  ――这沈清韵大师的作品吧?


  ――查了下,售价六位数,zy是真舍得


  ――毕竟是影帝,能不讨好吗


  ――吃个瓜也能看见酸鸡,是最近蒸煮太糊所以逮谁咬谁吗?


  ――zy给全剧组的人都准备了礼物,听爆料说她这次拍戏受益良多,老戏骨手把手教演戏,特别是影帝教的最多,送礼物道谢也很正常吧


  ――《竹中君子》,真的很适合纪老师啊,zy有心了


  ――太好磕了QAQ成语cp太好磕了!!!迫不及待想看剧了


  ――说真的这俩还有点搭,一静一动,一温一热,互补啊!


  ――zy以前可说过jsc是她的理想型,这俩说不定真的因戏生情


  ――只是前后辈合作的关系哦,请大家多多关注赵虞的舞台和作品吧


  ……


  借着这波热搜,剧方趁机宣传了一下《九霄》,男性角色的戏份还在收尾,预计六月能全剧杀青,初步定在明年三月播出,网友都表示无比期待。


  翌日一早,赵虞坐飞机回了北京、看书就-去醋溜网、。在家休息两天后,跟江誉约了个时间,一起回杭州拜祭沈奶奶。


  葬礼已经结束一个月,墓前的鲜花也都枯萎了。墓碑上的黑白照片老人一脸慈祥笑意,梳着她以前最爱的发髻,赵虞半蹲着看了一会儿,心里竟然也不觉得难过了。


  沈奶奶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去天堂和儿子团聚吧。